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中宗李显是个怎样的皇帝?戴绿帽还装不知道

  • 发布时间:2016-06-14 11:33 浏览:加载中
  • \
    唐中宗
      武则天称帝以及在那之后的唐朝经历了很混乱的一段时期,唐中宗李显就是这时期中的皇帝。生为武则天的儿子,唐中宗李显并没有继承其母的能力,即便是称帝后也没有什么魄力。
      唐中宗李显身世的确非常显贵,自己本身是皇帝不说,父亲是皇帝(),弟弟是皇帝(唐睿宗),儿子是皇帝(唐殇帝),侄儿是皇帝(),更要命的是母亲也是皇帝(女皇武则天),这样的梦幻家庭组合在历史上绝对是独一无二,拥有专利权的。按照常理推测的话,那肯定是个四方来朝、八面威风、十分庄严的一个帝王,不过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身世显赫的李显一生都表现的平平庸庸,唯唯诺诺,甚至可以说是窝窝囊囊。其实他这种个性的养成,和他母亲的严厉教育是分不开的。
      武则天教育儿子们的方式那绝对是独步中外、震烁古今,岂能是现在我们那些崇尚棍棒教育的家长们所能比拟的。与现在家长们信奉棒下出孝子,看不惯孩子的行为便乱凑一顿出气不同;人家武则天信奉的是刀下出孝子,看不惯儿子的举止便乱杀一顿出气,李显的两个哥哥李弘和李贤就是这么死的,你说在这样的教育下,李显能不老老实实的做人吗。
      公元683年,唐高宗病逝,李显在其灵柩前登上皇帝宝座。即位后的中宗觉得现在应该到了体现自己皇帝威严的时候了,于是脾气一天天见长。有一天,中宗想让讨老婆的欢心,于是准备提拔自己的老泰山韦玄贞当宰相。诏书发出去后,另一个宰相裴炎却坚决的不予执行,固执对中宗说韦玄贞没有经过民主推荐和组织考察,所以暂时不能晋升。中宗一听,便气不打一处来,赌气对顽固的裴炎说道:“我让他当宰相怎么了,我一高兴就是把江山让给他又能怎么着!”裴炎听了面无人色,吓的赶紧把这句话报告给了武则天。武则天一听,心想这还了得,你就是让也得让给你妈呀。于是她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召集警卫部队戒严,并把所有大臣叫到乾元殿,当众宣布了废黜中宗的命令。李显委屈的质问母亲:"我犯了什么罪?"武则天怒斥道:"你想把天下交给韦玄贞,这难道是小罪吗?"可怜李显当了两个月皇帝,大臣都还没认全(不过对裴炎肯定印象最深),就被贬为庐陵王到房州喝茶去了。
      李显被废后,联想到两个哥哥的惨死和自己不幸的遭遇,终于明白了母亲的可怕,于是日日忧惧,夜夜哭啼。李显每次听说朝廷的敕使来访,都以为是来置他于死地的杀手,吓的要上吊自杀。韦皇后的意志力却比较坚强,她对李显说道:“虽然祸福无常,但我们不能不见棺材就落泪,何必自乱阵角呢?”时间一长,韦皇后对自己这位动不动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丈夫颇为失望,她经常大声斥责李显没有出息,训斥完了,又温言劝解,给他分析道路是曲折的,而前途是光明的道理。李显对与自己同甘共苦的老婆又是感激涕零,又是心存忌惮,他对韦皇后说道:“假如我有一天还能东山再起的话,一定好好补偿你,你干什么事情,我都不会阻止。”就这样,在母亲和妻子的双重压力下,李显在漫长的放逐岁月里完成了自己懦弱性格最后的塑造。
      大概上天要给李显一个实现自己誓言的机会,公元705年,八十一岁的女皇武则天病重,宰相张柬之趁机发动政变,逼迫她重新迎回了李显。李显在二十二年后,终于奇迹般的又一次登上了皇帝宝座。
