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红玉的故事:出身卑贱无奈为娼,谁说妓女不能当将军

  • 发布时间:2017-09-09 14:52 浏览:加载中
  •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女性当将军的例子本来就很少,如代父从军的花木兰,如大宋杨家的媳妇穆桂英,等等,但是像两宋之交的梁红玉那样,从一个妓女变身为将军的却只能是唯一。那么,梁红玉到底是怎样实现人生飞跃的呢?其中又遭遇了什么曲折?请随笔者一同去纵览相关历史,追寻梁红玉的人生轨迹。

      出身卑贱无奈为娼

      提到梁红玉,我们就得谈到娼妓。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娼妓是合法的,大致分为官娼和私娼。官娼就是政府公办的妓院,也就是说是由国家统一管理,有编制,专门为政府官员和军人服务的官办“三陪”女郎。“蜀中四大才女”之一的薛涛不正是官办的营妓吗?后来她与大诗人元稹有了一段扯不清的情缘,从此占据了言情文学的头条。

      话不多说,我们继续谈一谈梁红玉。她的原籍在池州,在今天安徽省境内。祖父与父亲都是当兵的出身,梁红玉自幼跟着他们练就了一身真功夫。小时候,梁红玉和家人一起编织蒲包卖钱度日,生活十分艰辛和困苦。后来,他的父亲和祖父都相继去当兵打仗,家里就留下梁红玉和母亲艰难生活。在宋徽宗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睦州居民方腊啸聚山民起义,很快就发展到了几十万人,起义队伍连陷州郡,政府几次征讨都宣告失败。梁红玉的祖父和父亲运气不好,在平定方腊之乱中贻误战机,不幸战败获罪被杀,从此梁红玉家里失去了生活的顶梁柱,断了收入来源,日子也更为困顿了。后来,她家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无奈之下,梁红玉沦落为京口的营妓。当时的营妓即由各州县政府管理的官妓。由于梁红玉精通翰墨,又生有神力,能挽强弓,每发必中,对平常少年子弟多白眼相看,毫无娼家气息,她的特殊风格在营妓圈中小有了名气。许多达官贵人对这位有个性的营妓很是感兴趣,便常常高价买她过夜。不知道做“营妓”的梁红玉,是否在此时卖身,历史上有过一些争议。但笔者认为,既然生在风月场所,还能保持一份洁净的女人实在太少,因此梁红玉她应该是卖过身的。对笔者观点算得上佐证的有以下两种史料。比如南宋学者罗大经所著《鹤林玉露》一书记载:“韩蕲王之夫人,京口娼也。”韩蕲王即韩世忠,京口娼也,即是卖了身了。清乾隆年间的《山阳县志》也记载,“梁流落为京口娼家女”,就明确提出梁红玉为娼家女了。

      另外,有学者对梁红玉的出身和是否为娼提出了不同观点。他们认为,梁红玉本是江苏人,不然当前江苏境内怎么还会有纪念梁红玉的祠堂呢。另外元人脱脱等编修的《宋史》,在记述梁红玉事迹时,对她的籍贯和妓女出身并没提到,因此他们认为梁红玉不一定生在安徽,也不一定沦为娼妓。但是,这样的说法并不严谨,没有提到,并不能表明不是。因此,笔者最终还是认定梁红玉是做过娼妓的。

      风尘女子爱上将军

      和薛涛一样,身为营妓的梁红玉也遇到了自己的贵人,这个人就是南宋“武功第一”的韩世忠。韩世忠是陕西省绥德县人,虎背熊腰,颇有胆量,忠厚耿介,乐于助人,有点类似于《水浒传》中的“及时雨”宋江,是一个正直而勇敢的英雄人物。当童贯平定方腊之后,注意,平定方腊的可不是宋江一伙“土匪”,而是被称为大奸臣的童贯。施耐庵为了大力赞美农民起义,才将平定方腊的功劳硬生生地从童贯手中抢去了。这些都是闲话,我们再回到主题。

      童贯打了胜仗,浩浩荡荡班师回朝,在行到京口处时,他们就停下来准备好好享乐一番,于是召来了娱乐圈中有名的营妓跳舞陪酒,彻夜狂欢。当时的头牌梁红玉就与诸妓一同到了军营入侍。在宴席上,梁红玉的命运由此而改变,因为她遇到了人生中的贵人,这个人就是韩世忠,那时他仅仅是一个营长级别的小官,但后来成了大宋“武功第一”的爱国将军。

      宴会上,韩世忠并不是最抢眼的“兵哥哥”。但是,他的忧郁和孤傲,感染了多情美丽的梁红玉。当众多将领都举着酒杯,搂着明星娼妓,划拳说荤笑话之时,韩世忠却独自闷闷不乐,眼神中有着一丝忧伤。他的与众不同引起了梁红玉的注意。于是,梁红玉轻轻地走了过去,举起一杯酒,温柔地说道:“韩将军,有何不高兴呢?”

