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宋风云》第22讲 顺昌大捷【袁腾飞】

  • 发布时间:2015-09-16 19:14 浏览:加载中

  •     百家讲坛《两宋风云》第22讲 顺昌大捷  MP3在线  点击朗读:  


      【宋金“天眷议和”之后,两国划河为界,相安无事的局面刚刚维持了一年,公元1140年,以完颜兀术为首的金国主战派就找借口撕毁和约,顷全国之兵力再一次大举南下。短短一个月金军就重新占领了河南、陕西两地。然而,就在金军抢渡淮河之时,宋军将领刘锜率领军民死守顺昌城,并且巧施妙计,以少击众,大败十万余金军。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顺昌大捷”。那么,名不见经传的刘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如何巧施妙计,以少胜多大败金军的呢?而完颜兀术又为什么要执意攻打南宋呢?】

      完颜兀术他应该说被黄天荡、川陕两战,被南宋的战斗力惊呆了,被打怕了。既然他被南宋打怕了,他为什么执意败盟用兵?这个其实正是完颜兀术高明的地方。我为什么要打你?为了我们金国的生存。完颜兀术后来怎么评价宋朝,完颜兀术说了这样一段话:“宋若败盟,任贤用众,大举北来,乘势撼中原人心,复故土如反掌,不为难矣!”如果我们不打他的话,他要有朝一日他壮了,他把河南、陕西这地儿好好经营一番,他要是壮了,实力增强了,他如果“败盟,任贤用众,大举北来”,乖势撼中原人心——中原百姓,我们看宋朝人的诗词里面写的“南望王师又一年”,“中原父老望旌旗”,这种词比比皆是——如果这样一来,他撼动了中原人心,“复故土如反掌”,他收复这些地就太容易了。那我们大金就怎么样了?就完了。所以,我们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我们必须要打得他跪地求饶,狠狠给他一下,让他跪地求饶,一仗定千古功业。这样才能做到两国相安无事,“敢战者方可言和”。

      金军大军一南下,势如破竹啊。很快,一两个月的功夫,原来的河南、陕西,还给宋朝的地儿就被收回来了。为什么呢?因为宋朝没有在这儿设立守卫力量。原来不是要设吗?结果没来得及设守卫力量,金人就败盟了,金军就来了。金军一来,这些地儿很快就给占领了。金军所到之处,守城的宋将基本上都是大开城门,“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基本上都是这样,所以金军很快收复失地。然后开始南下,渡淮河,饮马长江。准备要打了。完颜兀术得意洋洋,这一仗将会给赵构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然后两国就可以议和了。

      【完颜兀术率领的金国大军再次大举南侵,一路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很快就重新占领了河南、陕西等地,一直打到了淮河,矛头直指南宋首都——杭州。但是,完颜兀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淮河边金军遭遇了一连串的重创,最后只好退回汴梁。那么,究竟是谁打乱了完颜兀术的进军计划呢?】

      没想到完颜兀术这次南下栽了一个大跟头。在哪儿呢?顺昌这个地方,今天的安徽境内。是谁让他栽了个跟头呢?这个人还真不出名,前面没提过,叫刘锜。刘锜这个人,他是禁军统领。所以这个时候,当金军一南下,本来还给宋朝的地儿又纷纷被金军占领。皇帝赵构急急忙忙任命刘锜为东京副留守。无兵可调啊,因为各路人马——“韩家军”、“岳家军”、“吴家军”,人家都在自己的驻地防守,无兵可调。于是,就召当年的太行山的八字军余部——就是脸上刺字的——八字军余部三万多人,再加上殿前司三千人。让刘锜带着这些人,从杭州出发,长途跋涉上千里,宋军可是以步兵为主,赶到东京布防。没等赶到,东京就已经失守了。因为金军骑兵,行动速度比宋军快得多。所以,刘锜就屯军于顺昌,就是今天的安徽阜阳,到这个地方屯军。

