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宋风云》第一讲 徽宗即位【袁腾飞】

  • 发布时间:2015-09-16 17:52 浏览:加载中


  •        百家讲坛《两宋风云》第一讲 徽宗即位 MP3在线  点击朗读:  


      第一讲 徽宗即位

      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大家应该都看过,这本书里描写了两个主人公,一个叫郭靖,一个叫杨康,这两个名字是全真派道长邱处机给起的。邱处机为什么给他们起这样的名字呢?就是让他们不要忘记“靖康之耻”。南宋名将岳飞的《满江红》里有这么两句:“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那么,靖康之耻是怎么回事呢?它是指公元1127年,宋钦宗继位的第二年,也就是靖康二年,北方女真族建立的金国,大举南下,灭掉了北宋。徽宗、钦宗两位皇帝做了俘虏,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当时,宋钦宗在位满打满算实际上一年零三个月,他为什么会遭受这种亡国丧家之痛呢?主要责任在他的父亲宋徽宗

      如果您对宋徽宗不了解不要紧,《水浒传》大家都看过,里面那些梁山好汉是被谁逼上梁山的?在梁山好汉李逵的嘴里,那个把国家弄得奸佞满朝,狼虎满街,坐在天子鸟位上的皇帝老儿,就是这位宋徽宗。关于宋徽宗的出生,还有一段离奇的传说。据明人《良斋杂说》记载:“李后主亡国,最为可怜,宋徽宗其后身也。宋神宗一日幸秘书省,见江南国主像,人物俨雅,再三叹讶。适后宫有娠者,梦李后主来谒,而生端王。”这段话是说,宋神宗有一次去秘书省,看到南唐后主李煜的画像,画中人物文采风流,儒雅俊俏,神宗皇帝再三惊讶。这期间后宫的一位嫔妃怀孕,神宗皇帝梦到李后主来参谒。后来这位嫔妃生下的孩子就是端王,也就是之后的宋徽宗。所以人们就说,宋徽宗是南唐后主李煜投胎转世,因为李煜的南唐被宋太祖所灭,于是就投胎为宋太祖的子孙,也把宋朝搞亡。徽宗皇帝被金人俘虏后,金人对他就像当年宋太祖对李后主一样。这个故事当然是无法考证的,但它比较符合咱们中国人因果报应、一报还一报的观念

      是不是因果报应我们这里暂且不论,但李后主和宋徽宗两人确实有相似之处。第一,两个人都是艺术天才,李煜是词人,宋徽宗是书画家,不管是瘦金体书法,还是他的花鸟画,都是精工到极点。第二,两个人都治国无方,欠缺治国的才能,把好端端的国家治得乱七八糟。但有所不同的是,南唐地窄人稀,特别是在李煜的父亲中主李璟时期,因为同后周打仗,国力已是损失惨重;而宋徽宗接过的可是一个富庶广大的王朝,据现代学者测算,北宋的国民生产总值占当时世界的80%,国民总收入是后来明朝的10倍,所以北宋是一个很有钱的王朝。第三,两个人都是“亡国之君”。李煜的南唐亡于北宋,宋徽宗的北宋亡于金。两个人最后的下场都非常凄惨,亡国皇帝令人生出无限同情。当然,李煜更多的是让人感觉可怜,所以才说“李后主亡国,最为可怜”,自己没有什么大错,是祖宗造孽报在他的身上。而宋徽宗却是把祖宗留下的一个花花世界、朗朗乾坤给糟蹋掉了,他亡国就是可恨了。

      【宋徽宗名赵佶,生于公元1082年,是宋朝的第八代皇帝,他的书画非常有名,留传到现代的宋徽宗书画,都已经成了无价之宝。他如果不当皇帝,应该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书画家。那么,宋徽宗这样一个很有艺术天分,却不善于治理国家的人,是怎么登上皇位的呢?】

      宋徽宗能当上皇帝,第一个原因就是他的皇兄哲宗死后无子。哲宗和徽宗就是北宋的第七、第八代皇帝,是兄弟俩。他们的父亲,是北宋的第六代皇帝宋神宗。神宗一共有十四个儿子,但是从老大到老五,及老七、老八、老十这八个儿子全都夭折了,只留下六个长成年的皇子,哲宗是第六子,徽宗是第十一子。

