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朝最幸运的公主,性格泼辣却过得比谁都幸福

  • 发布时间:2018-12-06 15:50 浏览:加载中
  •   唐朝是封建历史上女性权利最高的时候,仅这一朝产生的女性谋略家比以往乃至后朝的很多朝代都多,女皇帝、公主、女丞相等都是历史上的风云人物。
      
      在女性地位空前提升的唐朝,诞生了许多有谋略、有作为、有野心的公主。

      
      她们都以自己鲜明的特色,或褒或贬地在历史的舞台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比起她们,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位唐朝公主,或许就显得平凡了一些。
      
      但她的故事,却被改编成戏剧《醉打金枝》。
      
      她一生受尽父兄宠爱,顺顺遂遂地活到了六十岁。婚姻幸福的同时,子女也皆为人中龙凤。堪称是唐朝最幸福的公主。
      
      她就是唐代宗的女儿升平公主。
      
      这个幸福的公主究竟是怎么养成的呢?这就要从她的父亲唐代宗说起了。
      
      1
      
      出生于安史之乱前一年的升平公主,母亲是杨贵妃的侄女崔氏,父亲则是广平王李豫,唐玄宗最为钟爱的嫡皇孙。
      
      关于李豫,史料中这样评价他道:“宇量弘深,宽而能断。仁孝温恭,动必由礼。”
      
      他一生至情至孝,尤为看重亲人之间的感情,为人也宽厚仁义,温良恭顺。
      
      安史之乱爆发后,尚在襁褓之中的升平随着父母一起出逃,三年多的颠沛流离之中,母亲崔氏郁郁而终,回到长安后疼爱她的兄长也因病离世。
      
      接连失去至亲的悲痛让年幼的升平深受打击。在这时,给她爱与温暖的,正是父亲李豫,他像坚实的大树,给了升平稳稳的依靠与安全感。
      
      升平8岁之时,李豫登基为唐代宗。似乎是为了弥补女儿曾受过的苦,代宗对升平的宠爱到了“恩礼冠诸主”的地步。在代宗所有女儿当中,升平无疑是最受宠的那一个。
      
      在代宗的宠爱之中,升平渐渐走出了战乱的阴影与失去至亲的伤痛。她聪明好学,又喜爱诗文,因此小小年纪,就有“贤明有才思”的美誉。
      
      只是身为公主,终难逃政治联姻之命运,升平亦是如此。
      
      当时朝廷内忧外患,为了笼络和牵制平定安史之乱的大功臣郭子仪,代宗便起了联姻之心,他把目光放在了自己最喜爱的女儿升平公主身上。
      
      虽然政治意味浓重,但代宗也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为升平做了最好的选择。
      
      首先,他选择的联姻对象是郭子仪的第六子郭暧。郭暧年岁与升平相仿,文武双全,贤明多才。
      
      更重要的是,他与升平一样都喜爱诗文。相仿的年龄和相近的爱好,为日后夫妻俩婚姻的幸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其次,选中郭暧作为驸马之后,代宗对郭暧大加封赏:“大历中,恩宠冠于戚里,岁时锡赉珍玩,不可胜纪。”
      
      从史料记载中可以看出,他对这个驸马异常恩宠,而这一切的背后,都出于他对升平的爱护。
      
      在唐代宗的精心安排之下,永泰元年七月甲午,十二岁的升平公主与郭暧二人在长安光顺门行册礼,礼仪非常隆重。
      
      此时的升平公主,已出落成一个活泼大方,娇蛮可爱的少女。
      
      她带着对婚姻的憧憬与期待,带着拳拳父爱与不舍之情,步入了新的人生阶段。
      
      我们常说,爱是最好的教育。代宗对升平的关怀,像注入生命里的阳光,给她带来无限的温暖与光亮。
      
      而他倾注给女儿的爱,则引领着她一步步接近幸福。
      
      2
      
      与郭暧结婚之后,因年龄相仿,兴趣相投,两人的感情很是和谐。
      
      郭暧门下有数十名文人,每逢宴客之时,这些人便会在宴席上赋诗作词,升平公主则坐在帘幕之后欣赏品鉴。
      
      如有做出好诗之人,她便会给予丰厚奖励。夫妻二人一起品鉴诗文,颇有赌书泼茶之趣味。
      
      只是彼时两人都年轻气盛,加之个性骄傲,因此也总会产生矛盾。
      
      郭暧希望升平在自己父母面前行礼尽孝,但升平自恃金枝玉叶,不肯恪守为媳之道,两人总为此争执。
      
      公公郭子仪六十大寿之际,郭暧的所有兄嫂尽数到齐,唯独升平没有前往。被众人奚落惧内的郭暧气闷不已,回去同升平理论之时,借着酒意打了她一巴掌。
      
      被打的升平一怒之下就跑到代宗那里,哭着要父皇教训郭暧。
      
      虽然宠爱升平,但代宗也不会过分骄纵于她。
      
      身为父亲的他自然清楚女儿的脾性,因此代宗并没有偏袒自己的女儿。而是在郭子仪绑着郭暧进殿请罪之时,他轻描淡写地说:
      