      屯军之后,这个金国军队开始南下。刘锜带着八字军,此番北上本来是打算作长期驻守之计。因为皇帝任命他为“东京副留守”,所以我带兵北上,我准备驻守东京。在这儿一驻守下来,我就不打算走了,因此宋军士兵就又是那种老毛病犯了,就是随军带着家属,老婆孩子,爹妈全带着。军队三四万人,算上家属就十多万。所以,为什么他速度慢?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老弱妇孺行军当然慢了。所以,到了顺昌这个地方,今天的安徽阜阳,到了这个地方,下一步怎么办?马上就要跟金军干仗了,大家都没做好思想准备。虽然八字军当年在太行山抗金赫赫有名。时过境迁,所以这个时候金军大军南下,八字军心生畏怯。有的将领就主张,干脆咱们怎么样?咱们撤吧。皇上没让咱们打仗,皇上让咱们驻守东京。现在既然东京已经被金军占领了,咱们驻守东京这个任务无法完成,咱就应该回去跟皇上交令。不是我们不去驻守,是被金军占了,您又没让我们去打金军,所以我任务完成了,咱就撤,让士兵掩护家属先撤。

      刘锜一听这话非常生气。没等刘锜发作,底下一员大将也站起来反对,说:“这可不行,不经一战咱们就撤,咱八字军的脸往哪儿搁?咱每个人你撩起头发看看,咱脸上还有这八个字“赤心报国,誓杀金贼”。你不是“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吗?现在金贼来了咱就跑?再者说咱们是跑得了,家属怎么跑?这些老弱妇孺们怎么跑?你说掩护这些老弱妇孺,就他们这行军速度,他能快得起来吗?金国人都是骑兵,要追上咱们的话,咱们拚死一战,老婆孩子都跟着一块完。所以这个时候,咱绝对不能跑,应该坚守顺昌打退金军,大家都安全了。”刘锜一听非常高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本来到东京去任职,现在东京虽然丢了,咱们奉天子之命镇守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绝不能丢,我要与敌人誓死一战,城亡与亡。我意已决,再言退者定斩不饶。”

      八字军将士,这血性又被激发出来。也是,当年咱们跟着王大帅的时候,跟金军大小数百战,什么时候咱怕过他。那个时候的金军咱都不怕,这时候的金军算什么啊?!跟他拚了。然后,刘锜开始作战守之策。城墙上搁置了各种守城的器具,而且把老百姓的民房门板拆下来挡在城墙上,防止敌人射箭。把城外的民房全部烧毁,把老百姓迁进城来,城外的民房烧毁,以免敌人利用民房做掩护进攻城池。然后刘锜这个计亦已定,就在这儿作坚守之策。

      【虽然刘锜说服手下的官兵一起死守顺昌城,并且严密部署了防御工事。但是金军铁骑来势汹汹,而宋军只有三万余人独守孤城,真是后无援兵,前有强敌。那么一旦战争真的打了起来刘锜能够有什么办法来抵御能征惯战的金军呢?】

      金国大军很快来了。领头的——葛王完颜雍,他当时带了三万多人来包围了顺昌城。他领着兵包围顺昌城之后就向刘锜劝降,结果刘锜非常大义凛然地拒绝了他,宁死不降。完颜雍一看,下令金军将士攻城。金军将士攻城就是先是放箭。我们讲游牧民族打仗,他是最擅长使用弓箭的,弓马娴熟,一排一排的武士冲到城底下射箭。刘锜早有防备,城墙都竖着门板,所以你射吧,“绑绑绑绑”一射全射到门板上,门板抬下去,把箭拔下来我还能使。诸葛亮草船借箭,刘锜门板错箭。几轮箭雨过去了,这问题出来了,金国的箭用完了。每一个战士一般了不起的话身上带两斛箭,一斛大概是三十支。每个战士最多身上也就背六十支箭,一射,射完了。而且完颜雍的部队他是先头部队,葛王所部是先头部队,跟主力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这个军需供应,后期(勤)给养可能跟不上。射完了,葛王就只好扎营。

