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代十国·后唐】皇后大全

  • 发布时间:2017-03-22 00:25 浏览:加载中
  •   曹氏——庄宗李存勖皇太后

      曹氏,太原人。后唐庄宗李存勋的母亲。李克用,唐沙陀部人,黄巢起义军攻克唐都长安之时,他率领沙陀兵南下,援助唐王朝,因镇压黄巢起义军、收复长安功居第一,被唐僖宗封为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左仆射。同平章事兼太原尹,河东节度使等职,李克用唐中和三年(883)八月,镇守太原。加封为陇西郡王。位列侯王,李克用挑选王妃。当时。曹氏只有十三四岁,姿色出众,而且秀外慧中,谦退明辨,很快被选送人府。曹氏不仅深得李克用的喜爱,连李克用的芷室泰国夫人刘氏也爱而贽之。李克用对曹氏非常宠爱,很快册为次妃。曹氏在唐僖宗光启元年(885),生下李克用的长子、李存勖。曹氏因此得以专宠。

      对军国大事多有独到见解。李克用唐昭宗乾宁二年(895),用率兵四面出击,两次进兵关一中,威震中原,直指朝廷。唐昭宗不得已,赐李克用为忠贞平难功臣,进封晋王。曹氏也由妃子进封为晋国夫人。

      李克用经常劳师远征,败则兵员,物资损失巨大,实力大大削弱。加上军纪不整,致使其统治区内军食不继,而且李克用部下离心离德,一些归附的将帅纷纷叛离。李克用很快由势压群藩的霸王陷入窘困危急之中。后梁开平二年(908),头部疽发病死,其子李存勖继王位。

      李存勖李克用因患在内外形势极其严峻的情况下,开始整顿军纪。曹氏帮助李存勖巩固了王位。李克用之弟李克宁,掌握着兵马大权,他在李克用养子李存颢等人怂恿下,乘李克用死,密谋策划政变,欲废李存勖自立。曹氏密召监军张承业说:“先王将我母子交托与你,如有变故,你等要忠于先王,保证我母子有立身之地,以免乞食于汴梁(指后粱朱全忠)。”张承业立即召集旧勋诛杀了李克宁、李存颢,平息了这场内乱。曹氏帮助李存勖整顿军纪,改革内政,使晋军上下和睦,同心对敌,军队战斗力大大加强。

      在内政方面,命令州县推举贤才,减免租赋,整顿吏治。加强法制,宽减田租,劝农务穑,一二年间,军民皆富。举才、劝农、缓法等措施的实行,促进了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发展,为战胜后粱、建立后唐积聚了物质财富。

      李存勖后唐同光元年(923),称帝于魏州(今河北大名东北),建立后唐,是为庄宗。大举伐粱,后粱不堪一击,全部投降,后唐定都洛阳。定都后,李存勖命令皇弟李存渥和皇子李继岌去太原迎接曹氏来洛阳封为皇太后居住长寿宫。

      李存勘称帝后,奢侈淫乱,浪费无度,逐渐由叱咤风云的霸王变成了众叛亲离的独夫。当时,军府政事全委于监军张承业廉洁奉公,励精图治,李存勖时常要钱赌博或赏赐伶人,张承业拒不支付。李存勖羞怒难堪向侍从索剑,要杀死张承业。曹氏得知后,立即唤李存勖进宫严加训斥。李存勖遂向张承业叩头请罪。

      李存勖后唐建国前,已有伶人杨婆儿居州郡之任,此后,伶人更得宠恃势,出入宫廷,干预政事,群臣愤嫉。对此,曹氏大加指责,曾经扭着李存勖的耳朵进行责骂,由于曹氏的严厉管束,李存勖在诸多方面不得不有些收敛。她常在李存勖出兵之前,谆谆告诫:“我已衰老,望儿多自发奋,不坠先王之业。”李存勖常以此激励自己。

      曹氏身为太后,对原来李克用的妃妾,依然体贴关怀。闻驻晋阳的刘太妃病重,她便要带病前去看望。后来刘妃病逝,曹氏哀伤不思饮食。曹氏同光三年(925)七月患病于长寿宫病故。上谥号“贞简皇太后”。

