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匡胤君臣雪夜谋天下——先南后北战略的形成与实施

  • 发布时间:2017-09-13 22:34 浏览:加载中
  •   公元960年,后周大将赵匡胤夺取权利建立宋朝。然而,经过五代十国的纷争,盛唐时期的版图已支离破碎了。当时,在北方有契丹人建立的辽和许多由汉族所建立的割据势力,夹在二者之间的则是割据山西一带的北汉。北汉受到契丹的支持,与原来的后周和宋朝一直处于公开敌对的状态。在江淮以南,则存在着南唐、吴越、后蜀、荆南、湖南、南汉、南平、漳泉等八个割据权利。赵宋权利虽有后周奠定的基础,但中原地区自五代以来,战乱连绵,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经济实力还不足以面对“卧榻之侧,皆他人家”的严峻局势,赵宋统一战略是否得当便成为统一事业成败的关键所在。

      雪夜访赵普假途灭荆湖

      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宋太祖带着胞弟赵光义微服出访赵普,赵普见太祖顶寒冒雪到自己家来,急忙加炭、烧肉,置酒驱寒。赵普问:“这么冷的深夜,陛下为什么还亲临寒舍?”

      宋太祖直言不讳:“一榻之外,都是他人的地方,我根本睡不着,因此来见你。”

      赵普说:“陛下认为天下小吧?现在到了南征北战的时候了,我愿意听听您的计划。”

      太祖试探地说:“我打算先收太原。”太原是北汉都城,此话表明太宗是想采取“先北后南”的策略,从北伐开始。

      赵普表达了相反的看法,他认为:“太原挡在西北二边,如果一举而下,以后的边患则要由我们独立承当,何不姑且留下,待削平其他诸国以后再解决。这么一个弹丸之地,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这就是赵普提出的“先南后北”的战略,他劝说宋太祖首先从削平南方诸国开始。

      宋太祖雪夜访赵普,赵普这番话使宋太祖下定了决心,统一天下的战略方针就这样定了下来。

      经过一番军事上的周密准备,宋太祖于建隆三年(962)开始了“先南后北”的统一战争。在赵普的精心策划下,宋军首先攻陷了南方中间地带中实力最弱的荆南和湖南。

      荆南割据权利起始于五代。后梁太祖朱温于907年任高季兴为荆南节度使。924年高季兴又受后唐封为南平王,所以历史上也称荆南为南平。荆南在五代各诸侯的割据权利中最为弱小,又处于战略要地,其能存续几十年,除了对内注重发展经济外,还在于几代国君都采取了对外称臣的策略。更重要的是,荆南处于各国间的缓冲区,各国都不愿它被吞并。然而,宋朝建立后,荆南的存在令太祖如骨鲠在喉。如果占领荆南,则对南可取湖南,向西可讨后蜀,向东可攻南唐。所以,夺取荆南就成了北宋统一战略中的首要目标。

      建隆元年(960)八月,荆南节度使高保融死后,太祖派兵部尚书李涛前往吊唁,并乘机打探虚实。当时太宗认为攻伐的时机尚不成熟,因此仍还是下诏封保融弟高保勖为荆南节度使以示抚慰。建隆三年(962)九月,割据湖南的武平节度使周行逢病死,幼子周保权继位。盘踞衡州(今湖南衡阳市)的刺史张文表乘机发动兵变,攻占潭州(今湖南长沙),企图取而代之。湖南统治者一面派杨师璠率军抵挡,一面派人向宋求援,十一月,荆南统治者高保病死,其侄高继冲继位。久已图谋南下的赵匡胤,看到湖南和荆南接连发生丧变,遂采取一箭双雕的方针:以借道为名灭荆南,以救援为名灭湖南。

