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上的潘仁美?潘仁美的原型是开国忠臣潘美

  • 发布时间:2016-02-21 21:01 浏览:加载中

  •   历代帝王庙初建时,配享北宋皇帝的功臣有两位,一位是史称“良将第一”的曹彬,一位是潘美。而因明朝一本《杨家府演义》,在歌颂杨业一门忠烈的同时, 却把潘仁美写成了一个大奸大佞。潘美是杨家将故事中潘仁美的原型,故事中的潘仁美是个大奸臣,而历史上的潘美却是一个大忠臣,说来这也是一个历史“冤案” 了。

      在《杨家府演义》书中,潘仁美被描述成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他心胸狭窄,陷害忠良,最终被宋太宗赵光义送上了断头台。自此之 后,杨家将的故事便在民间广泛流传,说唱、戏曲等纷纷以此为蓝本加以改编创作,把潘仁美越写越坏,甚至于在开封城还衍生出潘杨二湖,一清一浊,仿佛这段历 史已是铁板钉钉,无可置疑了。

      只可叹,这样一位与辽国军队作战的宋军主帅,却在一些戏曲小说中是以反派角色出现的。直至今天,很多人都认为潘美是个奸臣,而且是陷害杨家将致杨老令公杨业于死地的卑劣小人。

      每当看到有关杨家将的故事,不论是小说还是戏剧,以及近年来一些影视作品,心中不由得酸楚倍生。因为潘仁美这位战功赫赫的开国名将被糟蹋成如此模样,实在是千古奇冤。那么,真实的潘仁美在历史上是什么样子呢?

       《宋史》的潘美,就是杨家将故事中的潘仁美的原型。此人乃河北大名人,在周世宗时,他已经是一位颇有才干的年轻将领,周世宗征西北时,命他为永兴军(今 陕西西安)护军。宋太祖赵匡胤未即位时,也对他格外信任。太祖登基时,命潘美召集后周宰辅,晓以大义,使这些人对新朝俯首称臣,甚至连改朝换代的圣旨,也 是由潘美晓谕天下的。当时陕西军阀袁彦心怀异志,赵匡胤担心袁彦作乱,命潘美前往西北监其军。胆勇过人的潘美单骑入长安,劝袁彦顺天从命,迫使袁彦入朝。 赵匡胤对潘美此举倍加赞赏,称他为孤胆英雄。

      此后的数十年中,潘美作为一位南征北战的将领,为宋王朝的基业立下了非常人可比的战功。 他先随太祖征讨淮南叛将李重进,淮南平定后,率师挥戈前往湖南,讨平湖南叛将汪端,接着继续南下,攻克南汉的北部屏障郴州,继而荡平南汉二十万大军,擒南 汉主刘鋹送京师。开宝七年(公元974年),朝廷决定平定江南李煜,潘美与曹彬分帅大军进次秦淮,经数日短兵接战,为曹彬主力杀开一条血路,一鼓破金陵, 李煜又成了曹、潘大军的俘虏。潘美还朝奏捷,

      历史上人们都误认为潘仁美与杨业怨仇颇深,图为杨业率军于雁门关大败辽军

      席不暇暖,又披挂为帅,北征北汉刘氏,刘继元借契丹重兵,才赖以暂保疆土。

      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潘美以北路都招讨之职攻打北汉,刘继元大败,北汉亦归宋朝所有。为了安定河东,太宗命潘美留镇太原,他是北宋第一任太原知府。不久北伐契丹,节节胜利,以功封代国公。

       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宋太宗决定大举北伐,欲收复后晋石氏割让给契丹的燕云十六州,潘美与曹彬、崔彦进分帅三路大军向北挺进。当潘美一路摧枯拉 朽,连下寰、朔、云三州之际,遭遇了契丹重兵,由于指挥失当,加上护军王侁坚持错误的战术,致使杨业战死于陈家谷口,宋军由此受挫,使太宗北伐的计划宣告 失败。太宗对此十分恼怒,将潘美降官三等,以省其愆。第二年,命他出知真定府(今河北正定),不久,改知太原府。

      在后来的小说、影视戏剧等的戏说中,曾有寇准夜审潘仁美一说。

      潘美戎马一生,晚年因一失足而使北伐大业败于垂成,心中怏怏,一年多以后,便病死于太原,终年六十七岁。

       而《杨家府演义》不仅把一代名将写成权奸,且让这位“权奸”死于忠臣开封府尹寇准的刀下,可谓大缪。据《宋史·太宗纪》,潘美于淳化二年(公元991 年)六月死于太原,而寇准任开封尹,则在咸平五年(公元1002年),此说有北宋《开封府题名记》碑(现藏开封市博物馆)为证。

