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惧内皇帝宋光宗

  • 发布时间:2017-09-07 22:13 浏览:加载中
  •   “惧内”是一种主要见诸于书面的雅说,世俗通常名之为“怕老婆”,现代又引申为“气管炎”。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常见而世代难绝的流行“病”。而且此“病”与五花八门的器质性疾病有着绝对的相似之处,即无论朱门豪富,还是寒门赤子,都可能患上此症(如胡适先生就坦承自己怕老婆,且几乎甘之若饴)。所以从古到今,怕老婆的桥段汗牛充栋,最引人发噱也为人乐闻。如冯梦龙在《笑林广记》里就收有这样的段子:

      说的是有一个官吏惧内,一日被妻挝破面皮,翌日上堂,太守见而问之。吏对曰:“晚上乘凉,葡萄架倒下,故此刮破了。”太守不信,曰:“这一定是你妻子挝破的,快差皂隶将她拿来。”不意太守内人在后堂潜听后大怒,抢出堂外,太守一见,慌忙对吏道:“你且暂退,我内衙葡萄架也要倒了。”

      这还不算稀罕,还有说皇帝也怕老婆的。比如:

      一官吏的乌纱帽被妻子打架时踩破了。他很生气,第二天上朝向皇帝奏了一本:“启奏陛下:臣妾很是啰嗦,昨天与臣吵架,踩碎臣的纱帽。”皇上劝慰道:“爱卿你要忍耐,皇后也有此毛病,与朕一言不合,即将皇冠打得粉碎。你的纱帽算个什么,顶多是个布口袋!”

      笑话终究是笑话,皇帝贵为天子,又是朕即天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绝对威权者。而皇后尽管也是人中之凤,母仪天下的贵人,毕竟还是(在通常情况下)只主中宫,仰命于帝,且从封建法理上说,是随时可被皇帝废立或打入冷宫甚至赐死的主儿。她们能有多大的能耐或胆量,敢叫皇帝怕自己?

      还别说,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凡事都有例外,中国历史上,惧内的皇帝虽然不多,却还不能算稀罕。最著名的要算是晋惠帝之遇上贾南风,唐高宗李治之受制于武媚娘。前者还可理解,毕竟晋惠帝司马衷是个先天不足的痴愚儿,听说穷人吃不上饭,会怪问“何不食肉糜”;这样的主儿,再碰上妒悍成性的贾南风,不怕或不被其玩弄于股掌中倒是奇怪的事了。而李治不痴不聋,却也奈何老婆不得,恐怕只能从其个人及其老婆武则天的性格上去找原因了。事实上,古今中外怕老婆者,多半未必真怕,实在还是性格及情感因素或某种经济因素乃至政治格局在起作用。具体说起来,也各有各的逻辑,要认真探讨起来其实是相当复杂的,故且作罢,还是来看看历史上另一个比较典型却不像上述两位皇帝那么著名的惧内皇帝的故事吧。

      这位“苦主”就是庙号光宗的南宋第三任皇帝赵惇(1147年——1200年),他在位5年,享年54岁,死后谥号循道宪仁明功茂德温文顺武圣哲慈孝皇帝。别看他谥号漂亮,其中不光有“圣哲”,还有“慈孝”两字。其实宋光宗是宋朝所有皇帝中比较昏庸懦弱的一位,其不仅处处受制于皇后李凤娘,以至权柄旁落,还因对上皇不孝而闻名于世。慈孝云乎哉!至于其惧内和不孝的深层原因,则不仅与他娶了个刁狡毒辣的妒后有关,还与他的人生经历及当时的政治格局有关。

      光宗是受父亲宋孝宗内禅而登基做皇帝的。其时他已42岁。此前他先是当了9年的恭王,之后,又当了18年太子。太子是皇室储君,按说应该风光无限、踌躇满志。实际上历朝历代的东宫向来都是权力斗争的漩涡中心,众多的皇叔皇子在窥伺着这一宝座。太子言行稍有疏忽,不仅储君之位不保,而且还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因而长期谨小慎微的储君生活,对光宗的性格不可能不产生特殊的影响。比如,赵惇在小心翼翼地作了十几年孝子,年已不惑,却仍不见孝宗有将皇位传给他的意向,终于有些耐不住了。一天,便向孝宗试探道:“我的胡须已经开始白了,有人送来染胡须的药,我却没敢用。”孝宗听出了儿子的弦外之音,答道:“有白胡须好,正好向天下显示你的老成,要染须药有什么用!”太子碰了软钉子,从此不敢再向孝宗提及此事,但其心中的压抑与失望则可想而知了。加上他一向体弱多病,登基后父亲寿皇仍在心理上和实际上多少对他有着种种制约与影响。因而他最大的特点是就是疑神疑鬼,缺乏安全感,什么人也不敢相信,对父皇也由于李后的挑唆而日渐充满疑惧,尤其还日益惧怕老婆,以致患有“心疾”,就是精神疾病。

      实际上,光宗即位之初,心里也是有着一线之明,且想有些作为的。他很清楚,自己的太太李后所以厉害,依仗的主要是宫里的宦官。因此他一度是想将宫里的宦官诛逐一批,免得他们为虎作伥。只是计划虽有,暗弱寡断的个性又使他迟疑不决。而宦官们早已窥透上意,便愈加谄媚李后,求她庇护。于是两下里沆瀣一气,互为臂助。每当光宗流露出嫌恶宦官的意思,李后便极口包庇。弄得光宗虽心有不甘却又有口难言,有意难伸。渐渐地便加剧了“怔忡症”,索性心灰意冷,得过且过了。

      偏偏李后不让他得过且过。她不仅为人悍毒阴险,还经常在光宗和寿皇孝宗之间搬弄是非,致使其父子失和,关系越来越差,最终落下“不孝”之骂名。

      至于李后,她之所以搬弄是非,离间光宗父子关系,主要缘于寿皇孝宗曾公开流露要废她后位和反对立她的儿子嘉王为太子等事情上。当然,这首先也与李后的个性有关。李后一向对孝宗夫妇傲慢无礼,一次,孝宗皇后谢氏好言规劝她注意礼仪,她竟恼羞成怒,反驳道:“我是官家的结发夫妻!”言外之意是讥讽谢氏当年是由嫔妃册为中宫的,在场的孝宗闻此勃然大怒。以前他说废黜还只是想警告一下李氏,希望其有所收敛,经过此事以后,他真的有此打算了。他召来老臣史浩,私下商议废后之事,但史浩认为光宗初立,此举会引起天下议论,不利于政局稳定,执意不从,废后之事只得作罢。寿皇废后的警告对李氏来说,时时如芒刺在背。为了保住凤冠,她更得牢牢地控制住光宗,使其疏远孝宗,只相信和依赖自己。

      寿皇为给爱子光宗治病,搜集到民间秘方,照方和好了药,本可差人给光宗送去,但寿皇恐怕被李后所阻,就准备等光宗来重华宫问安的时候让他服用。李氏此前已经听说寿皇不同意立自己的儿子嘉王为太子的事情,认为寿皇是借机来发泄对自己的不满,此番他让光宗过宫服药,更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以为这是寿皇要毒害光宗的一个阴谋,自己的皇后之位也会因此而受到极大的威胁,便极力阻止光宗去见孝宗。不久以后的一次宴会上,李氏又当面向寿皇提出立自己的儿子嘉王为太子,寿皇沉吟不决,李氏竟然责问道:“我是你赵家正式聘来的,嘉王是我亲生的,为什么不能立为太子?”寿皇大怒,拂袖离席。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南宋杰出的数学家——杨辉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