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萧皇后是如何偷生的:宇文化及先淫皇后,再淫众夫人

  • 发布时间:2015-12-19 13:24 浏览:加载中
  • 萧皇后
    萧皇后

      叛党杀了隋炀帝,又搜寻杨氏王亲,捉住便杀,无论长幼。杨氏亲戚,无一幸免。一些炀帝宠臣,或为叛党所忌的大臣,也连同杀了十数个。宇文化及就自称了大丞相,总掌百官,令他的弟弟智及为左仆射、士及为内侍令,司马德戡与裴虔通等,皆有封赏。叛党皆喜跃而归。

      宇文化及处置完毕这些事情后,当时天已经黑了,便野心勃勃带了亲丁数名,入视宫寝。行至正宫,但见一些妇女,围住了萧皇后,都在啼哭。原来萧皇后在寝殿里面,炀帝死后,她伏尸痛哭了一回,便给叛党赶走,逃入了后宫,和宫人们哭作了一团。

      化及即朗声问道:“你们在此哭些什么?”萧皇后抬头见了化及,以为是前来杀她,不禁魂飞魄散,向后躲避。化及见她玉容惨淡,翠袖颤动,已觉可怜得很。再瞧左右那些女人,也都是钗横鬓乱,泪眼愁眉,当下且怜且语地说:“圣上无道,故遭横死,与你等本无干涉,不必慌张。”

       一群美人们,听了化及的话,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一个敢发言,还是萧皇后镇定了心神,轻启朱唇,细声细语地说:“将军请坐,妾等命在须臾,幸乞恩开 格外,曲与保全。”萧皇后娇声对答,化及在旁留神打量,不禁暗暗称奇:“怎么萧皇后四十多岁的人了,望上去却与盛年无二,依然是娇容雪肤,秀色可餐!”

      青白釉玄武

       化及入宫本就是不怀好意,如今在灯光下见了萧皇后的姿色,又想到她曾母仪天下,不禁勾起了一片邪念,便近前一步,浅笑着对萧皇后说:“皇后不必过于悲 伤,谁敢无礼,欺辱皇后,当从重处罚!”萧皇后急忙道谢。化及遂趋至萧皇后近前,含了笑容,轻声说:“倘不见弃,愿共富贵。”

      萧皇后 听了,不禁红飞双颊,越发显得楚楚可怜。化及伸手,竟拽翠袖,萧皇后急忙说:“将军请注意您的行为。”说着,娇羞万分。化及哈哈大笑,松了翠袖,回顾手下 说:“快去御厨,搬取酒肴到来,给众后妃压惊。”手下很多人奉命而去。其余的宫人妃女,瞧了萧皇后与宇文化及的情景,皆已安心了许多,没有之前那样惊慌 了。

      化及早知炀帝多宠,并悉知十六苑夫人,都是绝世佳人,便想鹊巢鸠占,饱餐秀色,领略群芳,遂温语对萧皇后说:“十六苑夫人,都在 这里吗?”肖皇后点头说:“都在这里,只有绮阴苑谢湘纹、仪凤苑柳绣凤,闻知圣上被杀,已是自尽了。”化及顿足说:“可惜可惜!枉死了两个佳人,皆是我的 罪过,不曾早来安慰她们。她们唯恐受罪,哪知我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决不会气着美人的。”

      萧皇后说:“还有仁智苑主持朱贵儿,死得也 非常惨!”化及惊讶问道:“怎样死的?”萧皇后说:“在寝殿里面,触怒了司马将军,被他斫死了。”化及愤愤地说:“德戡他们无情,真是罪过。”化及又说: “其余的还都在,皇后可以将她们召齐,一同饮酒?”萧皇后说:“若将军想会见她们,我怎么敢不从呢!”说着,立即让宫女分头召去了。

       没过多长时间,酒肴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应召而来的,只有张丽卿、王桂枝、李庆儿、方贞娘,余人都推病不至。化及为此非常不高兴,只是未便发作。萧皇后深知 此中的道理,早已瞧出了几分,恐他因此生怒,急忙说:“她们深惧虎威,实未知将军厚意。隔日待未亡人传谕她们,她们自会齐来谢罪的。”