      刘锜一看敌人扎营。好!该我大显身手了。刘锜怎么大显身手?他挑出五千精锐,编成五队,一千人一队。一队一队地出城跟敌人厮杀。那么,一队出城厮杀的时候,那四队干吗?城墙上支上大锅,煮肉,熬避暑药。所以这个一队出去厮杀的时候,剩下那四队跟那儿吃肉,喝解暑汤。夏天天很热,吃肉,喝解暑汤。吃得饱饱的,然后刘锜一摸,铠甲晒得发烫的时候,鸣金收兵,那一队撤回来。回来吃肉,喝解暑汤,再派出去一队。只要一队在外边打仗,剩下几队就在这儿吃肉,喝解暑汤。所以,宋军吃得饱饱的,解暑汤灌得足足的,天再热也没关系。他只要一摸铠甲发烫,我们的铠甲烫了,金国人的铠甲也烫。金国人他可没肉吃,没人给他炖肉,没人给他熬解暑汤。他是杀得人困马乏,所以宋军又玩车轮战术,出去一拨回来一拨,出去一拨回来一拨。

      葛王要不说他不知兵,你不会把你的人也分开吗?但是他这个后勤供应,供应不上啊,他没想到这一点。等于让宋军的车轮战法打了个七荤八素,晕头转向。然后葛王夜里扎好了营,刘锜派武士趁夜劫营,给他炸营。武士劫营是非常注意技巧,不在乎杀掉敌人多少。他也不会去很多人,因为那个漆黑的夜里那会儿也没有什么夜视器材,打仗全凭经验。不在乎杀了多少人,杀敌其次,扰敌是最主要的。你这打了一天仗,是人没有粮食,是马没有草料,人也没吃,马也没喂。盛夏季节身披重铠,那是什么感觉?好不容易到晚上天凉快了,我想睡一觉,刘锜派人来了。我就是一个人不杀你,我敲一晚上鼓,甚至我放一晚上炮仗,搅得你一宿没睡。第二天你这个眼皮,上眼皮、下眼皮都有粘在一块,你还有劲跟我打仗吗?如是折腾几回,金军就退兵了。金军一退,遇到了完颜兀术率领的主力军。完颜兀术非常生气,怎么搞得你们,这小小的一座顺昌城打不下来,给了领队大将两鞭子。这个大将特别不服,说:今天的宋军可跟当年的宋军不一样。说:如果元帅您要不信,你可以率兵去看。你去看看宋军什么样。结果完颜兀术说:“是吗?我去看看去。”完颜兀术领着兵就去了。

      刘锜虽然首战告捷,打退了完颜雍的三万金军。但是完颜兀术又亲率十万大军前来攻打顺昌城。刘锜深知,完颜兀术身经百战,是金国赫赫有名的大将,而且完颜兀术手下的主力部队更是勇猛善战。如果宋军和完颜兀术正面开战肯定会吃大亏的,于是刘锜设下一个绝妙的圈套,那么完颜兀术会上当吗?

      完颜兀术领着兵,走到半道上遇到了刘锜派来的俩人。刘锜派了两个小校,胆大心细的俩小校。说你俩见着金军之后佯装落马,你见了金军,一看金军来了你拨马就跑,一慌从马上掉下来,被金军生擒。金军如果审你们的时候,你们这么这么这么说。回来之后奇功一件。这俩没问题。骑着马就出去了,一遇上金军大队赶紧就往回跑,往回跑就掉下来,掉下来就被金军逮住了。金军一逮住他们,完颜兀术就审问这俩宋朝小校,说:“你们的统帅刘锜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然后,这俩人就说:“刘锜太平子弟”,高干子弟,他爸爸就是将军,他也是将门之子,太平子弟,“惟好声色犬马尔”,他就喜欢声色犬马,浪荡公子一个。