      乾德元年(963)正月初七,赵匡胤命慕容延钊、李处耘等出兵湖南。在经过荆南时,要求假道过境。荆南对宋的借道要求,意见不一。高保侄子,时任荆南节度使的高继冲未作任何应变准备。二月初,宋军进屯襄州(今湖北襄阳),派人告知荆南为宋军准备给养。这时,高继冲遣使以犒师为名探听宋军的真实意图。二月初九,使者与宋军在荆门(今湖北荆门)相遇。慕容延钊假意殷勤款待,暗中由李处耘率轻骑数千,乘夜借道向江陵急进。高继冲至城外,等待延钊大军,而李处耘则率兵先入城,迅速占领江陵城内要地。高继冲见大势已去,举城投降。宋军灭荆南后,征调南平万余人,合兵向湖南急进。

      湖南割据权利是后周时武平军(今湖南常德)节度使周行逢所建立,因此又称武平。虽然周行逢也悉心治理,但他“性多猜忌”,残忍暴戾,所以不得人心。当宋军杀来时,武平已击杀张文表,平息了内乱。周保权获悉宋军压境的消息,急召群臣谋议,最后决定抵抗。慕容延钊分兵两路,水陆并进。水师东趋岳州(今湖南岳阳),陆路则出澧州(今湖南澧县)直指朗州。水路从江陵沿长江顺流而下,二月末大破武平军于三江口(今岳阳北),进占岳州。陆路三月初进至澧州南,同武平军遭遇,将其击溃,接着占领朗州,生俘周保权,湖南平定。

      通过“假途灭虢”之计,北宋一举灭掉了荆、湖二地。这是实施“先南后北”战略的第一步。它的成功使宋朝的势力范围伸入了长江以南,切断了后蜀和南唐两大割据势力的联系,为剪灭这两个权利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同时,也使宋朝统治者更加坚定了统一全国的决心。

      全斌占后蜀潘美收南汉

      荆、湖二地被灭后,是攻击南部的南汉还是西部的西蜀,赵匡胤虽然做了两手准备,但对先从哪里下手还犹豫不定。此时,后蜀国主孟昶的一封密信,为赵匡胤提供了借口。

      后蜀权利建立于公元934年,始主孟知祥原为后唐的成都尹、四川节度使,管辖着今四川、重庆和陕西南部、甘肃东南部、湖北西部等地区。孟知祥初到成都时,蜀中农民因苦于前蜀的暴虐,群起反抗,“蜀中群盗犹未息,知祥择廉吏使治州、县,蠲除横赋,安集流散,下庞大之令,与民更始”。社会逐渐稳定下来,生产力得到了恢复和发展。《蜀梼杌》中论及后蜀之富庶时说:“是时蜀中久安,赋役俱省,斗米三钱”,可见稻米之充足。

      孟知祥死后,其子孟昶16岁登上皇位,亲政伊始,他鼓励臣下陈说国事,并亲笔撰述箴戒。但后来日渐骄奢,挥霍无度,大兴土木,建造宫殿,挑选民间美女充实后宫,生活极为豪侈。北宋灭掉荆、湖后,后蜀的东、北两个侧翼已完全暴露在宋军眼前。乾德元年(963)四月,太祖赵匡胤先命张晖为凤州团练使兼西面行营巡检壕寨使,勘察川陕地形;同时在开封城南急造楼船,训练水军;命西南面转运使筹措军粮物资,并命诸州赶造山地轻车,以备攻战之用。北宋对后蜀的虎视眈眈,自然引起后蜀主孟昶的惊恐。本想要向宋朝臣服的他后来听取知枢密院事王昭远的建议,决定严兵把守。同时,派使者约北汉权利同时攻打宋朝。不料使者中途投降了宋朝,交出密信并把后蜀的山川形势和兵力部署绘制成册上交。太祖看完密信后兴奋地说:“吾西讨有名矣”。

      乾德二年(964)十一月,太祖命王全斌偕副都部署崔彦进率3万步骑出北路,自凤州(今陕西凤县)沿嘉陵江南下;令刘廷让与都监曹彬率步骑2万自归州(今湖北秭归)溯江而上。面对宋军进攻,孟昶命王昭远为北面行营都统,赵崇韬为都监,领兵3万由成都北上,扼守利州(今四川广元)、剑门(今四川剑阁);命韩保正为招讨使,率数万兵赴兴元(今陕西汉中东),以加强北面防御。