      刘玉娘——庄宗李存勖皇后

      刘玉娘自幼随父亲刘叟流浪各地,四处为人行医问卜。后梁乾化元年(911),他们在成安(今河北成安),正遇到晋王李存勖的手下袁建丰率兵在街头烧杀劫掠。袁建丰正愁所获无几时,看到一老一小的刘玉娘父女,老的生半脸黄须,形容枯瘦,小的只有五六岁,生得聪明伶俐,讨人喜欢。袁建丰情急之下将刘玉娘抢到马上,回营孝敬了主帅李存勖。李存勖见刘玉娘精灵秀慧,小巧可爱,便带到晋阳(今山西太原南),令人侍生母曹氏。刘玉娘从小随父在外谋生,懂得不少人情世故,虽年纪幼小却善于察言观色,深得曹氏宠爱,曹氏便教她学习吹笙弹琴及歌舞诸技。被曹氏视若掌上明珠。

      刘玉娘长成十五六岁时,已经出落得貌美动人。一日晋王李存勖出征归来,人内庭拜曹氏,母子相聚,欢乐异常,曹氏命刘玉娘歌舞弹唱,以助雅兴。刘玉娘在年轻的晋王跟前,显得格外妩媚,她轻歌曼舞,间以吹笙弹琴,悠扬婉转。李存勖深通音律,听到刘玉娘抚琴弹曲,已是惊喜不已,又看她干娇百媚,楚楚动人,曹氏早已心中了然,便将刘玉娘赐给李存勖。李存勖当即将刘玉娘带回。当时,李存勖的正室为卫国夫人韩氏,二房为燕国夫人伊氏。刘玉娘作为第三妻房,封为魏国夫人。

      李存勖攻打后粱夹城时,虏守将符道昭之妻侯氏,侯氏尚在惊魂不定之际。便被李存勖纳为己妾。又有芙蓉脸面,很快得到李存勖的专宠,行军打仗,也将侯氏带在身边,弄得宫中其他妻妾全被搁置一旁,她们不免含酸吃醋,骂侯氏为“压寨夫人”。自从刘玉娘进府后,侯氏很快被李存勖冷落了。刘玉娘不但年轻貌美。多才多艺。而且多谋善诈。暗中设置障碍,阻止李存勖与其他妻妾见面;同时又百般献媚。想方设法让李存勖专心于己。李存勖后梁贞明元年(915),率军前去受降,刘玉娘随行。从此以后10余年,李存勖每次出战,她必随军而行,彻底取代了侯氏,宠专一身。

      刘玉娘获得专宠靠的是她的美貌和心术手腕,而她生育儿子李继岌更使她的地位得以巩固。她的儿子李继岌乍得酷似李存助,深得李存勖喜爱,将他立为王位继承人。

      李存勖进驻魏州,经过河北时,仍以医卜为生的刘叟闻女已显贵,赶到王宫,自称为刘夫人的生身之父,求见刘玉娘。李存勖令袁建丰审视,囊建丰说当初确曾见此黄须老人挈着刘夫人。可是,当刘玉娘自己出来会见时,却勃然大怒说:“妾离乡时妾父已死于乱兵之中,曾由妾恸哭告别。邪里钻出这田舍翁,竟敢冒称妾父呢?”刘玉娘正在与嫡夫人韩氏、伊氏争宠,三人皆以门第攀比。因耻只好六亲不认。说罢便命兵士棒笞刘叟百下。老迈的刘叟昏晕了几次,最后只好哀号而去。李存勖相信了刘玉娘的话,认为那个黄须老头攀亲附贵可笑之极。一日兴起,李存勖背起行囊药箱。与儿子继岌一起,扮成医卜的模样,乐不可支地跑到刘玉娘卧室,并称做“刘衙推访女”。硬是把刘玉娘从睡梦中闹醒。刘玉娘睁眼一看,正中其隐痛,顿生无名怒火。将继岌重笞一顿。

      李存勖后梁龙德三年(923)称帝,建立后唐王朝,改元同光。即后唐庄宗。立谁为皇后,成了最棘手难题。庄宗有意立刘玉娘为后,但是卫国夫人韩氏为正室(第一夫人),燕夫人伊氏位次也在刘玉娘之上,越次册立,违反常规,无法向群臣交待,故就此事一再拖延。