      完颜兀术一听,“我来对了,这太好了,我就爱打这人。这人太好打了”,说“顺昌小城,我一脚能给它踢飞。我拿足尖踹能给它踹倒了。这有什么不好打的。”于是,完颜兀术率大军就开始南下。走到半道又遇上了刘锜派来的使臣。这回刘锜是派来使臣了,不是假装被逮着的人。使臣来了之后就见完颜兀术。完颜兀术说:“你小小的顺昌城,我一脚就能够给踹倒了,你还不赶紧投降吗?”结果这使臣说:“我们刘太尉说了,他绝对不会投降,而且刘太尉知道您胆小,不敢过淮河。我们在淮河上给您搭了五座浮桥,让您过来。您过来之后,咱们决战。”完颜兀术给气乐了。我还不知道你们那统帅是什么东西?高干子弟,只好声色犬马,全无作战经验,我正好拿他开刀。你还给我建五座浮桥,你以为你诸葛亮啊,你跟我摆“空城计”,你那压根儿就是一空城。完颜兀术非常高兴:“那行,谢谢你。你跟刘锜说好了,我马上就到,让他等着我。”

      然后金军就开始过这浮桥。过浮桥的时候,盛夏季节人也渴,马也渴,难免就喝河里的水。一喝完这河里的水,出事了。是人口吐白沫,马伏地不起。这怎么搞的?刘锜在河里洒了药了。哪儿那么便宜的事,完颜兀术有点太轻敌了。刘锜先是哀兵之计,把完颜兀术那个瘾头给勾上来,“打这个人好打”。然后,又激将法,“我们太尉知道你不敢过河,给你搭了桥。”完颜兀术说,要岳飞这么说,要韩世忠这么说,我掂量掂量。你都敢这么说,我一定要过来。一过来必然上当,河里有毒药啊。河里有毒药,刘锜嘱咐宋军士兵,就是渴死也不能喝河里的水。所以宋军士兵没有喝这个河水的,再说宋军士兵也不用喝河水,城里面咱们煮着肉,咱们熬着解暑药,咱没必要。金军远道而来,他不喝这水不行。他这一喝战斗力就大打折扣。完颜兀术也不明就里,他哪知道是刘锜在这河里洒了药,就是这个暑热天气造成的士兵大面积中暑。所以,怎么办?先扎营。

      大营一扎下来,刘锜又拿出好戏,趁夜劫营。而且这一次劫营,刘锜只派出五百敢死队。这五百人绝对都是武艺高强,置生死于顾的这些人,五百敢死队。古人劫营他是有讲究的,“人衔枚,马摘铃”。“人衔枚”,人嘴里要含一根树棍,怕你说话。其实他要吐出来说也不知道,反正“人衔枚”,“衔枚”是军令,你吐出来是违反军令的。“马摘铃”,马脖子上挂着銮铃,武将骑的马脖子上挂的銮铃,跑起来非常好听的,要摘下来,你这“哗楞哗楞”,不就出声了吗。甚至马蹄,因为马蹄上有马掌,有蹄铁,要用布包裹起来。刘锜这回偷营,人不用衔枚,每人发一竹哨。干吗每人发一哨呢?他是趁着雨夜劫营,大雨天,漆黑的夜里劫营。而且,他告诉这些宋军士兵——因为这些宋军士兵,他们都是武艺高强的,不是一般的士兵——进入金营之后,伏地不动。只要一个雷一响,照见金军士兵,上去就给我砍。砍什么样的?留辫子的。清朝人不是留辫子吗?女真人是编发的,留辫子的。宋军绝对不留辫子,你们看见辫子兵就给我砍,这肯定砍不错,不会杀错自个儿人,因为宋军不留辫子。

      只要一个炸雷一响,上去就砍。五百人砍一个算一个,砍完之后,这雷一过去,闪一过去,马上伏地不动。漆黑一片,金国人找不着谁砍的我,找不着。下一个雷,下一个闪再打之前,再上去砍去。但是因为宋军士兵他砍金军的时候,他是各自为战,你再砍的话,你的部队怎么集合?嘴里不有这竹哨吗?吹哨,哨声一响,我就知道组织在哪儿了,我就赶紧奔着哨声去了,大家就吹哨。金军士兵就晕了,这哨声响成一片,我哪知道宋军主力在哪儿?他就晕了。只要一打闪就出来一帮亡命徒拿刀砍我们,这闪一过去漆黑一片,就再也找不着人了——这帮人都跟地上趴着,一动不动。所以,你想这一晚上给金军折腾得,死了多少人,这个可能没法统计了。反正天一亮,金军一看,满营的尸体都是留辫子的。那几乎可以讲,最起码是宋军没有人阵亡,你看也可能有个别人阵亡,让同伴给——不能把战友的尸体留在那儿——人就给抬走了。满营的死尸都是留辫子的。你想,金军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啊!而且完颜兀术这在话吹出去了,“这小破城我一脚给它踹倒了”,还没等你踹,几百个大辫子脑袋没了。

