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雍熙北伐简介、经过、历史意义以及影响

  • 发布时间:2015-11-08 17:59 浏览:加载中

  •   雍熙北伐(北宋)——北宋帝国意气风发,志在收复幽云十六州,结果却很苦涩

      战争概述:雍熙三年(986年),为收复后晋石敬塘割让给辽的燕云十六州,宋太宗二十万大军分兵四路伐辽。最初,四路大军进军顺利,收复了不少失地。但随着西北路军米信部新城会战失利及东路军曹彬在岐沟关(今河北涿州市西南)

       被辽名将耶律休哥击败,宋太宗急令宋军四路大军撤退,并命潘美、杨业统率的西路军护送百姓内迁。杨业一部孤军奋战,最后负伤被俘,绝食三日,壮烈牺牲。 雍熙北伐是宋王朝对周边少数民族政权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战略性进攻,此战的失利,使宋对辽的战略关系由进攻转为防御。被动挨打直至亡国。

      将帅星数:★ 萧绰 耶律休哥 耶律斜轸 曹彬 潘美 杨业

      精彩星数:★★

      政治影响星数:★★

      综合星数:3.5☆

      战争类型:形战——“形人而我无形”。北宋帝国四路伐辽,却正落入辽萧太后“形人而我无形”之计,最终不得不吞下失败苦果。

      战争深度解读:

      陈家谷的风,终于停了。

      杨业杀得没有力气了,索性在一块大石边坐了下来。

      辽兵围着他,一时并不上前。因为辽帅耶律斜轸发话了——活捉“杨无敌”。

      杨无敌,一个曾经让辽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杨业捋了捋在风中微微凛冽、夹染着辽人鲜血的白胡,环首四顾,追随自己多年的杨家健儿,已全部战死沙场。

      轰轰烈烈的雍熙北伐,就以这样的方式收尾吗?也许对于一个战神,最好的结局就是战死沙场吧!

      杨业挥起了金刀,这次不是挥向辽人,而是自己。

      耶律斜轸的箭已离弦,向生平最敬重的敌人射去。

      燕云十六州,是辽人搁在大宋王朝脖子边的一把尖刀。

      结束五代十国之乱,建立大宋王朝后,赵氏兄弟的目光,就聚集在了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离开过。

      辽人从石敬塘手中获取燕云十六州,摒除了汉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天然与人工防线,辽得以从一个游牧民族转化为游牧与农耕相结合的封建帝国。而军事上,燕云十六州的存在更是让辽人的铁骑可以随意光顾中原“旅行”。

      宋太祖赵匡胤在位,就曾在内府库专置封桩库,打算用金钱赎回失地(当然,老赵肯定也做好赎买不成则作为战争军费的准备)。

      宋太宗赵光义接过老哥的接力棒,更是日夜不忘燕云十六州。太平兴国四年(979年),挟灭北汉之余威,宋太宗赵光义亲征幽州,试图一举收复燕云地区,却在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门外)被大辽名将耶律休哥所败。赵光义屁股中箭,很狼狈地乘驴车南逃。

      经此一役,赵光义变得小心谨慎,将精力放在了治理国内。同时,蓄集粮草,以图卷土重来

      雍熙三年(986年),雄州知州贺令图等人的小小奏章打动了赵光义那颗驿动的心。

      奏章上的话写得的确很诱人,说大辽国:“契丹主少,母后专政,宠幸用事,请乘其衅,以取幽蓟。”

      雍熙三年的大辽国,事实上与贺令图等人所述好像没什么出入,的确是主少母专,宠幸用事。

      但性质却与灾祸相反。

      因为专政的辽太后萧绰,是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女性政治家和军事统帅之一。

      萧绰是一个敢爱敢恨敢做的女人,她的确“宠幸用事”。老公死后,萧绰公然下嫁当年的汉族初恋情人韩德让,并让他与耶律斜轸共参大政。军事上,任命耶律休哥总南面军务,特许以便宜从事。

