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铁木迭儿简介:身历五帝臭名昭著

  • 发布时间:2017-06-14 13:52 浏览:加载中
  •   一、绝路逢生搭上皇太后关系

      铁木迭儿(?~1322),武宗至大元年(1308),他先后出任江西行省平章政事和云南省左丞相,铁木迭儿在云南期间,由于“贪暴擅诛杀”,受到安抚使法花鲁丁的监督与挟制,使他不能随心所欲,于是铁木迭儿就罗织法花鲁丁各种罪名,准备把他杀了。法花鲁丁是朝廷派来的安抚使,怎能够随意诛杀?云南康访使朵儿赫闻讯大为吃惊,他亲自查明缘由,并为法花鲁丁纠正名声,当面申斥铁木迭儿,身为地方官,无权“擅杀”朝廷大臣,法花鲁丁于是才免于一死。

      云南当时各少数民族之间经常发生矛盾,铁木迭儿作为地方长官不是调解矛盾,而是利用矛盾从中渔利。当各少数民族村寨经常相互仇杀时,双方酋长为了争取官府支持,都纷纷向衙门送礼行贿。铁木迭儿又向上“诈奏”,说蛮人叛乱,派出大批官兵镇压,并趁机大肆掠劫。这事以后也被廉访使朵儿赫巡察,奏劾于朝廷,云南行省官员全被罢免。铁木迭儿在云南待不下去,就偷偷溜到京城,买通后宫宦官夫烈门联络皇太后,企图获得重用。但是他“擅离职赴阙”又被尚书省检举弹劾,皇上下旨“诘问”。

      贪官的本性,就是聚敛财富,为了钻营发迹,获取政治资本,铁木迭儿不得不把自己的赃私先分出一部分去贿赂上面的贪官。

      在铁木迭儿罪恶的仕途上,劣迹败露的关键时刻,他不顾廉耻地巴结了一个重要的人物,这就是当时的皇太后;有皇太后出面支持,铁木迭儿不仅度过了危险,而且仕途从此获得了新的转机。

      元世祖忽必烈之子成宗死后,先后继位的武宗、仁宗和英宗时期,元朝的实际大权实际上是皇太后在左右着。铁木迭儿早在京城时就倾心巴结、逢迎后宫。此次在云南因贪致败,逃回京师,又不惜大肆贿赂后宫,深得皇太后的赏识。当皇上下旨“诘问”他时,皇太后的关节却被他打通了,皇太后直接从后宫中传旨:让铁木迭儿“贷罪还职”。从此,他成了兴圣宫皇太后的亲信,这位皇太后是当时的铁腕女人,史书记载她“不事检饬”、“淫恣益甚”,身居宫中,不甘寂寞,企图操纵内外。当时皇上年幼,她便玩弄权术,拉拢幸臣失烈门、纽邻等相互勾结。现在铁木迭儿又成了后党的人物,使皇太后“内有黑驴母亦烈失八用事,外则幸臣失烈门、纽邻、铁木迭儿相率为奸”,形成了一股黑暗势力。他们“浊乱朝政,无所不至”把元代昏暗的政治推向灭亡的深渊。

      二、大肆敛财天怨人怒

      至大四年正月,武宗在位仅四年就病死了;幼子仁宗即位,大权当然还是掌握在皇太后手中。当时朝廷准备推用完泽、李孟为中书平章政事,但是太后在宫中传旨:“召铁木迭儿为中书右丞相”。

      元代制度行政大权、军事大权、监察大权,各由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所执掌。铁木迭儿出任丞相后还想把持军权。于是他以退为进,以“抱病”辞职,背里又去,活动皇太后,终于达到目的,“拜开府仪同三司,监修国史,录军国重事”,“复拜中书右相”,与左丞相共同分掌朝中军政大事。