       化及听了非常高兴地说:“皇后的话说的非常对,可能是她们还不知我的情性!”说着,目光四射,向王桂枝、方贞娘、李庆儿、张丽卿四人,瞧了一个饱,才让 她们一同入座。六个人饮了一会儿,起初尚觉有些羞耻,渐渐却彼此忘怀,居然谈笑自如,索手索脚,你贪我爱起来,竟将化及当做了炀帝。

       萧皇后乘化及开怀畅饮的时候,婉语进言说:“将军因主上无道,为民除暴,原是大义灭亲,无可厚非的。只是何不早立杨氏后人,自明无私,以示坦白呢?”化及 说:“杨氏族中人,只剩下一个秦王浩了,明日就立他为帝!”萧皇后起身谢道:“将军若能如此,美名更将远播了。”王桂枝也笑道:“这方见将军一片忠义,原 是为国呢!”化及听了谀言,更是心欢,不觉狂态大现,与五个美人拉拉扯扯,搂搂抱抱,萧皇后等人也是丑态尽现。

      有几个宫女,冷眼瞧见,险些气破肚皮,暗暗骂她们无耻,也有几个宫女,早已忘了旧主,又思献媚新人,争先替化及斟酒。化及酒到杯空,渐有些醉意了,目光渐渐淫邪,只在萧皇后等五人脸上乱转,越瞧越爱,恨不得一齐拥入了怀中。

       他正在情思恍惚的时候,突然门帘一掀,蹿进了一人,直奔化及跟前,手一扬,只见三寸利刃闪闪发光,直向化及刺去。化及本已乐极忘形,此刻看见了匕首,大 喊“不好”,慌向后面一让,心慌势猛,连人带椅向后便倒。也是他命不该绝,身向后倒时,一脚跷起,靴子正踢在女子手腕上,哐啷一声,匕首落地。

       化及的手下也一拥而上,将行刺的女子擒住。萧皇后一面扶起了化及,一面颤声说:“薛冶儿怎么如此大胆!敢来行刺将军,还不快向将军谢罪,尚可恕你性 命!”冶儿怒目说:“若是顾惜性命,也像你们一样,忘了廉耻,前来陪酒了。我恨不能杀死叛贼,替主上报仇。今既被擒,要杀便杀,不必多言。”

       化及惊魂稍定,怒问萧皇后说:“她叫薛冶儿么?怎么这样无礼!”萧皇后给冶儿抢白了一顿,正在垂泪,见化及问她,只得点头说:“是的,她是积珍苑的主 持。”化及听说也是个夫人,仔细向冶儿瞧视,见她怒气冲冲,却是十分俏丽,转动了不忍的心肠。啧啧地说:“夫人节烈,令我起敬。只是主上无道,死亦应该。 我特为民除暴,夫人还须三思。今赦夫人无罪,快来一同饮酒吧。”说着,便欲亲自给她松绑。

      冶儿却呵斥他说:“叛贼别给我花言巧语了, 只好哄那不知廉耻的人。但是我不愿听你的,快快将我杀死。谁要你个叛贼恕罪!”化及听冶儿左一个叛贼,右一个叛贼地骂,不禁心头火起,便也骂道:“你这贱 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冶儿冷笑着说:“我本就是不识好歹的人,有识好歹的人,不正在陪你个叛贼了么!”萧皇后等五人,给冶儿句句刺心,也都是恼羞成 怒,恨不得冶儿速死。萧皇后便愤愤地对化及说:“冶儿这般无礼,还不将她速速处死!”化及本已怒甚,给她一逼,即命亲丁牵出薛冶儿,将她处死。

       正在这时,突然有一人,浑身缟素,走入宫中,将冶儿抱住,惨声对化及说:“冶儿激于义愤,触怒了将军,当念其节烈,赦她死罪,放逐出宫,方见将军仁 义。”化及见那发话的人,也是一个轻盈少妇,虽是乱发素服,脂粉不施,也不能掩她天生的美丽。便问萧皇后道:“她是何人?”肖皇后轻声说:“这个便是妥 娘。”

