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元时期的婚姻和家庭研究

  • 发布时间:2015-11-27 11:35 浏览:加载中
  • 宋代婚礼
    宋代婚礼
     
      宋元时期是中国婚姻观念发生转折的时代,理学的出现,对儒家的体系进行了重新的解释,更加哲理化,涉及的范围也是包罗万象的,尤其在伦理的构建上,婚姻家庭观念讨论得很多。

       在“存天理灭人欲”的主导思想下,三纲五常的重要性被反复强调,而“节”更是三纲五常之首,程颐曾说过“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而朱熹更是付诸于行动, 在他担任同安县主簿的时候,下令禁止地方上未按规定礼仪进行的婚姻;看到妇女抛头露面,往来于市,下令女子出门必须有荷巾兜面。他还规定男女不准在一起聚 会,不许昼夜混杂。

      但是理学从理论到社会生活的实际还有一个过程,尤其在宋代的商品经济比较发达,市场相当繁荣的情况下,庞大的市民阶层出现是必然的,市井生活丰富多彩也是必然的,因此,宋代的婚姻与家庭发展的方向与程朱理学的设想还有一些距离:

       1.婚姻生活世俗化,如果说唐代还有魏晋南北朝门阀婚姻的遗风的话,那么宋代人的婚姻是不重门第的,新兴的庶族地主登上政治舞台,择偶时“不欲选于贵 戚”,而“欲求儒生为主婿”,家世、门第、族望、乡贯已不是婚嫁的首要条件,虽然仍是“计较利害的婚姻”,可着眼点已移到男方的才干和发展前途,皇族与官 僚都不是与声名显赫的家族结成婚姻,如名臣吕蒙正、范仲淹、韩琦等人的妻子中有多位是家世不可考证的。

      2.贞操观念还不严格,如王安 石的儿子王的妻子庞氏,因无法忍受丈夫的猜疑和争吵,王安石就替她找了一位丈夫,重新婚配。范仲淹的母亲也是改嫁过的,并将其带过去养育,因而范仲淹曾改 姓朱,后来才改正过来的。宋仁宗的曹皇后,是嫁给李家后,与丈夫生活不和,翻墙逃回娘家,再嫁给宋仁宗的。

      3.妇女的地位有所提高, 一些士宦家庭出身的妇女,有读书写文章的条件和自由,能赋诗填词;还有一些则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如宋仁宗的曹皇后,经历了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处理宫中 大小事务,宋英宗的高皇后,经历了英宗、神宗、哲宗三个朝代,政治上作为也不小,南宋末年的谢皇后,更是垂帘听政,支撑摇摇欲坠的宋王朝。鉴于宋代妇女的 才能,有人感慨道:“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世之男子,而钟于女子”。不仅如此,由于婚姻构成时,比较重视财物,女子的随嫁品不少,因此妇女在家中的地位也 随着经济的控制而上升,具备了一定的权威,因而在文人的随笔中就有了一些凶悍女子的记载,如洪迈的《容斋随笔》中说了北宋陈季常的妻子柳氏,当陈季常宴请 宾客,招徕歌妓助兴时,柳氏就拿起木棍大吵大闹,客人不欢而散,于是苏轼就写了一首打油诗:“忽闻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后人就以“河东狮吼”来 比喻悍妻。

      与以前相比,宋代的民间婚俗有一些特别之处:

      1.“冥婚”的盛行。“冥婚”就是替死人完婚,在宋代非常流行,凡是未婚的男女死了,父母就要托“鬼媒人”说亲,双方父母还要算卦祈祷,如果吉利,就要替鬼婚做冥衣,带上酒食食品,到墓地进行合婚仪式。

      2.指腹婚。由于繁殖人口是国家富强的基础,因此传统社会的王朝大部分是提倡早婚的,这渐渐地致使父母从小就将儿女的婚事进行定夺,到了宋代许多父母在孩子还没有出生时,就确定了婚事。

       3.典雇妻妾。宋元时期,由于贫民的生活困难,一些地区出现“典妻”和“租妻”的陋习,“典妻”是用妻来换取相应的钱财,限期赎回。“雇妻”,通常是按 日计算,把妻子以相应的价格换给别人使用,形同租借,即丈夫把妻子有偿地租让出去,夫妻仍保持夫妻关系,但在出租期间雇主和被雇之妻发生两性关系,丈夫不 得过问,法律也不能以通奸论处,等到租期一满,妻子即回到丈夫身边,可见雇妻是以婚外男子用偿付租金的形式合法地占有有夫之妇,满足他劳务上和性欲上的需 要。雇妻一般要约定期限,也可以不约定,只要双方言明是雇而非卖,本夫即可随时赎回妻子。“租妻”也是一样,是一种临时的,以妻易财的方法。

       元代作为蒙古民族入主中原所建立的朝代,在婚姻制度上与纯粹的汉族政权又有所不同,主要体现于一些制度上。蒙古人为了保持自己所谓血统的纯正,规定蒙古 人以下的各族可以通婚,但绝不允许侵犯蒙古人的血统,也就是说,别的民族不能与蒙古人结婚。由于婚姻习俗的不同,同民族内部进行的婚礼,按照本民族的习惯 进行,如果是不同的民族,那么要按照男方的习俗办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