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尔德:历史与人道,传统与有机力的统一

  • 发布时间:2017-09-11 23:08 浏览:加载中
  •   把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看作是连续性与非连续性统一的整体,就必然产生一个新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得各自独立的各民族、各时代的历史和文化呈现出这种连续性和整体性呢?

      作为一位具有辩证思维的哲学家,赫尔德深刻地认识到,有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力量在主宰着历史的进程。但是,在当时的认识发展水平上,赫尔德又不能科学地揭示这种力量。最初,他和他的许多前辈一样,把这种力量神秘化,称之为“命运”、“神性”或“天意”。在他看来,“此一大处,彼一小处,都有偶然、命运、神性!”他甚至把个人看作是一只只的蚂蚁,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巨大的命运!是人所没有考虑到的、没有希望过的、没有造成的,——你这只蚂蚁难道没有看到,你只是匍匐在命运的巨轮之上的吗?”相形之下,历史“是一獉种獉指导性意图在地上的舞台,虽然我们看不到这一最终意图;它是神性的舞台,虽然是只能借助于一幕幕场景的开启与残骸”。

      必须指出,“神性”、“天意”这些具有神学色彩的术语,在此绝不是指一种由神从外部强加给历史的东西。深受斯宾诺莎影响的赫尔德不过是在用一种泛神论的方式来表达他已经觉察到,但又不能科学地揭示的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罢了。到了后来,赫尔德逐渐明确地把它与规律等同起来。在他看来,“天意的作品是按照普遍的重大规律在其永恒进程中向前发展的”。他甚至反对“把一种天意的计划强加给历史”,而干脆用规律取代了它,认为从自然界到社会,一切事物的发展都是依照着“人们的任何任性都改变不了的永恒的规律”进行的,“我们觉察到这些规律和形式,但并不认识其内在力量”。虽然如此,赫尔德还是正确地指出,这种不知其所以然的力量只不过是体现在人的现实活动之中的一种必然性。离开了人的活动,天意也就无从谈起。“除了借助世界的和人的动力之外,谁要是用其他方式一般地形成关于在世界上和人类王国中的神的活动的概念,他就确确实实地与其说适宜于作哲学的自然的抽象,毋宁说适宜于作空想的虚构的抽象。”“天意的意志是由善的和恶的动力促成的。”正是在这样的观点支配下,赫尔德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指出这种力量的存在上,而是试图进一步揭示这种力量起作用的内在机制,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他对“传统”和“有机力”这一对范畴的探讨上。

      赫尔德指出,“传统”和“有机力”是他的历史哲学的两大原则。这也就是说,这一对范畴不是借助其他东西来说明的,它们还要反过来说明一切东西。因此也可以说,赫尔德的全部历史哲学理论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建立在关于传统和有机力及其相互关系的学说之上的。

      所谓传统,赫尔德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但从他的多处有关论述来看,赫尔德用“传统”一词指的就是一个人在出生后所面临的整个世界。在这种意义上,它非常接近于法国启蒙思想家爱尔维修等人所说的“环境”。赫尔德认为,“如同一个人就其自然生育来说并非产生自自身一样,在运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方面他也不是一个自生的人。不仅我们的内在素质的胚芽和我们的身体结构一样是有起源的,而且甚至这一胚芽的所有发展也都取决于把我们安置在此处或彼处并根据不同的时刻和年代把教化的辅助材料置放在我们周围的命运”。使赫尔德感到遗憾的是,无论是哲学家还是一般的人都为人的自主能力所迷惑,把人看作是自己产生自己的,这实际上是忘记了人的幼年时代,忘记了尚潜伏在灵魂中的胚芽,而只看到那破土而出的树干和硕果累累的枝条。在赫尔德看来,不仅我们的眼睛必须学习看,耳朵必须学习听,而且我们的思维的最高贵的工具——语言——也必须是获得的。一言以蔽之,人之为人的一切精神能力都是从社会得来的。赫尔德这里也引用了近代哲学家们喜闻乐道的“狼孩”例子。他指出:“甚至落入兽群的儿童,只要他曾在人群中生活过一段时间,就如大多数众所周知的例子证明的那样,在人群中已经接受了人类的文化。相反,在出生的最初时刻就被交给母狼的儿童就会是地球上唯一未开化的人。”同样的道理既适用于单个的个人,也适用于整个的民族。因此,赫尔德认为:“这里包含着人类历史的原则。没有这个原则,就不存在这样的历史。如果人是由自身接受并与外在对象相隔离地发展这一切,那么虽然人的历史是可能的,但人们的历史,人们的整个类的历史却就不是可能的了。但是,由于我们的特殊性质正在于,我们在出生时几乎毫无本能,只有通过终生的练习才能形成人性,而且无论是我们族类的完善还是堕落都是建立在这上面的,所以正是因此之故,人类的历史必然成为一个整体,即成为一个从第一环直到最后一环的社会性和起教化作用的传统的链条。”