      李存勖同光二年(924)正月派皇弟李存渥、皇子李继岌去晋阳迎接塞太后及韩氏、伊氏来洛阳团聚。韩氏、伊氏来到洛阳给刘玉娘做皇后形成极大的威胁。此时皇太后曹氏也不如原先那样喜欢刘玉娘,对她有许多不满。河南尹张全义上表奏请庄宗到洛阳举行郊祀之礼。郊礼是一种盛大的国礼,新即位的皇帝要与皇后及群臣参拜天地祖宗,敬告神鬼和列祖列宗。划玉娘心急如焚,万一在立皇后之前举行郊祀之礼,卫国夫人韩氏必定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参加。那就成了事实上的皇后了。

      她即刻开始行动,亲自出马,盛饰人谒庄宗,以仪物未齐,不足显示尊严,需要再加制造为由,请求改定郊祀礼仪的日期。庄宗经不住她的劝说,遂将日期推至仲春二月。她情急生智,嘱使伶人和宦官四下活动。丞相豆卢革经刘玉娘的金银贿赂。最难说服的是枢密使郭崇韬,他位兼将相,为人正直,为官清廉,他反对越次册立刘氏。刘玉娘无奈,便找到郭崇韬故友的子弟,重金赂之,请他们前去劝说郭崇韬。郭崇韬正对伶官把持朝政忧心忡忡,故友子弟乘机献策说:“为公之计,不如主动奏请册立刘玉娘。她专宠,路人皆知,且皇上早就有意立她为后,公何不顺水推舟,送个人情呢?公若率先奏请。上可得皇上的欢心,内可得到刘玉娘的报答,虽遭别人评说,但可推行公之改革措施,何乐而不为。”这一席话,终于说动郭崇韬,他马上与丞相豆卢革联名上书,请立刘玉娘为皇后。庄宗接到奏章,正中下怀。

      郊祀之礼终于按照刘玉娘的意愿举行了。二月朔日,庄宗亲祀洛阳南郊,群臣毕聚,宰相以下按次称贺,颂声连天。过了数日,即正式册立刘玉娘为皇后,封皇子李继岌为皇太子并魏王。已封韩氏为淑妃,封伊氏为德妃。

      刘玉娘早在庄宗即皇帝位之前,就开始伙同一批宦官伶人操纵朝政,受贿索贿。后梁宋州节度使袁象先入朝,辇带珍宝数十万遍赂刘玉娘及宦官伶人,立即得到庄宗的召见,庄宗再三慰劳,倍加宠信,赐名李绍安。后粱降将霍彦威、戴思远等,因纳贿刘玉娘,而大得庄宗恩赐。

      李存勖自幼喜好音律歌舞,豢养了一批伶人。做皇帝后;这些伶人立即得宠。他自己也常常粉墨登场,每次出行,也带伶同行。这些伶人可以随时出入宫廷。刘玉娘借机遍插伶官,位加群臣之上。她曾鼓动庄宗用伶人杨婆儿为卫州(今河南新乡)刺史,伶人为官从此开始。她还煽动庄宗任用宦官为监军,并下令:前朝宦官,不论贵贱,都可回朝廷任事。当时庄宗身边1000多名宦者。皆是给养丰厚,委以重任,成为腹心耳目。宦官伶人恃宠怙势,与刘玉娘串通一气,控制朝野,群臣为保住身家和官位,也多附托以求恩泽;四方藩镇为免兵祸,也争以财宝贿赂交结。宦官伶人惟利是图,毫无治国之术,只知陷害贤能忠良,搜刮民脂,为所欲为,而一些贪官污吏,又倚他们为后援,殃害百姓。

      被立为皇后之后,公开聚敛财宝。凡州县方镇贡纳之物,皆先人后宫,然后再交纳府库。租庸使孔谦为了取媚于皇后,将朝廷下文所定的租赋之数。加倍征收。他还发明租庸使贴,不经州县以上的藩镇许可,直接下达到州县。催征租税,横征暴敛。天平,平卢两镇上书抗议,朝廷亦指责孔谦“有素规程”,孔谦却依仗刘玉娘置若罔闻,行之如故,还强行向百姓借钱,以高价货物偿还。州县官吏遂群起效法,并且变本加厉,层层加码。造成了百姓流亡,士卒冻馁,国家财政危机愈演愈烈,刘玉娘个人却金银财宝充斥后富。