      铁木迭儿谋得称心如意的高位开府治事,为了显示自己的才干,便打算从掠民敛财入手,来增加国用,以取悦朝廷上下。他向仁宗提出三条意见:一、征收再货贸易商税,举凡向诸幕经商者须经国家统一实行“纲谋”管理;十舟一“纲”,发“徽放行,回程一律按规定征税。当时规定”细物十分抽二,粗物十五分抽二。“元朝实际上推行的是”关禁“政策,即”禁人下啬,然而铁木迭儿为了敛财媚上,不惜违禁,来弥补当时十分空虚的国库;二、预卖山东、河南第二年的”盐引及各冶铁货。所谓”预卖,即是提前征收明年的盐税和各种冶金税,”以足今岁之用“;三、禁私匿民田,括田增税。并按江浙、江西一带租税和田亩数制定征收标准,这一带人多地少粮食单产高,照此括田增税法推广到全国,朝廷当然会是财源滚滚。这几种办法,却是重重地加重了人民的负担,使本来阶级矛盾已经十分尖锐的元朝统治,更处在火山口上。仁宗不审国情,贸然批准了铁木迭儿的三个意见。铁木迭儿大为得意,立即派遣使者,分赴各省,推行他的一整套掠夺人民的措施。推行的结果,由于”括田增税,苛急烦扰,引起社会动荡,江南一带受害最为严重。人民对野蛮落后的元王朝统治无比愤恨,终于导致武装斗争。赣民蔡五九举起了义旗,领导农民起义,反抗元王朝统治。一时之间”南方骚动,远近惊惧。

      仁宗皇帝此时害怕极了,立即下令,停止在江南“经理及冒括田租”,并将逼死人命的张驴逮捕审问。同时,宣布废除铁木迭儿的三条措施。铁木迭儿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他开府治事,开头就失败,不仅没有赢得仁宗皇帝和朝廷大臣的信任,反而暴露了自己的无能和偏狭。仁宗为了防止他继续胡作非为、倒行逆施,又拜御史中丞萧拜住为中书平章政事,以牵制铁木迭儿。

      然而是狗总改不了吃屎的本性,铁木迭儿贪欲的本性不改,一有机会仍然勒索纳贿,不顾一切中饱私囊,上都有户张弼,其家奴杀人,嫁祸于主人,张弼被缉拿下狱。张弼喊冤,但铁木迭儿接受其奴贿赂六万五千缗,不为他申冤,张弼无奈,贿赃款万万,铁木迭儿便要上都开平府尹贺伯颜放出张弼。

      贺伯颜早就厌恶铁木迭儿贪暴卑劣的人品,不屑与之为伍,因而不肯答应铁木迭儿的要求;铁木迭儿愤恨不已,盛怒之下以官事为名,向贺伯颜兴师问罪。贺伯颜“持正不可挠”,坚持不放张弼,他一定要查清这桩杀人案。

      贺伯颜知道自己势孤力单,敌不过铁木迭儿,就联合御史中丞杨朵儿只,杨朵儿只又联合监察御史玉龙帖木儿、徐元素二人,共同调查察访,于是得到了张弼及家奴贿赂铁木迭儿的犯罪事实,于是,杨朵儿只与贺伯颜又联合丞相萧拜住一起,上朝奏明皇上,揭露铁木迭儿的贪财纳贿,知法犯法。

      朝廷大臣见铁木迭儿旧案未了,张弼案又发,无不愤慨,大家见萧拜住、杨朵儿只、贺伯颜公开站出来揭露铁木迭儿受贿湾狱的罪行,胆气壮了,也都一个接一个跟着揭露铁木迭儿其余的各种贪污纳赃、巧取豪夺的事实,铁木迭儿上台时间并不长,却已赃迹累累,当场被揭发出来的贪赃受贿数十起,“家私之蓄,在阿哈马、桑哥之上”。朝堂上顿时形成轩然大波,“内外监察御史凡四十余人,共劾铁木这儿桀黠奸贪,阴贼险狠,蒙上罔下,蠹政害民”,仁宗闻奏“震怒”,发诏逮捕追查。

      铁木迭儿见事不妙,慌忙躲入皇太后的兴圣宫;皇太后把他保护起来,公差无法搜捕。杨朵儿只紧密搜捕,却被皇太后召到宫门,斥责他违抗太后旨。仁宗无法,不敢违抗皇太后的旨意,只好从轻发落,罢免了铁木迭儿的相位,仅仅“尽诛其大奴同恶数人。”

