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冲绳岛登陆战役始末

  • 发布时间:2017-09-26 17:35 浏览:加载中
  • 冲绳岛战役

    第一节 美军制定“冰山行动”计划


      在日本九州岛和中国台湾岛之间,有一条连绵不断长约700余海里的岛屿锁链——琉球群岛。

      位于该群岛正中间的冲绳岛是这一岛屿锁链中最重要的一环,也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岛屿。其面积达1220平方公里,人口约46万,主要城市有那霸、首里和本部町。

      冲绳岛北部多山地,南部则是开阔平坦的丘陵地带,岛的东海岸有金武湾和中城湾两个天然港湾。岛上除那霸军港以外,还有那霸、嘉手纳、读谷和那原4个机场。

      冲绳岛上随处可见一种特别的建筑,就是圆形的家墓,用坚固的石料建成,日军稍加改装后就成为坚固的防御工事。

      冲绳岛既是掩护日本本土的最后一道屏障,又是美军攻占日本本土的最后一道关卡。因该岛在日本本土防御中的重要战略位置被誉为日本的“国门”。

      美军占领菲律宾后,冲绳岛在本土防御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对于日本而言,冲绳岛一旦失守,本土、朝鲜以及中国沿海地区的制海权、制空权将悉数丧失,日本赖以生存的通往东南亚的海上交通线将被彻底切断。

      因此,日军大本营判断美军在进攻日本本土之前,必先在冲绳岛登陆,所以日军对冲绳的防御极其重视。自1944年7月马里亚纳群岛失守后,就开始重点加强冲绳岛的防守兵力和防御工事。

      盟军进攻冲绳的时候,欧洲战场的德军已如风前残烛,西线盟军在1945年2月11日开始6路总攻击;柏林已无险可守,东线苏军已到达距柏林只有22公里的地方(德国在5月8日正式投降)。这时,英国海军早已有一部分调到太平洋和美国海军组成联合舰队参加战斗。

      冲绳作战计划是在1945年1月3日由美第五舰队司令官斯普鲁恩斯上将下达的。2月9日,又颁发了特纳中将制订的具体作战计划。单计划文件一项即用纸数吨,可见计划的周密细致程度。这次作战的代号叫做“冰山行动”,其动员兵力之多,完全可以和1944年盟军从法国北海岸诺曼底登陆相比。

      盟军总共有50万以上的陆海空军参加,陆军进攻部队7个师18万人,加上预备师共27万人。第一批进攻部队为4个师,组成美国第十集团军,由西蒙·博利瓦·巴克纳中将指挥,另有预备队3个师。

      海军更是浩浩荡荡,1500艘舰船布满冲绳岛周围海域,一望无际。其中有战斗用舰艇300余艘,辅助舰艇1100多艘,仅航空母舰就有34艘,战列舰21艘,巡洋舰30艘,舰载机2000余架。此外,还有英国太平洋舰队的航空母舰4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6艘,驱逐舰10艘也来参战。准备的作战物资,除10万吨弹药、123万吨燃料以外,还有大量的军需物资,仅香烟就有270万包。

      日军在这样雄厚的进攻力量面前仍然企图顽抗。防卫冲绳的战略方针修改过许多次,但无论如何也拿不出什么好主意。

      最后,大本营下达了一个《岛屿战法要领》,在双方力量过度悬殊的情况下,决定坚持拖延时间,强调力戒过早“玉碎”,争取打持久战。

      日军判断美军可能先攻台湾后打冲绳,为了台湾防务需要,冲绳岛上原来驻有精锐部队第九山炮师团,已调离冲绳,为了补充这一缺口,原来拟定由本土调来姬路第八十四师团。可是,由于冲绳周边海域已被美海军封锁,驻扎姬路的第八十四师团不能到达冲绳。因此,守卫冲绳的陆军只剩下第三十二军的兵力了。

