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宋代古典园林简略

  • 发布时间:2015-09-14 01:16 浏览:加载中

  •   关键词:宋代古典园林;社会背景;兴盛情况;影响
      宋代,地主小农经济十分发达,城市商业和手工业空前繁荣,资本主义因素已在封建经济内部孕育。宋代却又是一个国势赢弱的朝代,处于隋唐鼎盛之后的衰落之始,而经济发达与国势赢弱的矛盾状况形成了宫廷和社会生活的浮荡、奢靡和病态的繁华。在这种社会风气的影响之下,上至帝王、下至庶民无不大兴土木、广营园林。皇家园林、私家园林、寺观园林等大量修建,其数量之多,分布之广,较之隋唐之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园林建筑的个体、群体形象以及小品的丰富多样;观赏树木和花卉的栽培技术在唐代的基础上又有所提高,已出现嫁接和引种驯化的方法;石品也已成为普遍适用的造园素材,江南地区尤甚。所有这些,都为园林的广泛兴造提供了技术上的保证,也是当时造园成熟的标志。
      宋代文官的地位较高,文官多能诗善画。宋代士大夫知识分子的诗篇多数是吟咏感情生活以及描写风景名胜、茶酒书画、花草树木、庭院泉石等的题材,园林诗和园林词成为宋代诗词中的一大类别。绘画艺术在五代、两宋时期已发展到高峰境地,两宋的山水画都十分讲求以各种建筑物来点缀风景,画面构图在一定程度上突出人文景观的分量,表明了自然风景的“园林化”的倾向。文人广泛参与规划园林,也相应地培育了文人士大夫的造园兴趣他们有的直接参与园林的规划设计,有的著文描述某些名园,从而发展了《园记》这种文学体裁。文人士大夫的造园活动大为开展,逐渐形成明间的“士流园林”,士流园林更进一步的文人化,则又促成了两宋“文人园林”的兴盛局面。
      宗教方面,佛教发展到宋代内部各宗派开始融汇,禅宗和净土宗成为主要的宗派,禅宗势力尤大,且也完成了汉化的最终历程,成为地道的“汉地佛教”。相应地,佛寺的园林更趋同于私家园林,世俗化的倾向也更为明显。道教在其早期就不断吸收佛教的教义内容,摹仿佛教的仪典制度,宋代道教更向佛教靠拢。道观的园林也像佛寺一样,表现为趋同于私家园林和世俗化的明显倾向。
      综上所述,宋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把园林推向了成熟的境地,同时也促成了造园的繁荣局面。两宋各地造园的兴盛情况,见诸文献记载的不胜枚举。
      1 北宋东京园林
      东京作为北宋都城,必然也是皇家园林荟萃之地,东京的皇家园林均为大内御苑和行宫御苑。属前者的有后苑、延福宫、艮岳3处;属后者的分布在城内外,城内计有撷芳苑、玉津园、金明池、宜春苑。以及宋徽宗时建成的延福宫和艮岳。而且艮岳尤为著名,它不仅是北宋的一座名园,甚至可以视为中国古典园林成熟的标志,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园林作品。
      东京除了皇家园林之外,还有大量的私家园林和寺观园林分部在城内及近郊的附廓一带,茶楼酒肆园林和公共园林也有建于文献记载的。“大抵都城左近,皆是园圃,百里之内,并无阒地。”
      东京的佛寺、道观很多,寺院园林大多在节日或一定时期内向市民开放,任人游览。寺观的公共活动除宗教法会和庙会之外,游园活动也是一项主要内容,因而这些园林多少具有城市公共园林的职能。当时寺观游园活动不仅吸引成千上万的居民,皇帝游幸也是常有的事。
      2 北宋洛阳园林
      中原地区经济繁荣,文化昌盛,洛阳又是北宋的政治中心——西京之所在地。造园活动之兴旺自不待言,园林见于文献记载的也比较多。
      洛阳为汉唐旧都,历代名园荟萃于斯,北宋以洛阳为西京,公卿贵戚兴建的邸宅、园林当不在少数。宋人李格非写了1篇《洛阳名园记》,记录他所亲历的比较名重于当时的园林19处,大多是利用唐代废园的基址。其中18处为私家园林,属于依附住宅的宅园性质的有6处:富郑公园、环溪、湖园、苗帅园、赵韩王园、大字寺园,属于单独建置的有游憩园性质的有10处:董氏西园、董氏东园、独乐园、刘氏园、丛春园、松岛、水北胡氏园、东园、紫金台张氏园、吕文穆园,属于以培植花卉为主的花园性质的有两处:归仁园、李氏仁丰园。《洛阳名园记》是有关北宋私家园林的一篇重要文献,对所记诸园的总体布局以及山池、花木、见诸所构成的园林景观描写具体而翔实,足以代表中原地区私家园林的一般情况。
      根据《洛阳名园记》对这十几座名园的状写,有4点值得一提:(1)除依附于邸宅的宅院之外,单独建置的游憩园占大多数;(2)洛阳的私家园林都以莳栽花木著称;有大片树林而成景的林景,另外在园中画出一定区域作为“圃”,栽植花卉、药材、果蔬;(3)所记诸园都没有谈到用石堆叠假山的情况,足见当时中原私家园林的筑山仍以土山为主,仅在特殊需要的地方如构筑洞穴时参与少许石料,一般少用甚至不用;(4)院内的建筑形象丰富,但是数量不多,布局疏朗。园中筑“台”,有的作为园景之点缀,有的则是等高俯瞰园景之用。建筑的命名均能点出该处景观的特色,也有一定的意境含蕴,如四景堂、卧云堂、含碧堂、知止庵等。
      3 南宋临安园林
      临安即杭州,西临西湖以及三面环抱的群山,东临钱塘江,历来就是一座风景城市。临安的皇家园林也像北宋东京一样,均为大内御苑和行宫御苑。大内御苑只有1处,即宫城的苑林区——后苑。行宫御苑很多,德寿宫和樱桃园在外城,大部分则分布在风景优美的地段,较大的如:湖北岸的集芳园。玉壶园,湖东岸的聚景园,湖南岸的屏山园、南园,湖中小孤山上的延祥园、琼华园,北山的梅冈园、桐木园等处。这些御苑“俯瞰西湖,高挹两峰;亭馆台榭,藏歌贮舞;四时之境不同,而乐亦无穷矣”。其余的分布在城南郊钱塘江畔和东郊的风景地带,如玉津园和富景园等。
      临安的私家园林建设,南宋时达到了空前的规模。临安作为南宋的“行宫”, 既是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有美丽的湖山胜景。这些都为民间造园提供了优越的条件,因而自绍兴十一年南宋与金人达成和议,形成相对稳定的偏安局面以来,临安私家园林的盛况比北宋的东京和洛阳有过之而无不及,各种文献中所提到的私园名字总计约近百处之多。它们大多数分布在西湖一代,其余在城内和城东南郊的钱塘湖畔。因而早在宋代,江南即已成为民间造园活动最兴盛的地区,奠定了以后“江南园林甲天下”的基础。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