      刘玉娘并不感到满足,她一生中最为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富贵的娘作为依靠,她那可怜的生父遭笞后已不知下落。看到其他妃嫔常回娘家省亲,她若有所失,只好拉着李存勖耽情声色,肆意畋猎游乐。除了打猎以外,她还常常陪伴庄宗造访大臣宅第,饮酒作乐,通宵不归。最常去的是张全义宅中。张全义原为后梁河南尹,镇守洛阳,后唐灭粱后。他投靠后唐,被庄宗拜为太师,尚书令。张全义为了保全身家性命,常常纳贿后宫。

      刘玉娘奏报庄宗,说她自幼失去父母之爱、孤苦无依,想认张全义为父,以慰心愿。庄宗对她言听计从,便慷慨允诺,并立即与她再幸张宅。摆酒设宴,品尝山珍海味。酒过三巡,刘玉娘让张全义上坐,向他行父母之礼,吓得张全义马上离座而起,他怎敢借居这位貌美心狠、显赫无比的皇后之上。刘玉娘令随从强扶张全义入座,自己款教下拜,惹得老迈的张全义眼热耳红。他再次趋避,但又被诸宦官强拥入座,万般无奈,只好受了全礼,认下义女。庄宗坐在一旁喜笑颜开,叫张全义不必辞让,并亲自筛酒举杯,为张全义上寿。张全义谢恩饮毕搬出很多金银首饰,赠献义女刘玉娘。

      皇太后曹氏同光三年(925)病逝。刘玉娘没有了婆婆的约束,更加肆无忌惮,将那些对她不利的功臣将相进行排挤陷害。朝廷中,对刘玉娘妨碍威胁最大的是郭崇韬。他本为李克用手下的一名教练使。李克用死后,他辅佐庄宗李存勖,参谋军机大事,他率军冲锋陷阵,出奇制胜。布置攻战方略,特别在占领汴梁、诛杀梁末帝的过程中,他的功勋尤为显著,成为后唐举足轻重的人物。郭崇韬身兼将相,官居要位,以枢密使、检校太保、守兵部尚书加升府仪同三司、守侍中、临修国史,再兼真定尹、成德(今河北真定)军节度使,封太原郡侯。他为官清廉,勇于革新,反对唐末以来宦官充任枢密使的陈规,请求革除所有朝中任事的宦官伶人。

      郭崇韬的一系列改革,与刘玉娘依靠宦官伶人干预朝政、为所欲为的做法水火不容。郭崇韬原以为奏立刘玉娘为皇后便可以换取她的支持,推行维护自己的改革措施,并制服宦官伶人。结果,刘玉娘当了皇后,却伙同伶宦攻讦诬陷郭崇韬。

      李存勖后唐同光三年(925)秋,派郭崇韬讨伐前蜀。郭崇韬奉命出征,仅用了70天时间便灭了前蜀。

      郭崇韬在征蜀途中,曾对魏王李继岌说:“待平定蜀地后,王立殊功,威望遽升,日后继位做主,要尽除擅威作福的伶宦。若不改变伶宦恃宠怙势的弊风陋习,必将造成上下离心,民怨沸腾的局面。”这发自肺腑的忠良之言,被刘玉娘的亲信听到并告诉了刘氏,因此,刘玉娘对他更加恨之入骨。此时庄宗怕郭崇韬功高盖主,特遣宦官向延嗣来蜀,催令大军还朝。延嗣一到成都,李从袭便密告延嗣道:“蜀中军事措置,全由郭崇韬把持,他的儿子每天与军中骁将及蜀地豪杰,饮酒发誓,不知是何用意。军中诸将也都是郭崇韬的党羽亲信,一旦有变,不仅我等性命难保,魏王恐怕也难免身遭大祸。”说完泣不成声,向延嗣本就对郭崇韬没为他举行欢迎仪式而不满,听了这话当即表示:“等我归报朝廷,必将严加惩办!”