      三、重谋启用睚眦必报

      铁木迭儿并未甘心失败,他不会自动退出政治舞台,被罢相后闲居在家不到半年,在皇太后的支持下,他又重新被起用为太子太师。此事传出,当时朝廷大臣无不惊骇。其实,铁木迭儿在家并未闲居,暗地里四处活动,早在他罢相之前,为了“因位取宠”,就曾经勾结“后党”失烈门等人在兴圣宫皇太后面前,谋划立仁宗的次子为太子,谋划时间很长,“浸润之久,其计前行”,获得皇太后的信任,此时,铁木迭儿“赋闲”,正好可以借助皇太后的暗中支持、援助,博得了太子太师的席位。

      但是,朝廷大臣对铁木迭儿重新上台纷纷表示抗议,御史台首先发难,上奏,指控铁木迭儿“不法数十事”,不适合当太子的老师。接着又有内外大臣四十余人上表,激烈反对,但皇太后无视人怒,一意孤行。铁木迭儿在皇太后的庇护下,一直逍遥法外。第二年正月,年仅三十岁的仁宗皇帝死了。仁宗死后只有四天,铁木迭儿秉奉皇太后旨,重新进入中书省,出任首席右丞相,这时,英宗虽然继位,尚在东宫读书,铁木迭儿欺英宗年幼,又仗自己是英宗的老师,便勾结皇太后,大权独揽。宫廷的这种反反复复的斗争,使得铁木迭儿从中渔利,也使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当初铁木迭儿因为贪赃纳贿,在“张弼案”中栽了一个大筋斗,差点要了命,对此一直怀恨在心。他夺回相印后,首先第一步就是翻案;翻案不成,就试图报复。但他又慑于众怒难犯,便诡诈地玩弄各个击破的手段,利用既得的权势,频频大兴大狱,逐步地向自己的政敌发起进攻。

      第一个攻击的目标,是时刻和他作对的右丞相萧拜住和在“张弼案”中带头劾奏他的御史中丞杨朵儿只。

      铁木迭儿知道皇太后在张弼案中不仅庇护过自己,而且曾指斥了萧拜住和杨朵儿只抗旨不遵的行为,便继续利用这一点,在皇太后面前挑唆,指控外面朝臣不忠,激怒皇太后,这一着很奏效,权力欲极强的皇太后对朝臣们动辄上书弹劾的举动感到恐惧,因而对铁木迭儿深信不疑,铁木迭儿便假借太后的名义,“宣太后旨,召萧拜住与扬朵儿只至徽政院问罪”,诬其“前违太后旨”,不忠不敬,罪该斩首。杨、萧不服。铁木迭儿又引出两名阿附他的御史,“证成其狱”,准备即日“弃市”杀之。但年仅十七岁的英宗皇帝虽羽翼来丰,头脑尚还清醒,当即反对说:“人命至重,刑杀非轻,不宜仓卒。二人罪状未明,当白太后,使许献之。若果无冤,诛之未晚。”铁木迭儿骄横无比,根本不把英宗放在眼里,“矫命”宣旨,强行把杨朵儿只拉到国门之外,与萧拜住一并杀害。

      铁木迭儿攻击的第二个目标,即是不肯附从的上都留守贺伯颜。不久铁木迭儿又找到了贺伯颜的“过失”,诬奏他“以便服迎诏不敬”之罪,将贺伯颜“下五府杂治”,杀害后籍没其家,“家贫田宅赐铁木迭儿”。铁木迭儿既泄心头之恨,又满足了贪财的欲望,一举两得。

      铁木迭儿贪赃枉法之事暴露时,参加揭发劾奏的人很多,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赵世炎也是其中主要人物之一 赵世炎还曾经单独上奏章,揭露铁木送儿十三条罪状铁太遥儿忌恨在心,当然不会放过他,他上奏英宗,阴谋加害,诬告赵世炎有罪,遣人逮捕赵世炎。赵世炎时在四川,被传赴京途中,因病留荆门就医,铁木迭儿“以违诏不敬”之罪,“令法司究治,请置极刑”。时逢星上“大赦”,赵世炎因而免予一死。但铁木迭儿不甘罢休,又以别的罪名诬奏赵世炎,将赵世炎缉入刑府,严刑拷打,“逼令自裁”。赵世炎不肯自杀,于是被无辜囚禁两年。新任中书左丞相萧拜住仗义直言,多次向英宗申说赵世炎的冤情,终于使赵世炎“得旨出狱,就舍以养疾”。铁木迭儿后来知是左丞相萧拜住所为,十分忌恨,于是铁木迭儿引参知政事张思明为左丞,为自己党羽,广立朋党,企图打击萧拜住。萧拜住终手遭到铁木迭儿死党铁失等人的毒害。