      和爱尔维修等人一样,赫尔德也把传统的这种作用看作是教育。他指出:“之所以有一种人类的教育,乃是因为每一个人只有通过教育才成为一个人,而整个类也只是生存在个人的链条中。”教育施之于个人,其结果却是使所有的个人构成了类的有机整体。“在人身上人性的整个形成就通过一种精神的起源,即教育,与他的父母、教师、朋友,与他的生命进程中的全部外部情状,因而也就与他的民族和该民族的祖先,最终也就与族类的整个链条联系起来了。”个人之间的教育使社会呈现出整体性,而代与代之间的教育则使历史表现出连续性。传统的教育作用是维系人类社会存在的一条强有力的纽带。

      在赫尔德那里和传统并列为历史哲学两大原则的有机力也不是一个清晰的概念。显然,赫尔德也受到了那个时代的自然科学把无法解释的事物性质都归结为某种“力”的时尚的影响。但总的来说,他认为有机力是一种普遍地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的、由事物的内在本性产生的、决定着事物的发展和完善的力量。具体到人类来说,它接近于卢梭所说的那种“自我完善化的能力”。赫尔德认为:“不可见的力并不是任意地形成的,相反,它似乎只是按照其内在本性启示自身的。它在一堆隶属于它的材料中成为可见的,并且无论怎样以及从何而来,必然在它自身中具备其表现的类型。”不过,虽然赫尔德自己也解释不清楚有机力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仍然反对把它与中世纪哲学或笛卡尔哲学所说的“隐秘的质”等同起来,他指出:“我不认为人们会把有机力看作隐秘的质,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它的明显的结果,但我不知道怎样给它们一个更确定、更纯粹的名字。”

      显然,有机力和传统不同,它不是一种既定的东西,而是一种能力,一种潜能,只有借助其他东西才能表现出来。赫尔德指出:“什么是我们在历史的所有重大现象中所发现的主要规律?我觉得这一规律就是:在我们的地球上到处都产生着在它之上能够产生的东西,部分的是根据地区的状况和需要,部分的是根据时代的情势和机遇,部分的是根据天赋的或者产生着的民族特性。……只有时代、地区和民族特性,简言之,只有各种活力在其最确定的个性之中的全部共同作用,才像决定着所有的自然产物一样,决定着人类王国的一切事件。……人的各种活力是人类历史的动力。”这里所说的“人的各种活力”也就是有机力,而地区、时代和民族特性则大致相当于一个民族在其发展过程中所特有的外部自然环境、外部社会历史环境和文化、心理、政治经济等传统,其总和也就是赫尔德所说的“传统”。活力之发挥作用依赖于地理环境、时代和民族特性的共同作用。赫尔德在这一问题上的辩证思想在于,他充分地意识到了地理环境、时代和民族特性对人类社会历史的决定作用,但仅仅是在它们为社会历史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这种意义上说的。不同的地理环境、时代和民族特性可以使社会历史的发展表现出不同的形态,但社会历史之所以向前发展,却完全是由于活力的存在。在这种意义上,活力也就表现为对这些前提条件作出积极反应的一种能力,表现为历史向前发展的唯一必然的决定性因素,而这些前提条件不过是使这种必然性最终成为现实性罢了。就此而论,“我们关于一个造物的生成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就是作用着的有机力”。

