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克思关于现实的人的思想——人与自然的联系

  • 发布时间:2017-09-12 10:51 浏览:加载中
  •   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之前,唯物主义的发展主要经历了古代朴素唯物主义和近代机械唯物主义两个时期,这两种唯物主义都不是把人看作现实存在、具有主体性的实践的人,而是把人看作世界上一个从属于更高的规定的偶然的存在。

      古代的朴素自然观在西方古希腊时代便流行开来,是一种自发的朴素的辩证自然观,这种自然观基于当时人类在生活中的经验和观察,是人们对自然界统一性的神秘力量的向往和追求,使用本原的概念来描述生成万物的原始存在,并以本原不同形态间的转化来解释自然万物的运动特征和演化过程,它把一些具体的“始基”物质视为万事万物产生与发展的本原,例如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所说的“水”和赫拉克里特所说的“火”。由于古代社会中人的认识能力十分有限,只能凭借对自然事物习惯性认识和简单联想来规定世界,所以这种自然观尚无法对自然进行精确的描述,只能够进行模糊的整体概括,以简单的思辨的规定性来解释真实的过程,以神化了的人性神秘的变化作为自然的规律,因而具有明显的时代局限性。伴随着西方历史的发展,在整个中世纪所逐渐生成并得到广泛发展的神学观念,可以看作人对自然的能动认识的颠倒的形式。

      西方近代机械唯物主义的自然观是一种运用机械力学原理和绝对必然性来解释自然现象的观念,它的产生和发展以近代实验科学的发展为基础,以实验科学中的理性分析和定量实验的方法取得了卓越的成效,而且近代医学的发展使人们看到人体与自然间的相似性。依据类比和研究,人们将物质解释为自然现象的构造和成因。以这种自然观来看,物质实体是唯一的实在,不存在精神实体,因此只能从物质的运动入手理解自然现象并解释人体的运动。它以牛顿力学为理解自然现象的根本原理,认为机械运动是自然界唯一的运动形式。作为自然观发展的一个新的阶段,机械唯物主义自然观高于古代朴素的自然观,但由于它把自然界的所有运动都简单归结为机械运动,认为自然界,甚至包括人本身,都是一架在力学规律支配下精确运转的机器,这就形成了一种孤立、静止、片面地看待问题的形而上学思维方法。这种被马克思广泛批判的唯物主义最终不可避免地走向了神秘主义并陷入矛盾,比如牛顿为了维持世界的精确运动而把神作为第一推动力。

      而马克思的自然观可以被看作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是一种全新的自然观。他指出在自然与人的生成中,首先必须肯定的当然是自然相对于人的先在性。人类产生以前的很长时间,自然便先天地存在着、运动着。考察自然界的发展史,我们清楚地看到,自然界漫长的演化和发展进程中确实存在从无序到有序和从有序到无序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所谓进化,指的是自然界中的万物由无序到有序、由低序到高序的演化趋势和过程;退化,则是指自然物由有序到无序、由高序到低序的蜕变趋势和过程。总体上看,进化是我们周围自然物发展的主要进程,而人类和人类社会的出现,可以看作这一时间进化之矢的结果,是我们周围的自然界从无序到有序、由低序变高序的不可逆的发展过程与趋势的产物。

      人类的产生是自然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是自然的恩赐,因此“人直接的是自然的存在物”,人是自然界运动发展的直接产物,包括五官的形成都是世界历史的产物。从人的历史的角度来看,人类未形成以前的历史是人类的形成史或是说人类的发生史。从人类形成的必然性来看,人类的形成可以假定是自然发展的目的。因此,真正说来,从不存在与人毫无关联的自然界,当然,也不存在脱离自然而独立存在的人。而将自然界与人相区分对待不过是理论的抽象。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从来不是外在于自然、可以与自然划清界限的人。

      “人是类存在物,不仅因为人在实践上和理论上都把类——他自己的类以及其他物的类——当作自己的对象,而且因为——这只是同一事物的另一种说法——人把自身当作现有的、有生命的类来对待,因为人把自身当作普遍的、因而也是自由的存在物来对待。”虽同样作为自然的一部分,这并不是说可以对人与其他生物不加区别。以动物为例,“动物只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构造,而人懂得按照任何一种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处处都把内在的尺度运用于对象;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构造”。动物在自然中的生产直接处于肉体支配下,是自在意义上的片面生产,人则不同,人是全面而丰富的,人可以按照一定目的、一定规律再生产整个自然。

