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顺帝的腐朽昏愦与荒淫无度:大玩性乐和性游戏、嗜好机械设计

  • 发布时间:2017-07-11 17:54 浏览:加载中
  •   建立江南省级农民起义政权——江南行省——明朝最早雏形渡江后的朱元璋在江南经营的事业风风火火,节节攀升,在亳州的龙凤皇帝韩林儿后来也听说了,看到臣子这般有出息,当然十分高兴。龙凤二年(1356)七月他升朱元璋为枢密院同佥,帅府都事李善长为经历;不久后,又擢升朱元璋为江南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以故元帅郭天叙之弟郭天爵为右丞,经历李善长为左右司郎中,以下诸将皆升元帅。

      朱元璋接到小明王的命令后,开府应天,在元朝御史台府第(今南京王府大街一带)建立江南行中书省,总揽省事;以李善长、宋思颜为参议,李梦庚、郭景祥为左右司郎中,侯原善、杨元杲、陶安、阮弘道为员外郎,孔克仁、陈养吾、王恺为都事,王为照磨,栾凤为管勾,夏煜、韩子鲁为博士。与此同时,设置帐前总制亲兵都指挥使司——明代皇家御林军和锦衣卫特务机构的最早雏形,以冯国用为都指挥使;并建置江南行枢密院,直接主管江南地区军事,以元帅汤和摄同佥枢密院事,其下又设立前、后、左、右、中翼元帅府5个军事分支机构,以华云龙、唐胜宗、陆仲亨、邓愈、陈兆先、张彪、王玉、陈本等为元帅;置五部都先锋,以陶文兴、陈德等为都先锋;置省都镇抚司,以孙餋浩为镇抚;置理问所,以刘祯、秦裕为理问;置提刑按察使司,以王习右、王德芳为佥事;置兵马指挥司,议察奸伪,以达必大为指挥;置营田司。如此下来,朱元璋在应天即南京建立起来的政权已经迥然不同于过去简单划分权限的农民起义军政机构,而是覆盖了行政、军事、司法、监察甚至经济等各个层面的相对比较完备的省级领导组织。后来的明朝就是在这一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

      稳固以应天为中心的江南地区政权,攻占东大门和南大门——镇江、广德省级农民起义政权在虎踞龙蟠之地建立起来了,朱元璋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得以了实现。可是这一切对于苦孩子出身的朱元璋来说却并未感到内心轻松多少,因为他知道,建立一个政权不难,但若要使得这个政权长期存活、发展和壮大的话,就势必得不断进取。

      攻占应天时,朱元璋政权已经拥有了芜湖、和州、滁州、太平、溧水和溧阳等地,而从当时的形势来看,应天周围最为紧要的地方应该是镇江。镇江又称京口,据说“京口”中的“京”就是指南京建康京城;换言之,镇江拱卫屏障着应天南京,是应天南京的门户。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那就是当时镇守镇江的元军势力比较薄弱,如果一旦被占据长江下游的张士诚抢了先,他便可直捣应天,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当务之急,无论如何都应该尽快拿下镇江路。至正十六年、龙凤二年(1356)三月,即攻下应天后没过几天,朱元璋任命徐达为大将军,率领汤和、张德麟、廖永安等统兵进攻镇江。

      为了确保镇江之战的顺利进行,朱元璋对于老丈人郭子兴时代流传下来的军纪差等坏习惯再次用心整治,并与都事李善长合唱了一出精彩的双簧戏。三月十二日,他召集全体将士训话,先强调军纪,然后列举历次违反军令、杀戮抢劫将士的罪过,说完把脸一板,大声喝道:“来人呐,将这些被点到名的犯过将士拉出去砍了!”这下可把人们给吓坏了,犯过将士跪在地上,头磕得像捣蒜泥。这时,李善长走了出来,替将士们求情,恳请朱大元帅将犯过将士之罪暂时寄着,让他们在战场上立功补过。朱元璋假模假样地应允了,不过他再次强调:“看在李都事的面子上,我暂且饶了你们。大家知道,自起兵以来,我朱某人从未妄杀一人,你们必须得给我记着,今后行军打仗一定得守纪律、决不能滥杀乱抢,祸害百姓!大家马上要出征了,去攻打镇江,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不论谁,哪怕是徐达将军,只要违反军纪了,定斩不饶!”朱元璋的话铿锵有力又杀气腾腾,就连徐达将军也大气不敢喘,其他将士就更不用说了。