      化及惊讶地说:“常闻宫中有个能言善辩的妥娘,莫非就是她么?”萧皇后头儿微微点了点,化及含笑对妥娘说:“我本无意杀死冶 儿。她一味狂言,忍无可忍,方不得不处死她,以肃宫廷。今卿为她求情,我便赦了她,只是不能留在宫中,即须放逐。”说完,就命下人押冶儿出宫。妥娘便准备 告退,化及笑道:“卿既来此,不妨同饮一杯。”妥娘说:“本当为将军把盏,只是主上陈尸寝宫,无人顾及,贱妾须守视主尸。将军以仁义示人,当能任妾前去, 来日方长,侍奉将军不迟。”化及向萧皇后点头说:“名不虚传,我却不能为难她。”也就由妥娘自己去了。

      萧皇后听了妥娘的话,觉得自己 很难堪,不由珠泪沾襟,化及惊问她说:“皇后因为什么事这样伤心呢?”萧皇后说:“妥娘尚能守视主尸,妾怎么好意思留在这里饮酒?”王桂枝等闻言,也都念 起旧情,纷纷落泪。化及劝说她们说:“死者已矣,徒悲无益。不如置诸脑后,借酒驱愁。”

      说着,满斟了一杯,授与萧皇后说:“请尽此 酒,别再悲伤了!”萧皇后不敢推辞,只得道谢一声,饮尽此酒。化及又劝王桂枝等四人,各饮了一杯。萧皇后也算礼尚往来,竟恭恭敬敬奉上一觞,化及欣然接 饮。又饮了一回,化及已有了七八分的酒意,醉眼斜睨,望着萧皇后不住地微笑。萧皇后羞得粉颈低垂,不敢抬头。

      王桂枝瞧见这光景,暗向其余三人使个眼色,便即告辞。萧皇后见她们要走,暗暗着急,便向王桂枝说:“王夫人请留在宫中吧。”桂枝笑向化及瞧了一眼,化及也微微一笑,向桂枝使了个眼色,桂枝便对萧皇后说:“贱妾回去更衣,一会儿再来。”说着径自姗姗而去。

       化及心花怒放,即命手下撤筵,遂向萧皇后说:“皇后内室,我能观光一下吗?”萧皇后尚未开言,一个凑趣的宫女,已打起了内室垂帘说:“将军请进。”化及 扬眉一笑,说:“还要皇后领我进去才是。”萧皇后正想拒绝,但是化及又要来拽,慌忙移动莲步,向室内行去,化及欣然相从。

      进了内室, 化及立即将门掩上。打帘的宫女,吐下舌头,大了胆子,将门轻轻一推,便露出一道缝隙,向内瞧视,留神细听。只见化及一团喜色,站在萧皇后面前,伸手去勾她 的脖子。萧皇后躲向榻前说:“将军尊重!我虽然感德将军,理应侍奉,但主上尸骨未殓,贱妾怎好自荐枕席呢?还望将军垂怜。且待主尸安葬,我当不惜蒲柳贱质 了。”说着盈盈欲涕。

      化及逼近榻前说:“主上尸身,明天即当安葬。今夕良宵,却须皇后赐允,共效于飞。”说着,便将萧皇后推到榻上。 在门前窥视的宫女,又惊又喜,半羞半恨。所惊的是堂堂母后,不免受污;所喜的是新主荒淫,将来不患失所;羞却羞眼前风光,有些刺目;恨只恨主尸未殓,皇后 屈节。

      宫女心中虽在胡思乱想,一双眼睛却再也不肯离开,只顾盯住榻上。榻上春光,一一映入宫女眼中,非常难堪,遂将室门轻轻拽上,悄 自退去。等到第二天天明,宇文化及和萧皇后同醒了好梦,结束下榻,萧皇后对化及说:“贱妾已是侍奉了将军,还望不要食言,速立杨氏后人,以慰百姓,先帝尸 身,也请从速安葬。”

      化及点头说:“皇后宽怀,我自能照办。”当下一同出了内室,却有数个宫女,倒身下拜,齐呼娘娘万岁,将军万岁。 萧皇后听了,不禁粉脸飞红,感到非常羞愧。化及却欣然得意,笑命宫女速起。又唤过手下,取了金帛,赐与众宫女。众宫女欢声道谢,一个个争献殷勤。自此,宇 文化及先淫皇后,再淫众夫人,秽乱宫廷,直至被杀。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