      哲宗归天,又没有儿子,那么到底由五个弟弟里面的哪个来承继大统呢?当时的太后,也就是神宗的皇后向氏,就召集百官来商量这事。向氏在徽宗承继大统这件事上,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向太后本人并没有亲生的儿子,哲宗也不是她生的,所以哲宗下面这五个弟弟谁来继统,在她眼里是无所谓的。向太后隔着帘子问大臣:“大行皇帝归天,没有子嗣,诸位爱卿,你们看谁来继统?”这个时候,给宋徽宗帮忙的人出现了,他就是宰相章惇。当然,这并不是章惇的本意,可是他的话却阴差阳错帮了宋徽宗大忙。

      章惇这个人,年轻的时候跟大文豪苏东坡关系很好。有一次,两个人出去游玩,到了一条水流很急的溪边,溪上有一座独木桥,对面是一座峭壁。章惇就对苏轼说,老苏,咱俩过去在峭壁上题诗怎么样?苏东坡一看太危险了,说我不去。章惇却若无其事地沿着独木桥走到溪流对面,把长袍往腰带上一掖,拽着老藤就荡到峭壁跟前,提起笔来写上“苏轼章惇游此”,就是到此一游的意思。章惇回来后,苏轼看了他一眼说,你要是掌了权,肯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会有千百万人头落地。章惇问为什么,苏轼说,你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能拿别人的命当回事吗?果然,章惇做了宰相之后,将党同伐异、驱逐异己的手段用到了极致,就连当年块题诗的老朋友苏轼,都没逃过被流放的厄运。

      【章惇是个做事很冒险的人。哲宗皇帝驾崩,章惇身为宰相,自然要率先提出人选。那么,他推举了谁来当皇帝?又为什么说章惇帮了宋徽宗的大忙呢?】

      向太后问众位大臣谁能继统,章惇作为宰相,当然应该第一个发言。他张嘴就说:“母以子贵,如果继统的话,应立先帝同母弟简王。”也就是说,应该立跟先帝同一个妈生的第十三子简王。他这句话一说完,太后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虽然隔着帘子章惇可能看不到,但是他也马上明白这话说得太鲁莽了。果然,太后隔帘就发问:“宰相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同母弟啊,这六个皇子难道不都是哀家的儿子吗?”这下宰相就傻了。

      因为哲宗皇帝本身就是庶出,不是向太后亲生,而是朱太妃所生。现在如果再立朱太妃所生的简王,那朱太妃就有两个儿子先后为帝。太后虽然是正位中宫,有这个位份,但是倘若朱太妃的两个儿子都当皇帝了,那太后和朱太妃的关系就不好处了。因此,太后勃然变色,章惇的这个提议也就作废了。

      既然立简王不行,章惇于是又提了一个人。他说:“按照长幼之序,当立九子申王。”因为皇子前十位里就剩老九了,所以应该立老九申王。他一说完,满朝文武,包括太后都乐了。为什么?因为申王有目疾,是个盲人。甭说中国历史,就是世界历史上,好像也没有盲人做皇帝的。太后心想,你说立申王,他连奏章都看不了,你这不是成心的吗?所以章惇一说,大家一乐就完了,根本就不再讨论了。

      再往下数,就该十一子端王了。章惇心中暗说,不好不好,实在不好!因为他知道,这个端王整天就是踢球、赏花、写字、画画,跟名妓勾勾搭搭,这种人怎么可以君天下?别看章惇是个奸臣,但是他确实有识君之才。果然,太后在帘子后面说:“那这样一来,下边就该端王了吧。”章惇一听,脑子就乱了,也不顾君臣礼仪,大喊一声:“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这一句,可就为他后面的凄惨人生埋下了伏笔。我们想一下,他敢说端王轻佻,那一旦端王当了皇帝,他能有好下场吗?所以,章惇一代权奸,最后凄凄惨惨,被贬死在了外地。

      太后听了章惇的这句话很生气,心想,你说立谁就立谁,我立的你就给否了,而且连君臣礼仪都不顾,这还得了?这个时候,同僚们也开始落井下石了。当时的枢密使曾布,觊觎宰相的位置已久,他想,先帝在位十年,章惇当了六年宰相,如果再让章惇看中的人做了皇帝,那还有我当宰相的时候吗?所以,曾布这个时候就跳出来指责章惇,说他“所发议论,令人惊骇,不知居心何在”。这样的大帽子一扣,给了章惇一个承受不了的罪名,他就没法再说话了。这时,太后发言:“先帝尝言,端王有福寿,且仁孝,不同于诸王。”说这个孩子有福寿,而且非常孝顺,不同于其他的皇子。最后太后拍板,说就立端王。随即召端王入宫,在大行皇帝灵柩前继位,这就是宋徽宗。

