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白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任侠,喜纵横,仗剑远游,病逝途中

  • 发布时间:2017-03-11 16:38 浏览:加载中

  • 第一节 好任侠,喜纵横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是我国唐代的伟大诗人。其诗风雄奇豪放,想像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他善于从民歌、神话中吸取营养和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丽绚烂的色彩,是屈原以来积极浪漫主义诗歌的新高峰。

      李白于武则天长安元年(公元701年)出生于西域的碎叶城,五岁时随家人定居于昌隆(今四川江油县)的青莲乡。

      李白像李白年少时,好任侠,且喜纵横。昌隆所在的绵州地区,自汉末以来,便是道教活跃的地方。因此,李白常去戴天山寻找道观的道士谈论道经。

      据说后来,他与一位号为东岩子的隐者隐居于岷山,潜心学习,多年不进城市。

      当时有名的纵横家赵蕤也是李白的好友,此人于开元四年(公元716年)就著成了《长短经》十卷。那时的李白才十六岁。赵蕤这部博考六经异同、分析天下形势、讲求兴亡治乱之道的著作引起了李白的极大兴趣。于是他以后一心要建功立业,喜谈王霸之道,也正是受到这部书的影响。

    第二节 仗剑远游


      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李白离开蜀国,“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他乘舟沿江出峡,渐行渐远,家乡的山峦逐渐隐没无法辨认了,只有从三峡流出来的水仍跟随着他,推送着他的行舟,把他送到一个陌生而又遥远的城市中去。

      李白到了江陵,他没有想到在江陵会有一次不平凡的会见,他居然见到了受三代皇帝崇敬的道士司马祯。

      天台道士司马祯不仅学得一整套的道家法术,而且写得一手好篆,诗也飘逸如仙。玄宗对其非常尊敬,曾将他召至内殿,请教经法,还为他造了阳台观,并派胞妹玉真公主跟随其学道。

      李白能见到这个备受恩宠的道士,心里自然十分开心,还送上了自己的诗文供其审阅。李白器宇轩昂,资质不凡,司马祯一见便已十分欣赏,等到看了他的诗文之后,更是惊叹不已,称赞其“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为他看到李白不仅仪表气度非凡,而且才情文章也超人一等,又不汲汲于当世的荣禄仕宦,这是他几十年来在朝野都没有见过的人才,所以他用道家最高的褒奖的话赞美他,说他有“仙根”,即有先天成仙的因素,与后来贺知章赞美他是“谪仙人”的意思差不多,都是把他看做非凡之人。这便是李白的风度和诗文的风格给予人的总的印象。

      李白被司马祯如此高的评价之后欢欣鼓舞。他决心去追求“神游八极之表”这样一个永生的、不朽的世界。兴奋之余,他写成大赋《大鹏遇希有鸟赋》,以大鹏自喻,夸写大鹏的庞大迅猛。这是李白最早名扬天下的文章。

      从江陵起,他开始了他鹏程万里的飞翔。

      李白自江陵南下,途经岳阳,再向南去,便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之一洞庭湖。可是正当泛舟洞庭时,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李白自蜀同来的旅伴吴指南暴病身亡。李白悲痛万分,他伏在朋友的身边,号啕大哭,由于他哭得过于伤痛,路人听到了都为之伤心落泪。旅途中遇到这样的不幸,真是无可奈何,李白只好把吴指南暂时葬于洞庭湖边,自己继续东游,决定在东南之游结束后再来重新安葬朋友的尸骨。

      李白来到庐山后,在此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望庐山瀑布》诗。

      此后,李白到了六代故都金陵。此地江山雄胜,虎踞龙盘,六朝宫阙历历在目。这既引起李白许多感慨,也引起了他对自己所处时代的自豪感。他认为昔日之都,已呈一片颓废之气,没有什么好观赏的了,根本不及当今皇帝垂拱而治、天下呈现出的一片太平景象。