      韩世忠抬起头,看到梁红玉飒爽英姿、不落俗媚的神气,心里不禁一震,这个美丽的女子身上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气质。于是,两人坐了下来,互通殷勤,彼此怜惜,英雄美人自此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不久便成眷属,坠入爱河。

      从此,梁红玉嫁给了韩世忠,并随着他南征北战,加入到了抗击金兵的行列中,一位女将军也随之诞生了。

      平叛有功助夫升职

      很快,梁红玉就在一次平叛中显示出了自己的爱国节操,宁愿牺牲小家,也要为国献身出力,她也因为此次立功,帮助丈夫韩世忠成功升职。

      公元1129年,金军在粘罕的带领下由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入泗州(今安徽省泗县),直抵楚州(今江苏省淮安市)。宋高宗仓皇往浙江一带逃跑,此等外忧引起了严重的内患。当时的扈从统制(禁卫军司令)苗傅和另一大臣刘正彦发动兵变,强逼宋高宗退位,禅位给他年方3岁的儿子,并让孟太后出来垂帘听政,准备改年号为“明受元年”。为了使此次政变成功,叛军一伙袭杀了执掌枢密的王渊,还分头捕杀了高宗的亲信。事变发生后,宋高宗的行动受到了限制,失去了自由,宰相朱胜非与隆祐太后又密商,扣押了将军韩世忠的儿子以及夫人梁红玉。接着,他们准备派梁红玉出城,驰往秀州,催促韩世忠火速进兵杭州勤王,并由太后封梁红玉为安国夫人,封韩世忠为御营平寇左将军。

      安排妥当后,宰相朱胜非就对禁军卫司令苗傅说:“韩世忠如果听到我们这边的消息,还不立即过来,就证明他一定在犹豫。但是,我们若派他的妻子梁红玉去迎接,就不怕韩世忠不来了。只要韩世忠投奔过来,那么力量就会大增。到时,此次行动就成功一大半了,至于其他人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苗傅听宰相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心中大喜,认为是一条妙计,便立即派梁红玉出城。梁红玉假意应允,暗地里却回家抱了儿子,跨上马背疾驰而去,不到一昼夜就赶到了秀州(今浙江省嘉兴市)。接着,梁红玉将苗傅叛变的信息告诉了韩世忠,并劝说丈夫一定要以大局为重,不要做历史的罪人。于是,韩世忠在妻子的建议下,决定同张俊等一同带兵去平定叛乱。通过艰难的英勇战斗,他的部队终于打败了苗傅等人率领的叛军,成功解救了处在控制之中的宋高宗,解除了一场政治危机。

      平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宋高宗喜出望外,亲自来到宫门口迎接韩世忠夫妇,并立即授予韩世忠武胜军节度使,不久又拜为江浙制置使。同时,高宗还盛赞梁红玉“智略之优,无愧前史,给内中俸以示报正”。给功臣之妻俸禄,这在前朝从未有过,梁红玉为当时第一人。

      金山一役显露才华

      帮助丈夫韩世忠平叛成功,梁红玉体现出了自己的爱国情操。后来的金山一战,更是显露出了她卓越的军事才华。

      公元1129年10月,金军在金兀术的率领下,长驱直入攻进江浙。宋高宗在遭遇了第一次叛乱的惊吓后,胆量已大不如从前,竟然自己灰溜溜逃跑了,早失去了作为一国之君的胆魄和勇气。高宗先从杭州逃到明州(今浙江省宁波市),再从明州逃到了海上。幸亏金军没有一意只追高宗,只是想多抢劫点财物,又加上他们海军实力不行,才让高宗保住了小命。

      虽然高宗选择逃跑,但是老百姓坚持英勇斗争。为了反击金军,江南各地爆发了汉人组织的民间游击。金兀术不想“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在大肆掳掠之后便决定暂时北返。这时,韩世忠正担任浙西制置使(相当于浙西战区司令)。在听说金军将要北撤的消息后,韩世忠觉得这是一个大好时机,便立即率领水军8000人前去截击。此时,韩世忠完全背离了兵法的套路,俗话说“穷寇莫追”,更别说“归师勿遏”。韩世忠这是去阻截金朝归乡的军队,很容易激发人家超常的战斗力。但是,韩世忠依旧坚持截击,并向金军统帅金兀术下了战书。双方在约定的日子,在长江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韩世忠的妻子梁红玉特别勇敢,身先士卒,登上十几丈高的楼橹,冒着流矢,在金山之巅的妙高台“亲执桴鼓”指挥作战。这一战打得金军溃不成军。

      金军遭到了重挫,大出金兀术的预料。无奈之下,金兀术采取和平手段,派遣使者与韩世忠谈判,希望宋军放他们一条生路,并愿意归还所有在江南掠夺的财物,另外还要送韩世忠名马作为谢礼。韩世忠没有见好就收,一口回绝了金兀术的请求。