      十二月十九日,宋北路军攻占兴州(今陕西略阳),击败蜀军7000人,获粮40余万斛。又乘势进袭西县,擒韩保正等,继直捣嘉川(四川旺苍),斩、俘甚众。蜀军余部退保葭萌(今四川广元),烧毁栈道阻截宋军南下。王全斌命崔彦进率一部兵力抢修栈道,进克小漫天寨;自率主力从嘉川(今四川广元东)东南之罗川小路迂回前进。数日后,宋军突破大漫天寨(今四川广元东北漫天岭),大败蜀军精锐,并占领利州,王昭远被迫退保剑门。

      此时刘廷让所率东路宋军已入三峡,连破数寨,歼蜀水、步军12000余人,杀蜀将南光海,俘战棹都指挥使袁德弘,获战船200余艘,继而占领夔州(今四川奉节)。不久,西蜀万、开、忠、遂等州刺史都向宋军投降,成都危在旦夕。

      乾德三年(965)正月,王全斌以精兵攻破剑门,迫近汉源坡,俘虏王昭远,乘胜占领剑州(今四川剑阁)。孟玄哲率援军进至绵州(今四川绵阳),闻剑门已失,即仓皇逃回成都。初七,宋两路军直逼成都城下,孟昶见大势已去,向宋军投降。

      从军事实力对比来看,后蜀当然不可能与北宋的雄师相抗衡。然而,后蜀内部如果政治清明,将领指挥得当,也许不会在短短的66天内就被灭亡。无怪孟昶的宠妃花蕊夫人作诗道: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花蕊夫人后蜀平定后,宋主帅王全斌等人昼夜宴饮,通宵达旦,不恤军务,对入川的宋兵不加管束,任他们劫夺蜀中财物,掳掠子女,蜀人苦不堪言。曹彬屡次劝王全斌还师,全斌不听。

      时太祖赵匡胤为安置蜀兵,诏令蜀兵俱开赴汴京听调,朝廷拨款以资路费,并通知王全斌要尽力给足川兵路费。王全斌却极力中饱私囊,想方设法克扣川兵路资,川兵大愤。川兵在离川赴汴途中,行至绵州(今四曹彬川绵阳县),竟揭竿为乱,自号兴军,胁从者10万余人,并推文州刺史全师雄为帅。全师雄先不肯,后闻知王全斌派朱光绪领宋兵1000余人“抚乱”,至其家乱逞淫威,先杀其家人,又霸占其女儿,于是大怒,率乱兵攻占彭州,与宋军作对。后蜀人民群起响应。宋朝入川的将领崔彦进兄弟分道进讨,屡战不利,崔彦进弟阵亡。时成都城中尚有川兵降者27000余名,王全斌恐他们有变,尽都诱入城中,全部杀死。王全斌一面上报朝廷,一面令副帅刘光义和都监曹彬领兵讨贼。刘光义廉谨有法,曹彬宽厚有恩,两人率兵入蜀以来,秋毫无犯,声名远播。此次从成都出兵平乱,仍令全军严守纪律,不准扰民。川民见其旗帜,皆抚额相庆。宋军到新繁,与全师雄乱兵交战。宋军大胜,追敌至灌口,歼敌甚众,全师雄身中数箭而亡。

      平定后蜀后不久,宋太祖赵匡胤认为南方几个割据权利已不足为虑,便把目光瞄准了北汉。先后派遣侯霸荣、惠璘等人为间谍,打进了北汉内部。侯、惠等人积极活动,很快买通了当时的北汉宰相郭无为。在郭无为的安排下,侯、惠等人成了北汉的宫廷供奉官,可方便出入宫禁。开宝元年(968),太祖认为时机已到,便大举伐北汉。然而,战事并不如设想的那么顺利。双方争斗了两年,以宋军大败告终。统一战争陷于停滞。

