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窝囊皇帝唐高宗李治:皇位给儿子还是老婆?

  • 发布时间:2015-11-05 01:21 浏览:加载中

  • 唐高宗与武则天(剧照)

      李弘死时,没有留下一子半女,皇太子的人选只好从兄弟辈遴选。两个月之后,弟弟李贤被立为太子。李贤比李弘小两岁,生得容貌俊朗,气宇轩昂,从小熟读经史,擅长骑马射箭,身体健康,文武兼备。面对野心勃勃的母后,李贤显然是不甘心让权的。

      然而,在武则天眼里,李贤这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青年并不足以对她构成致命的威胁,他的分量不如李弘。李弘虽然病体怏怏,但毕竟从八岁开始监国,树大根深,盘根错节,高宗对他寄予厚望,宰相集团集体支持他。而李贤暂时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首先,在高宗眼里,李贤取代不了李弘在他心里的位置。高宗立他做太子,只是依照法律程序例行公事,但暂时还不想将大权交给他。因此,在大家都对文武双全 的李贤寄予很大希望时,一件让天下人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上元二年(675年)九月,唐高宗忽然召集宰相商议,要让天后摄政!此时,李贤被立为太子已经三 个月。

      让武则天摄政的理由也很简单,高宗的风疾很严重,再加上李弘的去世对他打击很大,使他病体难支,整天头晕目眩,没有办法处理朝政。此时的他已经心灰意懒,丧失了当年大权独揽的豪气,因此,他打算让武则天摄政。

       摄政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皇帝不能管事或者不管事,由摄政者临朝面对群臣处理朝政。此举意味着武则天可以独断朝纲,成为不是皇帝的皇帝。宰相集团显然不 能接受,因为“二圣”临朝时,武则天不管怎样飞扬跋扈,但她只是陪衬,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只有建议权,没有决策权,无论什么事,没有高宗的拍板,是不能 成为定论的。现在可好,让武则天摄政,这意味着武则天的意见就是最后的决定,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地位将等同于皇帝。

      对于高宗的提 议,宰相们显然不买账,有个叫郝处俊的宰相当即表态反对,说:“首先,按照历朝惯例,皇后的职责是负责管理内宫,最多也只是协助皇帝处理一下内政,这是上 线。若让皇后临朝就是乱政,这样的事情绝对是不被允许的。其次,李唐的天下是祖宗打下的天下,只能由李唐王朝的嫡系子孙来打理,陛下没有权力把它传给天 后。其三,如果陛下真的病体难支,想好好静养,也应该将皇位传给太子,太子已经长大成人,由太子监国理所当然。”郝处俊的话有理有据,无可辩驳,而且他代 表的是整个宰相集团的态度,高宗无奈,只好取消了这个动议。

      原来,此前一个叫明崇俨的方士神秘地出现在武则天和唐高宗身边。据说明崇 俨道行高深,从小学成神仙之术,能役使鬼神。高宗多年来病魔缠身,不堪其苦,听说明崇俨能够役使鬼神,可以解除患者的病痛,于是高宗将他召进宫中,成了高 宗的私人医生。不过,这明崇俨虽是神道中人,却并非不食人间烟火,他特别“忧国忧民”,经常借神仙之口议论时局,居然说得高宗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就在 李贤和武则天母子矛盾不断升级时,明崇俨发话了。他说:“我昨天和神仙聊天,说到当今太子,神仙们都摇头叹息,说太子无能,不堪造就。倒是英王李哲跟已故 太宗皇帝很相似,有人君之相。”他又说:“若论相貌,皇子之中要数年纪最小的相王最为尊贵。”这些话传到李贤耳朵里,简直如五雷轰顶。一个术士居然敢这样 肆无忌惮地议论当朝太子,没有人指使,鬼才相信!很明显这个背后指使的人就是母亲武则天。面对母亲如此露骨的挑衅,血气方刚的李贤忍无可忍,做出了他毕生 最大的傻事。这就是年轻的代价,也是武则天精心设计好的圈套。

      调露元年(679年),备受高宗和武则天宠信的术士明崇俨遇刺身亡,整 个洛阳城一下子轰动起来。朝廷马上立案调查,官府翻遍了整个洛阳城,然而,凶手始终不见踪影。武则天心里很清楚,凶手就在太子身边,只能往太子宫方向找, 不过,调查太子要有合理的借口。武则天并不着急,她相信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尾巴,她隐忍不发,跟踪调查,等待时机。时间一长,缺乏经验的李贤终于露出了 把柄。

      原来,李贤在东宫搞起了同性恋,宠幸一个叫做赵道生的下人,和他同床共枕,俨然情侣一般,赏给他大量的金银财宝。一位东宫的官 员看不惯这一切,便上书劝谏太子不要纵情声色。其实,这种有伤风化的问题在李唐皇族中算不得什么,高宗连父亲的小老婆都敢拿过来做老婆,他这点事算什么, 大不了申斥几句就够了。但武则天不这样想,她看出了这份上书的利用价值,于是对高宗说,这件事涉及到太子形象的问题,太子是一国储君,不能不重视自己的道 德形象,要求立案调查!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年高宗做太子时,她又是如何去勾引高宗,破坏高宗的形象呢?

      高宗说,既然要调查, 那就调查吧!由于事情涉及太子,这件事就只好交给宰相们去处理。八个宰相中有四个是武则天刚刚提拔上来的,其中有个叫裴炎的宰相,拜相前只是个四品官,他 能以四品官的身份而一跃身居相位,全是托武则天的福,当然要对武则天感恩戴德。于是,两位新提拔上来的宰相裴炎、薛元超和御史大夫高智周组成了调查小组, 也是临时最高法庭。

      赵道生首先被提审。在一番大刑伺候之下,他扛不住了,不仅承认了自己和太子之间关系暖昧,还供出他就是剌杀明崇俨 的刺客。如此一来,案子的性质变了,变成了谋杀案,武则天立即命人搜查太子府,在东宫的马坊之中搜出了几百领甲胄,武则天认为这又是一件可以利用的证据。 因为按照当时的制度规定,像甲胄一类的军用物资必须交给专门的机构武库署保管,需要用的时候领出,用完再送还,任何人都不得私自收藏,私藏是犯法的。于 是,武则天进一步把案件升级,把谋杀案变成谋反案。这当然是栽赃陷害,就算是东宫藏有甲胄,也并非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制度的执行是针对绝大多数人的,往 往会有一些例外,因此制度的规定和实际执行往往有些距离,有些军事单位用完了武器、甲胄,没有及时归还也是常有的事。况且太子的东宫拥有军队,拥有一定数 量的武器、甲胄并不离谱,可以作多种解释。但是,不管有多少种解释,武则天只要一种解释:谋反。审案的宰相都是武则天提拔上来的,自然唯武则天马首是瞻。 就这样一起有伤风化案,就被升级、定性为谋反案:私藏武器,阴谋夺权。

      这个结果让高宗傻眼了,发觉自己上了武则天的当,原来武则天调查太子所谓的风化问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置太子于死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