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岩画:斑斓、神奇的史前艺术

  • 发布时间:2015-11-17 00:39 浏览:加载中

  •  
      1879年的一天,一个名叫索图勒·马塞利诺的西班牙业余考古学家,带着他9岁的女儿玛丽亚,到西班牙北部的阿尔塔米拉一个洞穴考察。正当他在入口附近挖掘,想发现点什么时,突然从侧穴传来了女儿的尖叫声:

      “公牛!公牛!爸爸,快来呀!”

      马塞利诺丢下铁锹,快步跑入那个洞穴。他看见玛丽亚站在那里,一支蜡烛在手上摇晃,烛光映照着的脸色十分苍白。

      “你怎么啦?玛丽亚!”马塞利诺关切地问。

      “我看见了一头公牛,还有它的眼睛。”玛丽亚答道,仍沉浸在激动之中。

      “公牛?在什么地方?”

      “喏,在那里,在洞穴的顶部!”

      随着女儿的指点,马塞利诺举起提灯,看见在长60英尺、宽30英尺的穴顶上,用黄色、红色、褐色和黑色画着一幅野牛图。

      “从构图,从笔触,从上色……从各方面看,这幅野牛图都不是现代人画的。”马塞利诺边打量边说。

      ..“不是现代人画的,那就是古代人画的?”玛丽亚接口说,在她那个年龄段,舍.I比脚彼,是极为自然的。

      “很有可能是万千年前的宏伟艺术品。”马塞利诺根据自己平时积累起来的考古知识,初步作出了判断。

      ‘‘‘万千年前,那就是说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也没有生出来的时候哇j”

      “说得对,这种野牛是史前野牛,没有文字记载,也没有哪位学者见过。”说着说着,马塞利诺激动起来“,数数看,玛丽亚,一共是几头野牛?”

      于是,父女二人忙碌开了。穴顶上的野牛姿态各异,栩栩如生。有刨地的,奔跑的,躺卧的,吼叫的,还有一头因中了长矛而奄奄一息……‘

      “一共是17头!”父女二人几乎是同时同声叫了出来。

      在这幅画的周围,他们还看到了不少野猪、一匹马、一只羚羊和一只狼。

      当索图勒·马塞利诺进一步进入洞穴的支道,他又发现大量其他动物的图画,其中许多动物几个世纪之前就已绝迹或从西欧的地面上消失了。

       索图勒·马塞利诺的发现,一开始便被一些考古学家贬为赝品而不予理睬。他们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这样精雕细刻的作品竟会出自被视作野蛮人和近似类人猿的原始 人之手。实际上,这是他们反对达尔文进化论学说的一个阴谋。然而,科学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再大的贬抑也无法改变已有的事实。

      1902年,在索图勒·马塞利诺去世约 14年后,考古学家阿贝·亨利·布罗伊尔也来到了那个洞穴,从地下挖掘出不少动物的骨头,上面的雕刻画几乎和穴顶上的完全一样。

       一 这些绘画的真实性再也不容置疑,它们被证实是史前艺术的最伟大发现,其中大部分是公元前 15"000 年至公元前10000年的作品。该洞穴也因 此被誉为“史前艺术的西斯廷教堂”。同样令人出乎意外的,是这些绘画的保存状态。在欧洲,特别是在西班牙的东北部和法国的西南部还发现过 100 多个饰 满石器时代绘画和雕刻的洞穴,但是,多数都因气候和时间的影响而毁损了。

      阿尔塔米拉的那些绘画是画在漆黑的洞穴里的,在马塞利诺来到 之前刚发现不久,洞中的温度和湿度是经久不变的,避风良好又不过度,空气中的水分足以保持颜料不致于干燥和剥落。多少个世纪以来这些绘画因塌落的岩石而与 世隔离,也因此得到完好的封存。在法国南部拉斯考克斯的类似绘画,其命运就糟糕得多,在对公众开放的 15 年中,由于受到参观者带来的汗水、体温和微生 物的影响而遭到的破坏,比起它们过去数千年中所受到的破坏还要严重。

      1940年,18 岁的马赛尔·雷维达特带着 3个朋友,来到了 附近的另一个洞口。他们进入洞内,往下挖了18 英尺,便通到一个穴洞的底层。在几根火柴的亮光照耀下,他们看到了瑰丽的壁画。次日,他们以灯光照明,更 看清了整排整排的马匹、公牛、野牛、鹿和其它动物。洞穴中有一个内室.他们称之为“公牛厅”,全是公牛,都是用深黑和暗红色绘制的佳作。其他的隔间里则画 的是无数的马和长着叉角的鹿头,每一件都是那么生动、逼真!

      同阿尔塔米拉的情况一样,这些绘画显然不是一般的原始人画的,而是出自一些感情丰富的艺术家之手,他们的思维能力与石器时代的普通人有天壤之别。这些绘画制作的时间已有 15000 多年,或许还可以推移到公元前 28000 q。

       创造这一艺术的人们被称为克罗马农人,系指公元前32000年至公元前 10000 年之间生活在欧洲的石器时代的入。他们虽依靠狩猎和采集植物为生, 却也不乏创造性和想象力。考古学家的研究认定:它们的独特的文化有其连续性,最晚期的便是生活在公元前 15000年至公元前10000年间的马格德林人 的文化。

      这些绘画的制作过程是:先用尖锐的燧石雕刻出轮廓,然后添加颜色。当时的艺术家们没有绿色和蓝色,但能够从煤炭、烟灰和氯化 锰中提取黑色和紫黑色。黄色、红色、橙色和褐色是用骨制的杵和臼将铁矿研磨成粉末,然后用动物血或脂肪以及植物的汁水搅拌而成。作画的工具也多种多样:一 根捣碎的树枝条,兽毛或羽毛制成的刷子,手指。有时也用苔藓作垫料,或者把颜料从空心的芦秆中吹出来。

      在阿尔塔米拉不仅发现了马格德林人绝妙的艺术,还发现了牛脂制成的赭色画笔。这些画是小心翼翼地在几乎无法透入日光的昏暗的内室中完成的,表明当时已使用了人造光,事实上也的确发现了石灯。穴顶上的绘画还表明已经使用了某种形式的脚手架。

       不少考古学家认为,这类洞穴壁画可能是某种迷信仪式的组成部分,即通过符咒使野兽易于捕捉。古人可能相信,他们的捕获物身上的勇猛和力量会通过绘画的媒 介而传给他们自己。也有些人认为,这些绘画是用来教导年轻猎手怎样杀伤野兽,这便是许多画上.的标枪正刺中兽类最致命处的原因。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