      金陵的霸气虽已消亡,但金陵的儿女们却饱含深情地接待李白。当李白告别金陵时,金陵子弟殷勤相送,频频举杯劝饮,离别之情如东流的江水,流过了人们的心头,使人难以忘却。

      李白告别金陵后,从江上乘船前往扬州。

      扬州是当时的一个国际大都市。李白从没有见过如此热闹的城市,与同游诸人盘桓了一些时日。到了盛夏,李白与一些年轻的朋友“系马垂杨下,衔杯大道边。天边看绿水,海上见青山”,好不自在。到了秋天,他在淮南病倒了。卧病他乡,思绪万千,既感叹自己建功立业的希望渺茫,又深深地思念家乡,惟一能给他一点安慰的,便是远方友人的书信。

      李白在淮南病好之后,又到了姑苏。这里是当年吴王夫差与美女西施日夜酣歌醉舞的地方,李白怀古有感,写了一首咏史诗《乌栖曲》。这首诗后来得到了贺知章的赞赏,称其“可以泣鬼神矣”。由此可见,李白的乐府诗有时虽袭用旧题,却多别出新意。

      李白自越西归,回到了荆门。

      在荆门他一呆就是三个月。虽然思乡心切,但事业没有一点成就,他自觉难于回转家园。最后,他决定再度云游。

      首先,他再次来到洞庭湖,把吴指南的尸骨移葬到江夏(今湖北武昌)。他在江夏结识了僧行融,又从他那里了解到孟浩然的为人,于是便去襄阳拜见孟浩然,由此写下了著名的五律诗《赠孟浩然》。

      不久,李白来到安陆,在小寿山中的道观住了下来。然而,隐居于此并非长久之计,他仍想寻找机会,以求仕进。在隐居寿山时,李白以干谒游说的方式结交官吏,提高自己的声誉。

      李白的文才得到了武后时宰相许圉师的赏识,便将其招为女婿。李白与夫人许氏在离许家较近的白兆山的桃花岩下过了一段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但是美好的夫妻生活并没有使李白外出漫游以图功业的心志有所减退。他以安州妻家为根据地,再次出游,并结识了一些官吏和贵公子,并于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谒见荆州长史兼襄州刺史韩朝宗。

    第三节 一进长安


      封建时期的帝王常在冬天狩猎。玄宗即位后,已有过多次狩猎,每次都带外国使臣同去,耀武扬威,以此来震慑邻国。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玄宗又一次狩猎,正好李白也在西游,借此献上《大猎赋》,希望能博得玄宗的赏识和提拔。

      他的《大猎赋》希图以“大道匡君,示物周博”,而“圣朝园池遐荒,殚穷六合”,幅员辽阔,境况与前代大不相同,夸耀本朝远胜汉朝,并在结尾处宣讲道教的玄理,以契合玄宗当时崇尚道教的心情。

      李白此次西来的目的是献赋,另外,也趁此机会游览一下长安,领略这座“万国朝拜”的京都风光。他居住在终南山脚下,常登临终南山远眺。当他登上终南山的北峰时,眼前呈现出泱泱大国的风貌。他深感生在这样的国家是幸运的,因此颇有自豪之感。可一想到这发达的帝国内部已产生了腐朽的因素,他的情绪又受到打击。

      李白自进长安后结识了卫尉张卿,并通过他向玉真公主献了诗,最后两句说“何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是祝她入道成仙。李白还在送张卿的诗中陈述了自己景况很苦,希望引荐,愿为朝廷效力。由此,他一步步地接近了统治者的上层。

      李白这次在长安还结识了著名诗人贺知章,他早就拜读过贺老的诗,这次相遇,自然立刻上前拜见,并呈上袖中的诗本。贺知章颇为欣赏《蜀道难》和《乌栖曲》,兴奋地解下衣带上的金龟叫人出去换酒与李白共饮。李白瑰丽的诗歌和潇洒出尘的丰采令贺知章惊异万分,竞说:“你是不是太白金星下凡到了人间?”