      韩德让证明了他能独获萧绰的芳心,并非只是面首级人物。他与耶律斜轸共参大政,实施了一系列的政治改革,抑止了辽内部反萧亲王势力的发展,缓和了辽帝国内汉、契矛盾,对圣宗期间的政局稳定以及之后的辽宋和盟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被萧绰委以军事大任的大辽名将耶律休哥射中过赵家皇帝的屁股,知道宋王朝并不会就此罢休,所以“均戍兵,立更休法,劝农桑,修武备,边境大治”。

      此时的大辽国,在萧绰的带领下,迎来的并不是大乱,而是大治。

      错误的情报,为雍熙北伐打下了失败的伏笔。

      雍熙三年正月,宋太宗赵光义拿出了所有的家当,尽遣精锐,分兵四路向燕云十六州杀去。

      东路军主帅是天平军节度使曹彬,副将是河阳三城节度使崔彦进,郭守文为都监,部将有傅潜、李延斌、马正、范廷召、田绍斌、薛继昭、李继隆(宋初四大名将之一)史等。

      西北路军主帅是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彰化军节度使米信,副将为沙州观察使杜彦圭,赵延浦、张绍为都监,部将有蔡玉、韩彦卿、窦晖、曹美。

      中路军主帅是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静难军节度使田重进,吴元辅和袁继忠为都监。

      西路军主帅为检校太师、忠武军节度使潘美,副将为云州观察使杨业,王侁和侯莫陈利用为都监。

      基本战略是以东路军和西北路军两军从雄州出发,牵制辽军主力;中路军出飞狐口,西路军出雁门,攻关外诸州,与中路军会合后,再与东路军、西北路军合围幽州。

      战略制定非常完美,四路大军的主帅、副帅均是久经沙场的名将,战斗力没得说。

      但是有两个致命的缺陷:

       一是赵氏皇帝对手下武将的猜忌。赵家兄弟武将出身而黄袍加身,对手下掌握兵权的武将是相当的不放心,所以赵光义派出如此豪华的阵容,但并未让手下这帮强 人放开手脚干。此战他虽未亲征,但是还是用所谓的“阵图”进行遥控指挥,要求部将按自己事先设计的阵图用兵。战争形势瞬息万变,而在当时通讯条件下根本不 可能及时反馈进行调整,名将们的指挥才能均被阵图所束缚。不仅如此,赵光义还在军队中设置都监,限制武将专权,让这些并不懂军事的文臣们在战争中拥有战事 的决定权(王侁为例)。

      二是各路大军人才济济,将帅不和问题十分严重。此次的出征,赵光义尽遣精锐,有才能、有资历的将领,可以说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正帅没有足够的威望压服副帅,造成了将帅之间互不信服。

       如东路军,主帅曹彬是宋初四大名将,久负盛名。但副将崔彦进在平蜀之战中立下大功,后又镇守关南八年,在高梁河之战后一直是宋王朝在河北地区对辽作战的 最高长官,无论资历、能力,对辽作战经验均不在曹彬之下。同时曹、崔两人的性格差异也很大。曹是典型的儒将,沉稳,以仁德治军,当初破蜀,宋兵在蜀地烧杀 抢劫,影响极坏。唯有曹彬部分文不取,不伤一无辜百姓,深得太祖赞扬。在平南唐之战中,曹彬在南唐城破之际,却下令停止进攻,自己称病在床。众部将问其 故,才知曹彬怕众将在平唐后又像伐蜀后一样烧杀抢掳,所以称病不出。在众将焚香起誓不妄杀一人后,方令破城(在此可见,曹彬不是能以铁腕治军之将)。而崔 彦进部则以打仗凶猛残暴著称,当初与王全斌平蜀,立下大功,但却因为纵容部下抢劫屠城,回班后被降职。用性格温敦的曹彬来调遣脾气火爆的崔彦进,本就不 妥。