      日本第三十二军共有两个半师团约8万人,其中67000人是正规陆军,其余是海军和新征集的民兵。

      牛岛司令官自知大势已去,把作战的一切指挥权交给长勇参谋长和八原博通高级参谋等人。

      长勇是法西斯少壮派军人的中坚分子,日本历次政变的策动都与他有关,平素极尽飞扬跋扈之能事。到了此时,除了蛮横虐待老百姓以外,在作战上再也拿不出好办法来。最后采用八原的意见,决定把8万余人分布在地下洞窟阵地内,专门防守,以冲绳南部陡峭山冈和狭窄山谷的天然屏障为阵地,安置了相互支援的炮位。

      同时,修筑大量地堡、洞穴、碉堡和其他火力点,以堑壕和坑道贯穿联结,尽量打持久战,使盟军遭受损失,并以此拖住盟军,延缓盟军进攻日本本土的时间。

      日本海军在冲绳作战以前早已大部被歼,根本没有和盟军进行海战的力量。虽然如此,他们仍然把仅有的自认为是精锐的力量拿出来孤注一掷。

      3月20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副武海军大将向部下传达了作战计划,预定以空军作战为重点,集中航空战斗力,击溃前来进击的盟军主力。这次作战称为“天号作战”。

      这个“天号作战”是根据1945年1月20日拟订的陆海军共同作战计划决定的:计划在日本本土外围地带进行持久战,利用这个空隙时间,做好本土决战的准备。本土决战的代号为“决号作战”。

      这时的日军虽有联合舰队之名,已无联合舰队之实。基地航空部队有一半是由练习机改装的“特攻机”,即“肉弹飞机”。水中水上的特攻部队大部分是小型潜水艇。联合舰队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第二舰队上。这个舰队尚有巨型战列舰“大和号”和轻巡洋舰“矢矧号”以及8艘驱逐舰。

      日军战力薄弱,便使用最残酷的手段驱使人民去送死。日军让冲绳岛上的居民,除老人幼童外都要编成防卫队或义勇队参加战斗,让全部陆军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让“特攻队员”驾驶飞机或潜水艇带炸弹硬往对方军舰上撞,确实是惨绝人寰。

      按日军决策人的主观设想,如果每一架特攻机能够击毁一艘盟军舰船,便有可能把1500余艘号称世界最强的美机动舰队和运输船团全部消灭。所以在冲绳的两个月激战中,共有海陆军的航空特攻队2500架飞机集结在冲绳,发动了10多次航空总攻击,战死陆军特攻队员1000余人、海军特攻队员近1500人。

      另外,日本海军在冲绳岛及其附近岛屿部署有数百艘自杀摩托艇和人操鱼雷,将对美军实施水面和水下的特攻作战。而联合舰队的残余军舰也将在适当时机出动,做最后的决死攻击。

      连海军舰队也组织“特攻队”。号称世界无双的巨型战列舰“大和号”以下10艘军舰不讲什么战术,一味抱着有去无回的决心,和冲绳的盟军主力舰队硬拼,以致成为美机的饕餮美味,白白被击沉!

      “特攻战术”是冲绳战役的一大特点,这种毫无人性的作战指挥是古今中外战史上没有过的。

    第二节 日军实施自杀式“菊水特攻”


      美军将冲绳登陆日期确定为1945年4月1日。

      尼米兹认为,冲绳岛距离日本本土较近,登陆该岛必定会遇到日军航空兵的全力反击,尤其是自杀飞机的拼死撞击,尽管这些自杀飞机并不足以改变战役的最后结局,但不可否认它们对于美军的威胁是巨大的。

      因此,美军计划在登陆之前,先以航空兵力对日本本土、琉球群岛等地的日军航空基地进行大规模突击,尽可能削弱其航空兵的力量。

      同时,在登陆前一周,以陆军第七十七师在庆良间列岛登陆,建立前进基地,以便在战役中就近进行后勤补给和战损抢修。

      从3月9日开始,为提高对日本军事工业的轰炸效果,第二十一航空队司令李梅少将把原来采取的白天高空精确轰炸战术改为夜间低空轰炸,并拆除了B-29轰炸机上除尾炮以外所有机载武器,这样就使B-29的载弹量增至7吨,而且全部使用燃烧弹。

