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败后的日本知识分子:战争输了我们却得到自由

  • 发布时间:2019-04-08 10:53 浏览:加载中
  • 对于美军的占领,高见顺与大部分知识人一样,心情颇为矛盾,屈辱感和解放感交织在一起:战争打输了,因占领军的进入而失去自由,这是容易理解的,但我们却是相反,占领军保障了我们的自由。这是多么令人羞愧的事!

    高见顺在7月28日从《读卖新闻》上读到了《波茨坦公告》的要点。翌日他在日记中披露了这样的心迹:“心情一片烦乱。不知所措。心绪不定。心里满是怨愤。对谁的?因为什么?没有对象。因此才更加觉得烦躁愤懑。昨天川端(康成)说,斋藤茂吉将藏书都烧光了,哭了一整天。我理解。真的能理解……我也想哭,心里真想哭。为了人类,为了世界。我现在心里一片愤懑,也是因为有一种想哭泣的冲动。”(页266)也许此前已经有了如此的内心挣扎,到了8月15日那天,他的心情倒反而显得很平静,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十二点。报时。演奏君之代。朗读诏书。果然是宣布战争结束。——终于战败了。已经被战争拖得疲惫不堪了。夏日的太阳灼灼发光。令人眼睛发痛的光线。在烈日之下获知了战败的消息……车站上,与往常无异。一位中年女子对着中学生问道:‘说是中午有重大的广播,什么事呀?’中学生显出尴尬的神情,低下头轻声作了回答。‘啊?啊?’那妇女大声追问道。轨交车厢内也与平日无异。比平时稍空些。”(页310)“都在互相欺骗,政府欺骗民众,民众欺骗政府。军部欺骗政府,政府欺骗军部。”(页311)

    还比较值得对比的是海外的日本文人。后来成为战后派作家主将的武田泰淳和堀田善卫那时都在上海。据堀田当时留下的日记,他们在8月11日就已从外国通讯社获知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消息,那天他和武田等在上海看到了这样的场景:“随着电车渐渐从静安寺驶近南京路,从车窗向外看,商店几乎都关上了门,不时地从里面一个个挂出了青天白日旗。尽管南京路的商店全都打了烊,但满街都是人……人们带着异样兴奋的表情在行走。确实这是不容易的……虹口方面支那人的商店也都一家家地关上了门,不过日本人的商店都开着……过了一会儿诗人路易士(即后来前往台湾的诗人纪弦,日本占领上海时期曾与日本方面合作——引译者注)来了,张开着双臂,满脸兴奋,仿佛要与在座的所有的人拥抱似的。一靠近我们,便高声叫道,和平!和平!和平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中华日报》的和平号外,发给大家。坐在那里的我们这些日本人,人人都面色凝重,同时一种说不出的苦涩涌上心来,眼睛不知往哪边看好。武田睁大了眼睛,全身心地读着号外。我也读了……天黑了,我和武田一起回家。回去的路上,两人一时默然无语。过了一会儿,武田慢慢地说道,日本民族也许会消灭,倘若今后自己留在支那的话,就会告诉中国人,以前东方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国家,必须要由我们自己来告诉别人。”(《堀田善卫上海日记》,东京集英社2008年,页17-24)堀田有些真诚也有些天真,他希望中国人相信,日本人并非都是魔鬼,他想对中国的知识人诉说一些心声,期望得到中国人的谅解,于是他动员了一些在上海的日本知识人,紧急策划编写了一本小册子《告中国文化人书》,并设法弄到了当时非常紧缺的纸张,准备印刷一百万部通过日军的飞机散发,结果因战败的到来而遭到中国印刷工人的怠工,该计划也流产了。

    在这一历史大变动的时期,高见顺的内心对日本的未来也是充满了期待、惶恐和怀疑,他一直在思考着日本的命运:“之前可怕的军部的力量是左右一切的。一个真正的健康的民主社会会出现在日本吗?会成为现实吗?这恐怕还只是一种幻想吧。我们毕竟是在这样专制的社会中生活过来的。”(8月18日,页323)“日本将会怎样呢?不管一时怎么样,还是希望它能强盛健全起来。因为强盛健全的要素日本民族是具有的。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缺点,但也不是一个没出息的民族。缺点都来自于这个民族太年轻,没有经历过苦难。我相信日本人。”(8月19日,页324)

    转载注明历史网http://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强兵还是富民,甲午战前的日本经济迷局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