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死病不等于鼠疫: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

  • 发布时间:2016-03-02 11:46 浏览:加载中
  •   黑死病是1348年在欧洲爆发的一次大型瘟疫,夺去了数千万人的生命,使欧洲人口减少了1/3至1/2,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是一场深重的灾难,乃至改 变了历史进程,间接促使了东罗马帝国的崩溃。

       1334年,中国河北爆发瘟疫,致命的传染病夺走了当地90%的人的生命,人数约为500万人。随后,瘟疫向西蔓延,袭击了印度、叙利亚以及美索不达米 亚。 1346年,瘟疫袭击了黑海地区克里米亚半岛上一个名叫卡法的贸易区。当时,居住在卡法的热那亚人正被塔塔尔人的军队围攻,城里的居民由于没有足够 的粮 食吃不得不忍饥挨饿。突然之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塔塔尔人一下子就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黑死病袭击了塔塔尔人。

      1349 年,埋葬黑死病人的场面。但是,被围困的热那亚人也没有得到多少轻松喘息的机会,塔塔尔人在撤退之前,将几具因瘟疫而死的尸体扔进了城墙内。为 了逃避瘟 疫,热那亚人分乘4艘船扬帆远去。可当他们到达西西里岛东北岸港市墨西拿时,船上大部分人都已病死。这几艘船被勒令离开海港,但为时已晚, 可怕的瘟疫开 始登陆欧洲。大瘟疫的爆发给欧洲人带来了空前的灾难,瘟疫迅速地传播开来,每天向前推进两英里,从地中海的各个港口蔓延到西班牙,经过 陆地,跨越阿尔卑 斯山脉和比利牛斯山脉,一直蔓延到法国、德国、英国以及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乃至冰岛和格陵兰等地。整个欧洲大陆都笼罩在黑死病的乌云 下。

       过去一个世纪以来,人们普遍认为这场恐怖的黑死病就是淋巴腺鼠疫,由鼠疫杆菌引起,通过老鼠和跳蚤传播给人类的病菌;传播这种耶尔森氏属病毒的跳蚤 专 以吸食老鼠、豚鼠、狗、兔子等的血液为生,特别是一种黑鼠与瘟疫的传播大有关系。这是一种通过老鼠和跳蚤传播的病菌。不过,黑死病真的与老鼠有关 吗?

       意大利作家薄伽丘在《十日谈》里所描述的黑死病景象,似乎与淋巴腺鼠疫并不完全吻合。2001年,出版了《疫病生物学》一书,书中指出,黑死病是由淋巴  腺鼠疫病毒引发之结论疑点甚多。例如,为什么黑死病的传播速度如此之快?据当时的有关报道,黑死病以平均每天两英里的速度向前推进,这意味着鼠群将 以 跑得喘不过气来的速度穿越乡间田野,但当时并没有关于目睹这种情景的相关报道。

      事实上,一些描述当时黑死病情况的目击者们根本就没有 提到过老鼠。还有,如果与老鼠有关,那么它们是如何越过比利牛斯山脉和阿尔卑斯山脉的?它们又 是如何抵达冰岛和格陵兰的?对于这些适宜于生活在温暖地带 并且已经染上疫病的老鼠来说,这一段漫长又寒冷的旅程是难以想象的。为什么黑死病会沿着商 队贸易路线传播开来,而且通常爆发在人口集中的地方,如城市中 心地区,集市中和军队里?为什么隔离措施是当时唯一有效的措施?如果说瘟疫是由老鼠传播 开来的,那么对染病的人群隔离会有用吗?因为,老鼠很容易从被隔 离的房子和村庄里跑出来继续将瘟疫传播开去。

      一定还有另一种传播途径,而不是老鼠、跳蚤与人类之间的传播途径。如果说瘟疫是通过空气中的尘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开来的,那倒还比较说得通,研究人 员认为致病的可能是一种病毒。

