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进步的连续性与非连续性的统一

  • 发布时间:2017-09-11 23:08 浏览:加载中
  •   法国史学界17世纪的古今之争,进步的观念在18世纪法国的启蒙运动中达到了高潮。进步成为启蒙思想家们最响亮的口号。但对于历史如何进步的问题,启蒙思想家们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作为一个在启蒙运动的精神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思想家,赫尔德对人类历史的进步也抱有坚强的信念。甚至可以说,赫尔德的全部历史哲学都是围绕着进步问题展开的。但是,在继承和综合了当时各个文化领域中逐渐表现出来的历史主义因素的基础上,赫尔德终于抛弃了启蒙运动的抽象理性原则,普遍地用发展的、历史主义的观点考察了自然、社会、意识的历史,在与同时代人的历史哲学的论战中确立了自己的历史主义进步观。

      首先受到赫尔德批判的是以前面已提到的法国思想家杜尔阁、孔多塞为代表的学说。杜尔阁和孔多塞都把人类的历史首先理解为理性和知识不断进步的过程。在他们看来,这种进步是连续的、不可逆转的、无界限的。历史上每一个时代都给人类知识宝库增添了一些东西,而知识的增长又是无穷尽的,所以人类历史的进步也是无界限的。这种观点又为瑞士思想家伊瑟林所继承。伊瑟林在1764年出版的《论人类历史》一书中把人的道德和心理看作是在历史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并依次把人类历史划分为自然状态、野蛮状态、文明状态三个阶段。在他看来,东方各民族就停留在感情至上的自然状态,希腊人和罗马人则处于幻想超过了感情的野蛮状态,而近代欧洲各民族则处于理性战胜了感情和幻想的文明状态。世界历史就是人类不断地向着完美状态进步的过程。历史的进步同时也是个人的道德和幸福不断增长、艺术和科学不断发达的过程。在德语世界里,伊瑟林的历史哲学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赫尔德把上述观点称之为“直线式”的历史进步观,认为这些人把历史的进步看作是一条通向美好未来的笔直大道,幼稚地相信每天都在进步,“似乎一切都在好好地走着直线獉獉,而每一个后来的人和后来的世代都处在美好的进步中”。他们最喜爱的观念就是“朝着个人更多的道德和幸福的进步”,为了证明自己的观念,他们“拔高獉獉或美化獉獉一些材料,贬低獉獉或无视獉獉一些相反的材料,……编织出没有任何人相信的世界普遍向前地改善的传奇故事,至少历史和人类心灵的真正学习者不会相信这些传奇故事”。

      另一种受到赫尔德批判的历史哲学是以伏尔泰等人为代表的观点。他们虽然承认人类社会的进步,但却不是把这种进步看作是长期积累的结果,而是把它归诸偶然的幸运。他们所说的进步并不包括发展的因素在内,只不过是通过把一个时代与其他时代加以简单的对比作出的结论。赫尔德认为,他们虽然看到了直线式历史进步观的缺陷,但却提不出更好的东西;他们把罪恶与道德的出现看得像气候的变换那样反复无常,认为历史中没有计划,没有发展,只有永恒的变革,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珀涅罗珀一样,白天织多少布,晚上就拆多少。赫尔德称这种观点为“历史怀疑论”,并指出:“他们陷入了一个旋涡,一种对人的所有道德、幸福和规定的怀疑主义,把一切历史、宗教和道德学说都编织在其中。最近的,尤其是法国哲学家们的最新时尚语调就是怀疑!千百种姿态的怀疑,但所有的怀疑都使用出自世界历史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标题。”

      面对启蒙运动的这种盲目的乐观主义,赫尔德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提出了尖锐的质问:“难道就没有比人们所提到的更高意义上的明显的进步和发展吗?”

      回答当然是肯定的,它正是赫尔德多年的探索所要试图解决的问题。从历史主义的原则出发,从连续性与非连续性的统一出发,赫尔德在更高的层次上论证了历史的进步。

      在赫尔德看来,人类的历史就像是一条河流。它从一眼小泉发源,逐渐增大,时而中断,时而又重新开始,终于越来越长,越来越宽,越来越深,但却永远是水,永远是河流。历史是各个民族此起彼伏、各个时代前后相继的大舞台,历史上的每一个民族都要经历产生、发展、繁荣、衰败的过程。在历史上,一些民族消亡了,另一些民族产生了,各民族的历史就形成了一个不断向前延伸的链条,而把所有民族的历史联成一个整体的就是文化。“文化的链条以跳跃不定的曲线贯穿着所有教化了的民族。”赫尔德认为,历史的进步就是在这种前后相继之中实现的。“在这里,自然编织了一个新的链条,即从一个民族到另一个民族的传统。这样,艺术、科学、文化和语言就在诸民族的伟大进步中日益精致——这是自然所选定的最精致的进步之纽带。”这种进步的基础就在于,历史上一些民族虽然衰亡了,但它们留下的文化成就却构成了后来民族发展的基础。一个时代必须以前此时代取得的成就作为出发点,而它本身又和前此时代一起构成了后来时代的现实前提。“罗马人从希腊那里取得自己的教养,希腊人从亚洲和埃及那里取得自己的教养,而埃及又是从亚洲,也许是中国从埃及取得自己的教养,——这样,链条从第一环向前延伸,也许有朝一日遍及全球。”因此,在这个链条中,任何环节都不能脱离其他环节独立存在。“埃及人离开东方人就不可能存在,希腊人以埃及人为基础,罗马人矗立在全世界的背上,——真正是进步,进步着的发展,尽管没有一个个别部分在此会赢得什么。”赫尔德强调指出,历史的进步并不一定给每一个个人甚至整个的民族都带来幸福,反倒有可能带来灾难和毁灭,在一定意义上,历史的进步是建立在废墟之上的。忽视了这一点,就会得出伊瑟林等人的直线式历史进步观;但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一点上,就会得出伏尔泰等人的怀疑主义结论。只有从较长的历史时期出发,从人类历史的总体出发,把历史上各民族、各时代的兴亡更替看作是连续性与非连续性的统一,从单个人、单个民族的悲剧性结果中看到整个族类的发展,才能把历史看作是一种充满曲折的进步。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历史研究者必须具备哲学的头脑,因为只有哲学才能从历史的表面现象背后、从充满了不幸和毁灭的历史中看到人类社会顽强不屈的进步。“追溯传统链条的历史哲学本来就是真正的人类史。没有它,一切外部的世界事件都只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或者成为可怕的怪异现象。在地球上的变革之中只看到一层又一层的废墟、没有终点的开端、没有持久意图的命运变换,这种景象令人毛骨悚然。只有形成的链条才从这些废墟中造成一个整体,即使一个个的人类形态在这一整体中消失掉,但人类整体依然不死,依然发挥着作用。”历史哲学高出历史的地方,正在于它能够从部分的更迭中看到整体的链条,从非连续性中看到连续性。这也就意味着,只有从整体出发才能把人类历史看作是一种进步,同样,也只有从进步出发,才能把人类历史看作是一个整体。只有在二者的相辅相成的关系中,才能正确地揭示历史的真实面目。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