      【面对完颜兀术的十万大军,刘锜巧设妙计,两军还未开战就已经折腾得完颜兀术人仰马翻。等到完颜兀术安营扎寨之后又派奇兵夜袭,一夜之间竟然杀死金兵数百人,大大打击了金军的士气。但完颜兀术毕竟是一名百战名将,接下来他会采取什么样的反击行动呢?】

      完颜兀术非常生气,天一亮之后,亲率主力亲军出动,不等攻城战具运到。完颜兀术急于报复,连攻城的那些撞车啊、敌楼啊、抛石机啊,这些东西都不等了。因为那些东西它很慢,它那会儿都得靠人推着前进,速度非常慢,所以重型的攻城器具离着主力部队还很远,十万大军就围了顺昌城。完颜兀术派出了自己的最最最精锐的部队,就是所谓的“铁浮图”。“浮屠”就是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铁浮图”就是铁塔。有的评书演义小说家,一说“铁浮图”好像是铁炮。不是的,是重甲骑兵。史籍记载,这个重甲骑兵什么样?“戴铁兜牟,周币缀长檐。三人为伍,贯以韦索。每进一步,即用拒马拥之,人进一步,拒马亦进,退不可却。”这帮人戴铁头盔,“戴铁兜牟”。“周币缀以长檐”,脖子上那个地方都有护着的铁片子,有点你像现在看的影视作品日本人戴的帽子后面不是有那么一个防晒的起那么一个作用,人家确实护颈的,“缀以长檐”。而且“三人为伍,贯以韦索”,三匹马用绳索连在一起。“每进一步,即以拒马拥之”,“拒马”就是木头做的,呈这种(×)形状,一般干吗呢?放在大营前面,削尖了对敌那头削尖了,尖木桩,防止敌人的骑兵冲进来。如果骑兵一冲,这个“拒马”正好刺破马的肚子,所以叫“拒马”,拒拦那个马。所以这个金军的铁浮图每前进一步,后面的人就抬着这个拒马,你前进一步,我就搁在这儿;你再前进一步,我就搁在那儿。所以你这个铁浮图只能往前进,“退不可却”,你没法退。你一往后退是拒马,拒马就把这个马给挑了。

      所以等于打起仗来,这个铁浮图就是敢死队,有进无退,不死于阵前就死于军法。要不就被敌人杀了,要不就被自己人杀了。那你说你是被敌人杀了光荣,还是被自己人杀了(光荣)?自己杀了那你就是叛徒,你被敌人杀了你弄个烈士,所以你看着办吧。因此,这个铁浮力就是只能往前进。而他们这一身重甲,人马都披重甲,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没有哪支军队能挡住铁浮图,三千铁浮图。然后,一万五千拐子马。所谓的“拐子马”就是轻骑兵。打仗的时候,铁浮图居中往前推,拐子马两翼包抄,拐子马是轻骑兵,人马不披甲。然后,强弓硬弩精于骑射。只要一开战,铁浮图居中,拐子马两翼包抄,宋军士兵是步兵。步兵变换阵型周转没有骑兵快,正面的铁浮图上去,旁边的拐子马先放箭就把宋军士兵排的阵型就打乱了。

