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我行是个怎样的人?

  • 发布时间:2017-08-17 22:31 浏览:加载中
  •   故事梗概

      梅庄大庄主黄钟公跟令狐冲比剑,用的是“七弦无形剑”的上乘内力,偏偏令狐冲内力已失,黄钟公的内力对令狐冲就毫无作用。

      梅庄之中没有剑法胜得过令狐冲的,但又垂涎向问天手中宝物,无奈之下决定请关在牢底的任先生出马。这正好是向问天精心策划比剑的真正目的,让令狐冲在比剑的时候把一个纸团递给任先生,纸团中有一枚硬物。四庄主想用激将法激任先生出手比剑,任先生一听便知,完全识破四庄主的伎俩。但详细询问之后,发现比剑的确实是一位值得较量的高手,而且是风清扬“独孤九剑”的传入,所以要领教领教。收到令狐冲手中的纸团,任先生激动得身子微微发颤。拆解数十招,令狐冲依然得心应手。任先生突然一声石破天惊的狂啸,把令狐冲震晕,昏倒在地。

      心理分析

      王者是集体无意识的一个原型,人所共有的。如果有的人是王者原型占据人格主导,或者说王者的心理力量非常强大,那他就会成为天生的王者。这是一种先天的气质,是内在气质自然的外现,多半不是靠后天刻意的训练就能模仿到的。天生的王者慷慨、大度、骄傲、自信、专横,有时还带点残暴,极具领导风范。李世民就是最典型的,天生的王者。

      如果用一种动物来代表王者原型,最符合的就是狮子。狮子跟老虎相比,力量都很大,也都很率性,但狮子还具有一些特点,是老虎不具备的。比如说狮子很合群,老虎就做不到这一点。这种性格上的特点还真不是人为的就能任意改变,笔者就是一老虎型的人,喜欢安静,没事喜欢自己待着,有时候自己心里也很羡慕别人能很随意地玩到一起,自己也特别期望能自在地跟人交往,玩耍,但还就是做不到。只要往那一站,别人马上就能感觉到你是个安静的人,不适合酒吧等热闹的场合。在一起玩着的时候,你就是有意放开来玩,别人也会感觉不大对劲。狮子型的人这方面就有独特的天赋,只要他一到场就自然有一种开朗、豁达、坦率的气氛,是喝酒的最佳对象。

      狮子有很强的领导能力,老虎也有很强大的力量,但老虎就不会领着一群小老虎到处跑,狮子才能团结起来,走到哪儿都是一群一群的。可能是因为自身力量就很强大,加上高度的自信,狮子天生就有很强的容忍性,不太容易像小型动物一样嫉妒。王者也一样,能容忍异己,尽管有时候极端愤怒,但多半能自己克制。有一件很著名的事情:

      魏征常对唐太宗的一些不当的行为和政策,直截了当地当面指出,并力劝他改正,唐太宗对他颇为敬畏,常称他是“忠谏之臣”。但有时在一些小事上魏征也不放过,让唐太宗常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一次,唐大宗兴致突发,带了一大群护卫近臣,要去郊外狩猎。正待出宫门时,迎面遇上了魏征,魏征问明了情况,当即对唐太宗进言道:“眼下时值仲春,万物萌生,禽兽哺幼,不宜狩猎,还请陛下返宫。”唐太宗当时兴趣正浓,心想:“我一个富拥天下的堂堂天子,好不容易抽时间出去消遣一次,就是打些哺幼的禽兽又怎么样呢?”于是请魏征让到一旁,自己仍坚持这一次出游。魏征却不肯妥协,站在路中坚决拦住唐太宗的去路,唐太宗怒不可遏,下马气冲冲地返回宫中,左右的人见了都替魏征捏一把汗。

      唐太宗回宫见到了长孙皇后,犹自义愤填膺地说:“一定要杀掉魏征这个老顽固,才能一泄我心头之恨!”长孙皇后柔声问明了原由也不说什么,只悄悄地回到内室穿戴上礼服,然后面容庄重地来到唐太宗面前,叩首即拜,口中直称:“恭祝陛下!”她这一举措弄得唐太宗满头雾水,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因而吃惊地问:“何事如此慎重?”长孙皇后一本正经地回答:“妾闻主明才有臣直,今魏征直,由此可见陛下明,妾故恭祝陛下。”唐太宗听了心中一怔,觉得皇后说得甚是在理,于是满天阴云随之而消。魏征也就得以保住了他的地位和性命。

      从性格特点上分析,这件事情发生在李世民身上一点都不奇怪,身边有那么多敢于直言的忠臣,会有冲突,但李世民能容忍,还能化解,这就是王者风范。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在自己门下招揽那么多贤臣,忠心耿耿。其实王者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素质,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天赋,那就是对人心的洞察。听我的老师,一位历史学家分析,李世民在多次重大战役中,行的都是险招,让人难以理解。但事实证明他每次都是对的。大凡优秀的领袖,或者军事天才,一定对人心有极强的洞察能力,从非常非常细微的线索就能做出极准确的判断,甚至很多时候没有任何线索,但就是能判断,而且是准确的判断。