       根据中世纪对黑死病的描述,黑死病的病原体可能不是鼠疫杆菌,而更像是一种过滤性出血热病毒,与现代的埃博拉病毒非常类似。如果这种猜测能够成立的  话,就能解释为什么黑死病会如此迅速地传播开来。科学家说这种病毒的潜伏期较长,大约为20天,在感染病毒到发病的这段时间里,带菌者会在毫不知情的 人 群中将疾病传播开来。据此,科学家们猜测当时的情景可能是这样的:一个感染了黑死病而自己还并不知晓的病人,或许是一个士兵或许是一个到处旅行的 商人, 黑死病笼罩下的城镇到一个新的城镇后传染给别的人,于是疾病就在这个城镇里很快地传播开来。大约过了两三个星期,这个旅行者病死了,而城里其 他的人也开 始陆续病倒。在此期间,这个城镇或者村庄里也有人外出到其他地方去,于是传播到了更多的地方传染了更多的人。这就是为什么疾病会传播得如 此之快的原因, 一天两英里的速度是人们在乡间步行走动的一般速度。

      要证明黑死病是由病毒引起的也许比较困难,在当时没有血液检测方法来确定病毒种类,而要从700多年前的死者遗骸中提取病毒的DNA也是不可能的。但最近 几年里,科学家们还是找到了一些证据来支持黑死病起因于病毒的理论。

      虽然当时没有血检技术,但是在当时英国的教区里,当地人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以及命名受洗等都有记录,即使是一个小村庄也能查到当年的有关资料。 在英国德贝郡就有这样一个名叫艾亚姆的小村庄。

       1665年9月,黑死病突袭了这个村庄,镇上的教区长劝村民们采取隔离措施,以防瘟疫在这个地区蔓延开来。在隔离期间,病人的食物专门送到指定的地方,  而付账的钱币则浸在醋里消毒。这个方法似乎还真管用,采取了隔离措施后,这个村庄的周边地区都没有受到瘟疫的影响。一年后,在瘟疫爆发时最早逃出这 个 村庄的人回到了艾亚姆,发现这个小镇上一半的人都活了下来。

      1996年,研究人员从艾亚姆教区的有关记录中查找到了黑死病幸存者的后 人,对他们的DNA进行了测试。科学家们非常好奇地想知道,这些幸存下来的人是否 拥有某种相同的基因帮助他们抵抗了瘟疫的进攻。结果正如科学家们所预想 的那样,这些幸存下来的人的基因里有一种叫做CCR5-delta32的变异基因含量较高 。

      根据以往的研究,科学家们早已知道,带 有这种变异基因的人与基因正常的人相比,感染艾滋病的几率要小很多,即使受到感染,发病也会慢得多。艾亚姆教 区并非是个例外,欧洲一些疫区中有不少人都 有着不同寻常的较高含量的CCR5-delta32突变基因,这些人约占人口总数的14%,而在一些没有经历过黑死病的 地区,如亚洲和非洲,带有这种变 异基因的人只占人口总数的2%。研究人员确定,基因突变的人数突然大量增加发生在约700年前,大约是在瘟疫第一次大爆 发期间。

      似 乎可以这么说,黑死病增加了高加索人种基因中的CCR5-delta32基因变异的频率,基因突变保护了这些人群,增强了这些人群以后对于黑死病以及艾 14世纪 的医生为了防止感染疾病而戴上鸟形面具。滋病的抵抗能力,而亚洲和非洲人口则缺少这种保护机制。这就解释了何以艾滋病在这些地区更为肆虐的原 因,同 时也说明了黑死病也像艾滋病一样是由病毒引起的。

      法国地中海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于2000年报告说,他们从法国蒙比利埃市附近取到的3具14世纪骨骼的牙齿中提取DNA残片,用聚合酶链式反应(P CR)技术进行“放大”,从中发现了鼠疫杆菌特有的DNA序列。但牛津大学的科学家提出,这项研究可能存在缺陷。

      牛津的研究小组发掘了英国伦敦、丹麦哥本哈根、法国翁热和凡尔登等城市的5个万人冢,其中,伦敦的万人冢确认埋葬有1349年的黑死病死者,另4个有可 能也埋葬着黑死病死者。科学家从66具骨骼中取到121枚牙齿,在内部的附着物中寻找DNA碎片。