      古代的战争特别强调的是阵型,你单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特别强调这种阵型。阵型一乱,基本上就败局已定。我们现在看很多历史剧,因为他没见过这古代打仗什么样。一打仗就是双方的兵冲到一块儿,然后就开始乱成一锅就开始互相打,那是打架,那不是打仗。打仗是要保持阵型的,保持队型的。看将帅的帅旗,帅旗往哪儿指,听金鼓。你得这样打,你不能凑一块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想退兵都退不了。为什么鸣金就能收兵?我的阵型不乱,我跟敌人一脱离接触,我就可以收兵。你要都插在一块儿,你怎么收兵啊?所以,金军拐子马一射箭,你的阵型就乱了。你阵型一乱,铁浮图再一踩踏,那就不是战争了,那就是屠杀了,砍瓜切菜一般就把宋军报销了。所以这一次,完颜兀术把自己看家的本领——“铁浮图”、“拐子马”全拿出来了,跟刘锜决战。

      【完颜兀术由于太过轻敌掉进了刘锜事先设好的圈套,一仗未打却已经损兵折将。于是,完颜兀术恼羞成怒,天刚刚亮,十万金军就开始围攻顺昌城,而且完颜兀术还派出了他的精锐部队“铁浮图”和“拐子马”。那么面对金军强大的攻势,刘锜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将会如何以少胜多大破金军呢?】

      刘锜看到金军的布阵,有的部将就跟刘锜讲,说:“咱们这样,雷公专打软豆腐,柿子咱拣软的捏。咱先打谁呢?先打韩常一军”,韩常不是一只眼吗?曾经在跟宋军作战瞎了一只眼,完颜兀术手下的大将,“把他打败了,兀术丧胆。这事就完了。”刘锜听了之后摇摇头,绝对不能这么干。为什么不能这么干?说,即使击败了韩常一军,兀术精兵冲击势不可挡。我们应该集中力量猛攻完颜兀术的中军,擒贼先擒王。只要他中军一动,其余各路金军不在话下。绝不能先打韩常。打,咱就先打最狠的,拣着硬碴的咱来。所以,刘锜手下军士一听,是这么回事。太尉说得对。好,先拣完颜兀术来。然后,招募敢死队员。肉吃饱了,解暑药也喝足了的,敢死队员一千多人。你们这样,他不是分成五队,有吃肉的,有出去杀人的,凡是出去杀人的人,不用说话,不要张嘴跟敌人说话。一张嘴跟敌人说话,你的士气就泄了。你现在就想,金国人逼得我们无家可归。我们的祖居、祖坟、祖先的庐墓全在金国的沦陷区,你想你跟金国人有多大仇。

      将士想着想着,眼泪都下来了。我跟金国仇大了去了。好,就要这个气氛。出去绝对不要跟金国人说话,不要看金国人。你别看他,盾牌遮住身体,手持长刀大斧,只管砍马蹄子。他不是骑兵身披重甲吗?马蹄没披甲,你就给我砍马蹄子。他不是三匹马连成一块吗?你砍断一个马蹄,这仨马全倒。他那一身重甲,他掉下来他站得起来吗?他站不起来。所以,第一队上去给我砍马蹄。第二队上去干什么呢?手持钩镰枪,枪上带弯钩的,钩镰枪挑的铁盔。他不是铁盔罩着就露俩眼,你砍他脑袋不没法砍吗?他一掉下来,把铁盔挑掉。第三排刀斧手上去剁脑袋,就干这件事。所以,宋军将士被刘锜鼓舞起来,满腔的愤怒鼓舞起来。城门大开,一出来,二话不说,见马就砍。金国人就晕了。原来打仗,他们没见过这样的。那个时候可能是双方打仗之前来将通名,还得说两句。我是谁,你是谁,还得互相骂两句,互相羞辱对方。怎么来这么一帮人,二话不说,抡刀就砍。然后,后边马上钩镰枪,马扎刀全上来了,一下大败。金军“哗”就退下来了,没见过这样的。