      经过一年多的休整,太祖决定攻取南汉,继续实施“先南后北”的统一方略。南汉以广州为中心,占据岭南两广地区达60年之久。此时的南汉是各割据权利中最腐败最黑暗的权利。南汉主刘趁太祖全力北伐北汉之际,竟然不自量力地一再袭扰宋朝边境。在积蓄了力量后,太祖于开宝三年(970)九月初一,命潭州防御使潘美为贺州道行营兵马都部署,朗州团练使尹崇珂为副都部署,道州刺使王继勋为行营马军都监,率潭(今湖南长沙)、朗(今湖南常德)等10州兵南下,避开五岭险道,直入南汉中部。二十九日,攻克富川(今广西钟山),歼南汉军10000余人,继而占领白霞(今广西钟山西),进围贺州(今广西贺县)。

      南汉权利一直是由宦官职掌兵权,防务懈怠,兵甲破废,突闻贺州被围,朝野为之惊恐。十月,南汉主刘急派大将伍彦柔率舟师万余出西江,沿临贺水(今贺江)北上救援。二十日,潘美探知南汉援军将至,便施展诱敌深入之计,南撤20里,在南乡(今贺县南信都)贺水岸边设伏以待。翌日晨,南汉援军离船刚刚登岸,突然遭到宋军袭击,大部被歼,伍彦柔被俘杀。宋军又继续围攻贺州,随军转运使王明率辎重兵百余及丁夫数千,挖土填堑助战,贺州守军看到无望取胜,便献城投降。刘害怕宋军沿贺江顺流直抵兴王府(今广州),便起用宿将潘崇彻为马步军都统,统兵3万扼守贺江口,阻截宋军南下。二十三日,潘美率军连克昭州(今广西平乐)、桂州(今广西桂林)、连州(今广东连县),进逼韶州(今广东韶关)。南汉都统李承渥领兵10余万屯驻莲花峰(今广东曲江南)下列阵,布象群于阵前,以壮军胆。潘美命集中劲弩射象。象群受伤之后惊跃狂奔,南汉军溃败,宋军乘乱攻占韶州,俘刺使辛延渥、谏议大夫邹文远。广州门户失陷后,南汉主又命郭崇岳为招讨使,与大将植廷晓统兵6万于马迳(今广东广州北)筑垒,抵御宋军。四年正月,宋军攻克英(今广东英德)、雄(今广东南雄)二州。潘崇彻拥兵自保贺江口,见大势已去,不战而降。

      宋军乘胜沿北江南下,经泷头(今英德南)攻占双女山(今广州西),逼近郭崇岳军阵地。潘美数遣游骑挑战,潘美郭崇岳避不出战。刘见势危,欲逃亡海上,未果;便派其弟祯王刘保兴率兵增援郭崇岳,抵抗宋军。二月初四,植廷晓率所部据水列阵,潘美军涉水进攻,大胜。潘美继而对郭崇岳竹木营栅夜施火攻,大败南汉军。郭崇岳死于乱兵,刘保兴逃回兴王府,宋军追至城下。初五,刘出降,宋军进占兴王府,岭南全部平定。

      南汉灭亡之后,南方剩下的最后三个割据权利个个自危,震恐异常。势力最强大的南唐这时也不得不主动要求取消国号,放弃皇帝的称号,改称“江南国主”。而另外两个割据权利吴越和漳泉早就上表称臣,接受宋朝的官职。

      挥师伐南唐亲征定乾坤

      北宋灭掉南汉后,据有长江上中游及下游江北地区和珠江下游地区,从战略上形成了对南唐的三面包围。

      南唐在五代时期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割据权利。后周世宗时期,曾多次征伐,但只是占领了南唐江北地区的领土,而始终没有将其灭掉。宋朝建立后,南唐国主李煜看到南方其他割据权利纷纷灭亡,知道不可与大宋力敌。为了苟延残喘,他一面主动消去南唐国号表示臣服,一面暗中募兵备战以防宋军进攻。

      宋太祖的统一大业正如火如荼,又怎能容忍另一个权利孤悬在外?于是便积极筹划攻伐之事。开宝六年(973)四月,宋太祖派翰林学士卢多逊为江南生辰国信使,实为探视南唐虚实,归朝时以“朝廷重修天下图经,史馆独缺江东诸州”为借口,提出“愿各求一本以归”。南唐后主李煜遂命人连夜抄写送交,“于是江南十九州之形势,屯戍远近,户口多寡”,为太祖所全部掌握。卢多逊以南唐衰弱可取,正合宋太祖心意,九月,遂升为参知政事。

