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辽末代帝王天祚帝是怎么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如果投宋还会灭亡吗?

  • 发布时间:2019-10-14 09:20 浏览:加载中
  • 辽末代帝王天祚帝是怎么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如果投宋还会灭亡吗?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辽太宗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各部落,建立契丹国,南北开疆五千里,东西四千里,与北宋对峙,统治中国北部二百多年。九传至天祚帝,金人突起,完颜阿骨打于天庆五年(公元115年)春正月称帝。与辽国争雄,辽金之战,长达十三年之久,保大五年(公元1125年)在雁北大地的最后一战终于使辽亡而金盛起来。

    天祚帝

    辽金在雁北之战,始于保大二年(公元1122),此前两国是在辽的中、上京之地作战。金虽得胜于一时,攻占了中、上京之地,但辽天祚皇帝,还自恃有西京之地(即今之大同),仍可与金国争雄。保大二年春,金已克辽的中京(今内蒙宁城西之大明城),遂下泽州(今赤城县西北)。急转直下的军事形势,使天祚帝急忙出居庸关,向西京(大同)方向逃去,不料辽将耶律伊都、原为辽天祚帝的至亲。伊都妻之姊是天祚帝的元妃,因宫廷之争,天祚地将元妃赐死。伊都惧而降金。并引兵千人为金国之前锋,与金将罗索步步紧逼天祚帝。

    耶律伊都

    辽帝只率五千余人逃往西京(大同),但被耶律伊都追之甚急,天祚帝竞在慌乱之中,将传国之玺,也失落于桑乾河中。帝闻金兵将出岭西,未去西京又趋之于白水泺(今内蒙察右后旗之东北)。不料于行途之中,金兵迫至。辽帝一时计不知所出,遂又乘轻骑,进入了夹山,据《读史方舆纪要》载:在古云内州北六十里处,漠北之地,有泥潦六十里,惟契丹可达,他国不能至,金每以为恨之。

    雁门关外

    由于天祚帝逃入夹山,辽邦失去了控,西南招讨使耶律弗胜,不战而降了金,并率师直取西京大同,时辽将耿守忠往之,又为金将尼玛哈所败,全歼其众,因此,西京诸州皆失。金兵攻西京甚急,辽援兵又为所败,留守萧查刺只好投降于金人,西京既降,阿骨打又亲率大军,深入夹山去追祚帝,萧查刺见金兵走后空虚,所以又降复叛。金闻之又还而攻之,城破之后,金人怒其反复,所尽驱壮士于榆林坡杀之,其惨状就可以想见了。

    西京大同

    金人乘西京之破的威力,遂又破朔、应诸州。应州在城破之后,辽行宫内库三局所积二百多年的珍宝,被金人劫掠一空,这一战役,对辽邦来说无论是军力和财力都是一个歼灭性的打击。至此,辽的中、上、西三京之地,及辽西六路之辖,皆属于金了。而辽只存有漠北及西南、西北两招讨的诸部不振。胜已成定局。

    夹山

    保大三年,天祚帝移驻于云内州南(今土默特旗之西北),夏四月又被金兵在一次战斗中,将辽帝的辎重及诸王、诸妃、公主、从臣围于青冢(汉王昭君墓处,今呼市之西南)辽帝请书以和。但辎重及从行人员皆被掳去,金兵在停战之后,将掳来之辽族,护之东行,天祚帝乘机又遣兵,激战于大同府北之白水泺,但又败溃,迫使天祚帝遁入云内州。

    雁门关外

    辽与金在雁北地区的最后一次决战,是在保大四年(公元1124年)秋七月,天祚帝又得林牙的达实兵归,自谓得之于天助,复谋出师,收复燕、云诸州,达实力谏不听。遂率军出了夹山,下渔阳岭、以取天德、宁边、东胜、云内诸州。可是当南下至武州,即今之左云,即与金兵遭遇于昂阿的下水,约当今右玉之兔毛河,辽兵又被金兵大败,天祚帝遂乘机得脱直趋于山阴。即辽之河阴县。

    小呼噜

    辽天祚帝,为什么在兵败之后,要逃之于山阴呢?据“续通鉴”云:天祚帝在夹山驻驿之时,宋曾遗番僧斋宋帝之御笔亲书,招降天祚帝投宋,并以皇弟之礼待之,位在燕、越二王之上,筑第千间,女乐三百,天祚帝乐于这个投降的条件,只是一时还未拿定主意,所以在这次兵败之后,势孤力单,只好趋之于山阴,地处雁门南北的通途要路,不得己时,南奔投宋。秋八月,金主阿骨打突然病死于军中,天祚帝闻讯之后,又在乘机反攻了。故于保大五年(公元1125年)又幸天德。以重振旗鼓,再与金人决一雌雄。可惜中途又被金人杀了个大败。仅以身免,徒步得脱,走入天德。时东南招讨使小呼噜,在党项还有一点军力。请天祚帝临其地与金人决战。

    应州

    二月,天祚帝即从小呼噜之请,从天德直趋党项,不料兵至应州新城东六十里之外,约当今应县与浑源之间。然又与金兵相遇,天祚帝因仓促应战,加之士气不振,一触即溃,全军覆没,这一战天祚帝竟为金将完颜罗索所俘获。至此,辽邦自太祖凡九主历二百一十年的王朝,亡于金人。从而,金辽争雄经应州之役,最后以辽邦灭亡,金国胜利而告终。可雁北大地,虽然江山如故,但却又改朝换代,又为金国的西京路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