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真宗:天子亲征,澶渊会盟

  • 发布时间:2015-10-21 18:30 浏览:加载中
  •   今天的人们在阅读杨家将的悲壮故事时,不会忘记一个角色,他就是宰相寇准,一个地道的忠臣形象。而他的出现,是北宋前中期的一大亮点;尽管他最终也没能改变北宋王朝军事上积弱的局面。论及这位宰相,要从宋真宗即位说起。


     
       经历高粱河之战、雍熙北伐之后,北宋统治者采取了“守内需外”的军事策略,使得北宋王朝在对辽的战事上处于被动地位。辽朝不断兴兵来犯,攻占了一些州 县,但这个时期,两宋双方互有胜负,辽国在军事上并没有占绝对优势。至道三年(997)三月,宋太宗赵光义因高粱河之战箭伤复发驾崩,皇太子赵恒即位,是 为宋真宗。

      宋真宗为延续宋辽边境的相对安宁,对辽国采取和好态度。而辽朝统治者却继续大兵压境。咸平二年(999),辽国派重兵进犯北宋边境。宋真宗在忻州刺史柳开的策动下,决定御驾亲征,当年年底,北宋军队抵达大名(今河北大名)。

       当时辽军也是御驾亲征,萧太后和辽圣宗亲率辽军,占领大量的宋朝州县。当辽军攻打北宋名将杨延昭(即民间口口传颂的杨六郎)所镇守的遂城(今河北徐水) 时,遭到了杨延昭的顽强抵抗,迟迟未能攻破城池,被迫放弃进攻。辽军于第二年撤退。虽然这次辽军的撤退与宋真宗无关,但在群臣的奉承下,宋真宗将这次胜利 归在自己的名下,并作《喜捷诗》命群臣唱和。

      景德元年(1004),宋代名相李沆故去。宋真宗立即提拔自己的潜邸旧臣─—毕士安为同 中书门下平章事,这是相当于宰相的官职。而这位旧臣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旧臣得宠而忘形,当宋真宗询问他谁可以与之共居相位时,毕士安举荐了寇准。他称赞寇 准:“秉资忠义,善断大事,己所不如。”

      寇准早在太宗朝已经入仕,凭借其才干资历,入阁拜相本无可厚非。但宋真宗担心寇准性格耿直, 难与同僚共处,故而并没有启用寇准。当真宗询问毕士安寇准的缺点时,毕士安认为,寇准能够做到忘身殉国,秉道疾邪,现在契丹人不断骚扰南下,正应该任用寇 准这样的大臣。宋真宗这才采纳了毕士安的建议,启用寇准为集贤殿大学士,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位列毕士安之后。

      景德元年(1004) 闰九月,辽国萧太后和辽圣宗耶律隆绪,以收复瓦桥关(今河北雄县旧南关)南10县为名,统帅辽军大举南下攻打北宋。虽然北宋朝廷及时调整了边关将领,并对 兵力作出重新部署,但面对辽军迂回穿插、长驱直入的态势,依然震惊万分。在战争开始之初,当宋真宗获悉辽军南下进犯边关的奏报后,表示,既然我军的精锐部 队已经部署在河北一线,朕就一定要亲征,和辽军一决雌雄。宋真宗询问文武百官,何时出兵时机最好。此时,群臣对宋真宗是否应该御驾亲征的问题发生分歧。毕 士安是一个文弱书生,见不得动刀动枪,出于对皇帝安全的考虑,认为现在军事上已部署妥当,皇帝只要督战就可以了。如果非要亲征,也不要前往战争的最前线, 只要到澶州即可。而且御驾与大军不可驻扎时间太长,晚去是为上策。寇准则认为,正因为大军在外,将士们才希望皇帝亲征,前往澶州,这样才能使我军士气旺 盛,而且还要早些去。经过御前会议的讨论,宋真宗亲征行动的预案制定好了,只是他并没有实战经验,加上自己英明神武的父亲都两次败给了辽军,内心对亲征有 阴影,于是,御驾亲征的计划被搁置起来。

