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熙对于西方世界心里有多少数?

  • 发布时间:2019-01-11 10:43 浏览:加载中
  • 对于一个大帝国鼎盛时期的皇帝,没多少理由是像所说的固守华夷有别思想去看待。附张康熙大帝参照历代帝王的实录和史书记载,在中国历代众多的帝王中,除了本朝那位身经百战哪个西方国家没有去过的先帝爷,康熙大帝大概是对西方世界相对了解地最清楚的一位帝王了。

    先从对西方世界科学的了解来说,圣祖爷在5000年的中国历史上就罕逢敌手。圣祖实录显示了康熙对西学的兴趣相当广泛,涉及到数学、天文、地理和医学等诸多方面。而且他通过学习不仅吸收了各种知识,并自己主持了几项大规模的科学活动。在他生活过的紫禁城中,至今仍留有上百件他学习和从事科技活动的仪器。

    康熙爷本人最爱的科学当属算数和天文。康熙早年经常到京城的观象台观测天象,并准确地计算出某日某时日晷表上所显示的日影的位置,指出钦天监在天文推算中的错误。康熙五十年《清圣祖实录》记载了这样一则史实。康熙曾对大臣们生动地说:“对天文历法我一向留心。西洋的历法,大致是不会错的,但具体细节上,时间久了也不可能没有差错。今年的夏至,钦天监报的是午正三刻,我算的是午初三刻九分,对于眼前的小问题不注意,几十年下来积累的错误就会更加多了。”无独有偶,1689年,清初大数学家梅文鼎写了《历算疑问》一书,呈送到宫中,康熙曾说过这样的评语:“所呈书甚细心,且议论亦公平,此人用力深矣。朕留心历算多年,此事朕能决其是非。”如此有力度的评论出自一位日理万机的帝王之口,足见康熙的数学和天文知识水平,已经达到了对当时的学术成就进行准确评判的程度。这不仅仅是一种身经百战的自信,更是一种严谨的学术态度。

    下图分别是当年比利时司天监南怀仁设计的天文台和据传是康熙御制方矩象限仪和象牙计算尺。

    尤其是象牙计算尺在数学史上被称为“甘特式计算尺”。按照记载,这台手摇计算机是康熙年间御制的,属于当时清宫的自制科技产品,而且将原有的加减二法增加到加减乘除四法,还独创了横排筹式计算法等。所以,那台手摇计算机一直为外界所瞩目。

    康熙爷对于天文和算数的喜爱甚至达到了部分痴迷的程度。按照圣祖实录的记载,康熙爷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大臣们天文学和算数的知识。其中不乏有复杂和新颖的问题。除此之外,康熙爷还对当时外国传入中国的经典科学着作反复的阅读。法国传教士白晋在他所着的《康熙大帝》一书中这样写到:在五、六个月的时间里,康熙已经掌握了几何学,能够随时说出他所画的几何图形的定理及其证明过程。”根据他的记载圣祖爷把《几何原本》至少读了二十遍。而且有趣的是,康熙学习数学的很多练习题都是跟生活相关的。例如他自己把所有后妃的年龄加起来,再算平均岁数。清宫档案里至今还保存着这样的趣味数演的记载。想象一下一位张口数学闭口天文的16世纪谢耳朵式的黄皮肤中国帝王,这种场景无疑是令人叫绝的,同时也足以从一个侧面体现出康熙对西方世界物质文明认识的深刻。

    作为一位南征北战一生戎马倥偬的帝王,圣祖爷对于西方地理学同样也是充满了兴趣。下图明末的《坤舆万国图》和后来南怀仁撰写的《坤舆外纪》都是康熙爷十分喜爱的读物。

    而且每当有传教士来到清朝宫廷任职,或是康熙出巡时见到传教士,他都要向他们了解外国的情况。尽管他没去过西方任何一个国家,但他知道欧洲、中亚、南亚一些国家的许多情况,常给大臣们讲解各国地理,还几次派遣使臣出使欧洲和俄国,便于加深与各国的相互了解。据此可以得出结论对于西方世界心里到底有多少数,圣祖爷大抵可以套用先帝的一句话来概括:

    我是身经百战,见的多了。

    此外康熙爷还自己积极传播西方知识。他聘请传教士任算学馆教师,要求他们讲授当时已传入中国的西方数学,如笔算、筹算、几何、三角、三角函数表、对数等,并要他们翻译编辑了《欧几里德几何原本》、《比例规解》、《测量高远仪器用法》、《八线表根》、《勾股相求之法》、《借根方算法节要》、《西镜录》等十几部满汉文数学书籍。这些书籍都收录在康熙钦定的《古今图书集成》内。代数在当时被称作借根方算法,又称“阿尔热巴拉”,康熙作为中国最早接受西方代数学的人,多次向大臣们谈及“阿尔热巴拉”,还亲自到蒙养斋授课。然而即使圣明如康熙爷对于西方的认识大抵也就只能这样的程度。本着坚决不搞西方民主建设那一套,康熙爷对于西方世界物质文明之外的了解基本上来说是乏善可陈的。除了对西方宗教偶尔的兴趣和了解,作为一位身处一个世界文明模式骤变时代的君王,他对西方世界精神层面的了解和认识基本来说是彻头彻尾图样图森破的。

    康熙帝潜心学习的西方自然科学,客观地说,只是接触了西方世界的很有限的一部分,虽然相对之前和之后的各代君王圣祖爷已经算是对西方世界了解的最彻底的君王,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作为封建专制君主视中国为“天朝大国”的自傲心理,更不能改变康熙对世界大势的了解和他所接受的根深蒂固的传统的统治之术。圣祖爷自身对西方的学习和认识,更多的只是为了维护无所不能的天子的尊严和无所不知的渊博,而对臣民则认为无此必要。从中国客观发展来说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并不迫切需求科学知识,传统的封建统治之术,强调的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所以,康熙帝循封建统治的常规,强化封建的“三纲五常”,来扼杀臣民的叛逆思想,维护封建统治秩序。在西方世界已经发生巨大变革的历史条件下,康熙帝的这种做法,客观上拉大了中国和西方的差距,是造成近代中国落后的原因之一。

    回溯前文叙述的一切,康熙爷对于西方世界心里无疑是很有数的,这种认识即使在现在人看来也无疑是深刻和真实的。如果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人来讲,按照圣祖爷这种对西方世界的认识程度来说,他很可能会发展为日后一个林则徐李鸿章或者是严复一样的人物。然而作为一个封建专制帝国鼎盛期的典范君王,他对西方世界的认识也只能是作为自身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附属终归不能幻化成一股彻底改变帝国的力量。这种局限性如果比较同时期另一位伟大的彼得大帝将会更加彰显无疑。

    康熙到底对西方世界心里有多少数,这样一个问题从个人角度来说也许可以是很多很多,但是从帝国传承来说这些都是九牛一毛无足轻重的。

    本文来源看历史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