      四天后,徐达、汤和、张德麟、廖永安等率领军纪严明的部队浩浩荡荡地开赴镇江。镇江苗军元帅完者图还没见过这样的队伍,一看这等阵势,顿时被吓坏了,赶紧脚底下抹油,溜了,留下守将段武、平章定定以死殉国。没多时,镇江城破,徐达等自仁和门入城,“号令严肃,城中晏然,民不知有兵”。

      镇江攻下后,朱元璋下令在此设立管理机构,改镇江路为江淮府,以镇江为淮兴、镇江翼元帅府,命徐达、汤和为统军元帅,并置秦淮翼元帅府,以俞通海为元帅。

      就在应天府东大门镇江之战取胜后不久,朱元璋又派遣元帅邓愈、邵成、总管汤昌率兵攻取应天府南大门——广德路。广德路镇守元军势力薄弱,很快就被攻下。朱元璋随即下令,在那里建立广兴府,并置广兴翼行军元帅府,以邓愈、邵成为元帅,汤昌为行军总管。

      至此,以应天为中心的朱元璋政权已经拥有了应天府、太平府、江淮府(后改名为镇江府)和广兴府(即后来的广德府)江南4府地区,军队约有十几万,成为名副其实的威震一方的一代枭雄。

      元宫爱欲情海热火朝天南北红巾军烽火漫天张士诚速占江南说到这里,好奇的读者朋友可能要问:一般农民起义起来后往往用不了多久就被官方当局或地方武装很快地镇压了。为什么那时的朱元璋势力能如此迅猛地发展、壮大?〇“鲁班天子”的大方:我的美女,大家一起来乐乐——元廷腐败帮了起义军大忙这要首先“归功于”元顺帝为首的元朝统治集团的腐败“帮了忙”。

      自从脱脱被害后,元廷中的“明白人”越来越少,元顺帝更加肆无忌惮地追求淫乐,大玩“大喜乐”性游戏。他挑选了100个特别漂亮的宫女,让她们穿上耀眼的璎珞衣服,拿了乐器,列队唱歌《金字经》,跳《雁儿舞》。再从中选出16个特别妩媚妖艳的美女,称之为“十六天魔”,将她们偷偷地藏在新挖的地道内,天天变着法子玩着性游戏。玩着玩着元顺帝来了灵感了,想起宫中嫔妃太一本正经,服务水平差,应该让她们开开眼界,改进改进游戏技巧与服务质量,于是挑选了100多个嫔妃,专门进修秘密佛法,即元代藏传佛教中的“双修法”,亦名“大喜乐”。

      除了大玩性乐和性游戏外,元顺帝还有两大嗜好,就是充当机械设计和建筑工程设计师。

      据说元顺帝曾设计制造了一个精美无比的“报时钟”——宫漏,高有6~7尺,约2米,宽3~4尺,约1米,其中有一木柜,柜子里放着各种水壶,用以上下运水。柜子上头设置西方三圣殿,半腰处站立一玉女,手中捧着时刻筹,按时浮水而上。玉女左右两旁各列两尊金甲神人,一尊为悬钟,另一尊为悬钲,每到夜间入更时分便开始按更敲钟击钲,其旁边的凤凰、狮子等随之翩翩起舞。柜子的东西两侧还有日月宫,宫中站着6个仙女,每到子(夜里23点至凌晨1点)午(白天中午11点到13点)时,她们会自动行走,走过仙桥,来到三圣殿,然后再退回原处,“其精巧绝出,人谓前代所鲜有”。

      由此看来,这位元朝末代天子完全可以堪称世界钟表行业最早的“大佬”了,其精益求精的“敬业”精神即使在600多年后的今天,以精湛技巧著称于世的世界钟表龙头老大瑞士人看来,可能还要自叹弗如。除了酷爱钟表设计与制造外,元顺帝还对建筑工程表现出极度的喜爱和惊人的天分。如果当时设立一个建筑设计院或规划局的话,他无疑是个优秀的业务骨干,保不准还可以弄个建筑设计院院长当当,可叫他当皇帝,压根儿就“委屈”了他。堂堂天子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却孜孜不倦地为左右亲近大臣绘制和设计住宅图样,甚至有时还到建筑工地上,不是视察视察、指手画脚,就是拉线、刨木头,架梁造屋,由此被北京城里老百姓称为“鲁班天子”。