      任我行这个人对人心也有极好的洞察力,他一句话道破岳不群的假面具,对岳夫人的评价也很到位,不仅限于这些,他对别人心理活动也是了如指掌。

      黄钟公道:“先前我们只道当今之世,剑法之高,自以任先生为第一,岂知大谬不然。今日有一人来到梅庄,我们四兄弟固然不是他的敌手,任先生的剑法和他一比,那也是有如小巫见大巫了。”令狐冲心道:“原来他是以言语相激,要那人和我比剑。”那人哈哈大笑,说道:“你们四个狗杂种斗不过人家,便激他来和我比剑,想我替你们四个混蛋料理这个强敌,是不是?哈哈,打的倒是如意算盘,只可惜我十多年不动剑,剑法早已忘得干干净净了。操你奶奶的王八恙子,夹着尾巴快给我滚吧。”令狐冲心下骇然:“此人机智无比,料事如神,一听黄钟公之言,便已算到。”秃笔翁道:“大哥,任先生决不是此人的敌手。那人说梅庄之中无人胜得过他,这句话原是不错的。咱们不用跟任先生多说了。”那姓任的喝道:“你邀请有什么用?姓任的难道还能为你们这四个小杂种办事?”秀笔翁道:“此人剑法得自华山派风请扬老先生的真传。大哥,听说任先生当年纵横江湖,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怕风老先生一个人。任先生有个外号,叫什么‘望风而逃’。这个‘风’字,使是指风清扬老先生而言,这话可真?”那姓任的哇哇大叫,骂道:“放屁,放屁,臭不可当。”丹青生道:“三哥错了。”秃笔翁道:“怎地错了?”丹青生道:“你说错了一个字。任先生的外号不是叫‘望风而逃’,而是叫‘闻风而逃’。你想,任先生如果望见了风老先生,二人相距已不甚远,风老先生还容得他逃走吗?只有一听到风老先生的名字,立即拔足便奔,急急如丧家之犬……”秃笔翁接口道:“忙忙似漏网之鱼!”丹青生道:“这才得保首领,直至今日啊。”那姓任的不怒反笑,说道:“四个臭混蛋给人家逼得走投无路,无可奈何,这才想到来求老夫出手。操你奶奶,老失要是中了你们的诡计,那也不姓任了。”

      心理学家,尤其是精神分析心理学家,的确会对人的心理有很深的洞察,比较清楚别人内心的心理活动,多数时候知道的不是别人怎么想,是知道别人内心的潜意识动机,知道行为背后的情绪反应,但也有一些时候,可能知道别人的想法,只是比较少见。境界更高的,像老子孔子这样一些圣贤,对人心有更深的洞察,即使完全知道别人的内心,也并不奇怪。但是,同样是对人心的洞察,圣贤和王者还是有区别的。

      区别在于包容性的问题。这里说的包容性,跟上面说的容忍性,不是一回事。容忍性是一种能力,包容性是一种品质。我们心理学在锻炼洞察力的同时,特别注重的一个东西就是包容性。洞察力加强了,一定要有相应的包容性同步。光有洞察力,没有相应的包容性,就会走偏。轻者让人畏惧,觉得你的眼光太有穿透力,能看穿别人,眼神比较恐怖;重者,以看穿别人的内心为乐,自认为高明,加以利用,那就成为邪教了。一个修为比较高的人,不会以看穿别人为乐趣,因为那不是最终目的,不是我们感兴趣的。增强洞察力只是为了更准确地找出心理问题,以便做正确的处理。修为高的人能洞察你,但不会让你感到畏惧,不会觉得被人看穿,相反,他/她能给你提供安全感,增加支持,觉得有人能理解你。

      比如一个人得了癌症,没见过的人觉得可怕,敬而远之,那么这种时候知道别人的病症是有害的。换了一个癌症病专家,每天接触的都是癌症病人,碰到的时候他就不会觉得有多可怕,自然用不着疏远,这就会给病人提供一股支持的力量,有人不但熟悉自己的病症,而且不觉得可怕,多少能让病人看到些希望。所有的心理问题也都是这个道理。没见过的,看到别人有心理问题就觉得很恐怖;而我们整天做的都是这个,见多了,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正常人身上我们也能轻松地发现一些心理问题,但我们不会觉得可怕,正常人身上带一点小问题,就像正常人都会高兴,都会悲伤一样正常,能够接受,不用疏远,这就是所谓的包容性。包容性到了,你不会用发现别人的问题来炫耀,更不会歪加利用。

      任我行是个挺特别的人,武术天分奇高,我们上边谈论的王者的天赋,他几乎都有。骄傲,自信,大度,慷慨,专横,残暴。只不过自信得比较过分,说自负更妥当。但一定程度的自负,恰好也是一个王者不能缺的素质。虽然专断,但他其实也有合群的一面,很豁达,对朋友,对英雄好汉,有他很豪迈的一面,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忠心耿耿了。不过能让他看得起的人,确实不多。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天赋,就是对人心的洞察,连东方不败那样的人,都被他轻松玩弄于手心。因此可以说,任我行是个特别具有领导天赋的人,是个天生的王者,能人所不能。但我们知道他并不是一个一流的领导,关键就在于包容性的问题。他有统治者的专断和蛮横,有王者的自信和大度,却没有圣贤的包容性,生活在他身边,高度缺乏安全感。有天生的王者风范,有对人心深刻的洞察,却没有相应的包容性,没有圣贤的道德修为,这可能也就是为什么,李世民只能做一个优秀的政治家、军事家,一个天才的王者,却不能算是完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上一篇:关于玩物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