      第二天,向延嗣便辞别魏王,快马加鞭奔回洛阳,向刘玉娘报告郭崇韬准备谋反,魏王李继岌危在旦夕。刘玉娘听后,认为除掉郭崇韬的时机已到,马上向庄宗添油加醋地哭诉,请求庄宗派人杀掉郭崇韬,救出皇子继岌。庄宗一听顿时怒气冲天,当即遣宦官马彦硅去成都,敦促郭崇韬火速还朝,马彦硅临走时却跑到后宫拜见划玉娘,问道:“蜀中事势危在旦夕,万一发生紧急事变。我在3000里之外,怎样向您通报呢?”刘玉娘决意立即除掉郭崇韬,因而再度人见庄宗,请求庄宗给予马彦硅自行处置的权力。但庄宗并不同意,言道:“诸事皆出自传闻,是否事实还待于证实怎么让马彦硅擅自决断?”刘玉娘得不到庄宗的首肯,便自行起草教令,由马彦硅送交魏王继岌,命令他就地暗杀郭崇韬。

      郭崇韬同光四年(926)正月初六日,正在布置班师回朝事宜。马彦硅从洛阳赶至成都,将皇后教令交给魏王继岌,继岌犹豫道:“大军即将班师还朝,不见任何谋反事端。怎可做此不义之事,下此毒手呢?”马彦硅与李从袭声泪俱下地说:“大王如拒不执行,万一中途事情泄露,必将招致杀身之祸。”继岌坚持说:“皇上没有诏书,仅凭皇后教令就诛杀安邦定国的功臣宿将,何况崇韬身为招讨使,重任在身,更不可随意伤害!”李从袭、马彦硅又捕风捉影,说出许多利害关系,但仍得不到魏王的允诺,他们便暗自采取动,伏兵杀死了郭崇韬。诸将闻郭崇韬被诛,惊愕不已,纷纷质问魏王继岌道:“大王行军千里以外,不见皇上敕旨,擅杀大将,如何向军士交待呢?若军心一变,归路皆成荆棘了。”李继岌惶恐不安,只得伪造庄宗诏书,颁示军士,声明只罪及郭崇韬父子,他人概不牵连,才稍稍稳定了军心。

      刘玉娘逐渐操纵了朝廷大权。刘玉娘加紧扫除了郭崇韬的同党,更加紧了对庄宗李存勖的挟制,将庄宗玩弄于股掌之间。有一位女子貌美如花,深得庄宗喜爱,被纳为姬妾后,很快孕生贵子,这下可气坏了霸道的刘玉娘。玉娘便想方设法要把这位新来的爱姬赶出宫廷。碰巧武宁军节度使李绍荣(原名元行钦)丧妇,庄宗赐宴抚慰。在宴席上,庄宗安慰李绍荣道:“爱卿丧妇,不可过分悲痛,朕将为卿再娶一美妇。”刘玉娘在旁一听,马上召来庄宗爱姬,道:“陛下爱怜绍荣,何不将此女赏赐给他?”庄宗一时不好反驳,只好佯装答允。不料刘玉娘得寸进尺,立即让李绍荣拜谢庄宗,并嘱咐宦官送庄宗爱姬与绍荣一同出宫进了绍荣宅第。庄宗快怏不乐,连续几天称病不食不饮,但最终别无他法,也只好耐着性子,仍然陪刘玉娘寻欢作乐。

      这件事传出以后,宫廷内外皆知刘玉娘权重,大小臣子争相献谀。大批的钱财流入后宫,百姓流离失所。刘玉娘日夜与庄宗花天酒地,纵情欢愉。宫中住得厌了,就游山玩水,打猎解闷。才得了结。

      郭崇韬死后,庄宗听信刘玉娘及宦官景进的诬告,又冤杀护国军节度使朱友谦全家。于是功臣宿将,皆怀自危之心,军队乏粮,将士愤愤不平,各地节度使、兵卒纷纷起兵反叛。李存勖派藩汉冉外马步军总管李嗣源率侍卫亲军前往讨伐,结果亲军士卒发生哗变,胁迫主帅李嗣源攻取汴梁,住在洛阳的庄宗和刘玉娘闻变,为激励将士尽力抗守,急忙将内府钱帛赏赐给洛阳军士。