      据说这位“鲁班天子”还曾设计建造了一种精美的龙舟,首尾长120尺,宽20尺,可能相当于现代的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前有瓦帘棚、穿廊、两暖阁,后有吾殿楼子,龙身和殿宇用五彩金妆,前有两爪。其上用水手24人,身衣紫衫,金荔枝带,四带头巾,在船的两旁下各执一篙。整个龙舟设计得不仅十分漂亮,而且还无比精巧,龙尾、龙鬣都能转动,龙爪自动喷水。每次元顺帝登舟游玩,就让穿着五颜六色的漂亮美女在河岸当纤夫。龙舟被拉动,岸上美眉们的花衣花裙顿时被风吹拂起来,远远望去好似一个个下凡人间的仙女,皇帝老爷由此龙颜大悦,要是有哪一个或几个美眉被看中,当夜就有可能被临幸。谁家的女孩被临幸了,这在当时北京城里可谓是无比荣耀的事情。如此下来,时间一久,元顺帝的女宠越来越多,朝廷的开支与负担也就越来越重。要是美艳女宠一撒娇,说自己家里缺什么了,元顺帝就会毫不含糊地予以赏赐。当时农民大起义已爆发,南粮北运严重受困,大都北京粮食供给极度短缺,朝廷百官俸禄发不出,就以茶、纸和杂物作替代,但一旦与皇帝大玩性乐的美眉发嗲了,帝国粮仓里仅有的粮食也会往美眉家中送去。

      皇后祁氏看到元顺帝这般荒淫无度,曾想规谏他一番。有一次,乘着皇帝临幸自己之际,她就拉着龙袍这般说道:“使长(元朝人称皇帝,相当于汉族人称陛下)您的年纪不小了,儿女们也逐渐大了,对于工程住宅之类的营造事情您就不必多去操劳,让下人们干干就行了;陛下宫中的美女妻妾也已够多了,足够伺候得您满意,请您不要再迷惑于那些番僧所说的天魔女辈,要爱惜龙体!”没想到祁皇后刚说完,元顺帝就大发雷霆:“古往今来哪个皇帝不是这样美女成群,快快乐乐的?!”说完站起来就走了,从此以后有2个多月的时间他就没去过祁皇后宫里。祁皇后终于明白过来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也开始在女色上做文章。据说在宫里头她偷偷地养了好多好多高丽小美女,一是用来吸引“公用”老公元顺帝经常光顾自己宫里;二是用高丽小美女对朝廷权臣进行性贿赂,让他们为自己办事。当时元宫上下有个公开的秘密:高丽美女特别擅长服侍男人。一旦哪个男人与高丽美女有过那么一次,日后就会对别的女人感觉索然无味。因此当时北京的女人们最赶时髦的就是要将自己打扮成高丽美女,宫廷上下高丽美女的服饰成为了风行的时尚。

      见此,元顺帝乐不可支,想想自己的快乐,又忽然想起自己大元江山的接班人也应该快快乐乐。有一次在与倚纳(即宫中陪同皇帝一起淫乐的男人)一起大玩美女后,元顺帝颇为关心地指示道:“我的那个皇太子至今还不懂得什么是秘密佛法,秘密佛法令人舒心,也能延年益寿,为何你们不教教我的皇太子?”随即命令经常与他一起玩美女的秃鲁帖木儿即害死脱脱的那个佞臣哈麻的妹婿去教授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爱猷识理达腊当时还是个少年,体内本身充满着无限的活力,一旦品尝到了男女之愉悦后,便一发不能收,从此也陷入了男女双修的美妙快感之中了。

      对于日益弥漫的元宫淫风,一些正直的人士开始纷纷议论,将矛头直接指向奸佞小人哈麻兄弟。再说自害死脱脱后,哈麻官拜中书左丞相,弟弟雪雪由知枢密院事拜御史大夫,兄弟俩一个成为元廷行政最高机构的领导,另一个是元廷监察最高机构的领导,“国家大柄,尽归其兄弟二人矣”。人生到了这一步,心里应该爽得没得说。可哈麻却发现,事情并非如此,每次上下朝或处理公务时,周围的人看他,那眼神都是怪怪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仔细看着,认真想着,半年后终于明白了:原来人们都在鄙视自己与弟弟、妹夫密谋干的那些令人不齿的事情——将擅长房中术的番僧推荐给皇帝,让元顺帝不干正务,没日没夜地专干男女之事。不要说了,想起来就让人心跳加速,脸红到耳朵根旁。这怎么办呢?