      苦尽甘来后的李显,自然不会忘记当初在房州对妻子许下的承诺。于是韦皇后理所当然的掌握了朝廷大权。掌权的韦皇后四处寻欢作乐,生活放荡,和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勾搭成奸,败坏朝政。武氏家族的势力沉渣泛起,宰相张柬之等人知道情况后,便秘密觐见中宗,要求诛杀武三思。但窝囊的中宗不但不听,反而将武三思等人列为了拥立他即位的大功臣。张柬之回去抚床叹愤道:“当初不杀武氏诸人,是想让当今皇上亲自诛除,以显皇威,没想到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势去矣。”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宗对韦皇后和武三思的奸情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毫不介意,而且还持放纵支持的态度:武三思和自己的老婆在床上打情骂俏的玩赌博游戏时,他就坐在一边观看,还帮他们数钱!提前过上共产共妻生活的中宗,窝囊的可真是前无古人,难有来者。
      中宗主动和武三思二夫共事一女,其乐融融。当然要说沾光的还是武三思了,他以皇后情夫的身份权倾朝野,结党营私,逼迫张柬之等人自杀。武三思狂妄的说道:“我不知道世间谁是好人,谁是恶人,我只知道与我为善的就是好人,和我作对的就是恶人。”
      中宗不光有个好妻子,他还有个好女儿安乐公主。安乐公主挂念老爸的身体,一心想替中宗分担朝政,有一天,她认真的向中宗建议道:“父皇,封我做皇太女怎么样?”可想而知的是,中宗再怎么对她女儿百依百顺,这个荒唐的请求也是不可能答应的,他委婉的拒绝了安乐公主的请求。安乐公主碰了个软钉子,从此对自己的父亲心怀怨恨起来。
      景云元年,韦皇后想学武则天君临天下的心思日渐膨胀,安乐公主对皇太女的位置也是朝思暮想,与世无争的中宗在她们眼里,越来越显的碍手碍脚。狠毒的母女俩一合计,干脆在一天中午给中宗送了一个有毒但美味的馅饼。中宗不疑有他,傻乎乎的吃完后,当天便毒发身亡,窝囊的死在了自己老婆和女儿的阴谋之下。
      李显一生是及其悲惨可怜的,先是有一个五千年来不世出的强悍母亲,后有一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淫乱妻子,更有一个把他视为皇位绊脚石的绝情女儿。母亲、妻子、女儿,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在他这里却成了冷血、恶毒、凶残的代名词。看来在封建社会的宫廷斗争中,是毫无亲情可言的。不知道李显在毒发痛苦倒地时心里做如何感想,也许结束这种生不如死的羞愤生活,才恰恰是他最大的心愿吧!
      本文史料来源于《资治通鉴》。
      《资治通鉴》卷二百零三:中宗欲以韦玄贞为侍中,裴炎固争,中宗怒曰:“我以天下与韦玄贞,何不可!而惜侍中邪!”炎惧,白太后,密谋废立。二月,戊午,太后集百官于乾元殿,宣太后令,废中宗为庐陵王,扶下殿。中宗曰:“我何罪?”太后曰:“汝欲以天下与韦玄贞,何得无罪!乃幽于别所。
      《资治通鉴》卷二百零八:上之迁房陵也,安乐公主生于道中,上特爱之。上在房陵与后同幽闭,备尝艰危,情爱甚笃。上每闻敕使至,辄惶恐欲自杀,后止之曰:“祸福无常,宁失一死,何遽如是!”上尝与后私誓曰:“异时幸复见天日,当惟卿所欲,不相禁御。”及再为皇后,遂干预朝政。
      上使与三思双陆,而自居旁为之点筹;三思遂与后通,由是武氏之势复振。
      恃宠骄恣,卖官鬻狱,势倾朝野。或自为制敕,掩其文,令上署之;上笑而从之,竟不视也。自请为皇太女,上虽不从,亦不谴责。
      《资治通鉴》卷二百零九:散骑常侍马秦客、光禄少卿杨皆出入宫掖,得幸于韦后,恐事泄被诛;安乐公主欲韦后临朝,自为皇太女;乃相与合谋,于饼中进毒。六月,壬午,中宗崩于神龙殿。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