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怖反人类实验——苏联的恐怖睡觉实验

  • 发布时间:2018-12-06 10:50 浏览:加载中
  • 第二次世界大战,让世界饱经风霜,苏联也是受到迫害的其中之一。苏联人的骁勇善战,永不后退的精神让人钦佩不已,但是这也掩饰不了苏联人的好斗心里与残暴的性格。曾经战时针对波兰俘虏的卡廷惨案,以及针对投降德军的残忍报复都证实了这一点。然而就在战争结束后,苏联针对纳粹战俘的迫害并没有结束,小编在网上看到了一篇苏联在战后试用德国战俘做了一个可怕的反人类实验,恐怖的睡觉实验。现在就让小编带你们来看看这个到底是个什么可怕的实验吧。

    一个极其令人毛骨悚然的俄罗斯二战后的实验,有关睡眠剥夺的危险。俄罗斯研究人员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使用兴奋剂类的试验性气体,让5个人在15天保持清醒的状态。他们被关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并小心的监视着他们的氧气吸入情况,以确保实验气体不会杀死他们,因为它在高浓度下是有毒的。这个事情发生在发明闭路摄像头之前,所以他们只能使用探入密室内的麦克风,和5英寸厚的玻璃制舷窗大小的窗户来监视他们。密室内储备有书,吊床可以睡但没有寝具,持续的水和卫生间,还有足以保证5人吃一个月的干粮。实验对象是二战期间被视为国家敌人的政治犯。刚开始的5天事情一切正常,实验对象很少抱怨,因为被保证(虚假的)如果他们参加这个实验并且30天不睡觉就会被释放。他们的交谈和行为都是被监视的,并且注意到他们越来越越多的开始讨论他们过去的创伤性事件,而且他们交谈的普遍语气在4天后转向消极面。5天后他们开始抱怨环境和形势把他们弄成现在这样,而且开始表现出严重的妄想症。他们不再彼此交谈,而是开始轮流的对着麦克风和单向镜面舷窗低语。奇怪的是他们都好像觉得他们可以通过出卖和他们囚禁在一起的同伴而获得实验员的信任。起初研究人员推测这可能是气体本身的效果。9天后他们其中一个开始吼叫。他在密室内走来走去并用最大力气重复的大喊大叫了3个小时,他继续尝试吼叫,但是仅仅能偶尔发出吱吱声。研究人员假定是他的声带损伤了。最让人意外的是其它俘虏对这种情况的反应……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没有反映。他们一直对着麦克风低语直到有第二个俘虏开始吼叫。两个没有吼叫的俘虏把书撕开,用他们自己的排泄们一页一页的涂,然后把它们平整的贴在舷窗玻璃上。吼叫马上停止了。

    又过了3天。研究人员每过一个小时检查一次麦克风以确保是能用的,因为他们认为里面的5个人不可能没有一点声音。密室内的氧气消耗量显示他们5个肯定还活着。实际上这是5个人在进行非常高强度的训练时才会消耗的氧气量。第14天的早晨研究人员做了一件事,他们认为他们不会得到俘虏们的回应,他们使用密室的内部通话系统,希望能引起俘虏们的任何反应,他们怕有人死了或是变成了植物人。他们宣布:“我们要打开密室测试麦克风,离门远些并平躺在地上,不然你就会被射杀。听从的话你们其中一个将获得立即释放。”令他们惊讶的是他们听到了一个平静的声音回道:“我们不再想被释放。”争论在研究人员和资助研究的军方中展开了。因为使用内部通话系统没能再引起任何反映,最终决定在第15天的午夜打开密室。密室在开始填充新鲜空气以冲洗兴奋剂气体,这时从麦克风中立即传出了反对的声音。3个不同的声音开始恳求,就像是恳求亲人的生命一样,希望重新冲入气体。密室的门打开了士兵门被送去挽回实验对象。他们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大声吼叫,而且士兵看到里面的一切后也开始尖叫。五个实验对象中的四个还活着,尽管没有人会认为他们任何一个的状态是“生命。”供应的食物在第5天后几乎没再被动过。那里有一大块肉来自死亡的实验对象腿,而且胸部伸入密室中心的下水道,阻挡着下水道并使得4英寸高的水积在地上。到底有多少水实际上是血留在地上已经不能确定。所有四名“存活”的实验对象也有大片的肌肉和皮肤被撕裂出他们的身体。破坏的肉体和暴露出的骨头在他们的指尖,表明伤口是由手造成的,而不是牙齿,研究人员最初这样认为。仔细检查伤口的位置和角度表明大多数,也许不是全部,是由自己造成的。所有四个实验对象在胸腔下方的腹部的器官都被移除了。但心脏,肺和横膈膜都留在原位,连着肋骨的皮肤和大部分肌肉被撕了下来,肺透过胸腔暴露出来。所有遗留的血管和器官都完好,他们被抬出去躺在地上,虽然被取出肠子和内脏但他们还是活的。可以看出他们四人的消化道还能工作,消化食物。很快就明显看出他们消化的是自己的被扯下的肉,并在这几天被吃了下去。大部分在这个设施中的士兵是俄罗斯特殊操作工,但许多人还是拒绝到密室里移出实验对象。他们持续吼叫要留在密室并且轮流的请求把气体打开,惟恐他们睡着……