      研究结果是,没有一枚牙齿中含有可辨认的鼠疫杆菌DNA,但发现了多种其他细菌的DNA。科学家使用了与法国小组同样的DNA片断“探针”,搜索鼠 疫杆菌独有的DNA序列,但一无所获。

      研究还显示,分析过程中样本很容易受到污染。因此,牛津小组的科学家怀疑,法国小组当时发现的并不是古代鼠疫杆菌的DNA,他们使用的样本可能被现 代鼠疫杆菌污染了。

      科学家希望能找到一些黑死病死者的软组织,获取更好的样本来寻找DNA。气候寒冷的芬兰也曾是黑死病疫区,可能会有死者葬在永冻原中、遗体保存较好 。

       确认黑死病的根源,不仅仅是个考古的问题。鼠疫杆菌至今仍然在热带地区流行,还可能被用作生物武器。因此,科学家对黑死病与鼠疫的关系十分关心。2  001年,英国利物浦大学的一个小组在分析历史记录后曾说,黑死病的病原体可能不是鼠疫杆菌,而是一种引起大出血的病毒,与埃博拉病毒类似。

       有些医学史学者基于知识论的考虑,从根本上就反对用现代的疾病范畴与疾病知识来解释过去的疾病史。例如英国医学史学者康宁汉(Andrew  Cunningham) ,就反对以现代的“鼠疫”概念来解释中世纪的“瘟疫”、“黑死病”。他认为,利用现代疾病概念来理解过去的疾病史,造成了对过去 医学与过去疾病观的 严重扭曲。

      这里涉及一个知识论上的难题,康宁汉说:“对于某个病症到底是不是鼠疫的怀疑,只能靠细菌学方法来确 定。换言之,只有实验室才能决定它是不是鼠疫。 ”对现代医学而言,要知道一个病人得的是不是鼠疫,唯一能够真正进行确认的方法是靠实验室的细菌学检验。 换言之,细菌学的到来改变了了“瘟疫”的“ 身份”。现代所谓的“鼠疫”是由实验室来界定的,到头来唯一能决定一个疾病是不是鼠疫的办法,就是诉诸实验室 的细菌学检验。

      既然中世纪的医师或现在的历史学家不可能去对中世纪的“瘟疫”做细菌学的检验,那也没有可能去确认史料中的疾病是不是 现代医学界定下的“鼠疫”。所 以,历史学者不能把“鼠疫”这个现代的“疾病身份”套到中世纪“黑死病”的身上。在这种情况下,用现代的鼠疫概念来谈论古 代的黑死病基本上是非历史 的和时空错乱的。

      科学家认为,在这场历史上惨绝人寰的大灾难中,也许同时存在两种不同的传染性疾病,一种 是欧洲的滤过性病毒出血热,即黑死病;另一种是在亚洲和地中 海沿岸部分地区流行的由鼠疫杆菌引起的淋巴腺鼠疫。全球化与病毒传播的隐忧黑死病和鼠疫,是 在地球数百万年的进化历史中人与致病病毒之间斗争中最为 突出的例子。当病毒变异为一种新的更容易侵入人体的形式时,病毒占上风;而如果当人或其他病毒宿 主在病毒攻击下基因发生变异,或者说对于病毒有了免 疫能力时,那么人类就占了上风。

      黑死病和鼠疫能得以传播开来的一个共同原因就是 人口的流动。中世纪时,疾病传播的速度相当于人步行的速度或者轮船航行的速度,而在21世纪的今天,飞 遍全球的空中交通工具可以在24小时内将一种新的 疾病传遍全球,如果当年这场瘟疫爆发在21世纪,它的传播速度绝对会比每天两英里的速度快得多。

      研究类似黑死病这样过去的灾难的意义在于,可以帮助科学家对付新的传染性疾病,以便把这些病尽快扼死在萌芽中。因为,如果有一种类似于黑死病的病毒 再现,而不能尽快封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就会让它很快传遍全世界,那么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