      辽军南下的消息不断传来,边关告急文奏频频告危,袭岚军、攻莫州、打瀛州,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不安。寇准有意扣押奏报,等到事态急迫时再转呈真宗。参知政事王钦若是来自于江南,他认为,真宗应该南逃到升州(今江苏南京),以保存国运。枢密院的副长 官陈尧叟是四川籍人,奏请真宗避难到益州(今四川成都)。宋真宗在听到这些提议后,有些动摇,于是就此事向寇准询问。寇准了解到此中内情,故意装作不知, 他当着王钦若、陈尧叟的面说:“谁为皇帝出此策略,其罪应该杀头。”他认为,真宗皇帝应该亲征,文武官员应团结协作,这样人心振奋,辽兵自会退去。而宋军 将领应该不断地袭扰辽军,破坏其进攻计划;也可以坚壁清野、坚守城池,等辽军疲劳之时予以痛击。倘若退保江南或是巴蜀,则人心涣散,辽军必然乘势紧逼,皇 上百年之后如何面对历代祖先?王钦若和陈尧叟听到这些后,无言与寇准辩驳,心中更加忌恨寇准。

      于是,真宗考虑到北边重镇大名府乃是河 朔中枢,想派一名朝廷重臣前往驻守,以屏障汴京。宰相寇准提名参知政事王钦若,当着王钦若的面启奏道:“应该派王大人前往,现在不是臣子推辞的时候,参知 政事当会体谅此意。”王钦若没有办法,只得出任大名府知州,来部署人马抵抗辽军。

      景德元年(1004)十月,真宗御驾亲征,由李继隆 和石保吉担任驾前排阵使。当大军抵达韦城(今河北滑县)时,一些人再次劝真宗临幸升州(今江苏南京)。真宗犹豫不决。寇准说道:“现在辽军迫近,四方告 急。只可以进尺,不可以退寸。若要回辇退步,则万众瓦解,敌人尾随,要去江南也不得。”禁军统帅太尉高琼进言道:“禁军将士大多出自北方,若是他们不愿南 下升州,惟恐要出大的乱子。”听到这些,真宗只得继续北上,御驾进抵澶州南城(今河南濮阳)。

      澶州,因古有称为澶渊的湖泊而得名。州 治南北横跨黄河为城,南城大而北城小,而且南城较北城安全,但宋军主力布防在北城。多数随行朝臣见到辽军声势浩大,感到后怕,建议真宗驻跸南城来观望形 势,千万不可渡河到北岸。寇准力主要求真宗亲赴北城,以鼓励将士气势,彰显大宋国威。高琼用锤击打驾御辇的车夫的背,说道:“官家如不过河,则河北百姓如 丧考妣。”一旁的任签署枢密院事冯拯呵斥高琼说话毫无臣子之礼,高琼激愤地反驳说:“汝以文采升为二府,今日敌骑就在眼前,还指责我的无礼,汝何不赋诗一 首以退敌骑?”说完命令将士护卫真宗渡过黄河,登上澶州北城城楼,慰见前线将士。当城楼上出现天子的旗罗伞盖时,城下宋军将士士气高涨,大受鼓舞,立即高 呼“万岁”,欢呼踊跃之声闻传数十里。

      在巡视完毕后,宋真宗就将抗击辽军的军事事务全权交予寇准来决断,自己则回转南城行宫。寇准在 北城镇守,号令明肃,将士们皆愿听从。虽然真宗将一切事务委托于寇准,但心中仍不免担心,如果寇准处理不当,则会使自己陷于险境。于是派侍从前去探视寇准 的动静。在闻知寇准与制知诰杨亿一起通宵达旦地饮酒唱乐,戏谑喧闹,真宗高兴地说:“寇准如此,我有何忧愁!”但这是寇准为使真宗安心的举动。寇准在澶州 战事中的处乱不惊、力挽狂澜的举措,百年后的陈瓘评价道:“当时若无寇准,天下分南北矣。”就是说做得不好,赵构南渡的局面会早发生一个世纪。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