      一年眼看即逝,李白仍然作客长安,没有机会出任,心情便有些沮丧。好友诚意相邀,希望他同去嵩山之阳的别业幽居,但李白无意前往。这次去长安,抱着建功立业的理想,却毫无着落,这使李白感到失望并有点愤懑。向王公大人门前干谒求告,也极不得意,只有发出“行路难,归去来”的感叹,便离开了长安。

    第四节 翰林供奉


      天宝元年(公元742年),由于玉真公主和贺知章的交口称赞,玄宗看了李白的诗赋之后,对其十分仰慕,便召其进宫。李白进宫朝见那天,玄宗降辇步迎,“以七宝床赐食于前,亲手调羹”。

      玄宗问到一些当世事务,李白凭半生饱学及长期对社会的观察,胸有成竹,对答如流。玄宗大加赞赏,随即令李白供奉翰林,职务是草拟文告,陪侍皇帝左右。

      玄宗每有宴飨或郊游,必命李白随从,利用他敏捷的诗才,赋诗纪实。虽非记功,也将其文字流传后世,以盛况向后人夸示。李白受到玄宗如此的宠信,同僚们不无羡慕,但也有人因此心怀嫉恨。

      天宝初年,每年冬天玄宗都会带着酋长、使臣去温家狩猎,李白自然侍从同去,当场写赋赞美玄宗的盛德,歌颂朝廷威力,深得玄宗赏识。此时,玄宗宠爱杨玉环,每与她在宫中玩乐时,玄宗都要李白写些行乐词,谱入新曲歌唱。李白怀着“长揖蒙垂国士恩,壮士剖心酬知己”的心情,竭尽才思来写这些诗。

      在长安时,李白除了供奉翰林、陪侍君王之外,也经常在长安市井上行走。他发现国家在繁荣昌盛的景象中,正蕴藏着深重的危机。那便是最能够接近皇帝的专横的宦官和骄纵的外戚。他们的所作所为给李白以强烈的压抑感。

      与此同时,李白放浪形骸的行为又被翰林学士张珀所诽谤,两人之间产生了一些裂隙。宦官和外戚的受宠,使李白“大济苍生”的热情骤然凉了下来,自己虽在长安,但却没有施展自己管、晏之术的机会。

      朝廷的腐败,同僚的诋毁,使李白万分感慨,他写了一首《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表示有意归隐。谁知就在此时,他被朝廷赐金放还,这似乎让李白感到非常意外。这次被赐金放还似乎是李白说了不合时宜的话。

    第五节 再次远游


      天宝三年(公元744年)的夏天,李白到了东都洛阳。在这里,他遇到正在蹭蹬不遇的杜甫。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两位诗人相遇了。此时的李白已名扬全国,而杜甫则风华正茂,却困守洛城。李白比杜甫年长十一岁,但他并没有以自己的名声在杜甫面前居功自傲;而“性豪业嗜酒”、“结交皆老苍”的杜甫,也没有在李白面前一味低头称颂。两人以平等的身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洛阳时,他们约好下次在梁宋(今开封商丘一带)会面,共同访道求仙。

      这年秋天,两人如约到了梁宋。两人在此抒怀遣兴,借古评今。他们还在这里遇到了诗人高适,而高适此时却还没有禄位。然而,三人各有大志,理想相同。三人畅游甚欢,评文论诗,纵谈天下大势,都为国家的隐患而担忧。此时的李杜都值壮年,此次两人在创作上的切磋对他们今后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这年的秋冬之际,李杜又一次分手,各自寻找道教的师承去造真箓(道教的秘文)、授道箓去了。李白到齐州(今山东济南一带)紫极宫清道士高天师如贵授道箓,从此他算是正式履行了道教仪式,成为道士。然后李白又赴德州安陵县,遇见这一带善写符箓的盖寰,为他造了真很小。此次的求仙访道,李白得到了完满的结果。

      天宝四年(公元745年)秋天,李白与杜甫在东鲁第三次会见。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们两次相约,三次见面,知交之情不断加深。他们曾经一起寻访隐士高人,也偕同去齐州拜访过当时驰名天下的文章家、书法家李邕。就在这年冬天,两人再次分手,李白准备重访江东。