      关于杨业(故事中杨继业的原型)的死,民间传说是潘仁美借刀杀人,从历史上看这种可能性不大。《宋史》称,他的死,缺乏作战经验却大权在握的监军王侁应负主要责任。

      雍熙三年,辽军以十余万兵力大举入侵北宋,宋兵分东西两路迎击敌人。东路由名将曹彬统帅,西路以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主、应路行营都部署杨业为副,又以西上阁门使、蔚州刺史王侁,军器库使、顺州团练使刘文裕为护军。宋军与辽兵接战于朔州。

       其时辽兵势大,不可硬攻,但护军王侁邀功心切,主张强取。他命令副帅杨业进军,杨业以为不可,说道:“今辽兵益盛,不可与战。朝廷止令取数州之民,但领 兵出大石路,先遣人密告云、朔州守将,俟大军离代州日,令云州之众先出。我师次应州,契丹必来拒,即令朔州民出城,直入石碣谷。遣强弩千人列于谷口,以骑 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保万全矣。”

      王侁拒绝了他的建议,说道:“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但趋雁门北川中,鼓行而往。”还说:“君侯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

      王侁显然对杨业存有蔑视之心,而他敢于这样蔑视杨业,嘲弄杨业也是有来由的。杨业原是辽国盟邦北汉刘氏政权的大将,曾经受到北汉皇帝刘崇的宠信,赐姓刘,归降大宋后才恢复原来的姓名。像杨业之类由敌方阵营归降过来的将领,在当时很是受到嫡系的排挤及蔑视。

       在这种情况下,杨业只能服从。他知道此番出征如蹈死地,将行,对潘美等人流泪而曰:“此行必不利。业,太原降将,分当死。上不杀,宠以连帅,授之兵柄。 非纵敌不击,盖伺其便,将立尺寸功以报国恩。今诸君责业以避敌,业当先死于敌。”杨业与王侁、潘美约定,请他们在陈家谷口安置伏兵接应。

       王侁等在陈家谷口设置了伏兵,但一直到中午也没见到杨业,以为他取胜继续追击去了,《宋史》中说:“侁使人登托逻台望之,以为契丹败走,欲争其功,即领 兵离谷口。美不能制,乃缘交河西南行二十里。”过了一会,前方探子来报,说是杨业被辽军打败,便带兵撤离。潘美虽加阻止,但态度不够坚决。

      业力战,果至谷口。望见无人,其实此时杨业与辽军鏖战,自午至暮,部众已伤亡大半,原以为有人接应,谁知到了陈家谷口却空无一人,“即拊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业犹手刃数十百人”。最后力尽被俘,其子延玉阵亡。

      杨业悲愤莫名,自归服宋朝后,他一心愿为大宋建功立业,却屡屡遭受排挤。一个忠臣,或者想当忠臣的人最大的痛苦是,得不到上司和同僚的理解,耿耿此心无处可表,反而被他们所害。可以想象,这个时候杨业真正是心碎欲裂。

      杨业被俘后叹息说:“上遇我厚,期讨贼捍边以报,而反为奸臣所迫,致王师败绩,何面目求活耶!”辽国将帅都劝杨业投降,被杨业拒绝,绝食三日而亡。

       后来,民间戏曲、小说描述杨业当时是头撞李陵碑而死的。李陵是汉朝大将,也因主帅陷害,孤军作战,被匈奴大军包围,在走投无路之际,投降了匈奴。汉武帝 以为李陵尽节阵亡,为他立碑纪念。但不久,李陵投降匈奴的消息传到汉廷,汉武帝恼羞成怒,将李陵的家属尽行诛杀,太史公司马迁说了几句为李陵辩解的话,也 惨遭腐刑。

      杨业与李陵遭遇相同,但是杨业宁死不降,其境界超出李陵许多,民间舆论将他和李陵的故事放在一起,更突出了杨业事迹的悲壮。

       杨业死后,宋朝旌表杨业“尽力死敌,立节迈伦,诚坚金石,气激风云,求之古人,何以如此!”(《宋史·杨业传》),评价相当高,并给杨家以丰厚馈赠, “业既没,朝廷任用其子延朗为崇仪副使,次子延浦、延训并为供奉官,延瑰、延贵、延彬并为殿直”。杨业之死死得壮烈,确实让人感到痛惜。

      当然,潘美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责任就在于他身为统帅,未能有力节制王侁的轻敌妄动。但要把责任全部都归于潘美,这也与事实不符。

      这是因为王侁——这个造成杨业之死的主要责任人,他具有特殊的身份,他是随军护军,负有直接对皇帝提供军情的特权,而不是统帅的下属,潘美对他只能尊重,这也是导致潘美指挥失误的重要原因。