      庄宗亲率主力部队进兵汴梁,途中听说李嗣源已占领汴梁。仓皇回逃。至荥阳,兵士已逃散了一大半。回到洛阳,郭从谦率众晔变,与洛阳驻军混战,庄宗亲率近卫骑兵抵御。结果被乱箭射中流血盈身,将士扶他退到凌霄殿中。刘氏见李存勖气息奄奄,竟命宦官给他灌注酪浆。一杯下肚。

      刘玉娘见李存勖已死,又命宦官放起大火,将庄宗尸体化为灰烬。然后,她便与庄宗四弟李存渥及行营招讨使李绍等人,收拾宫中金银财宝,烧毁嘉庆殿,带领700骑兵,出洛阳狮子门,向西逃去。在逃往太原途中,刘玉娘因怕李存渥弃她而去,索性委身于他。李存渥见刘玉娘风流娇娆,风韵不减当年,便也乐意和她结为露水夫妻。来到太原时,汾州刺史李彦超不准他们人城。李存渥只好再寻他处,结果被部下杀死于途中。刘玉娘无处存身,万般无奈之下削发为尼,将随身所携金银取出,请人在太原为她建造一座尼庵,想要安度余生。

      李嗣源后唐天成元年(926)四月,即帝位。是为后唐明宗。明宗派人到太原赐刘玉娘自尽。她的儿子李继岌逃到渭河,亦于卧榻自缢身亡。刘玉娘一辈子兴风作浪,惹是生非,搅得后宫日无安宁,最终被迫自尽。

      曹氏——明宗李嗣源皇后

      曹氏是李嗣源的原配夫人。当时,李嗣源被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收为义子,他率军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屡立战功,不断得到升迁,历任侍卫队长、代州刺史、邢州节度使等职。曹氏在随李嗣源戎马征战的日子里,生下了一子一女。儿子李双环,是李嗣源的长子,后来不幸被后唐武宁军节度使李绍荣杀害。女儿先后被封为永宁公主、晋国长公主和魏国公主。

      李存勖后唐同光元年(923),建立后唐,灭了后梁,李嗣源因功被升为后唐蕃汉内外马步军总管,进位检校太傅,兼侍中及天平军节度使,曹氏被封为楚国夫人。两年后,魏博镇发生兵变,庄宗李存勖派李嗣源前往讨伐。结果,亲兵发生哗变,胁迫李嗣源,转而攻打汴梁。曹氏及李嗣源家小都住在常山(今河北曲阳,正定),仍然被后唐庄宗所挟制,随时都有被杀的可能。这时曹氏沉着冷静,机智勇敢地指挥全家人与庄宗派来的监护军周旋,与赶来救助的牙门都校王建立里应外合,将监护军全部杀死。不久,李嗣源攻克了洛阳。庄宗在荥阳被乱兵杀死,李嗣源即帝位,称后唐明宗。

      李嗣源称帝后,立谁为皇后成了问题。当时。只有曹氏和新来的别室王氏有资格做皇后。王氏年轻貌美,妖娆多姿,最得李嗣源宠爱,被封为韩国夫人,位在曹氏之下。曹氏为人简朴大方,和善慈悲,端庄严肃。她见王氏得宠。明宗也有意立她为后,后唐天成三年(928)才将曹氏封为淑妃,同时将王氏封为德妃。

      郡臣在后唐长兴元年(930),再度上奏,立曹氏当皇后。德妃壬氏见大势已定,只好公开宣布:“皇后为天下至尊之位,不可越次册封,请册立淑妃曹氏,以安民心。”于是,李嗣源下诏。正式册立曹氏为皇后。曹氏被立为皇后,荣及三族。为了安慰王氏,李嗣源下诏,将王氏德妃升为淑妃,将王氏一家也荣及三族。算是对王氏的补偿。

      李嗣源三年后去世。李嗣源的儿子李从厚后唐长兴四年(933)冬,继位为闵帝。册封曹皇后为皇太后。朝政全由枢密使朱弘昭,冯赞把持,这二人专制朝权。李嗣源养子潞王李从珂以清君侧为名,诛讨朱、冯二人,在凤翔起兵,率军攻下长安、洛阳,闵帝李从厚被缢杀。李从珂继位为后唐末帝,曹氏仍住洛阳为太后。李从珂即位后,对百姓敲骨吸髓,各藩镇蠢蠢欲动,想得皇位。石敬瑭。

