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海上有多强大,是怎样发展起来的?

  • 发布时间:2018-11-16 10:47 浏览:加载中
  • 荷兰东印度公司是一家在17世纪由荷兰创立的贸易公司,但荷兰东印度公司实质上做的都是掠夺和殖民东方的一些业务,但因为当时荷兰拥有海上最强的部队,所以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那荷兰东印度公司究竟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呢?其实当时有很多西方列强都在东亚这边弄殖民,当时中国跟西方的差距并没有拉开很大,所以荷兰还不敢骑到我们头上。但其他国家就没这么好运了,例如周边一些国家就一直都没自己的主权。

    荷兰人自16世纪末闯入印度洋世界。很快,他们就将证明,自己才是南洋群岛很多地方的新主人,而现代的印度尼西亚这个概念也最终将在他们的领域内萌生。

    荷兰人初到印度洋之时,获利颇丰,运往欧洲的货物往往能有300%的利润。然而,这一时期被称为海上马车夫的荷兰人,此后陷入了众多公司在同一片水域恶性竞争的江湖恶习中。有鉴于此,在荷兰本土各级政府的不断催促下,这些纵横南洋的公司终于在1602年5月20日合并成了后世大名鼎鼎的荷兰东印度公司(VOC)。作为现代股份制公司的发源地,东印度公司实行的就是股东合股分红那一套。比之西班牙和葡萄牙耗费大量国力、部分要借助于宗教情怀打鸡血的高成本支出,抓住了逐利本性的东印度公司这种形式,注定将成为印度洋上新的霸主。

    东印度公司有六个地区性的分部,阿姆斯特丹则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公司的核心是董事会,由17位董事组成。和以往葡萄牙那种一次远航筹集一次钱财的模式不同,东印度公司的投资者将资本长期注入公司,并不针对哪次特定的航海,体现了现代社会陌生人写作与信任的新气象,也使得公司能够有资本进行更长远的额开拓。

    公司在南洋的前线基地,是1605年从葡萄牙手中夺取的安汶岛。事实上,此后公司的每一次壮大,都是以先前葡萄牙网络状的贸易帝国不断丧失战略节点为代价的。不过不久之后公司也会陷入和葡萄牙人相似的局面:比起不远万里绕过好望角把货物输往欧洲,在广阔的印度洋世界就地进行贸易要便利得多,极少成多的利润也未必不如欧亚贸易。而在亚洲,荷兰人直到此时仍然生产不出香料持有者想要的货物,因而他们空手套白狼,将南洋其他地方的稻米和衣物换取最值钱的香料。

    随着公司势力渐长,荷兰人也开始物色一个更好的前线基地,于是爪哇北部的万丹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在17世纪,万丹由于华人和对华贸易而巨富,尤其是葡萄牙人的马六甲,腐败横行、恶习盛行,迫使原本在那里旅居的华商很多用脚投票或是被迫离开,来到了这里,因而此地而取代马六甲成为了像中国供应香料的最大集散基地。不过几经曲折,荷兰人还是选择了一个默默无闻的河口小港,建设起自己殖民帝国的都城,这里就是雅加达。

    建设雅加达,标志着荷兰东印度公司本身一个巨大的转型,就如同早先的葡萄牙人在印度洋世界一样。那时的雅加达运河纵横,酷似阿姆斯特丹在遥远南洋的一个小小翻版。建设这座殖民帝国都城,意味着可观的人力和资源都要被投入,公司有意无意要承担起领土管理者的责任和义务,越来越像一个政治实体。当然,与这时候也渗入南洋的英国人,以及周围爪哇岛上一干从商业利益到宗教信仰都有不同乃至冲突的国家之间,紧张局势也隐隐然升起(万丹一直认为雅加达是其领土)。

    此时爪哇岛上最大的地头蛇,是马打蓝苏丹国。此时正是这个伊斯兰政权处于极盛时期。起初,对于荷兰人以他们自己的古名巴达维亚命名的基地雅加达,马打蓝并不在意。荷兰人直到今日仍然以世俗化著称,因而在近代早期并不向暴力传教、不忘初心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那样狂热。相反,荷兰人不断派遣使者前往马打蓝,贡献方物。然而,时间一长,以满者伯夷继承者自居的马打蓝志在统一爪哇,小小的巴达维亚就成为了在背芒刺。1628-29年,马打蓝人首次围攻巴达维亚。这个内陆霸主动用了高达16万的人力参与围城,然而其海军的短板严重限制了如此庞大的一支部队供给。和这个时期印度洋世界习以为常的一样,荷兰人以少数更有组织化的兵力(尽管在武器上未必领先当地人太多)守住了巴达维亚。此战奠定了东印度公司本地新地头蛇的地位。此后的一个半世纪内,爪哇格局的核心将围绕着这两个实体争夺爪哇展开,最终将使双方都精疲力竭。

    南洋世界的西端,葡萄牙人攻占马六甲后,亚齐对其的围攻(1629年)。此时正值奥斯曼帝国追求同时打通陆地和海洋丝绸之路的印度梦时代,枪炮师傅和先进火器源源不断出现在遥远的南洋,参与到对欧洲基督徒的攻击中。近代早期之前繁荣并和平了数千年的印度洋,此时早已经被西人搅动地天翻地覆,沦为暴力垄断争夺商业的大战场。印度洋空前逼人的形式,也使得荷兰共和国这样一个当时在本土极其分权、难以下决策的国家,其分支东印度公司成了亚洲最高效率的一个政治实体。

    面对欧洲人在印度洋上习以为常的炮舰外交,当地的土人江信江疑。一位统治者说道,“神创造海陆,分陆于民而以海为共产,未尝闻海上专买专卖之恶习也”。

    和葡萄牙人一样,荷兰人将没有获得他们钦点的贸易一律视作走私。而南洋自古以来高度分权化的结构,使得大量政治和商业上与荷兰处于竞争乃至对立关系的海洋城邦,得以继续繁荣乃至壮大。一直要等到19世纪新的技术和组织水平自欧洲本土来,荷兰人才得以统一今日的印尼。

    位于苏拉威西岛上的望加锡(Makasar),成为了的东印度公司扩张的下一个目标。他们策动岛上的布吉人(Buginese)反抗主子望加锡。1667年打败望加锡后,荷兰人照例驱逐商人,唯白皮独尊。望加锡人再次用脚投票,很多商人来到了爪哇,比如与其结盟的马打蓝。

    此时的公司,越来越像历史上室利佛逝或者满者伯夷的继承者,已经成为了跨越数个岛屿、维持强大海军的南洋霸主,就连苏门答腊内陆的米南加保人(原始部落),都与之通商交易土特产。

    不过很快,荷兰人在印度洋世界的海上霸权将遇到新的挑战,这就是照着荷兰人有样学样的英国东印度公司。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