      再从潘美和杨业二人的身份和关系看,似乎也难说他们之间有什么个人恩冤。潘美是开国元勋,是赵宋王朝建立一代基业的最基本骨干。这样的人物,要说对他宋王室怀有逆志,于大敌当前,自毁长城,陷害自己属下的大将,那是难以想象的。

      据一些野史、笔记上说,潘美为人还是比较厚道的。如《随手杂录》、《默记》中所记,赵匡胤夺取皇位初入宫时,见一宫女抱着一个小孩,问之,宫女答道:“是周世宗的幼子。”赵普等人说:“杀掉算了。”潘美在旁不语,赵匡胤说:“即人之位,杀人之子,朕不忍为。”

      随后,潘美向赵匡胤要求自己来收养这个孩子,把他抱回了自己家中,改姓潘,取名惟吉。赵匡胤后来也不问,潘美也不复言,这个孩子长大后也在朝为官。

      潘美对已经失势的世宗之后存保护之心,可见此人天良尚存,要说他是奸佞之人理由并不充分。人云亦云说潘美是个奸臣,仅仅是“戏说”而已,“戏说”是“戏说”,历史是历史,这两者应该区分清楚。

      不过,潘美是一位经验丰富、久经沙场的老资格的军事统帅,他应该知道孤军出战将会带来什么后果?而且此行的主要任务只是接应南归民众,没有必要贸然与敌交锋。

      杨业的死,虽然出于王侁的胡乱指挥,但潘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不发一言。而当杨业出发后,作为主将的潘美,不遵守救援杨业的约定,更不制止王侁等人的擅自行动,自己也随王侁一走了之,显然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有人认为,潘美的作为,应该从他的嫉妒心理去理解。杨业是位骁将,素有“天下无敌”之称,其在北汉时,就为赵匡胤、赵光义等器重,太宗千方百计将他收 服,对他“密封橐装,赐予甚厚”。以杨业“老于边事”,将守防边关重任交予他,他与辽军交战,屡战屡胜,“契丹望见业旌旗即引去”。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杨业的功绩遭到了宋军中不少将领的妒忌,“主将戍边者多忌之,有潜上谤书斥言其短,帝览之皆不问,封其奏以付业”。

       潘美素以能攻善战自翊,现在来了一位副手却是“天下无敌”,光彩盖过了自己。嫉妒的火焰在他胸中燃烧,使他感到自卑和不安全,因而不排除在他潜意识中有 让杨业出丑,借此贬低杨业阴暗的一面。这时的潘美仿佛与昔日保护世宗之后的潘美,单刀赴会说服凶悍的陕帅袁彦归顺的潘美,英姿勃发统率大军、平定岭南和江 南的潘美判若两人。

      可见人性绝对不是一个单一的东西,也不都是优秀的东西,人性本身就充满着悖谬与分裂。

      宋军回朝后,王侁、潘美等人为逃避责任,还企图掩盖事实真相。杨业之妻佘太君与儿子杨延昭难抑悲愤,将王侁、潘美以陷害忠良之罪名告下御状,宋太宗准状,下旨治罪,将王侁、刘文裕罢官,“王侁除名、隶金州,刘文裕除名、隶登州。”

       但潘美这个人过去对宋朝的建立功劳甚大,他和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光义私交甚好,赵光义对潘美公然偏袒,仅仅予以贬官三级的处分,而且第二年就官复原 职,这样的处分明显不公。当时朝廷上下,对此议论纷纷,民间舆论更没有放过潘美,在以后民间流传的小说和戏剧中,潘美的故事越编越多,潘美被描写成为一个 无德无能、阴险无耻的小人,名字不知何故被改成潘仁美。民间甚至传说,他的后代都愧为潘姓,而改姓为冯。

      不过查阅《宋史》,有专门列 奸臣之名的《佞幸列传》,潘美却不在其中;相反,宋史对潘美的评价很高,潘美被说成是奸臣完全是民间舆论的力量所致。这一方面说明当局的处分不公,自有民 间的舆论来偏正,而不以史书是否记载为依据;另一方面也说明,在宋代,对民间舆论的管制还是比较宽松,对这些毁谤大臣、议论朝政的舆论没有采取严厉的措施 和一味禁杀打压。

      总之,潘美并不是《杨家府演义》中那副嘴脸,他的功劳比杨业要大得多,他的名字也因此而彪炳史册。人们常说“野史杀 人”,《杨家府演义》这本连野史都够不上的小说,其杀伤力竟比野史更大。现如今知道潘大将军攻城野战之功的人为数不多,而咬定他是北宋第一号大奸臣的人却 比比皆是,不知潘大将军蒙受的奇耻大辱,在法制健全的今天还要持续多久!

      被丑化了的“潘仁美”,原本只是古人的一个“戏说”而已。“戏说”毕竟不能等同于历史,这是我们应有的态度。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