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比伦通天塔的不解之谜:揭开巴比伦的面纱

  • 发布时间:2015-11-17 00:55 浏览:加载中

  •  
      圣经《旧约全书·创世纪》第11章,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 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 通天,为要等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做起 这事来,以后他们I所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 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这个因修建通天塔而“冒犯上帝”的古城,就是巴比伦。这个“往东边迁移”的平原,就是位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然而,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这片平原却不存在任何引人注目或激发想象的东西,没有任何迹象表示这里曾经有过一个复杂的文明。从那些穷苦的村民们、粗暴的贝 督因人和凶恶的库尔德人身上,也看不出他们曾经有过那样高贵的祖先。这里既没有金字塔和神殿,也没有石像和方尖碑留存下来,作为一度繁荣昌盛的见证。旅行 家们能找到的不过是一两块刻着符号的破砖,而这些符号谁也无法破解。在这荒漠的平原上,四外都有一些土岗,砖块就是在土岗里找到的。至于土岗有什么作用, 谁也说不清楚。作为葬人,这些土岗是太大了。是否那里面就埋藏着被毁的城市呢?

      首先复活的是亚述

      18 4 2 年,法国人保罗·爱弥尔·博塔被任命为美索不达米亚摩苏尔城的代理领事。他是个博物学者,曾经在法国驻埃及的领事馆任职.并且只是为了能继续自己的科学研 究,也曾在也门和叙利亚那样恶劣的气候环境里生活过。他富于幻想,精力旺盛,对历史有强烈的兴趣。早在他去摩苏尔任职之前,就怀疑美索不达米亚的土岗里一 定埋藏着什么东西。所以刚一到达任所,他就准备查明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博塔挨家挨户地走访当地居民,问他们是否有非常古老的东西, 如果对方能拿出些古物,他便当即买下并且努力地追踪它的来源。在库允吉克,他选择了一个土岗开始挖掘.但挖了整整一年,得到的只不过是一点雕刻过的砖头和 一些雕塑的碎片。他的心凉了下来,对自己的信念也产生了怀疑。就在这时候,一个阿拉伯人跑来告诉他,在赫尔沙巴德村里有很多有雕纹的砖头,他便派了几个人 到那边去看看。不到一个礼拜,就得到报告,已挖出了两堵平行的墙,上面布满了铭文和雕刻。他立刻赶到发掘的现场,兴奋得简直要发狂了。

       这确实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这两堵墙象征着什么?他不知道。雕刻在墙上的那些人物,对他完全是陌生的,他以前从没见到过这样的武器、衣服和器具。这是他 从没读过的一页历史。露在雕刻之间的楔形文字,是通往那个古代民族的线索,尽管博达看不懂,但他深知其重大意义。象形文字是在亚历山大征服了这个地方之后 才停止使用的。显然雕刻在这些墙上的民族是生活在这次征服之前。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些墙是亚述人造的。

      博塔迅速作出决定.把所有的工人都涸到了新的工地,进行大规模的发掘。

       一堵接一堵的墙出土了。赫尔沙巴德比博塔所想象的更有希望。被岁月掩埋的房屋如海上的船队陆续从土岗上升起。所有的雕刻,如不可一世的身穿帝王服饰的征 服者,奔驰的战车和骏马,袭击堡垒的战斗场面,斩首的实录,被残酷钉死或被押送的俘虏……都使博塔确信,他挖出了一座亚述国王的宫殿。但他向国内写信时仍 小心谨慎地说“:我觉得,有一定理由认为这些雕刻是尼尼微兴盛时期的产物。如果事实的确如此,那么我就是第一个作出这种发现的人。”

      博塔的信件在法国引起了轰动。法国人支持这项发掘工作的热情简直难以想象。他们宣称,这样了不起的工作应该得到一切支援,必须立即筹款帮助博塔继续工作;必须派出一位画家,把一切不能带回法国的东西都描下来。

       接着是 3 年的发掘及其成品,是萨尔贡国王在杜尔一一沙鲁金(按:萨尔贡堡即今伊拉克的赫尔沙巴德)宫殿里的雕刻……亚述已经沉睡了2000 年。到  1842 年为止,博物馆仅用一只不到3英尺见方的箱子便可以收藏尼尼微和巴比伦的一切。但现在却一下子涌现了这个民族的艺术,他们的相貌,他们如何围 攻城市、攀登城墙、进行战斗、钉死居民、掠夺财物、运走俘虏的场面,所有的残暴成性的写照,都使法国观众激动。因为许多世纪以来,这个民族的名字便意味着 残酷与暴力,是叱咤风云的强国的象征。而且所有这一切还仅仅是一个开端,博塔既起了这个发掘的头,其他人就会接着投身于这一领域。全部被遗忘了的世界将等 着他们去开发。

      事实正是这样。一位名叫奥斯汀·亨利·雷雅德的英国人已经看中了这些土岗,于1845年来到了摩苏尔。他既没有仆人, 也没有行李,身边只有英国大使赠送的60英镑,还有摩苏尔地方长官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赖——的无休无止的干扰,但他唤醒尼尼微的决心却从来也没有动摇过。他 终于在尼姆罗德土岗挖出了“庞大的建筑物”。在古城卡拉的亚述拿西拔王宫前,挖出了带有翅膀的狮子和公牛,总数不下13对。

      雷雅德听 博塔说过,他曾在库允吉克的土岗上毫无结果地挖掘了一年,便决定去那里碰碰运气。他认为,这么大的一个土岗而没有遗迹是不可能的。他做了最认真的调查,并 选择了地点。根据尼姆罗德挖掘的经验,知道亚述人常把大型建筑造在土坯台上,便开始向下挖寻土坯台。在24英尺深的地方就找到了它,接着向各个方向挖深 沟,几乎立即就取得了结果。一天早晨,人们挖到了一堵墙,沿着墙又挖到了一个由带翼公牛构成的门,直通里面的大厅。4个星期之后,挖出了9间狭长的房间。 由于这座宫殿遭过火灾,许多雕像都变成了石灰,但遗留下来的部分。仍足以说明在尼姆罗德所发现的一切,是远远不能和这里相比的。库允吉克正是亚述人的堡垒 尼尼微,这些墙则是森那奇里布王宫的墙。这个使古代各国闻风丧胆的亚述王是确有其人,宫殿里画着他的事迹.泥柱上刻录着他的残酷行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