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美政要热衷于整容:“不会掩饰就不会执政”?

  • 发布时间:2019-01-31 10:43 浏览:加载中
  • 有整容医师在回顾十多年从业经验时发现,过去在整容人群中占首位的是有先天性畸形和后天性外伤的人,现在前三甲则变为艺人、阔太和官员,其中官员整容之风的兴盛,不容小觑。

    贝卢斯科尼被誉为整容首脑的先锋

    本文原载于《翻阅日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通过医学手段让自己变得更美,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在整容的队伍里,会有如此之多政府官员的身影,甚至很多元首级的人物也热衷此道。

    贝卢斯科尼:面子工程很重要

    务实的路易十五早就明确地说过:“不会掩饰就不会执政。”今天,掩饰的外延被扩大至整容。

    政治家经常上电视,是不是应该长得对得起观众?对于这个问题,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说:“弄得漂亮点,这是政治家的责任。”

    为了把自己“弄得漂亮点”,年届七旬的贝卢斯科尼几乎把自己从头到脚整了一遍,他也因此得了一个称号——整容首脑的先锋。

    贝卢斯科尼身高只有1.68米,未整容之前,秃顶、眼袋松弛、小肚子突出。他的太太维罗妮卡在自传中曾经提到,“我的丈夫丝毫不注意自己代表着意大利的形象。我认为政治家有责任让自己在电视画面上显得更英俊,更具有活力。”

    贝卢斯科尼早在1996年就走进了整容医院,相对于之后的大张旗鼓,这次整容是秘密进行的,三年后,他又如法炮制,偷偷去医院整了一回。

    2003年圣诞节期间,贝卢斯科尼为了消除眼袋,又在公众面前玩消失。手术后,他外出要戴着墨镜,同时使用特殊的药品和面霜来除掉手术留下的疤痕。

    面子问题解决之后,贝卢斯科尼又对自己的秃头进行了“装修”。

    2004年,贝卢斯科尼开始在头上植发。这一年的8月,为了保护新长出来的头发,贝卢斯科尼在大热天也围着一条艳丽的丝织大手绢,他还顶着这个大手绢接见了到访的英国首相布莱尔。头发长好后,他还不忘向官员炫耀:“我的头发现在长得不错。虽然植发手术让我吃了点苦头,但看到这个效果我还是很满意的。我觉得应该成为大家的榜样,我感觉自己现在又恢复到了40到42岁时的身体状况。”

    贝卢斯科尼还进行了腹部吸脂手术,一个月下来甩掉了10公斤的赘肉,终于“可以穿上10年来穿不上的衣服了”。但是,为了保持体形,他也吃尽了苦头,除了严格的体形锻炼,他还要忍受饥饿的折磨。贝卢斯科尼每天的早饭只有三小片面包和不加糖的茶,午饭是西红柿沙拉、玉米和金枪鱼,晚饭只有蔬菜,以至于他跟记者开玩笑时说:“我现在很饿……你们小心,不要离我太近,否则我有可能咬人。”

    贝卢斯科尼不光自己爱美,对于长相欠佳的政府官员,也不吝啬自己的讥讽。2010年3月底,他在一次集会上讽刺女议员梅塞德斯·布雷索时说:“她看上去总是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早上起来真应该对着镜子照照自己的模样,化化妆再出门。像现在这样苦着一张脸,一天的好心情都被毁了。”

    整容后的贝卢斯科尼博得属下的一片赞扬之声,他的助手说:“金发碧眼的他又高又帅”。这让贝卢斯科尼很得意,他甚至向各国政要推销整容术,“鉴于如今美容技术越来越高超,我认为付得起钱的人有义务尝试一下,让自己以最美好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这是尊重他人的一种表现。而对于那些期望你在国内外政治舞台上为他们的利益奋斗的人,这种做法也是某种尊重。”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曾把头发染成亮丽的金黄色,并因此多得了不少投票。2001年大选期间,布莱尔到某校视察,一位少女冲破人群和保镖的阻拦,扑到布莱尔面前,伸手抚摸着他的头发感叹道:“真是个帅哥。”布莱尔大方地给了对方一个拥抱。这位女生和很多女同学放弃了对在野党的支持,投票给了布莱尔

    竞选也是选美?

    其实,全球政坛,并不是只有贝卢斯科尼一个人在“臭美”。

    2007年年初,在以色列总参谋长宣布辞职引发政坛大地震的第5天,总理奥尔默特躺上手术台,花40分钟做了整容拉皮手术,以消除眼袋和鱼尾纹。虽然官方说法是奥尔默特接受手术的原因是视力受到轻微影响,但以色列媒体却认为,总理整容是为了“爱美”,因为十年前,他就接受了视力激光矫正手术,摘去了早年佩戴的眼镜。

    同样在身上动刀的还有菲律宾总统阿罗约。

    2007年6月底,阿罗约结束对日本、巴西、哥伦比亚和香港四地的访问回国。之后按照卫生部的规定,入院隔离,并进行身体检查,结果被媒体踢爆阿罗约是借自我隔离之名,行检查隆胸硅胶渗漏之实。为此,菲律宾新闻部长雷蒙德专门召开记者招待会进行澄清:“只有艳星才做隆胸手术,总统像是会去隆胸的人吗?我们不能这样说总统。”但是,记者会结束没几个小时,雷蒙德就在当天晚上改口称,阿罗约的确在20世纪80年代隆过胸,但并未发生渗漏。