      有一天,哈麻在家里,看到周围没什么人,就跟父亲秃鲁说:“我与雪雪现在位居宰辅,理应正面辅佐、引导天子,可我们的妹夫秃鲁帖木儿却以介绍男女之欢有功而受宠于皇帝,天下士大夫都讥笑我们家兄弟姊妹是通过床笫之乐而发达的,这样下去还有什么脸面来面对世人啊!我打算除掉秃鲁帖木儿;况且现在皇上越来越昏暗,这怎么能治理好国家!倒是逐渐长大的皇太子看上去还不错,聪明过人,我想将当今天子奉为太上皇,立皇太子为帝!”哈麻讲得过瘾,没想到自家妹妹在暗中都偷听到了,想着天天陪着皇帝玩又能“荣宗耀祖”的好丈夫即将要被自家哥哥暗害了,她下定了决心,要将这个绝密信息告诉给自己的丈夫秃鲁帖木儿听。当秃鲁帖木儿得到妻子的告密后,一下子呆掉了:这原本是我们郎舅三人合伙干的,现在哈麻兄弟似乎要将责任全推在我一个人头上。当然,这还不是最为要害的。从未来朝廷发展的走势来看,倒是皇太子这一派还不能不考虑,他逐渐长大,一旦登基即位了,那我秃鲁帖木儿这个专门为他皇帝父亲找乐而使其不务正业的宠臣肯定没有好下场。与其这样,倒不如先下手为上。第二天,当来到宫中准备与元顺帝一起找美女大玩性游戏时,乘着人们不注意间,秃鲁帖木儿将哈麻暗中策划,打算将皇太子奉上帝位,让元顺帝退居“二线”的阴谋诡计偷偷地告诉了大元天子,并添油加醋地讲:“哈麻说陛下您年老了,不太中用了!”就是不提宫中大玩美女之事,以免引起过大的反应和负面影响。果然,事情正像秃鲁帖木儿所精心设计得那样,当元顺帝听完了告密后,大惊失色地说道:“朕头发还没白,牙齿也没松动、脱落,怎么就说朕老了呐!”想想便火气腾腾,随即就与秃鲁帖木儿讨论起除掉哈麻兄弟的计策来了。

      计策定好后,秃鲁帖木儿赶紧藏匿到大都的尼姑庵里去,装作什么事都与他无关。第二天早上,本来想出门上朝的哈麻兄弟突然接到元顺帝的圣旨,让他俩不用去上朝了,在家待着,等候皇帝新的谕旨。元廷上下谁都知道如今是哈麻兄弟当道,突然间皇帝不要他们来上朝了,“猴精”御史大夫搠思监看出问题的端倪来了,立即上奏,弹劾哈麻和他的弟弟雪雪,说他们祸国殃民,罪恶滔天。元顺帝接到弹劾奏章后并没有立即做出处置,而考虑了一下,跟人这样说:“哈麻、雪雪兄弟二人虽然有罪,但侍候朕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况且朕弟懿璘质班皇帝还与他们同在一个奶妈那里吃的奶,因此朕想姑且减缓一下对他们兄弟俩的处罚,命令他们领兵出征!”可中书右丞相定住、平章政事桑哥失里等却轮番出来弹劾哈麻、雪雪兄弟。元顺帝顺应“民意”,命令哈麻兄弟出城受诏,哥哥哈麻发配广东惠州安置,弟弟雪雪发配肇州安置。兄弟上路后,走到半道上,皇帝又有新诏令下来,即刻杖杀之。

      佞臣哈麻兄弟除去后,元顺帝任命御史大夫搠思监出任中书省右丞相,辽阳行省左丞相太平为中书省左丞相。太平原名贺惟一,汉人,为人正派,他与脱脱都算得上是元末浑浊元廷中的“清醒人”。正因为如此,他一上来就遭受别人的排挤,先是右丞相搠思监挟制着他,后来搠思监因贪污受贿被贬,终于让他有个出头施展才能的机会了。可没想到元顺帝的二皇后奇氏(即祁氏)与皇太子却找到了门上来,想让他一起胁迫元顺帝提前“内退”,由皇太子来当皇帝,太平没答应。为此皇太子恨上了太平,打击太平,最终迫使他辞去相位。至正二十年(1360)元顺帝重新任用搠思监为中书省右丞相,后“搠思监因诬奏之,安置土蕃,寻遣使者逼令(太平)自裁。太平至东胜,赋诗一篇,乃自杀”。

      太平死后,元顺帝更加腐朽昏愦,元廷各利益集团之间的倾轧也愈演愈烈,帝国统治力量大大削弱。这在客观上便利了各地包括朱元璋军在内的反元起义队伍的发展和壮大。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