      这一战术史称“李梅赌注”或“李梅火攻”。

      当晚,334架B-29在东京投下了近2000吨燃烧弹,将东京42平方公里的城区化为一片废墟,建筑物被毁25万幢,100余万人无家可归,破坏程度不亚于原子弹。随后,又以同样战术组织了对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城市的大规模轰炸。

      至3月19日,共出动B-29约1600架次,投掷燃烧弹近1000吨,迫使日军将这些城市的飞机制造厂进行了疏散,从而大大降低了其飞机产量。

      3月27日和31日,根据尼米兹的要求,第二十一航空队转而轰炸日军在九州的各机场。轰炸严重破坏了这些机场的设施,使日本在九州地区的航空兵几乎瘫痪。同一时间里,美军组织的攻势布雷又将下关海峡彻底封锁。

      美战略空军的上述活动,严重阻碍了日军海空军对冲绳岛的增援,为冲绳战役的进行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为了彻底消除来自日本本土的空中威胁,美军第五舰队的主力航母编队第五十八特混编队,经10天的短暂休整后,于3月14日由编队司令米切尔指挥从乌利西基地出发,前往攻击日本本土。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以“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为旗舰,随同编队行动。

      3月18日,第五十八特混编队到达距九州东南约90海里处,并从凌晨开始即出动舰载机对九州各机场进行突击。日本海军第五航空舰队司令宇垣缠海军中将虽然接到待美军登陆编队出现时再出击的命令,但他认为如果此时不进行反击,任凭美军轰炸的话,他的航空兵力都将被消灭在地面上,因此下令出击。

      双方的飞机在空中交错而过。美军飞机在九州上空只遭到了轻微抵抗,但因机场上基本没有飞机,所以战果很小。

      在美军攻击日军机场的同时,193架日机也对美军舰队发起了攻击。“企业号”航母中弹一枚;一架日军自杀机在“勇猛号”航母舷侧被击中爆炸,碎片落到航母的机库甲板,引起大火,舰上水兵死两人,伤43人;“约克城号”航母也被击伤,舰体被炸开两个缺口,水兵死5人,伤26人。所幸,3舰伤势都还不重,而193架日机则损失了161架。

      3月19日,第五十八特混编队又出动了近千架舰载机对吴港、大阪和神户的飞机制造厂和九州、四国等地的机场进行轰炸。

      在18日、19日两天的突击中,美军在空中和地面上共消灭日机528架,炸沉炸伤日舰22艘,并对九州地区的飞机制造厂和航空基地造成了较大的破坏,使九州地区的日军航空兵在此后的两周时间里无力组织大规模行动。美军损失舰载机116架,有1艘航母遭到重创,4艘航母和1艘驱逐舰被击伤。

      在日军第五航空舰队的反击中,美军的“大黄蜂号”舰母中弹数枚,燃起大火,损管人员拼死搏斗,才将大火扑灭,舰员死101人,伤269人。

      但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7时许,“富兰克林号”舰母正在组织舰载机起飞,一架日军的“彗星”轰炸机借助云层掩护,突然俯冲而下,在30米高度投下两枚重250公斤炸弹,一枚在机库板爆炸,另一枚落在舰尾,穿透两层甲板在军官舱附近爆炸。

