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都有哪些皇帝发布过“罪己诏”

  • 发布时间:2016-01-01 23:05 浏览:加载中

  •   在古代,发生天灾人祸或者皇权统治出现危机的时候,皇帝往往颁布“罪己诏”。在我们久远的历史中,太远的时代就不说了,汉武帝、唐德宗、宋徽宗、清世 祖,都曾经颁布过“罪己诏”。比如汉武帝,颁布过两份“罪己诏”,一份是因为淮南王刘安、衡山王刘赐谋反而颁布的,时间是元狩元年(前 122 年)。事 发后,淮南王刘安、衡山王刘赐自杀而死。受此案牵连而死的列侯、二千石、豪杰等达数万人。汉武帝下诏,将他们谋反的原因归咎于自己没有恩德。诏曰:“日者 淮南、衡山修文学,流货赂,两国接壤,怵于邪说,而造篡弑,此朕之不德。”

      征和四年(前 89 年),搜粟都尉桑弘羊与丞相、御史大 夫上奏武帝,认为可在轮台(今新疆轮台附近)屯田,这样就能增加政府在西域的实力。汉武帝仔细反省了自征发匈奴以来所犯的错误,为大量士兵的死亡而痛心, 驳回了在轮台屯田的建议。此时汉武帝已进暮年。汉武帝时代,对外战争频繁,军费开支巨大,加上广置宫殿苑囿,把文景以来的积蓄损耗殆尽。沉重的负担,使大 量百姓破产流亡,进而沦为“盗贼”。同时,武帝末年的“巫蛊之祸”,导致了宫廷矛盾和激烈争斗。一连串的事件迭加起来,促使他反思统治政策。

      征和四年三月,汉武帝对大臣们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六月下诏书追悔以往的过错,史称“轮台诏”。汉武帝在“轮台罪己诏”

      中说:“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颁布“轮台罪己诏”,表明汉武帝统治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

      一个封建皇帝能够宣布治国的政策失误,难能可贵。史说刘彻雄才

      大略,以他敢于承认失误来看,不全是粉饰之语。汉武帝这篇“罪己诏”

      并不空洞,也没有强词夺理,可能是皇帝们一系列“罪己”言辞中比较恳切的,只是有“马后炮”之嫌,铸成大错后才反省。

      汉武帝时代结束后,汉宣帝也下过“罪己诏”。汉宣帝可谓中兴之主,他在民间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解老百姓的疾苦,在他统治时期,轻徭薄赋,发展生产。他还派农业专家蔡葵为“劝农使”,巡视全国,指导农业生产。为避免粮价过低而损害农民的利益,政府创设“常平仓”

      来收购丰年余粮。

       但是,汉宣帝时期,社会贫富差距日益加深,豪强迅速发展,农民无奈流亡。吏治十分腐败,官吏任意征发徭役,百姓不能安居乐业。到后期,竟出现了“兵革不 动,而民多贫,盗贼不止”的局面。吏治的腐败,冤狱的增多,使宣帝一方面自责,一方面整饬吏治。地节三年(前67 年)十二月,下诏承认官吏巧文浸深, “是朕之不德也”。并采取措施,监督官员公正执法。

      比较汉武帝与汉宣帝的“罪己诏”,不能说促使他们反省的原因是一样的,但都与统治政策有关。任何社会,国富民强,都是人们追求的目标,不同的只是不同形态的社会,表达这种意愿时所用词汇不尽相同。

       皇帝能够“罪己”,而不是把责任推给下级,虽然说明一个为政者的品德,但本来可以堵住的漏洞,却不加堵塞,任其扩大漫延,最后脏水四溢,“罪己”的分量 就打了很大的折扣。能给老百姓带来灾害的事情,不难猜想得到然而却偏偏不加预防,能够借鉴的教训却偏偏轻忽,这样状态下的“罪己”,几乎是推卸责任。

      至于有的帝王把“罪己诏”看成一种形式,视为一种表演,那就更无积极意义了。比如金朝的金熙宗一方面想发布“罪己诏”,一方面却对诏书中“深自贬损”之语气急败坏,把撰写诏书的人残酷杀害。这不仅使人看出那位皇帝的胸怀及品格,也让人认识到所谓“罪己诏”,不过是政治手段,是统治者收买人心的计谋,世人当不得真。

       真心“引咎自责”,是为政者必备的胸怀,是争取人心,赢得信任的高明之举,体现为政者的政治品格。汉武帝“轮台罪己诏”把造成帝国危机的责任揽在自己身 上,而没有推责,并适时地改变治国策略,确实难得。怕就怕,“罪己”成为一种空洞的形式,成为推脱责任的手段,成为自我表扬的谋略。崇祯皇帝在形势紧迫之 际也曾下诏罪己,而这个罪己诏并没有说自己有多大的罪过,只说自己“不期倚用匪人”,也就是用人不当。这样就把自己的责任减到了最小。如此这般,责也好罪 也罢,“罪己”都变成了粉饰,都蜕成姿态,没有丝毫意义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