      曹氏的女婿石敬瑭后唐清泰二年(936),在晋阳发动兵变,割燕云十六州给辽,借来5万辽兵,攻占太原,自立为大晋皇帝,事军进逼后唐京都洛阳。末帝李从珂走投无路,与曹太后率宫中老少自焚于玄武楼。石敬瑭进入洛阳后,派人寻找曹氏的尸骨,诏令罢朝3天,举行盛大的哀悼仪式。将曹氏骨灰葬于后唐明宗李嗣源墓徽陵旁边。石敬瑭后晋天福五年(940),又追谥曹氏为“和武宪皇后”。

      刘氏——未帝李从珂皇后

      刘氏应州人(今河南与山东交界处),祖父刘建立,父亲刘茂成(或云刘茂威)都是戌的军事将领。刘氏从小能言快语,脾气很大,长相迷人。

      后唐同光三年(924),庄宗命河东节度使李嗣源率兵到北边防御契丹军队的进犯,李嗣源的义子李从珂被征调随行,任突骑都指挥。李嗣源、李从珂兵驻太原以北边地,与边将刘茂成联合防守。此时,李从珂娶了刘茂成的女儿刘氏。李从珂两年后,被提升为河中节度使,刘氏被晋封为夫人。

      李嗣源后唐天成元年(926),在魏博(今河北大名)发动兵变,进攻洛阳,夺取了后唐政权,即皇帝位,称后唐明宗。明宗封李从珂为潞王,出为凤翔(今陕西凤翔)节度使,刘氏亦被封为沛国夫人。刘氏自从嫁给李从珂后,随丈夫四处征战,帮助料理内政,凭她的聪明才智,为丈夫出谋献策。便她素性强悍泼辣,她要李从珂臣服于她,不准李从珂多纳妻妾,遇到一件小事就嚎天动地闹一场,成了一个地道的泼妇,因而李从珂对她十分畏惧,诸事都由着她。

      李嗣源后唐清泰元年(934)病死后,李从厚即位为闵帝。李从珂效法义父,在凤翔发动兵变,率军攻取洛阳,从李从厚手进而夺取了帝位,被称作后唐末帝。为了巩固皇位,刘氏劝说李嗣源正室曹太后出面,帮李从珂稳定军心。曹太后在刘氏的婉言劝说下,只得向朝延将相臣僚们下诏宣布:“皇长子潞王从珂,克敬克孝,天资聪明,即神武又宽仁,冠古超今,更兼有克已化民,推心抚士的美德,宣即皇帝位。”有了太后的承认,李从珂暂时稳住院了宝座。立刘氏为皇后。

      刘氏的弟弟刘延皓,从小跟随李从珂征战,在军中为牙将。李从珂即帝位后,升为宫苑使兼宣徽南院使,后唐清泰二年(935),因刘氏一再请求,再升为枢密使,兼领天雄军节度使。刘延皓本来宽厚谨慎,但位列将相后,一改前节,与姐姐刘氏一起横征暴敛,四处索取贿赂,公开抢占民宅,派人往各地聚敛民财,召集大批的歌童舞女,过着酒溢肉糜、淫荡不堪的生活。后来,他民间财富乔尽了,他克扣军饷,公开索贿,结果遭到将领张令诏的驱逐,连夜奔逃到相州(今河北临漳)。

      消息传至李从珂耳中,刘氏诬告张令诏谋反,要皇上惩处张令。李从珂不怪罪刘延皓的所作所为,反而派大军讨伐张令诏,将其全家抄斩,同时将魏州诸军全部处死。就在此时,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在太原发动兵变,自立为王,并借助契丹军队,浩浩荡荡开进了洛阳,李从珂派兵抵抗,军士根本不听指挥,他在走投无路之下,与刘氏、曹太后及皇族老少携传国玉玺登上玄武楼自焚而死。
更多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sitemap |
  • 版权所有:追学网 www.zhuixue.net 联系我们:QQ370359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