      于是,双方继续在长江上激战。金军不熟悉地理,被宋军逼入黄天荡死港。此时本是消灭金军的最好时机,但韩世忠和梁红玉的兵力实在太少,又没有陆军配合,金兀术趁机凿通湮塞已久的老鹳河故道30里,终于成功撤向了建康(今江苏省南京市)。

      之后,韩世忠又继续紧追金军,并与之发生了几次激战。宋军大将孙世询、严允还在激战中牺牲。金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最终突围而去。此次拦截,韩世忠虽然没有全歼金军,但是在战略意义上,他以绝对弱势兵力阻击金兵达48日,而金兵北去后不敢南顾,已达到了击退金兵的目标。

      金军败北后,梁红玉做出了惊人的举动,她不但不居功请赏,反而因金兵突破江防,上疏弹劾丈夫韩世忠“失机纵敌”,请朝廷“加罪”。这一义举使举国上下人人感佩,传为美谈。朝廷也专门为此再次加封梁红玉为“杨国夫人”。

      英年早逝举国悲痛

      绍兴五年(公元1136年),韩世忠被任命为武宁安化军节度使(相当于武宁安化军分区司令),驻扎在楚州(今江苏省淮安市)。妻子梁红玉则继续跟随丈夫韩世忠率领将士以淮水为界,旧城之外又筑新城,以有效地抗击金兵。

      经历不断的战乱,当时的楚州城已经破败不堪,荆棘遍野,人民居无定所,军队士兵也是缺少粮食,很难吃上一顿饱饭。无奈之下,为了保证军队正常运转,作为将军的梁红玉便亲自用芦苇“织蒲为屋”。同时,她还带领士兵去寻找野菜充饥,当在文通塔下的勺湖岸畔发现马吃的蒲茎后,梁红玉亲自尝食,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她就发动军民采蒲茎充饥,以解决粮食不足的困难。现在,不少淮人喜欢食用“蒲儿菜”,相传就是因为当年梁红玉率军士“采蒲茎充饥”而来。因此,当地的人们也将蒲儿菜称作“抗金菜”。

      虽然条件艰苦,但是韩世忠、梁红玉并不搞特殊,他们与士卒同劳役,共甘苦,士卒都乐于为大宋效命。经过苦心经营,楚州城终于恢复了生机,又成了一方重镇。在楚州,韩世忠与梁红玉一共驻守了十多年,受到了百姓的爱戴,当地经济也得到了长足发展,特别是“兵仅三万,而金人不敢犯”,更是给老百姓创造了安定的生活环境。

      后来,大奸臣秦桧当权,便力主议和。大宋和金国终于签订了绍兴和议,虽然是一个耻辱的协议,但从客观上讲,的确为老百姓创造了一段时间的和平环境。

      和议签订后,宋高宗开始加固皇权,并立刻着手削夺大将们的兵权,以维护自己的绝对统治。大将军韩世忠首当其冲,虽然官职越做越大(后被封为咸安郡王),但兵权却越来越小。韩世忠明白宋高宗是在走太祖的老路,要搞“杯酒释兵权”了,为了逃避皇帝的迫害,他干脆主动交出了军权,闭门谢客,整天饮酒作乐,做了一个闲玩的虚职将军。而梁红玉则将全部精力放在了教育儿子身上,请了名师在家里教学,她的儿子韩彦直也很争气,后来居然也成了一代名臣。

      至于梁红玉的去世,史料对其进行了详细记载。据大宋学者李心传撰《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淮东宣抚使韩世忠妻秦国夫人梁氏卒,诏赐银帛五百匹两。”翻译成现代文就是,韩世忠的妻子秦国夫人梁红玉去世后,被皇帝赐予了银五百两、帛五百匹。《淮阴市志》也记载,梁红玉和韩世忠镇守楚州十余年,后来因岳飞蒙受莫须有之冤,遂辞去军职归隐苏州。并且说梁红玉卒于1153年,比韩世忠还晚两年。

      梁红玉死去后,举国悲痛,特别是楚州的老百姓更是万分伤感,他们纷纷烧纸祭拜纪念这位传奇的女将军。虽然,这位女英雄曾经做过妓女,却没有一人再次提起她不堪的过去。就连宋高宗赵构也称赞梁红玉:“智略之优,无愧前史。”

      女中豪杰永垂后世

      梁红玉的去世,对于宋朝人民是悲伤的,她不仅得到了时人的怀念,也受到了后世的尊崇。宋孝宗主政时,就下令竖碑建祠以纪念梁红玉。各位如果还想去看看遗迹,不妨去江苏省苏州市沧浪区枣市街小学即原蕲王祠,供韩、梁两尊塑像,壁上有“春祭韩王诞正月二十日,秋祭梁夫人诞九月初六日”之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