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锥舌诫都没用,贺若弼还在死在这上面了!

  • 发布时间:2020-07-25 09:36 浏览:加载中
  • 平定江南时,有两人立下大功,一是贺若弼,一是韩擒虎。贺若弼击败陈朝最强大的精锐部队,队友韩擒虎拿下陈叔宝,终结陈朝,统一天下。

    贺若弼出生于将门之家,他的父亲贺若敦以勇猛出名,曾经担任过金州刺史,但是贺若敦是个武夫,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自然也不懂什么政治权术。他对北周晋王宇文护的所作所为,很不满,在公众场合也发牢骚,话传着传着就变了味,宇文护听也很不高兴,最后逼着他自杀。贺若敦在临死前对儿子说:“吾必欲平江南,然此心不果,汝当成吾志。且吾以舌死,汝不可不思”。这话是再明白不过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罪,但说多了话,祸从口出,好好收敛,却是自己含恨而终的导火线。

    贺若弼在父亲去世的头几年里,还算遵守父亲的遗言,但是在平陈后,他却渐渐忘了。

    公元589年,隋文帝大封群臣,贺若弼得到了最高级别的奖赏,登上皇帝的宝座同坐,布帛八千段,越级授予他上柱国,进爵位为宋公,后来还增加了金银财宝,送了个陈叔宝的妹妹给他当小妾,够可以了吧。相较于韩擒虎只进级为上柱国,布帛八千段,爵位还没得加,贺若弼应该明白了。

    但是他却忘记了父亲当年给他的教诲,不断地为自己,为家族埋下了一颗颗炸弹。

    一笑周罗睺无能。

    周罗睺是原陈朝水军都督,勇猛善战,却终因陈叔宝的瞎指派,吃了一大败仗。隋文帝亲自好言安慰他,让他安心待在大隋,有他出力的地方。周罗睺很感动,但贺若弼却在人家一把鼻涕一把泪时说:“我听说您前往郢汉指挥,料到扬州唾手可得,结果隋朝大军很顺利就过江了,就如我料定的一样。”这话说的很糟糕,对于隋方的贺若弼而言,已然胜利后,还当面嘲笑敌方将领,是很没有大将风范的小人嘴脸。同时,隋文帝安慰在前,他却讽刺在后,在隋文帝听来,很不感冒,于是,威风没耍成,皇帝的脸也被扫了,贺若弼被周罗睺将了一军,而似乎和他赌气似的,隋文帝也随即授予周上仪同三司,狠狠地打了贺若弼一记耳光。

    二讨好文帝不得。

    在平陈前,贺若弼把自己的方略写成一册,题上大名《御授平陈七策》。文帝看了看题目,火就来了,但还是耐着性子没发作,甩给他一句话:“你想提高我的名词,可是我不想求名,你自己把它记载到家史中去吧。”贺若弼傻里巴唧的,你写就写吧,还来个御授,皇帝自己愿意这样才行,你一个武夫,还搞得这么隆重,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干嘛呢?文帝没收拾已经算不错了。

    平陈后,贺若弼的地位猛升,他的兄弟中不管郡公刺史列将等职务,家里的珍宝也多得很,至于婢妾侍女全部绫罗绸缎的穿着,好几百号人,莺莺燕燕的,看着真舒服。可是隋文帝不高兴了,你小子,给点阳光就腐烂了,没看见宫里面连皇后娘娘都不舍得穿件漂亮绸缎,你家连个丫头都敢这么奢侈,把皇帝老儿放哪了?于是,当突厥使者来进贡的时候,隋文帝摆出韩擒虎来,说他就是抓获陈国天子的将军,狠狠地压了贺若弼一把。

    image.png

    三骂高熲杨素饭桶

    公元592年,贺若弼已经升为右领军大将军。此时元勋们死的死,退的退,尤其是他的老对头韩擒虎已经于本年去世,他更是觉得自己在朝中无人能及,就差一个宰相的头衔了。但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他巴巴地等着提拔,结果呢,杨素当上了尚书右仆射,他却还只是个将军,他心里极度不平衡,没好脸色,也没好听话。他有些话还不止说一遍,就如现在某些朋友一样,重要的话讲三遍,他扬言:“高熲,杨素两个人当宰相,就只是会吃饭而已。”

    这话估计除了他自己,没一个人会觉得好。尤其是隋文帝看来,这简直就是骂他没眼光啊,选个宰相是饭桶,硬是把有通天策地之能的人才给遗漏了,不是昏君是什么?!再就是高杨二人听来也不得劲,这二人是什么人啊,高熲本就是记仇之人,想当年李德林就被他给整下来了台,杨素更是杀人不眨眼的残忍名将,听了这句话会有多恨?估计想直接生吞了贺若弼的心都有。不过,贺若弼自己不觉得,隋文帝罢了他的官,抓他下大狱问他为什么这样说话时,他说高熲是我的老朋友,杨素是我舅舅的儿子,我懂他们,所以才敢说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也不能随便说,不要说老朋友,舅舅的儿子,就是自己的亲兄弟,也不能这样胡来。贺若弼早把他父亲的嘱咐忘在脑后,在功成名就之后,他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那点谨慎,从灭陈和韩争功开始,他就偏离了父亲给他定的最初的方向,直到彻底远离,南辕北辙

    贺若弼被抓后,百官们趁机上奏说他怨恨朝廷,犯了死罪,而隋文帝在重重地打压了贺若弼的锐气之后,还是念在他立过大功的份上,放了他一条生路,但是不让他再担任任何具体职务,算是保全了他的一点体面。

    如果能就此罢手,好好管住自己的嘴,贺若弼或许还不会死得太难看。但是贺若弼似乎注定要对不起父亲,在隋文帝朝,他算是有惊无险了。到了隋炀帝朝,他就没那么好运了。

    公元607年(大业三年)七月,贺若弼随杨广北巡至榆林。为了制造出我天朝上国的奢华大场面,杨广派人制造了一个可容纳数千人的大帐篷,用来接待突厥启民可汗及其部众。贺若弼认为这太过奢侈,与高颎、宇文弼等人私下议论。结果可想而知,被人上奏后,杨广大怒,将多嘴的贺若弼与高颎、宇文弼等人一起诛杀,贺若弼当年六十四岁。

    贺若弼英雄一世,他的父亲在临死前拼尽全力用锥子把他的舌头刺破,让他记住这口舌惹祸,结果他一生也没能改变,最终还是败在了口舌之上,末路英雄的人生啊,谁说得清啊。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