      南唐落第举子樊若水想投靠宋朝以取富贵,遂在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市南)附近以钓鱼为名,用小船载丝绳往返长江两岸,测量江面宽度。次年七月,进京向宋太祖献建浮桥攻取南唐之策。宋太祖遂派他前往荆湖,依其计督造船舰。

      李煜

      开宝七年九月,宋太祖派节度使曹彬为主帅,潘美为副帅,南下江陵,做好进攻的一切准备。但宋太祖也感到“未有出师之名”,于是派使臣前往南唐,召后主李煜入朝,但南唐诸臣害怕后主被扣留,都劝李煜不要入朝,李煜遂“称疾固辞”。于是,太祖便以其“抗旨”为借口,部署讨伐事宜。十月,宋太祖正式任命曹彬为西南面都部署,潘美为都监,率主力由江陵东下;另以吴越王钱镠作为东南面招抚制置使,率吴越兵为偏师由东向西攻南唐,同时派丁德裕为先锋,实为监军,使南唐东西两面受敌。宋军自荆南东下,水陆并进,连克池州、芜湖、当涂,进屯采石矶,击败南唐军,俘获1000余人。十一月,宋军于采石建浮桥,南唐军多次出击采石,先后战败,宋军主力遂从浮桥渡江。连克金陵外围据点,并在秦淮河击败南唐水陆军10余万,形成了对金陵的包围。

      然而,后主李煜还在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金陵被围数月,李煜全然不知。开宝八年(975)五月,李煜登城巡视,见宋军已进逼城下,急忙命朱令赟率10万守军东下赴援。朱令赟率水步军号称15万顺江东下,在皖口遇王明部阻止。朱令赟以火攻宋军,因风向改变,反烧自己。宋军乘势猛攻,全歼南唐援军。此时金陵被围九个多月,曹彬再三致书劝降李煜,均被拒。十一月二十七日,宋军发起总攻,金陵城破,李煜被迫投降,南唐灭亡。

      北宋大军过浮桥征南唐据说,在宋军围攻南唐期间,后主李煜曾派徐铉到太祖处劝其罢兵。交谈中徐据理力争,驳得太祖理屈词穷。情急之下,太祖说了一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令徐“皇恐而退”。后世大多评说这句话显示了封建帝王的霸道之态。而笔者则认为这恰恰反映出了太祖誓将全国统一的傲气与豪气。

      开宝九年(976),太祖突然死去,其弟赵光义继位,是为宋太宗。太宗继位后,继续实施太祖未竟的统一战略。他使用政治压力,迫使吴越王钱镠和割据福建漳、泉二州的陈洪进纳土归降。这样,两浙、福建也纳入了宋朝的版图。至此,中国南方的各割据权利全部被消灭。“先南后北”的战略已完成过半,灭亡北汉事宜就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北汉建立者刘崇,为后汉高祖刘知远之弟。后周建立时,刘崇以后汉河东节度使、太原(今山西太原)尹自立为帝,仍称汉,史称北汉,宋时也称东汉。北宋建立时,北汉帝刘钧在位,对辽穆宗自称男,是继后晋高祖石敬瑭之后的又一个儿皇帝。北汉虽不强大,但依靠辽与宋抗衡,是宋朝统一战争中的劲敌。

      鉴于太祖曾三次率军进攻北汉皆因辽军南援而败,太宗遂制定围城打援,先退辽军后取太原的方略。继而组建飞山军,加紧练兵。并命晋(今山西临汾)、潞(今山西长治)、邢(今河北邢台)、洺(今河北永年东南)、镇(今河北正定)、冀(今河北冀县)等州,制造兵器及攻城战具,储备粮草,做攻战准备。