      各种原因,造成了后来作战过程中曹彬无法节制调动崔彦进。在战事最关键的时候,崔彦进“坐违彬节制,别道回军,为敌所败”,给北伐带来致命性的影响。

       西路军也存在同样的情况。西路军主帅潘美,宋初四大名将之首,是宋王朝的开国功勋,又是太宗赵光义的老丈人,功高身贵。而杨业,则是北汉名将,转投宋营 不过五六年,却屡屡得到了太宗赵光义的重用和提拔,杨业的快速崛起遭到了包括潘美在内的开国元老派将领的忌妒,处处遇到排挤和打压。

       经过长达七年的准备,粮广兵足,北伐军四路大军同时出击。辽帝国对此明显准备不充分,一时四路大军捷报连连:曹彬的东路军攻占了固安、涿州;米信的西北路 军攻占了新城、歧沟关;田重进的中路军出飞狐口,攻占了灵丘(今属山西)、蔚州(今山西蔚县);潘美的西路军出雁门,连克寰(今山西朔县东北)、朔(今山 西朔县)、云(今山西大同)、应(今山西应县)四州。

      战争初期的节节失利并没有让辽国决策者慌神,萧绰决定亲率大军,支援耶律休哥,并派耶律斜轸率部阻击西路潘美军,将战争的重点放在了曹彬、米信两路大军上。

      坚守南京的耶律休哥在战争初期采取避免与宋军正面交锋的策略,夜派轻骑袭扰,昼用精兵虚张声势,以疲惫宋兵,并派人断其粮道,等待援军。

      东路军曹彬三月攻占涿州,西北路军米信部攻占新城后,本有机会一鼓作气,两路合力齐攻幽州,但是由于太宗赵光义阵图指示要等待西路的潘美部完成任务后再西进,曹彬部在涿州呆了十天(米信部呆的时间更长一些),错过了绝好的战机。

      而耶律休哥的作战方略开始显现成效,截粮成功,待守涿州的曹彬部断粮了。

      曹彬不得已做了一个影响整个战役走向的选择——从涿州退回雄州取粮。

      太宗听闻此消息大惊,认为“岂有敌人在前,反退军以援刍粟,失策之甚也”。同时,他也意识到了曹彬撤退,留在新城的米信部必然处于孤军深入状态,于是他“遣使止彬勿前,急引师缘白沟河与米信部会合”。

      作为一代战神,耶律休哥敏捷的战争嗅觉察觉出了战场的瞬间变化,主动向新城未来得及撤退的米信部发动了攻击。

      新城会战打得非常激烈,西北路军损失惨重,主帅米信仅率百余人杀出重围与曹彬部会合。

      而此时,曹彬对东路军开始失去控制力,众部将认为中路军、西路军连连取得大捷,而兵力最盛的东路军战绩甚微,纷纷要求出战,以便为东路军争回面子,崔彦进更是公然“违彬节制,别道回军”。迫于众望,曹彬只得率军与米信残部会合后再度进攻涿州。

      因耶律休哥以轻骑不断夜袭单兵落伍者,曹彬命大部队排成方阵行进,一边行军,一边在两边挖掘壕堑,以防敌骑侵袭。将士疲惫不堪,从雄州到涿州仅百余里路,竟走了二十来天。

      等曹彬再到达涿州,等待他的是萧绰亲率的大军和获得强援后的耶律休哥部两支大军的合击。

      曹彬连忙决定退兵。耶律休哥全力追击宋军。两军激战于岐沟关,宋军以粮车环绕自卫,被辽军包围,成关门打狗之势。

      宋军惨败,曹彬、米信趁夜色率部突围,渡拒马河时遭辽军追击,溺死者不可胜计。

      东路军和西北路军的惨败,彻底撕碎了太宗赵光义四路合围幽州的理想蓝图。

      太宗命令中路军田重进部退驻定州,西路军潘美部退驻代州。

      对西路军潘美部,太宗还布置了另一项政治任务,要求西路军掩护寰、朔、云、应四州居民迁至内地,致使潘美部撤离缓慢,成了重点打击的对象。

      这一决定要了一代名将杨业的命。

      西路军副帅杨业建议避开敌军主力,出大石路(今山西代县西北),配合云、朔守将撤离两州军民,但监军王却逼他与辽军正面交锋,吸引辽部主力,以获得其他军民撤退的时间。作为一代名将及西路军主帅,潘美默许了王将杨业逼入绝境当炮灰的决策。