      完颜兀术一看,这一仗说金军被杀掉了将近三万人。说这个金军“弃尺毙马,血肉枕藉。车旗、器甲积若山阜。兀术平日所恃以为强者,直损七八。”“死尸枕藉”,死人、死马枕藉。丢的武器、军旗推得跟小山似的。完颜兀术平时靠着称雄的主力部队,就是他的“铁浮图”和“拐子马”,十损七八。完颜兀术这回可是现大了,老百姓讲话:他有多大脸,他现多在脸,现大了。本来牛皮吹出去了,“小小的顺昌,我一脚就能给你踹倒”。结果这一踹,顺昌没倒,他人马倒了一地。所以这个时候,完颜兀术下令撤军,不能再打了。这个顺昌打不了了,回到了宋朝的故都汴梁。

      【完颜兀术虽然败回汴梁,却还想重整军马再战。但是经过顺昌一战,金国人死伤惨重,军心动摇,甚至有些金国人已经开始收拾金银财宝准备退回北国老家了。那么顺昌大捷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威慑力?顺昌大捷对于宋金关系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这个时候的大金,真的是谈不上有多厉害了。咱甭说别的,就完颜兀术拚尽了全国之力,尽起全国之兵南下灭宋,实在是到了什么程度?“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到了这种程度。当年灭辽灭北宋的那些个百战名将,那些个金国的皇族们,那些完颜们,全都不在了,全都去世了,包括完颜昌、完颜宗望、完颜宗干这些人全都不在了。所以,跟他一块南下的这些个金国大将里,先锋官没法提。一个孔彦舟是南宋降将,原来是南宋治水军的降将。一个李成,就是被岳飞打得差点儿没跳崖的那个,把骑兵搁步兵那儿,把步兵搁骑兵那儿,那个人李成。再一个就是咱前两讲讲的淮西军变的时候投过去的郦琼,合着金国的这几个大将全是宋朝降将。好不容易找着一个完颜——葛王完颜雍,也就是金朝的第五代皇帝金世宗,当时是在完颜兀术的帐下做将领。葛王,也没听说过,以前当大军平辽灭宋的时候根本他还在幼年,不显山不露水,可能没怎么上过战场。

      所以,你看完颜兀术用的这些将,就能看出来金国这会儿确实是战斗力极大地已经下降了。金国惟一能打的,这个时候就剩下完颜兀术了,结果完颜兀术还打了这么个大败仗,金国人认识到跟宋朝没法交手了。不但准备弃中原,甚至准备弃燕云十六州。这个时候,刘锜如果趁势北上是很有可能收复东京汴梁的,但是朝廷下旨,退守镇江府。顺昌城在淮河,镇江在长江边上了,所以等于宋军不但没趁势再收复失地,相反由淮河边上退到了长江边上,所以失去了一次收复东京汴梁的大好机会。其实这个时候,双方已经明白了,谁也吃不掉谁。战争的目的其实是一样的——以战迫和——都是说通过战争的手段迫使对方坐到谈判桌上来。

      如果双方实力相等的情况下,如果双方实力相等,谈判是有用的。谈判就是实力,谁会谈,谁能说,这是有用的。如果双方的实力不等,实力就是谈判。咱过去老讲这么一句话,叫“弱国无外交”。城下之盟你有什么可谈的?当年金军打到汴梁城下,要什么你得给什么——五百万两金子,五千万两银子,牛马一万头,太原、河间、中山三镇,宰相亲王为人质——人说什么你得同意什么,城下之盟是没得谈的。你只有在战场上获得了胜利,或者至少跟对方打一个平手,在这种情况下才可以谈。所以,咱们说当时宋朝获得了很大的胜利,顺昌大捷金人丧魂落胆,取了一个很大的胜仗,为什么高宗皇帝不让刘锜继续进军?因为他和完颜兀术有一点上是心照不宣的。哪点心照不宣呢?完颜兀术还有一个杀手锏没使出来。你不把他逼急了,他不使这个杀手锏,而宋高宗最害怕的就是完颜兀术使这个杀手锏。双方现在心照不宣,咱现在是常规战争,没打到撕破脸那份儿上。如果一撕破脸,完颜兀术一使出这个杀手锏,对于宋朝的打击,对于南宋,对于赵构本人的打击是致命的。那么,这个杀手锏是什么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