    已逝的韩国总统卢武铉也是整容爱好者。2002年大选前,卢武铉为了使自己显得更年轻,接受了额头除皱的整容手术。三年后,为了去除眼袋,他又去割了双眼皮。

    为什么政要也热衷于整容?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北欧的三位经济学家在2003年曾经联手做了一次大规模的调查。在调查过程中,研究人员发现,候选人的外表远比他们的能力、智慧、可信任度等更容易得到选票。为了印证“容貌助选”是一种跨文化、跨种族的潮流,研究人员还收集了芬兰这一年参加议会选举的所有竞选者刊登在其竞选广告上的照片,然后寄给美国、德国、瑞典等两千七百多位居民品头论足。受访者对芬兰政坛毫无认知,结果最帅的男候选人得票率比最丑的男候选人要高六到八个百分点,而最漂亮的女候选人得票率甚至比最丑的女候选人高十个百分点。

    研究还表明,容貌对谋求连任者帮助并不明显,但在新进者身上作用非凡。

    事实上,长相已经成为选举话题,只认政党不问人的选举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20世纪50年代,一位英国选民曾经调侃,只要政党愿意推举,哪怕牵出一头猪来也有人选,但是现在的政坛没有一个人敢忽略容貌。哈佛大学教授琳达·比尔梅斯认为,要争取数量不多但常决定选举结果的游离选民,政客的长相经常起到关键作用。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政坛人物越来越热衷于除皱、拉皮、植发、染发、吸脂、打肉毒杆菌,也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总喜欢把自己弄得光鲜亮丽,化妆、美容、整容、样样不落人后。《纽约时报》曾采访过纽约一名整容医生,他表示,在五年的时间里,他曾为十八位联邦、各州及地方政要做过整容手术,“政客来是为了看来更年轻、更漂亮和更健康。”因为面子问题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前途。

    权力恐慌下的整容玄机

    欧美政坛盛行的整容风,近几年也刮到了中国。

    据协和医科大学的整形医生陈焕然说,继艺人之后,第一批走进整容医院的多半是官员太太,曾经有官员太太明确对他表示:“她喜欢宋祖英的长相,希望整一个类似她的鼻子和下巴;也有官员太太感叹,自己怎么衰老得这么快,而丈夫看起来却还很年轻……”

    官员太太成为整容主力军,主要是为了严防被年轻貌美者取而代之。

    而她们在外形上的成功塑造,让官员们逐渐接受了整容。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开始由太太引荐,尝试整容。因此,在中国,官员太太成为官员整容的直接推动者。陈焕然说,他接待的官员中,“没一个是自己电话咨询或直接约医生见面的,全都是太太打头阵,偶尔也有秘书跟着,太太就能拍板。”而女官员整容,多是由姐妹或女儿陪同,没有丈夫跟着一起来的。

    近几年,中国官员整容数量逐年上升,仅陈焕然经手整容的官员和太太,加起来是他接诊人数的20%至25%。

    与艺人追求整容的艺术性和创造性不一样,官员整容共同的要求是“改动一定不要太大,稍微动动就好,别让大家看出来了”,他们最想要的结果是“没变化最好,整完后我还是我,只是年轻、好看了”。他们选择的整形手术也多是最基础的项目,比如去眼袋,去三角眼,鱼尾纹、眉间纹、抬头纹等,也有的通过打除皱针和组织填充,减轻皱纹。

    在过去,“挨千刀的”一直是用来骂人的,而今天,官员为了看起来年轻,美貌,自愿走进整形医院挨刀,只能让人感叹时代变了。据报道,官员整容主要存在两种心态,首先是担心自己的衰老会影响到上下级对他的看法,正如一位官员所说:“40岁以后,我不想让上级觉得我老了,不想让同事认为我思维迟缓了,希望我看起来还有用。”这其实是官员对干部选拔年轻化做出的一种本能反应。

    按照一般的干部选拔机制,省市级领导年龄多为四十岁开外,其中五十岁左右的占大多数。年过半百,岁月必然留痕,但对官员来说,这个年纪正是升迁的好时机,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被人看老。

    增加自信,变得更加亲民,是官员接受整容的另一原因。特别是媒体的兴起,让官员必须走进百姓,而对外交流的频繁,也让他们必须在镜头前有好的表现。因为这个时候,官员的形象不仅仅代表个人,也代表一个城市和国家的形象。

    不论是哪种原因,官员“花钱、受罪,其实都是为了给别人看,留下个好印象。”

    官员能不能整容,东西方意见差别很大,即使在西方国家,意见也不一致。贝卢斯科尼在身上动了那么多刀,意大利人也没意见。但是德国人就不一样,当年施罗德当政的时候,被怀疑将自己灰色的鬓角染成了深褐色,被舆论批为“一名染发的总理,在政府的统计数字上很可能也会弄虚作假”。

    德国人的担心,道出了我们的心声,正如一位网友所说:“一个政府官员,如果他能始终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就算他黑如包公,老百姓也会打心眼里喜欢他;相反,一个政府官员,如果他心贪无比,四处伸手捞钱,凡事先把自己的碗舀足,就算他貌若潘安,老百姓也会把他当瘟神看。”

    本文出处网()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