      作为北汉的降将,为了表示对大宋王朝的忠诚,杨业接受了这个九死一生的任务。临行前只是希望潘美、王在陈家谷率兵进行接应。潘美、王答应得很爽快。

      杨业率部阻击追击西路军的耶律斜轸部,双方打得很惨烈,杨业边战边退,撤到了陈家谷。

      然而这里却没有当初约定好的援兵。宋初四大名将之首的潘美和监军王早就率兵撤退了。

      陈家谷,耶律斜轸全歼杨业部。杨业中箭被俘,拒不降辽,绝食三日而死。

      雍熙三年的北伐,以大宋一代名将杨业的冤死而拉下帷幕。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

      耶律休哥:

       雍熙北伐拉响了辽帝国反击的号角,随后辽国向宋王朝发起反击,萧绰与耶律休哥率大军渡过滹沱河直扑瀛州(今河北河间)。宋朝守将刘廷让约沧州守将李继隆 以精兵来援,岂料李继隆畏缩不至。当时天气奇寒,宋军拉不开弓弩,被辽军围困聚歼,死者数万,大将贺令图(雍熙北伐的始作俑者)等被俘,刘廷让只身逃回瀛 州。辽军乘胜南攻,大名(今属河北)以北悉遭蹂躏。耶律休哥建议干脆把辽朝的边境推到黄河北岸,萧绰基于政治上的考虑没有同意,雍熙四年正月,下令还师。

      从高梁河战役到雍熙反击战,耶律休哥像移动长城般在燕云十六州屹立,使大宋王朝望燕云而兴叹,改变了宋辽之间的战略关系。宋人闻耶律休哥而丧胆,当时吓小孩就说:“休哥于越(于越是辽主赐休哥的尊号)来了!”

      休哥并非只是一个只会马上征战的勇夫,驻守幽、云期间,他采取了一系列怀柔德化措施,减免当地民众的赋税和劳役,抚恤孤儿寡母,并常告诫守边将士不要轻犯宋境,宋境百姓的马牛跑到北方,也要全部送还,尽显一代名将风范。和他比较起来,宋初所谓四大名将黯然失色。

      潘美:

       北伐失利回师后,因为杨业之妻折氏向太宗赵光义要说法,加之太宗对潘、王二人窝里斗的做法也非常恼火,王被贬为民,卷铺盖回家。潘美是开国功勋,又是老 丈人,赵光义自然手下留情,仅被降职(很快恢复原职)。雍熙北伐是宋初四大名将之首的潘美最后一仗,他很快于雍熙四年去世,死后埋葬在太祖庙旁。《宋史· 潘美列传》位第十七,可见对其评价之高。

      但潘美永远没有想到的是,雍熙北伐,竟让他背上了永世的骂名,成为后世千古传唱的三大白脸奸臣(知名度能与他相比的,恐怕只有曹操与严嵩了),民间等待他的是包龙图的铡刀。

       仔细分析,潘美之冤说冤也不冤。雍熙北伐中,作为一军主帅,征战多年的名将,大敌当前,不思如何一致对敌,却对自己的属下排挤歧视,的确有失气度。虽然 潘美树大根深,在现实的政治环境中,无人能撼动他,但是民间和草根的力量是巨大的,他们为杨业抱屈,为正义与真理被现实和权力所掩盖而愤恨。民间的力量如 同野火滋生,没有力量可以阻挡。

      战争猜想:

      轰轰烈烈的雍熙北伐,以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伴随的是一代名将杨业的 惨死,给人留下了很多的遗憾和猜想。试想当初如果雍熙北伐不过多分散兵力,二十万大军集中出击,如果宋太宗赵光义同志对手下的同志们再信任一些,如果宋王 朝的名将们能够再精诚团结一些,北伐,又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