      李白离开东鲁之后,便从任城乘船,沿运河到了扬州。由于急着去会稽会见元丹丘,也就没有多滞留。

      到了会稽,李白首先去凭吊过世的贺知章。不久,孔巢文也到了会稽,于是李白和元丹丘、孔巢文畅游禹穴、兰亭等历史遗迹,泛舟静湖,往来剡溪等处,徜徉山水之中,即兴描写了这一带的秀丽景色。

      在金陵,李白遇见了崔成甫。两人都是政治上的失意者,情怀更加相投。他们泛舟秦淮河,通宵达旦地唱歌,引得两岸游人不胜惊异,拍手为他们助兴。两人由于性格相投、遭遇相似,所以较之一般朋友更为默契,友谊更深厚,因而李白把崔成甫的诗系在衣服上,每当想念,便吟诵一番。

      李白在吴越漫游了几年,漂泊不定。

      到了幽燕之后,李白亲眼看到安禄山秣马厉兵,形势已很危急,自己却无能为力。在安史之乱前两三年,李白漫游于宣城、当涂、南陵、秋浦一带,仍然衣食依人,经常赋诗投赠地方官,以求帮助。

      在此次漫游期间,李白因夫人许氏病亡,又娶宗氏。家庭多变,国家多事,李白一面求仙学道,一面企图为国建功,对于国家安危,仍很关切,虽在漫游,但已与过去有所不同。

    第六节 病逝途中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李白便避居庐山。那时,他的胸中始终有着退隐与济世两种矛盾的思想。永王李磷恰在此时出师东巡,李白应邀入幕。

      李白入幕后,力劝永王勤王灭贼,而对于政治上的无远见,他也作过自我批评和检讨。同在江南的萧颖士、孔巢文、刘晏也曾被永王所邀但却拒不参加,以此免祸,李白在这点上显然不及他们。

      永王不久即败北,李白也因此被系浔阳狱。这时崔涣宣慰江南,收罗人才。李白上诗求救,夫人宗氏也为他啼泣求援。将吴兵三千驻扎在浔阳的宋若思,把李白从牢狱中解救出来,并让他加入了幕府。因此李自成为宋若思的幕僚,为宋写过一些文表,并跟随他到了武昌。李白在宋若思幕下很受重用,并以宋的名义再次向朝廷推荐,希望再度能得到朝廷的任用。但不知什么原因,后来不但未见任用,反而被流放夜郎(今贵州梓潼),完全出乎意料。因为当时永王幕下的武将都得到了重用。事情之所以发生变故,可能与崔涣、张镐这批人的失势有关。

      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冬,李白由浔阳道前往流放之所——夜郎。因为此次所判的罪是长流,即将一去不返,而李白此时已近暮年,“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不由更觉忧伤。

      由于李白当时在海内素负盛名,此行沿路受到地方官员的宴请,大家都很尊重他,并没有把他看做一个被流放的罪人。

      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李白行至巫山,朝廷因关中遭遇大旱,宣布大赦,规定死者从流,流以下完全赦免。这样,李白经过长期的辗转流离,终于获得了自由。他随即顺着长江疾驶而下,而那首著名的《朝发白帝城》最能反映他当时的心情。

      到了江夏,由于老友良宰正在当地做太守,李白便逗留了一阵。乾元二年,李白应友人之邀,再次与被谪贬的贾至泛舟赏月于洞庭之上,发思古之幽情,赋诗抒怀。不久,又回到宣城、金陵旧游之地。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他往来于两地之间,仍然依人为生。上元二年,已六十出头的李白因病返回金陵。在金陵,他的生活相当窘迫,不得已只好投奔了在当涂做县令的族叔李阳冰。

      上元三年(公元762年),李白病重,在病榻上把手稿交给了李阳冰,赋《临终歌》而与世长辞,终年六十二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