• 孙淑:武夫治国的朝代,最有文化的女人

  • 发布时间:2017-09-09 14:54 浏览:加载中
  •   讲到孙淑,首先就得提到元代著名的作曲家孙周卿。小令《沉醉东风》和《蟾宫曲》就是其代表作。孙淑是孙周卿的女儿,字蕙兰,生卒年已无法查到,大概出生在成宗大德八年(公元1304年)左右,卒于泰定五年(公元1328年),可惜只活了20余岁,就去世了。

      孙蕙兰的父亲是著名的作曲家,可见其遗传了优秀的文艺基因,所以她从小“高朗秀慧”,极有天赋。由于从小母亲就去世了,孙蕙兰主要是由父亲带大,孙周卿还亲自教她读《孝经》、《论语》、《女诫》等书籍。孙蕙兰对诗歌特别感兴趣,从小就学着吟诗作词,写的作品在当时传播很广,名声很大,属于远近闻名的小才女。

      23岁时,孙蕙兰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傅若金,并嫁给傅为妻。可惜,她身体不好,常常得病,一直也没有好转。心情沮丧的孙蕙兰,每天便哀伤悲秋,常有“红颜薄命”的伤感,唯有写诗来安慰自己。其中包括最有名的两首诗,其一《窗前柳》:“窗里人初起,窗前柳正娇。卷帘冲落絮,开镜见垂条。坐对分金线,行防拂翠翘。流莺空巧语,倦听不须调。”《望岳》:“万壑千峰次第开,祝融最上气崔嵬。九江水尽荆扬去,百粤山连翼轸来。入树恐侵玄帝宅,牵萝思上赤灵台。明年更拟寻春兴,应及潇湘雁北回。”

      孙蕙兰虽然不断写诗,却常毁弃自己的诗稿。或许是因为心情太过忧郁的缘故,她变得喜怒无常。家里的仆人常劝她看开些,孙蕙兰却说:“偶适情耳,女子当治织纴组,以致其孝敬,辞翰非所事也。”大概意思就是,女子应该在闲暇时织布纺衣,孝敬长辈老人,做文章是不务正业。

      可见孙蕙兰的心情是十分糟糕的,这也严重影响了她的身体健康。或许,真应了“红颜薄命”那句古话,孙蕙兰与傅若金结婚未到5个月,就因病而卒。傅若金在《殡志》中作了证明:“蕙兰年二十三,于我归湘中,五月而卒。”孙蕙兰死后,她的丈夫傅若金将其诗作18首编集成帙,序而藏之,题曰《绿窗遗稿》,因而后人有“《绿窗》遗集,端赖贤夫”为证。

      蕙兰的诗作虽很少,却很精致,流传也很广。正如其丈夫傅若金盛赞的那样:“语皆闲雅可诵。”学术著作《玉镜阳秋》也评论她的诗:“淑诗学字,是女郎语,冉弱静好,每一讽咏,想见妆铅点黛时气韵。”可见,孙蕙兰的作品具备一定的水准和影响力,在元朝女诗人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可以这么说,在元朝这个武夫治国的朝代,孙蕙兰是最有文化的女才子之一。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