      在皇兄早亡,又无子嗣,宰相失言,太后力挺,且群臣相嫉的因缘际会之下,在章惇一句“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的大喝声中,宋徽宗承继大统,当上了皇帝,拉开了北宋王朝最后一场戏的帷幕。

      【宋徽宗赵佶是宋神宗的第十一个皇子,自幼喜欢书画,当端王时,整日与文人墨客赋诗作画,从没想过如何治理国家,没想到阴差阳错,却被推上了皇帝的宝座。那么,宋徽宗刚登上皇位时,都做了些什么事情?他从一开始就是个昏君吗?】

      宋徽宗刚继位时,表现得还不错,看不出来是个昏君。在他继位的头七个月,向太后垂帘听政。关于此事,有人说是徽宗仁孝,既然是太后扶持他当的皇帝,所以就让太后垂帘听政;也有人说是徽宗本来就不想当皇帝,对皇位没有兴趣,他留恋的是书法、绘画,有太后处理国政,他正好可以从事自己的业余爱好去了。可是向太后对处理朝政也不感冒,只垂帘了七个月就归政了。又过了三个月,向太后就归天了。

      这样一来,徽宗在继位十个月后,便要开始自己处理朝政了。宋徽宗继位之初,就发布诏书求贤。他的诏书写得情真意切:“其言可用,朕则有赏;言而失中,朕不加罪。”意思是说,你们给我提意见或指摘朝政,可用的有赏,该做官做官,该赏钱赏钱。即使说得不对,我也不加罪,不会因言获罪。宋徽宗这样一说,几百道条陈就送到皇帝案头了。

      我们知道,在古代不是谁都可以给皇帝上奏折、写奏章的,只有一定品级以上或者皇上授予专折奏事权的官员才能写,所以几百道条陈就够多了。宋徽宗一一看过条陈,进贤退不肖,并给遭###迫害的人一一平反,其中就包括苏东坡。可惜苏东坡在平反召回的路上就去世了,一代文豪巨星就此陨落。宋徽宗还把遭到章惇迫害的老宰相范纯仁召回朝,准备让他处理整顿朝政。范纯仁是仁宗朝名相范仲淹的儿宋徽宗像子,可惜这位范宰相当时已是七十岁高龄,回来不久也去世了。所以,徽宗皇帝非常感慨,说好人自己一个没赶上,全都去世了。但是下诏求贤这一点,他确实做到了。

      另外,在这段时间,宋徽宗特别能够虚心纳谏,听取不同意见。当时的宰相张商英对宋徽宗说,陛下一定要注意节俭,不要奢侈,奢侈就会亡国。宋徽宗听后,夸赞宰相的建议非常好。有一次宫里整修殿宇,宋徽宗视察工地时就告诉工头,如果宰相从这儿过,你们都藏起来,别让他看见你们在整修宫殿。因为宰相劝我节俭时我同意了,如果让他看见的话,我会很没面子。连皇帝都这样注意节俭,底下的人应该也是注意节俭的。

      【宋徽宗登基之初,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也有雄心把国家治理好。他下诏求贤,广开言路,一时间朝廷上下,政治清明,甚至还留下了能够虚心纳谏的美谈,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有一次,徽宗皇帝在殿中跟一位大臣论事。这个大臣讲得口沫飞溅,慷慨激昂,他也不看点儿,一直讲到太阳落山,暮色四合。中国古代,皇帝坐朝很辛苦,一般可能五六点钟就要起来,清朝皇帝四点钟就起床,七八点钟就已经坐朝了。这个大臣一直讲到太阳下山,徽宗皇帝饥肠辘辘,于是说我饿了,得先去吃饭了,有事情明天再说吧,说完就起身要走。徽宗刚站起来,这个大臣一把就把皇帝的袖子抓住了,说您别走,咱俩还没说完呢,您必须听我把话说完。徽宗挣扎着说,我要吃饭去,你不顾君臣之礼,怎么能抓朕的袖子?两人这么一撕扯,结果把徽宗的衣服给撕破了。天子穿一件破衣服成何体统?所以徽宗急了,说你有话好好说,把我衣服撕破了,这叫什么事儿啊?可这个大臣很有气节,说陛下不惜一件衣服,臣何惜粉身碎骨报答陛下?意思就是,陛下你要不在乎这件衣裳,我就不在乎粉身碎骨,你要是不在乎我把你的衣服扯破了,你把我扯了都没关系。徽宗皇帝听后非常感动,心想居然有这样忠直的大臣,好,那我坐下,你接着说吧。这时,内侍臣走过来,说您看这衣服都破成这样了,我给您换一件吧。徽宗说不要换,就穿这件破衣服,而且这件衣服不许扔,以后我看到这件破衣服,就会想起这位忠直的大臣,我要把它留作纪念。