    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实验对象在被移出密室的过程中进行了猛烈的反抗。一个俄罗斯士兵的脖子被撕开而死亡,另一个则受了重伤,他的睾丸被扯下,而且大腿的动脉被一个实验对象用牙齿割开。其它5个士兵也死了,如果你算上在事故发生的数周后自杀的。四个活着的实验对象中的一个挣扎着,把它的脾扯了出来,并且血很快就流了出来。医疗研究人员试图让他镇定但这被证明是不可能的。他被注射了10倍人体剂量的吗啡衍生物,但还是像一个被逼到墙角的动物一样斗争着,弄断了一个医生的肋骨和胳膊。在他血液流光之前心脏整整跳了两分钟,这证明在他的血管系统里含有比血液中更多的空气。甚至心脏停止跳动后他还继续吼叫并挥舞了3分钟,他奋力的袭击另一个能接触到的人并一遍遍的重复着“更多”这个词,越来越虚弱,直到他最终沉默。存活的三个实验对象强烈的反抗,被转移到了医疗设施中,其中两个声带完好的还是请求气体,要求保持清醒……三人中受伤最严重的被带到了设施中仅有的外科手术室。在准备把他的器官放回身体的过程中发现他对为给他手术所用的镇静剂免疫。当麻醉气体被放出来放倒他时,他开始强烈的反抗。他扯下一个手腕上4英寸宽的皮革带,即使有重达200磅的士兵握住他的手腕。仅仅使用了比平常多一点的麻醉剂就把他放倒了,他的眼睑立即开始快速跳动然后闭上,他的心跳停止了。在对死在手术台上的实验对象进行验尸时,发现他的血液含有普通水平3倍的氧气。他始终连接着骨骼的肌肉撕裂严重,而且在他挣扎着不被征服时破坏了9块骨头。大多数是他自己的肌肉造成的。第二个幸存者是5人中第一组开始喊叫的那个。他的声带被破坏了,他不能乞求或反对做手术,他唯一的反应是剧烈的摇晃他的头来抗议,当麻醉气体被拿到他旁边时。在有人勉强建议试着不用麻醉来做手术时,他摇晃着头以示同意,在整个替换他的腹部组织并试图使用残余的皮肤覆盖它们的整整6小时的过程中,他都没有反应。主刀医生多次地说明这对于还活着的病人是没有医学上的可能性的。一个协助手术的吓坏的护士说她有几次看到病人的嘴弯曲成微笑状态,每当他的眼睛与她相遇时。当手术结束后,实验对象看着外科医生并开始大声的喘息,试图在挣扎时说话。肯定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外科医生拿来了笔和便签纸以使病人可以写下他的信息。信息很简单“接着切。”另两个实验对象也做了同样的手术,也都没有使用麻醉剂。然而他们要被麻痹注射以使手术持续。外科医生发现病人不断大笑是不可能完成手术的。当实验对象被麻痹后他们只能用眼睛跟着研究人员。麻痹素在异常短的周期内被清除出他们的身体,他们很快就尝试逃脱。当他们可以说话时,他们又在请求给他们兴奋气体。研究人员们试着问他们为什么要伤害他们自己,为什么他们撕扯出他们自己的内脏,为什么他们还想要那毒气。只有一个人回答道:“我必须保持清醒。”

    3个实验对象被加强限制,他们被放回了密室,等待着应该拿他们怎么办的决定。研究人员们愤怒的面对着他们的军方“资助者”,因失败于要求考虑使幸存的对象安乐死的计划。一个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指挥官则看到了潜能,并想要看如果他们被放回毒气中会发生什么。研究人员们强烈的反对,但都被否决了。在准备再一次封闭密室时,实验对象被连接到一个脑电图监测器,并给了他们枕垫以用于长期监禁。让所有人惊讶的是,在他们被放回气体中的瞬间,这3个实验对象停止了挣扎。很明显,当时这3人为了保持清醒非常的努力。其中一个能说话的对象大声的且不断的哼唱着;那个哑的实验对象紧绷着他的腿尽可能的对抗着皮革带,先左,再右,再左,专注于什么事情。剩下的实验对象抱着头离开他的枕头并快速眨眼。这是第一次连接脑电图,大多数监视他的脑电波的研究人员非常惊讶。它们大部分时间是正常的,但有时是无法解释的直线。看起来好像是他多次的遭受脑死亡,在返回正常之前。在他们在关注脑电波监视器滚出的纸时,只有一个护士看到在他的脑袋接触到枕头的瞬间他的眼睛合上了。他的脑电波立即变为深度睡眠,在他心脏停止跳动的同时直线也最后一次出现。唯一剩下的能说话的实验对象被封入密室时开始吼叫。他的脑电波和刚刚那个因为睡着而死亡的实验对象是一样的直线。指挥官命令把两个实验对象都封入密室中,还有3名研究人员。他们3个的其中一个马上取出他的枪并射击指挥官的两眼之间,然后对准哑的实验对象并也给他爆了头。他把枪指向剩下的那个实验对象,在剩下的医学和研究小组逃出房间时,始终克制自己去床上。“我不会和这些东西们关在一起!不可以!”他向那个捆绑在桌子上的人吼叫着。“你到底是什么?”他询问道。“我必须知道!”“你这么容易就忘记了吗?”实验对象问道。“我们是你。”“我们是潜伏在你体内的疯狂,在你的野性深处每时每刻祈求自由。”“我们是你每晚在床上的躲藏。我们是当你去我们不能跟随的夜间避风港时陷入的沉默和麻痹。”研究人员呆住了。之后瞄准这个实验对象的心脏后射击。脑电图监测器变成了直线,在实验对象虚弱的道出“好……接近……自由……”。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阿尔巴尼亚到底是个怎样的国家?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