      沃尔什指出:“历史对于赫尔德来说,乃是两组力量交相作用的合成:即构成人类环境的外在力量和可以被描述为是人类精神——或者更确切地说,可以被描述为同一的人类物种之分裂为各个民族的精神——的内在力量。”具体说来,沃尔什所说的前者就是传统,后者就是有机力。传统保证了历史发展的连续性和继承性,而有机力却同时包含着连续性和非连续性的因素,或者说,它是在非连续性中实现历史发展的连续性的。一方面,传统的延续必须通过有机力来实现。“所有的教育只有通过摹仿和练习,也就是说只有通过榜样向仿效者的转变才能形成。……但摹仿者必须具有接受传递的和可传递的东西并把它们像自己赖以生存的食物一样转化为自己的本性的力。他从谁那里接受、接受什么以及接受多少,他如何汲取、利用和运用接受来的东西,是只能由他作为接受者的力决定的。”因此,传统只是一种被动的、消极的决定力量,而有机力却是一种主动的、积极的决定力量。另一方面,人借助有机力对传统的接受、摹仿并不是机械的照搬,不是简单的重复,它不仅包含着主动的选择,不仅包含着以自己的方式把传统的东西化为己有,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还包含着否定、改革的因素。“有机力在建立秩序的时候必须进行破坏。它把各个部分聚拢在一起,又把它们彼此分开;这就好像是许多种力在彼此竞争,首先造就出一个怪胎,直到它们达到平衡,造物成为按照它的类应该成为的东西。”也正是由于这一点,才会有历史的进步乃是建立在废墟之上的这种现象,才会使历史的进步表现为连续性与非连续性的统一。有机力既以传统为创造的前提,又以它为创造的材料,同时又在新的基础上创造着新的传统。因而传统也不再是一种现成的、与个人僵硬地对立的东西,而是在个人的积极参与下不断丰富的过程。人也不再是任由环境揉来捏去的面粉团子,环境对人的决定作用必须通过人自身的内在力量来实现,因而人自身又反过来决定着环境对人的决定作用。更何况,环境本来就是人造的或者人化的环境。如果说康德哲学的重要功绩之一就是在认识论领域实现了“哥白尼式革命”,那么赫尔德历史哲学的重要功绩之一就是把康德的“哥白尼式革命”推广到了社会历史领域。在弘扬人的主体能动性方面,他们的思想在精神实质上是一致的。赫尔德思想的辩证特征使他避开了爱尔维修等人为自己设下的环境与人的二论背反,避免了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主义结论。

      在赫尔德的历史哲学中,传统使历史表现出稳定性、连续性,有机力则使历史表现出多样性、进步性。只有传统,历史将是一潭死水,表现为永恒的重复;只有有机力,历史将是一团乱麻,表现为毫无联系、毫无意义的变化。人类社会的历史之所以表现为进步的,其连续性与非连续性的统一正在于传统与有机力的这种共同作用。显然,在这一关系中,有机力作为革命的因素具有主导的作用。因此,赫尔德特别强调,有机力的创造固然不能离开也不应无视传统,但传统更不应该成为有机力的桎梏。“传统是一种本身非常优秀的、为我们这个族类不可短缺的自然秩序;但是,一旦它无论在实践的国家机构中还是在课堂传授中都束缚了一切思维能力,阻碍了人类理性的所有进步和根据新的情势和时代所进行的改善,它就是精神的真正鸦片,无论是对于国家,还是对于教派以及单个的人都是如此。”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强调理性、力主改革,赫尔德的这种思想和德国古典哲学辩证法的革命性是一脉相承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