      宋徽宗的这个故事,跟唐太宗魏征的故事很相似。唐太宗和魏征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一对君臣。魏征给唐太宗提意见的时候,也是这样廷争面折。一次,魏征又当面跟唐太宗呛起茬儿来了,唐太宗很生气,说今天先到这儿,说完转身就要走。魏征上去抓住唐太宗的袖子,也是说话没讲完,不让他走。可能唐太宗是马上天子,还是有点劲儿的,没被扯破衣服。周围的言官见状忙提醒魏征,说你要注意人臣之礼。魏征也不像抓宋徽宗袖子的那个大臣那么愣,知道自己有所失态,马上跪了下来。唐太宗对魏征说,你等着瞧,我非宰了你这个乡巴佬不可。魏征是瓦岗军出身,参加农民起义出来的,所以唐太宗骂他是乡巴佬。唐太宗回到后宫还在生气,长孙皇后就问,您跟谁发这么大火啊?太宗说,我跟魏征生气,他竟敢抓我袖子,要杀了这个乡巴佬。长孙皇后是一代贤后,她听了没说什么,就让人伺候唐太宗更衣、饮茶。后来,长孙皇后带着后宫的嫔妃、女官,着凤冠礼服盛装来参驾。唐太宗被吓了一跳,说既不上朝,也非祭祖,你穿成这样干什么?长孙皇后说,我特来为陛下道贺。唐太宗问,我何喜之有?她说,魏征就是一喜,您有魏征这样的臣子,怎能不喜?唐太宗说,魏征跟我廷争面折,抓我袖子,撅我面子,有什么可喜的?皇后说,主明臣直,您是明君,大臣才敢直言。您要是隋炀帝那样的昏君,说了就要掉脑袋,那还有谁敢直言呢?有魏征这样的臣子,正是因为您是明君。再者说,偏听则暗,兼听则明,作为君主,很难听到不同意见,现在有魏征这样的大臣冒着生命危险给您提意见,这是社稷百姓之福啊!唐太宗一听,不禁感叹皇后的觉悟比自己高,后来跟魏征的感情也越来越融洽了。

      宋徽宗被大臣抓住袖子、撕破衣服,却仍能坐下来听取意见,也可以说是明主了。而且,这个时候的宋徽宗特别喜欢这种正直的大臣。曾有一个七品的县官,相当于现在的县处级干部,有人听说他贤德,就举荐给了宋徽宗。宋徽宗亲自面试,通过谈话发现这个人果然很贤德,于是就任命他为殿中侍御史,相当于司局级干部,专管监察和风纪。宋徽宗对他讲,我越级提拔你,就是因为当今无耻的士大夫太多,而你懂得礼义,所以希望你以后多给我提一些好意见。

      【宋徽宗能够如此虚心纳谏,并且扶持正气,应该说是一个很难得的好皇帝了。但是北宋的政治,为什么会越来越混乱?而宗徽宗喜欢写字绘画的爱好,对他治理国家有什么影响呢?】

      青年时代的宋徽宗,还是想有一番作为的,希望通过整顿朝政,恢复他父亲神宗实行的新法,使国家更强盛。但是我们也能看出来,宋徽宗此时的一些所作所为,已经为他后面的遭遇埋下了伏笔。

