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赌博彩选格与升官图介绍:封建官场的缩影

  • 发布时间:2015-11-18 19:39 浏览:加载中
  • 彩选格
    彩选格
      几千年来,中国一直是个“官本位”的社会。“士、农、工、商”,士为“四民之首”。“读书万卷,致君尧舜”,自来便是中国士大夫们的最高标榜。士人们 的理想道路,便是寒窗苦读到金榜题名、金殿胪唱,然后从州县“风尘俗吏”做起,宦海浮沉,最后九转丹成,出将入相,建牙开府,起居八座,富贵尊荣,耀祖光 宗。然而,理想归理想,自古来人称宦海风波,仕途险恶,能顺利地爬到顶点的不过是极少数“福星高照”的幸运儿,大部分是蹭蹬终身,有的人甚至身败名裂。尽 管如此,读书做官似乎是古代士人们惟一的人生道路,所以这条路上始终拥挤着艰苦的跋涉者,通过仕途上的一级级阶梯和一个个关隘,便是他们人生的最大追求。 于是,有人将这循序渐进的众多官阶官位和升降办法汇编一处,制成一种博戏,这就是“升官图”,此戏一出,立即引来无数知音,千余年来风行于世,至今余韵未 绝。有人说,仕宦如一场赌博,那么用仕途来赌博自然是顺理成章的。正如前人咏“樗蒲”诗所云:“能消永日是樗蒲,坑堑由来似宦途。”

      升官图产生于唐代,当时叫做“彩选格”,据说唐代贺州刺史李郃发明的。宋人高承的《事物纪原》云:

      唐之衰,任官失序而廉耻路断。李贺州郃讥之,耻当时职任用投子之数,均班爵赏,谓之彩选。言其无实,惟彩胜而已。

       所谓“彩”,就是骰子的点数,“选”是选官授任之意,“彩选”就是以骰子之彩来决定官职升降,因此又叫“骰子选格”。据宋人钱易的《南部新书》记载,李 郃曾撰有《骰子选格》,但今天已经失传。传世的《骰子选格》是唐人房千里所撰,载《说郛》宛委山堂本。房氏在序言中说,他于开成三年(838)在洞庭湖避 风时看到有人玩彩选之戏。由此看来,这种博戏产生至今已有十二个世纪了。

      根据房千里所述,骰子选格的道具是一棋局,上面绘有由贱至贵 的六十八个官职,最低为县尉,最高至侍中(唐代宰相名号之一)。玩时用六枚骰子,合成种种之彩,大抵“丰贵而约贱”,依此在局中行进。局终,“坐客有为尉 掾而止者,有贵为相臣、将臣者,有连得美名尔后不振者,有始甚微而倏然升于上位者。大凡得失不系贤不肖,但卜其偶不偶耳。”(《骰子选格序》)由此看来, 彩选完全是由骰子之彩来决定的,这种规则与今天流行的各种儿童游戏棋如“飞行棋”、“旅行棋”等相似,属于骰子类博戏。

      骰子选格问世 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兴趣,从宋代开始不时有人撰制不同的升官图,如宋代有刘攽的《汉官仪》、赵景昭的《进士彩选》,明代有倪元璐的《百官铎》、佚名的 《忠佞升官图》,至于清代,升官图的花样更多,有专列京外百官的,专列在京百官。有专选文官制的,也有专制武职官的。还有一种“状元筹”,专列科举制各种 名衔,由童生、秀才始,至探花、榜眼、状元止。《清稗类钞·赌博类》记述道:

      有曰“掷状元筹”者,用筹马,以绯多者为胜。别有全色、 五子一色、合巧、分相、不同、马军、四序等名,次第俱得胜彩。最大者曰状元,为六十四柱。次差小,曰榜眼,曰探花,各三十二柱。递至秀才,最小者仅一柱。 局毕计筹,以分胜负。别有一筹曰“场谱”,开载得失高下之数,以杜争竞。