      “不聋不哑,不做家翁。”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夫妻之间的小打小闹罢了,不必当真。
      
      代宗没有助长升平的任性气焰,相反让她学会了体谅和理解。
      
      当他们回家后,公公郭子仪用大棍教训郭暧,将他几乎打个半死时,一旁的升平心疼不已,又忍不住上前为自己的丈夫求饶。
      
      经此一役,升平公主彻底收敛了自己的任性和娇蛮。她越发体恤郭暧,两人的感情也更甚从前。
      
      升平公主的转变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正是因为从小对父亲宽厚仁爱的耳濡目染,让她的心里也早已播下了宽容的种子。因此她才能在父亲的引导之下,迅速原谅郭暧,并理解他。
      
      父亲言传身教的宽容与谅解,让她守住了自己婚姻的幸福。
      
      3
      
      虽沉浸在自己小家的幸福之中,但升平公主也并未忘记自己身为公主的职责。
      
      与代宗之间深厚的感情,让她总能与父亲心意相通,关键时刻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为父排忧解难。
      
      大历十三年,为方便民众灌溉农田,唐代宗下诏毁除白渠水支流的碾硙。
      
      这些碾硙都是各位达官贵人所建,用以私家脱谷等,其中就包括升平公主的两所作为陪嫁的碾硙。
      
      因牵涉的都是皇亲国戚,所以没人敢去执行代宗的旨意。升平公主进宫与父商谈此事之时,代宗言道:
      
      “我行此诏,是为了天下苍生,你难道不懂得我的意思吗??你可以为大家作为表率。”
      
      领会了父亲意图的升平,回去之后就立刻下令毁去了自己的两所胭脂硙。
      
      她的雷厉风行迅速带动了其他达官贵人纷纷效仿。没多久,“由是势门碾硙八十余所,皆毁之。”
      
      除了在政事上为父助力,升平也会在家事上为父分忧。
      
      代宗很看重手足亲睦,因此升平与兄长的感情也很深厚。大历十四年,代宗因病去世,升平的兄长唐德宗继位。他对这个妹妹也一如既往地爱护和信任,恩宠不减。
      
      对升平公主而言,父亲代宗留下了最宝贵的财富,便是家庭的和睦。
      
      无论是代宗在世时的父女情深,还是代宗离世后的兄妹和睦,都是她幸福生活的基础与保障。
      
      对亲情的珍视让她在刀光剑影的政权交替之中全身而退,守住自己本心的同时,也守住了自己小家的幸福。
      
      4
      
      与郭暧结婚的这三十多年里,升平公主一共诞下了四子两女。
      
      由于她和顺谦让、宽容仁爱的性格影响,她的子女也都人品卓越,因礼让贤德,广得人缘而深受当朝皇上的喜爱。
      
      升平公主的三子郭鏦和四子郭銛,分别娶了唐顺宗的两个女儿汉阳公主和西河公主为妻;
      
      而二子郭钊的两个儿子也都因谦顺的人品而被唐穆宗所喜,分别娶了饶阳公主与金堂公主为妻。
      
      升平公主的女儿郭氏,则嫁给唐宪宗李纯为妃,并生下了唐穆宗李恒和女儿岐阳公主。郭氏身历五朝,为三朝皇太后,享尽尊荣。
      
      在升平和她子女的身上,能明显看到代宗宽厚仁义、重情重孝性格的影响。一门五公主,足以证明,好的教育决定子女人生的高度与成就。
      
      唐宪宗元和五年,升平公主以60岁高寿,因病去世。
      
      在她死后,曾被两度追封,被尊为齐国昭懿大长公主。
      
      唐朝的公主们能够得到这等尊荣的,只有升平一人而已。
      
      回看她的一生,虽经历战乱,却得以平安度过;
      
      虽深受宠爱,却从不过分骄纵;
      
      虽下嫁大臣之子,却难得夫妻恩爱;
      
      虽未有惊人之举,却胜在儿女成才。
      
      看似平凡的一生,却蕴藏着最深的幸福。
      
      墨子曾言:
      
      人性如素丝,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
      
      很多时候,子女是父母的一面镜子,看到他们,也就看到了自己。
      
      所以最好的教育,就是父母先成为自己所期望成为的样子,用榜样的力量,去潜移默化地影响自己的孩子。
      
      这同样也是最不费力,最有效的教育。
      
      正所谓:醉打金枝成佳话,生女当似李升平。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