      宋徽宗特别喜欢跟文人交往,因为他本身就是个文人。但他跟文人的交往过度亲密,以至于有一些文人恃宠而骄。比如,宋朝有一个大书法家叫米芾宋徽宗非常喜欢他,跟他的关系非常好。宋朝历史上有书法四大家——苏、黄、米、蔡。苏是苏轼,黄是黄庭坚,米就是这位米芾,蔡实际上是徽宗朝的大奸臣蔡京,因为他的名声太臭,所以后人不提蔡京,而说是蔡襄,这个我们在后文会讲到。

      米芾这个人,文人性情到了极致甚至有点疯疯癫癫,人称“米癫”、“米疯子”。他看见一块怪石,非常喜欢,就会与怪石结拜,认石为兄。有一次,徽宗召他进宫写字,米芾就在两丈长卷,笔走龙蛇,徽宗看了非常欣赏,竟把殿中所有的宝物都赏给了米芾。如果宋徽宗只是一个王爷,或者是一个普通的财主,同朋友意气相投,送他东西本来无可厚非。但宋徽宗是一朝天子,一个文人写了几个字就赏赐这么多宝物,如此一来,那些大臣们会怎么想?出生入死的大将们会怎么想?中国古代的明君都明白爵禄不能滥施的道理,可宋徽宗倒好,随意就把一殿的宝物都赏赐给了米芾,那米芾当然就更爱给皇上写字了。

      还有一次上朝的时候,徽宗让米芾在殿内写字。米芾手里拿着一个手札,徽宗让他搁在椅子上,结果米芾竟大模大样地往椅子上一坐,对徽宗说,给我拿个唾壶(痰桶)来。风纪官听了这话很生气,就弹劾米芾,说他不能这样跟皇上说话,太没大没小了。徽宗却说,对这种俊逸之士,不要用礼法来约束。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徽宗本身也是不守礼法的,米芾这样做不用礼法约束,也就不能再用礼法约束别人了,因为法应该是一样的,不能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法。米芾给徽宗写完字,徽宗赏赐他900两白银。米芾拿到这900两银子,高兴得发疯,说知臣莫若君,皇上真了解我,我就是傻,就是疯。900两白银是什么意思?在宋朝,900就是傻的意思,跟我们今天说的“二百五”一样。明清时候,500两银子是一封,那么250两就是半封,所以这250就是“半封(疯)”,就是傻的意思。宋徽宗赏赐给米芾900两白银,是故意跟米芾逗着玩儿。但徽宗作为天子,跟大臣这么逗着玩儿,就有失体统了,就不合适了。所以,宋徽宗跟米芾的这种交往,容易为人所诟病。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宋徽宗身为一国之君,却无视奖功罚过的礼法,全凭自己高兴就进行封赏。宋徽宗这样做,都给朝政带来了什么影响?而最终导致宋徽宗成为亡国之君的重要因素又是什么呢?】

      米芾在当时的官职,相当于我们今天的中央美院院长这个级别,那时称为博士。他对珍贵的器玩非常感兴趣,比如古代的文房四宝。一次,米芾进宫给徽宗写字,看中了御用的一方名贵的砚台,皇家的东西当然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写完字之后,他居然跟皇上讲,这方御砚已经被臣污染过了,所以皇上您不能再用了,您就把它赏给我吧。宋徽宗虽然也非常喜欢这些珍贵的器玩,但稍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说那好吧,就把它赏给你了。米芾怕皇上后悔,都顾不得砚台上还有墨汁,抓起来就揣在怀里,弄得一身墨汁,疯疯癫癫地就跑了,连谢恩都忘了。

      皇帝跟文人交往本来无可厚非,但不能把私人友谊放在跟国事相当的地位,更不能滥行封赏。如果说道不同就不相与谋,凡是跟自己有共同爱好、意气相投的人就重用,凡是爱好不同,字写得难看的就一概不用,那朝政根本无法清明,臣下也只会离心离德。宋徽宗是个艺术家,他有种文人的天性,有时做事全凭自己内心的感觉。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理解,就是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也不在乎他人的感受。这种文人当国,有时候是比较可怕的,因为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感性的东西比较多,理性的思考比较少。

      我们看到,宋徽宗在位初期还是比较勤政,很想有一番作为的。但是,他后来弄得中华大地狼虎满街,烽烟四起,满目疮痍,百姓流离失所,最后身死国灭,这是为什么?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就是他遇到了是宋朝三百年第一大奸臣,正是他引导着宋徽宗一步一步地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