      状元筹的玩法别具一格,升官图的玩法与此不同。它一般是以某 一朝代的官制为依据,在一纸局上列从卑到尊的各种官吏名号,低自县吏、高至宰相。清代以后一般用四粒骰子掷彩,参加者可容二至数人,轮流掷骰,依彩由自职 位最卑的官职逐渐升迁或降黜,先至官职最尊处者为胜。终局后,职位最卑者按事先约定向胜者纳钱若干,称为“见面钱”或“倒盆钱”。掷升官图的骰彩有多种名 号,最基本的四种是依照古代考察官吏的四种“考绩”等级即“德、才、功、赃”。用四粒骰子掷彩,掷出有两个四为德,两个六为才。两个二、三、五算功,两个 幺算赃。德才功都可以升级,赃则要降黜。除此之外,其他骰彩还有穿花、全色、分相等赏彩和出局、军台(充军)、革留、交部、休致等处罚的名色,完全采用了 清代吏制的各种术语。

      李正躬先生的《谈升官图》(载《太白》月刊第1卷8期)介绍了清代乾隆年间的一张升官图,“可以说是升官图中最 复杂的了。也是用四颗骰子掷,共分德、才、功、良、由、赃六等,变化也格外得多,其中有特恩、封典、世爵,有京官、外任,有汉员、满员,更有捐官、赎罪, 以及遇到了所属上司还得送见礼等等,将清朝官场的规律表现得一点也不遗漏,而且还将清朝官场的陋习,像捐官、赎罪等也都表现出来,真可说是一张清代官场的 缩影。”

      确实,升官图可以说是封建官僚制度在博戏中的投影。

      升官图具有浓厚的游戏色彩,其内容对热衷功名的士大 夫有很强的吸引力,同时又是一种赌博手段,这三种因素决定了它自产生以后一直能够广泛流行,幼自儿童,长至老翁,卑如市井小民,尊如朝廷命官,都有它的爱 好者。宋人赵必盙的《沁园春》词就有:“看做官来,只似儿时,掷选官图”的句子,正表现了人们对此的心理和这一社会现实。

      从宋代开始,骰子选格嬗变出一些形式不尽相同而实质又很相似的博戏,大抵分为两类。

      一类是将升官图“超升”为神仙的“选仙图”。清人赵翼《陔余丛考》卷三十三云:

      宋时有选仙图,亦用骰子比色,失为散仙,次为上洞,以渐至蓬莱、大罗等列仙。其比色之法,首重绯四,次六与三,最下者幺,凡有过者,谪作彩樵思凡之人,遇胜色仍复位。

       可见,选仙图只是把升官图的各级官名改为各种名号的神仙,连升迁降黜的骰彩都完全一样。选仙图的流行更为广泛,连皇宫中都有线索可寻。清高宗乾隆皇帝就 曾“御制”《群仙庆寿图》,“用骰子掷之,以为新年玩具。”(《清稗类钞·赌博类》)到慈禧太后时,又将其重加增订,再绘新图,并将其与银骰盆、象牙骰子 一起赐给大臣,以博戏取乐。

      至于民间坊刻的各种选仙图,更是五花八门,天津杨柳青、苏州王荣兴、四川绵竹等地年画坊都曾刻印过选仙图以及与之相类似的图谱,供人博戏,甚至本世纪四十年代,仍在民间流传,可见其影响之深远。

      另一类与升官图相似的是“揽胜图”,最早见于记载的这类博戏叫“消夜图”,其内容是游历,易官名为地名。清代以后又出现“西湖图”、“揽胜图”,将官名改易为天下名胜风景,自送客之劳劳亭起,有瀛洲、蓬莱、天台、桃源等处,最后到“观止”为顶点。

      宋人王珪有《宫词》云:

      尽日窗间赌选仙,小娃争觅倒盆钱。

      上筹须占蓬莱岛,一掷乘鸾出洞天。

      可见,无论升官图还是选仙图,它们的主要功能都是赌博,即使在深宫内院,也不例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