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阳王”时期的法兰西帝国

  • 发布时间:2018-06-28 15:49 浏览:加载中
  •   一

      由于人类受太阳滋润多多,人们总是情不自禁把无限讴歌慷慨地奉献给它,最经典和最具有影响力的莫过于意大利著名咏叹调《我的太阳》。

      从人类自身需要说,我们也确实无法想象没有太阳的地球会是什么样子,因此人类文明的开始就对太阳充满了崇敬感和敬畏之情。早期埃及、以色列奉太阳为神明,便有了太阳教。太阳固然重要,却无法思考,也就不能产生思想。一个有思想又拥有太阳般神明的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个惊天动地的伟人。据说德国人尼采曾以太阳自诩,结果他疯了。看来,哲学家最好不要染上政治家的习气,由于不具备政治家的皮糙肉厚,稍一出格,往往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

      在本文中闪亮登场的太阳是一颗西方太阳,他不仅是太阳,而且还是太阳中的王,史称“太阳王”,他就是路易十四。正是在他的手上,把一个羸弱落后的法兰西一举锤炼成强大的帝国。

      在法国历史里,路易十四极富盛名和威望,他长达72年的在位历史,是人类历史中国王在位时间最长的之一,超过了中国所有的帝王。据确信资料,中国历史上确切在位时间最长、统治全中国的皇帝乃康熙和乾隆祖孙俩,前者当了61年皇帝,后者为了表示对祖父的尊重,在统治了60年后宣告退位,之后又活了三年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人世。仅此,也足以炫耀一把。在中国一个尚且拥有强大统治力并且自动离开皇位的,确实绝无仅有。退位之后,他依然惺惺作态、扭扭捏捏地实际控制着庞大的帝国。由此,康乾二世又被称作“盛世”,但如此盛世,我们在整个大清统治时期里,却找不到一个响当当的思想家,这是一个被龚自珍斥为“巷无才偷,市无才驵,薮泽无才盗”的社会,相比路易十四时代可谓大相径庭,反差强烈。

      二

      路易十四的统治是法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他为法兰西缔造了前所未有的强大与繁华,并且使后人对他的时代给出了毫无节制的赞美,这其中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当属《路易十四时代》,而为这个时代写下见证的不是别人,正是启蒙运动重要精神领袖之一、伟大的思想家伏尔泰。

      鉴于伏尔泰本人在思想史上所拥有的巨大声望,他对路易十四的书写就更值得加以重视,我们将通过路易十四时代的历史片断,看看路易十四是如何苦心孤诣地缔造了一个强大的法兰西的,在创建伟业过程中,他处处显示出高超的专制手段。

      路易十四的父亲路易十三是个不太成功的国王,为了逃避繁琐的政务,总是将工作交给首相去处理,他就是历史上著名铁血首相黎塞留。首相铁血,对王室忠心耿耿,尽职尽力,全力树立王室的尊严。但铁血往往意味着暴政,他为法国社会生活变动埋下的祸根,直到引发法国大革命。

      黎塞留死后,法国王室启用了马扎然,马扎然固然聪明机智,对国王也不缺乏忠心,然而私欲却远远超过了黎塞留,他没有继承黎塞留的清廉,却继承了黎塞留的严苛。马扎然当上首相不久,路易十三也于1643年去世,继承王位的正是路易十四。不过,这时他才是一个年仅5岁的小孩,不仅无法维护自己的统治,而且处处受制于人,听人摆布。投石党运动爆发后,曾逼迫年幼的国王两次出逃巴黎。正是这样离乱生活,培养了小国王刚毅果敢的性格,使他认识到,只有掌握了至高无上的权力才能确保自己以及国家稳定,哪怕代价再大也在所不惜。

      最初暴露他高度政治野心的是在其登基仪式上。由于投石党运动,本该在登基时举行的涂油仪式一直推迟到1654年,这时的路易十四已经是一个16岁的翩翩少年。年轻并不等于没野心。在他看来,祖宗从来就不足效法的,过去列祖列宗都是站着进行仪式以示对教廷的尊重,可是路易十四却坐了下来。这个小小的变化,使人察觉到了这个年轻国王的勃勃野心,果然,他亲政以后即表现出了强硬的作风。

      1661年3月,马扎然去世,23岁的路易十四开始亲政。执政伊始,他就表现出自己强悍的一面,那些习惯向首相汇报工作的大臣们,在马扎然死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于是询问国王:“我们今后有事找谁?”他回答:“找我。”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设置过首相的位置。亲政当年,法国大使与西班牙大使为争礼节上的居先权发生冲突,法国大使受到一些委屈。原本不大的一件事,路易十四却立刻表示将对西班牙发动战争,吓得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派人当着各国驻法大使面前宣布:“西班牙大使今后将不再和法国大使竞争。”此后,他于1662年购买了英属的敦刻尔克,并且武装了这个城市,使之成为战争中的桥头堡;1663年强迫洛林公爵割让马尔萨尔要塞;1664年帮助德国人打败了土耳其;1665年又帮助葡萄牙在战场上战胜了西班牙。仅仅亲政4年,他就做出了一系列不同凡响的动作,伏尔泰说他:“甚至还未兴师征伐,就已被视为好战喜征、手段灵活的君主,他甚至还未发动战争,欧洲就已经对他心存恐惧。”在国内,大约是为了报复在投石党运动中遭受的屈辱,他对高等法院大动干戈,取消各地终审法庭,规定他们不得讨论和表决国王的敕令,免去或流放对自己不忠诚的法官,这样,能够掣肘他的司法体系遭到了破坏。此外,他还停止召开三级会议,立法系统也失去了作用,国王就是法律。在法国,他可以为所欲为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