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李后主亡国

  • 发布时间:2015-09-22 23:16 浏览:加载中
  •   宋太祖在决定了“先南后北、先易后难”的统一方略后,花了大约十年的时间,先后出兵消灭了南平、后蜀、南汉。这样,南方的“十国”中就只剩下南唐和吴越两国。

      南唐是“十国”中最大的一个割据政权,那里土地肥沃,在“五代十国”的割据局面中也没有像中原那样遭到战争的破坏,因此经济繁荣,国力富裕。但是南唐的国主政治上却显得十分昏庸无能,并没有将经济上的优势转会强盛的武力。

      后主李煜的词作千百年来为人传诵,但是作为一个政治家,他却非常失败。李煜对诗词、音乐、书画都十分精通,他的父亲李璟也具有较高的文学才能,可父子俩都不怎么懂得处理国事。

       虽为江南大国,南宋在对宋的关系中一直采取低姿态。赵匡胤一登皇位,唐主李璟就派使者送来金帛朝贺。太祖在平定李重进叛乱时,亲征至扬州,李璟又派大臣 冯延鲁带着财物来犒劳宋军。太祖非常傲慢,责怪南唐帮助叛军。冯延鲁不卑不亢,说正是因为南唐没有帮助叛军,所以他们才失败的。太祖有些生气,说:“将军 们现在都劝我渡江南下,你说怎么样啊?”冯延鲁非常镇静,说:“陛下神武,统领大军前来,我们小小的唐国哪里敢抵抗。但我们国主还有亲兵侍卫数万人,愿凭 长江之险,与国主同生死!”那时,宋朝基业未稳,太祖也只是出言试探,他呵呵地笑对使者:“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灭亡南汉之后,北宋就开始加紧备战。此时,南唐李璟已死,李煜即位。李煜已感觉到了危险,他仍然每年向宋朝缴纳大量贡赋,更是上表太祖,主动要求削去唐 国主称号,改称江南国主。李煜词写的好,为人也并不愚笨,他知道恭顺并不能买来平安,但是又清楚自己没有力量与赵匡胤对抗,他只求能够尽量拖延灭亡时间, 并不在军事政治等方面进行救忘的准备。

      开宝七年(974年),宋太祖认为出兵南唐的准备工作已经就序。为了师出有名,他下诏要南唐后主李煜亲自到开封朝拜。李煜是个胆小的人,害怕被宋扣留,不敢前往。这一年九月,太祖令曹彬为统帅,潘美为都监,率水、步兵进攻南唐。

       曹彬从荆南带领水军沿江东下,很快就占领了池州(今安徽贵池),进驻采石矶(今安徽马鞍山市)。潘美带领的步兵到了江北,被滔滔江水挡住了进军的道路。 太祖对此早有准备,他命人造了数千艘黄黑龙船,并准备了大量巨竹,利用竹子将大船绑在一起,搭成浮桥,步兵就可以像走在陆地上那样顺利过江了。潘美到达江 边之后,马上派人依旨赶造浮桥。

      宋军南下并没有耽误后主李煜的宴饮,他仍然像往常一样和大臣们一样躲在金陵的宫殿里喝酒。当听说宋军 要搭设浮桥渡江,李后主便问周围大臣这可如何是好?有大臣说:“自古以来,就没有听说过有搭浮桥过江的,他们这件事肯定是办不成的。”后主端了酒杯,哈哈 大笑说:“我早就说过他们只不过是小孩子闹着玩罢了。”

      李煜没有想到,宋军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搭好了浮桥,潘美率步兵沿浮桥顺利跨过 长江天险。面对渡江而来的宋军,南唐守将屡战屡败,第二年二月,宋军已开至秦淮河边,和南唐的十万水陆守军对垒。宋朝大军势不可挡,在潘美的带领下冲入江 南兵大营,并乘机放了一把火,江南的十万主力大败而逃。

      宋军已至金陵城下,后主李煜却还蒙在鼓里,仍然和往常一样在后宫中和一批和尚道士诵经讲道。一天,他偶尔到城头上巡视,发现城外到处飘扬着宋军旗帜,这才大吃一惊,明白金陵已经成了一座孤城。

      李煜回宫以后,派能言善辩的大臣徐铉前往东京去求和。徐铉见了宋太祖说:“李煜无罪,以小国服从大国,待陛下就像儿子待父亲一样孝顺,从没有过过失,陛下为什么还要讨伐他啊?”

      宋太祖冷冷地反问他:“那么你说父亲和儿子能分成两家过日子吗?”

      徐铉依然不停分辨,太祖按住宝剑,怒气冲冲地找着他骂道:“你不要给我住嘴。李煜没有什么罪,但现在是天下一家,我的床边怎么能容忍其他人在酣睡!”

      徐铉只能惶恐地回到金陵。李后主知道求和已经没有了希望,连忙从湖口调来十五万大军,试图解金陵之困。兵到皖口,与宋军遭遇,受到两路夹攻。南唐军效仿周瑜火烧赤壁的战术,放火烧宋军,哪知运气不好,正碰到起北风,大火反倒烧了自己的军阵。南唐军全军溃散。

       宋将曹彬派人到金陵城,劝李煜早日投降,免得城里百姓的生命财产遭到毁灭。后主还是想继续拖延下去,于是曹彬下令攻城。第二天,金陵城就被宋军攻破了。 宋军进城后,秩序井然,并没有骚扰百姓。待在后宫里的李煜知道消息后,叫人在宫中堆了柴草,准备放火自杀,最后毕竟没有赴死的勇气,只好带着大臣走出宫 门,向曹彬投降。

      李煜投降后,曹彬允许他带五百人进宫收拾行装,允许他带上后宫中的任何珍宝财物。亡国已在眼前,李煜哪还有心思蓄积 财物,只是派人匆匆取了一点就出来了。走出宫门时,南唐乐师为他演奏起凄凉的离别曲。“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离别歌,垂泪对宫娥。”李煜后来做的这首 词,正是当时情景的最好写照。

      李煜一行被押到汴京后,宋太祖对他还比较优待,封他为违命侯,并封他的妻子小周后为郑国夫人。宋太宗即位后,又加封李煜为陇西郡公。

      虽然同为“亡国之君”,但南汉刘鋹善于谄媚,经常在太宗面前曲意逢迎,李煜就不同了,他只会作词来寄托自己哀怨的情绪,口才却是一点没有,一来二去,太宗就对他有了猜忌之心。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的元宵节,各位命妇依宋制入宫庆贺。李煜夫人小周后生得花容月貌,入宫时正巧被太宗看见,被太宗强留在宫中侍寝。这一住就是好几天,李煜知道后,仰天流泪,自此,心中更是凄苦无比。

      这一年七月七日,即七夕节,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这一天也恰好是李煜的生日。李煜感慨身世,提笔填了一阙《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