      太平兴国四年(979)正月,太宗率大军亲征北汉。命潘美为北路都招讨制置使,统领河阳节度使崔彦进、彰德节度使李汉琼、桂州观察使曹翰、彰信节度使刘遇等,分别从四面进围太原。命云州观察使郭进为石岭关都部署,扼守石岭关(今山西陌曲东北关城);命孟玄哲为镇州驻泊兵马都钤辖,守镇州,分别待击从北、东两面救援北汉之辽军,命河北转运使侯陟、陕西北路转运使雷德骧分掌太原东、西路转运事。同时遣将分兵攻隆(今山西祁县东南)、盂(今山西盂县)、汾(今山西汾阳)、沁(今山西沁源)、岚(今山西岚县北之岚城)等州,割裂北汉军,以孤立太原。十五日,太宗从东京(今河南开封)出发,主力经镇州、承天寨(今山西娘子关)分兵西进,直趋太原。北汉主刘继元闻讯,急遣使赴辽求援。辽景宗耶律贤即命南府宰相耶律沙为都统,冀王耶律敌烈为监军,偕南院大王耶律斜轸率兵驰援。又命左千牛卫大将军韩悖、大同军节度使耶律善补以本路兵南下增援。三月十六日,辽东路援军日夜兼程至石岭关,被大涧所阻隔,时宋郭进部已布阵待战。耶律敌烈不等后军来到,即领前锋军渡涧,未及过半,郭进率骑兵突然出击,斩杀耶律敌烈等五将,歼万余人。及耶律斜轸率后军至,弓弩齐放,耶律沙大败,领余众仓皇退走。不久,辽北路援军亦被宋军击退。

      宋军打援获胜,又乘势攻取外围。到四月,相继攻克盂县、隆州、岚州等地,又破北汉鹰扬军及岢岚军,使太原陷于孤立。北汉主惊惧,复遣使赴辽,被宋军俘杀;潜师出击,亦被宋军击败,于是固守孤城,不敢出战。二十二日,宋太宗至太原,集兵四面围城。二十四日凌晨,亲临城西督战,数十万将士以弓弩轮番向城内发射矢石。五月初一,攻破城西南护围羊马城,北汉宣徽使范超、马步军都指挥使郭万超等先后出降。刘继元在外无援军,内无兵力抵抗的困境中,于初六投降,北汉灭亡。

      北汉灭亡后,太宗打算趁势灭辽。于是亲率大军于太平兴国四年(979)进抵易州。辽刺史刘宇本是汉人,献城投归宋营。太宗留兵千人协守易州,又进攻涿州,辽涿州判官刘厚德亦为汉人,复开城纳降。宋辽交战形势图宋太宗见连下二城,旗开得胜,非常高兴,乘胜率兵进抵辽之南京(今北京市)城南,命宋惺、崔彦进、刘遇、孟玄哲四将各率军兵四面攻城。守将耶律学古拼命抵御,太宗亲自督战。然而宋军围伐太原疲敝,已经懈怠,攻城不下。这时辽朝已派援军来救。探卒入报,辽将耶律休哥为前锋,已至高粱河。太宗命大军拔营齐起,前往高粱河迎敌。快到河边时,只见辽兵有数万人越河而来,双方摆开阵势,金鼓齐鸣,旌旗飞舞,宋军奋力激战,辽兵伤亡惨重,渐往后退。太宗见辽军将要支持不住,遂命宋军猛攻。正在这时,又有两队辽兵,分左右冲杀而来。左翼为辽将耶律斜轸,右翼为辽将耶律休哥。二人都是辽国良将,善于用兵,宋军抵挡不住,纷纷败退。耶律休哥趁机直取太宗,太宗急命左右护驾,但诸将被辽兵分割,难以顾及。太宗仓皇失措,幸亏辅超、呼延赞等人赶到,奋力遮护,保卫太宗南奔至涿州。

      自公元963年至979年,北宋王朝经过16年的战争,结束了自唐朝中叶安史之乱以来的藩镇割据和五代十国的分割局面,实现了南北方主要地区的统一。

      高粱河之败后,太宗虽然又发动了一次大规模进攻,但仍然以失败告终。由此,太宗已完全失去了当初北伐时的踌躇满志,再不轻言与辽开战。北宋统一战争至此结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