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森塔战役是在什么背景下发生的?结果如何?

  • 发布时间:2018-10-31 10:47 浏览:加载中
  • 在古代欧洲从16世界开始一直到18世纪,虽说在海外已经有了非常多的知名地,但是仍然有一个近在咫尺的敌人,让欧洲感到忌惮,那就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到了17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对于欧洲的圣战已经打了300多年。而就在这300多年中,有一场战役是欧洲人搓板了奥斯曼土耳其的野心,那就是森塔战役。现在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下这个战役吧。

    森塔战役Battle of Zenta,大土耳其战争中,1697年9月11日在塞尔维亚南部的森塔东边的蒂萨河, 奥地利青年将领萨伏依的欧根亲王,以一个果断的突然袭击,击溃了正在渡河的奥斯曼帝国军队,以不到2000人的伤亡造成了对方2.5万的死伤。

    16、17世纪,虽然欧洲人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开始了广泛的海外殖民征服,但是仅在咫尺的敌人却一直令欧洲恐惧。至17世纪末,奥斯曼土耳其对全欧洲的圣战已经进行了300个年头了,东欧的大片领土已经臣服于新月的旗帜之下,哈布斯堡王朝治理下的神圣罗马帝国,也是某种意义上全欧洲的中心,直接暴露在土耳其的铁蹄与大炮面前。

    1683年,哈布斯堡和欧洲联军在成功解除维也纳之围后,西欧永远解除了被穆斯林征服的危险,东欧似乎也赢来了重回基督怀抱的希望。1683年~1688年,哈布斯堡帝国在匈牙利、塞尔维亚和特兰西瓦尼亚的一系列攻城战中取得了辉煌成功,占领了大片领土,一时间似乎赢来了一个新的十字军东征时代。 但当帝国与法国的战争将哈布斯堡更多的兵力调往西线后,土耳其人卷土重来。他们重新征服了塞尔维亚、马其顿和特兰西瓦尼亚大部,之后再次挺进匈牙利,攻陷了其都城贝尔格莱德。 1697年,随着欧洲大同盟战争的结束,哈布斯堡皇室将兵力调往东线,军队由刚上任的帝国陆军元帅------萨伏依的欧根亲王全权指挥。

    欧根亲王于1697年7月5日在匈牙利集结了他的军队。他7万人的军队中只有35000人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由于帝国的战争经费已经耗光,欧根亲王不得不自己借钱来支付士兵们的工资,以及医疗保障(神圣罗马帝国没有属于国家自己的常备军,军队全部由作战技巧高超但索价不菲的职业雇佣兵组成)。 这支哈布斯堡的军队由德意志人、奥地利人和匈牙利人组成。残存的匈牙利王国在关键时刻提供了一支20000人的部队。来自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优秀轻骑兵们亦加入了帝国联军。

    当得知土耳其苏丹穆斯塔法二世率领其大军进入贝尔格莱德时,欧根亲王精选了50000人(1.6万骑兵和3.4万步兵,60门炮)去迎战奥斯曼的8万大军(90门炮)。7月18日,欧根亲王在可鲁特村再次整训他的军队。8月,欧根向土耳其人发送了战书,战书约定双方在派特罗法瓦丁进行一次野外会战,但是被土耳其人拒绝了,土耳其希望用一些列的攻城和城防战来打这次战争。这是16、17世纪西方战争的特点,由于近代早期西方防御工事技术的革命,使得城堡极难被攻克,交战双方往往都希望利用坚城来削弱对手的力量。只有当一方认为自己可以稳赢的时候,才会主动寻求野战,而此时另一方必然会躲在各城中来避免野战。虽然这个时代的经典野战很多,但是和无数的攻城战比起来,野战可以说是小几率事件了,变成了可遇不可求之事。所以递交战书这种古老的方式是每个求战将领的必然选择----虽然这在大部分情况下会被直接无视。

    在一次小规模冲突中,帝国骑兵意外的俘虏了土耳其的将领卡弗尔帕夏。得知帝国军队逼近后,穆斯塔法二世放弃了对赛格德城堡的围攻,决定退守泰梅什堡。欧根亲王则大胆的放弃辎重急行军,希望在土耳其人退入城堡之前发动一场野战。

    1697年9月11日,向城堡撤退中的奥斯曼大军试图从桥上渡过提塞河(多瑙河支流),他们并不知道帝国军队正在以寻常行军数倍的速度急速逼近。当奥斯曼军渡河到一半时,帝国军队从他们背后突然出现,60门大炮齐声轰鸣,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伴随着炮击,大批的帝国龙骑兵纵马至奥斯曼营地前,然后下马射击,他们像步兵一样排成整齐的线列进行排枪齐射。留守在营地的奥斯曼军队在壕沟后面进行火力还击,虽然土耳其人人多枪多,但他们的自由射击无法抵挡帝国军队的排枪齐射,他们很快溃败,后撤时拥挤在桥上,同河对岸回来的援兵撞到了一起,寸步难行,场面混乱不堪。欧根亲王命令所有大炮对着桥上轰击,霎时间桥面上血肉横飞,土军伤亡惨重。看到时机成熟,欧根令左翼的骑兵发动冲锋,他们击溃了奥斯曼军队的右翼,穿过营地,占领了桥头。这导致土耳其人的退路被完全封死,已成瓮中捉鳖之势。

    在形成包围之势后,帝国的步兵线全线压上,冲进了奥斯曼营地。双方展开了残酷的肉搏战。奥斯曼的耶尼切里近卫军曾经是西方最好的步兵,即使在17世纪末也还算的上是最好的之一,但是在近代欧洲量产训练的大规模优秀步兵面前,有限的耶尼切里显得太单薄了,其他广大土耳其普通军队和附属军队在欧洲兵面前不堪一击。战斗演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在营地中心,来不及逃走的土耳其官员亦被杀死。最终土耳其军队在包围圈中被杀死2万余人,另有数千人在渡河逃走(只能游泳)时被淹死。战后统计帝国军队只有429人死亡, 1598人受伤;而战利品包括87门大炮,苏丹的后宫,珠宝和国玺。

    由于会战失败,奥斯曼土耳其人被迫求和,1699年签订了卡尔洛夫奇条约,奥斯曼帝国须割让特兰西瓦尼亚、摩里亚、波多利亚及几乎整个奥斯曼匈牙利,几乎丢掉了整个中欧。这是土耳其人第一次割让占领地。战败者穆斯塔法二世开始改革,但不出5年就被废黜。而战胜这欧根亲王则晋升为伯爵,开始了他光辉灿烂的军事生涯。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它标志着欧洲军事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已经至高无上。从此以后的十字军不止对向了伊斯兰,更踏遍了整个世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