      铁木迭儿连连兴起大狱,打击政敌。萧拜住、杨朵儿只、贺伯颜、月鲁帖木儿、赵世炎等相继遭受陷害、屠戮之后,他并不愿就此敛手,继续恃其权究,乘间肆毒,不管大大小小的仇恨他一概要报复到底,“日诛大臣不附己者,中外疑惊”。

      监察御史里帖木儿曾经揭露铁木迭儿贪暴,并“历诋其奸”,铁木迭儿此时也不放过。他借故山东受水灾,盐课大损,让里帖木出任山东转运使副使,逐出京城。

      监察御史马祖常曾率领同僚弹劾过铁木迭儿的十条罪状,铁木迭儿就把马祖常迁为开平县尹,并打算以别的罪名加害于他。马祖常不得已,隐退逃亡,居光州不出。

      户部尚书韩若愚不依附铁木迭儿,铁木迭儿就罗织他的罪名上奏。“以旧憾诬若愚罪,欲杀之,帝不从,复奏夺其官”,最终韩若愚被削职为民。

      金紫光禄大夫上往国、韩国公李孟德高望重,因不附铁木迭儿,铁木迭儿即“谗构诬谤”削去他所有的荣誉衔,把他降为集贤殿讲学士;他打的主意是如果李孟稍有不满怨愤言语,便以定他居功自傲的罪名,但李孟欣然受命,铁木迭儿才未得逞。

      铁木迭儿恃势贪虐,肆意生杀予夺,整个朝政被笼罩着一片恐怖之中,人人道路侧目,内外大臣都心怀恐惧,思退思散。

      国史院编修官王约见铁木迭儿专权,“辞职不出”;监察御史孛术鲁因“铁木迭儿专事刑戮”,也心寒胆惊,因而辞官归隐。最后连铁木迭儿的同党张思明也“惧祸”及己,多次上表辞职。铁木迭儿由此气恼,便无端诬告张思明“扣发蒙古子女口粮”,饿死四百人,遂废于家。“张思明顺势隐退居家,”杜门六年。

      在铁木迭儿专横白恣的淫威下,整个朝廷暗无天日,无人敢言。所有不愿依铁木迭儿的大臣,无不被诛、被黜、被逐、被废,元王朝在此期间已是气息奄奄,朝不虑夕了。

      四、身败名裂死有余辜

      铁木迭儿疯狂横行,专权自恣,贪赃不已的恶劣行径,引起了英宗对他的强烈不满,尤其是许多元老旧臣被铁木迭儿谗毁杀害,有的接二连三地隐退,或杜门不出,因此英宗开始对铁木迭儿渐渐疏远,此时皇太后也“惊悔”莫及。铁木迭儿由是日不见用。英宗八月,铁木迭儿冷清地“疾死于家”。死后,御史大臣愤怒地奏劾了他的各种罪状。英宗下诏,毁掉他的功业碑,“连夺其官爵及封赠制书,籍没其家”。

      铁木迭儿的三个儿子也没有好下场,一个儿子八刺吉思在机轰贪污集团案中被诛。另一个儿子班丹不久也因“赃败”,第三个儿子锁南后因叛逆被处死,英宗痛心疾首地告诫群臣说:“铁木迭儿贪婪无厌,虽死宜籍其家,惩后也。”

      铁木迭儿就是就是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宰相。他历元王朝五代君主(元世祖、元成宗、元武宗、元仁宗、元英宗),贪财有术,行贿有方,敛财聚货,中饱私囊,逼害忠良,最后名败身裂,实在是死有余辜。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