      人可以再生自然界,这种再生产并不是说人可以不加约束为所欲为。自然既给了人自然力、生命力,使人作为未完成的、能动的自然存在物创造生活,同时又让人像动物一样,是受动的、受制约的和受限制的存在物。即自然为人类提供了创造的可能性,使人可以自己创造生活,但是自然作为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本前提,“没有自然界,没有感性外部世界,工人什么也不能创造。”对于这句话的理解,问题在于对于人类劳动和自然界意义的界定,劳动并不是一切财富的源泉,而自然界才是使用价值的源泉。

      人类在自然中的创造活动不是盲目的,人是自为地存在着的类存在物,人的类生活是这样的:从肉体生活到精神生活,人都不能脱离自然而存在。人依靠自然,从肉体上说,人为了不致死亡,必须与自然进行持续不断的交互作用,整个自然界一方面是人的生活资料的存在场所,另一方面是人生命活动的对象和工具,是人无机的身体。“自然界,就它自身不是人的身体而言,是人无机的身体,人靠自然界生活”。从精神上说,自然界的任何一种东西,首先是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其次是艺术的对象,都是人意识的一部分。自然界承载着人类活动的全部对象,展开了人类的全部生命活动。在自然界中,人作为一个类确证自己的存在。没有自然,便没有人类。“在实践上,人的普遍性正是表现为这样的普遍性,他把整个自然界——首先作为人的直接的生活资料,其次作为人的生命活动的对象(材料)和工具——变成人无机的身体。”即在肉体生活上,人靠自然界生活和补给,“自然界是人为了不致死亡而必须与之处于持续不断的交换过程的人的身体。”而在精神生活中,自然界同样作为精神创造的对象,是人意识的组成部分,是精神的材料。因此,人与自然界的关联,“不外是说自然界同自身相联系,因为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

      人是类存在物,还表现在人是有意识的存在物,是认识自己生命活动本身变成自己意志和自己意识的对象,即通过实践活动而创造对象世界,改造无机界,他把类真正看成了自己的本质,而且正是因为这种实践和生产活动,自然界才表现为它的作品和它的现实。人是类存在物,既在自己的存在中也在自己的知识中确证并表现自身。

      马克思所考察的自然是人类产生后的自然,有一种观点认为自然分两部分,只有经过人类改造后的自然是马克思的人化自然,另外一部分是天然自然。而事实上,没有所谓“天然自然”,全部自然即人化自然。整个自然虽然可能存在着人类未涉足的领域,但是任何人类活动的过程和结果,都会引起自然的变化。世界上没有不受人类影响的自然领域。

      诚然,在自然界中,人作为类存在,以对象性的方式确证自己,但对象并不是外在的对象,不是由人的选择而产生的对象,而是由人类主体本质规定的、现实的、感性的对象。对象性的存在物之所以“只创造或设定对象,因为它是被对象设定的,因为他本来就是自然界”。正如太阳是植物的对象,是植物所不可缺少的、确证它生命的对象,正像植物是太阳的对象,是太阳唤醒生命力量的表现,是太阳的对象性的本质力量的表现一样。对象性是受动的对象性,但同时,对象作为人的对象,才使人不致于在对象中丧失自己,热情洋溢地追求自己本质力量的实现。认识对象性的存在物,“对象性的存在物进行对象性的活动,如果它的本质规定中不包括对象性的东西,它就不进行对象性活动。它所以只是创造或设定对象,因为它是被对象设定的,因为它本来就是自然界”。

      对象并不是直接呈现在人面前的,人在改造自然界时,人才能证明自己是类存在物,人通过能动的生产实践,自然界才能表现为他的作品和他的现实。因此,实践并不是什么所谓的人与自然的中介,实践是人有目的的对象性活动,实践由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本身而来,是人与自然关系本身。在人化自然界中,也就是人的全部对象性活动中,历史作为自然史而生成,只有自然主义才能理解社会历史的生成。整个所谓的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来说的生成过程。“从人类开始生产的时候,人类历史就开始了”,人类的历史开始于在自然中的生产,社会历史从来不是与自然无关的另一个领域,而是自然人化的历史,也只有在社会中,自然界对人的存在才具有现实意义。“正像自然物必须形成一样,人也有自己的形成过程即历史,但历史对人来说是被认识到的历史,因而它作为形成过程是一种有意识的扬弃自身的形成过程,历史是人的真正自然史”。

      因此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是征服和被征服的关系,而是相依共存的有机整体关系。人在自然中完成自身,是人化自然的过程,也是自然人化的过程,自然史就是人类历史本身,人们如果只看见人参与的历史,忽视自然,看到的只能是片面的历史。自然界是一个不断变化和发展的历史过程,人类的出现和人类社会的形成是自然历史发展的历史结果,人类社会历史的产生,改变了我们周围自然进化的本质,所谓自然的进化,不仅是指自然界经历了一个发生在时间中的变化过程,也意味着这个过程具有一定的时间方向,它是一个变化和发展的过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