      在机库爆炸的炸弹危害特别严重,因为航母正在组织舰载机起飞,机库里全是加满油、挂满炸弹的飞机,炸弹爆炸后立即引起了可怕的连续爆炸。

      火势迅速蔓延,爆炸此起彼伏,大火引起的浓烟直冲云天,航母上几十架飞机都被炸毁,甲板上遍布飞机残骸,上层建筑面目全非满是弹洞,舰员伤亡已经多达数百人。

      爆炸和大火持续不断,并逐渐波及机舱和后甲板的弹药堆,引起了更大的爆炸,烟柱高达600米。

      “富兰克林号”所在的第二大队司令戴维森海军少将见航母伤势严重,通知舰长盖尔斯上校下令弃舰。

      但盖尔斯认为只要提供必要的海空支援和掩护,还能挽救“富兰克林号”。

      戴维森同意了他的计划,立即调动第二大队的其他军舰前来救援。“圣菲号”轻巡洋舰用钢缆拖住“富兰克林号”以阻止其倾覆沉没,同时接走部分受伤舰员。

      舰长盖尔斯首先下令向弹药舱注水,以避免更大的爆炸,但注水后航母开始右倾。9时30分,“富兰克林号”的锅炉停止了工作,舰体右倾加剧,右侧甲板几乎碰到了海面。“圣菲号”眼看无力控制其倾斜,担心被航母巨大的舰体拖翻,只得砍断钢缆,放弃救助。

      “匹兹堡号”重巡洋舰接着赶来,布置钢缆阻止“富兰克林号”倾斜,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制止了航母的倾斜,“圣菲号”再度靠近航母,将钢缆系上航母的前主炮,协同“匹兹堡号”一起矫正航母的倾斜。

      航母上的官兵在舰长的指挥下全力抢救,尽管零星爆炸还不时发生,火势还很猛,但倾覆的危险总算被解除了。第二大队的5艘驱逐舰在航母四周一边搭救落水舰员,一边为航母提供掩护。

      由于航母所在海域距离日军航空基地还不足100海里,日机空袭的危险随时存在。因此,抢救工作非常急迫。航母上很多舰员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敢和崇高的互助精神。

      水兵唐纳德·加里和300余水兵被困在第五层甲板下的一个舱室里,在与外界联系全部中断的情况下,加里独自一人冒着呛人的浓烟,从一个狭窄的通风道找到了逃生的道路。他随即返回舱室,带领同伴逃生,总共往返3次将300余人全部带出了绝境。

      舰上的牧师约瑟夫·卡拉汉不顾四下横飞的弹片,在飞行甲板上安慰伤员,并为死去的官兵进行简短的祈祷,最后还加入了灭火工作,他的行动感染、鼓舞了很多人。

      遭到如此重创的“富兰克林号”在全体官兵和第一、二大队友舰的大力支援下,经数小时的拼搏,竟然奇迹般地扑灭了大火。

      在这场灾难中,“富兰克林号”共有724人死亡,265人受伤。后在“匹兹堡号”的拖曳下,回到了乌利西基地。经短时间抢修后,恢复了航行能力,在“圣菲号”巡洋舰的护送下于4月28日返回了美国本土的布鲁克林海军基地。

      “富兰克林号”是太平洋战争中受创最重却没有沉没的航母,该舰的抢救经验,对战后航母的舰体设计和管道系统配置具有极大的指导作用。

      在冲绳战役前,英国决定派出太平洋舰队的航母编队参加冲绳战役。这支航母编队被美国第五舰队授予第五十七特混编队的番号,由英国太平洋舰队副司令罗林斯海军中将指挥,在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的统一指挥下作战。

      3月16日,第五十七特混编队从马努斯岛出发,20日抵达乌利西基地,进行补给和短暂休整。

      3月23日,从乌利西起航,向先岛群岛航行。

      3月26日拂晓,到达先岛群岛主岛宫古岛以南100海里处。随即,出动舰载机对岛上机场实施突击,经过数天空袭,给予日军在这一地区的航空兵力和机场设施严重损失。

      至此,在美军登陆编队到达冲绳岛海域之前,第五十八和第五十七特混编队就已经有效地削弱了日军在冲绳群岛北南两个方向的航空兵力,进一步孤立了冲绳岛守军。

      在冲绳岛西南,距那霸约15海里处是由10余个岛屿组成的庆良间列岛。这些岛屿坐落于长约13海里宽约7海里的海域,岛屿上都是悬崖峭壁、礁石林立。

      3月17日,为登陆担任护航和支援的第五十二特混编队司令布兰迪海军少将、第五十一特混编队司令基兰海军少将、陆军第七十七师师长布鲁斯陆军少将和水下爆破大队大队长汉隆海军上校一起制订了庆良间列岛登陆计划。

      根据空中侦察,发现日军在庆良间列岛的防御非常薄弱,他们遂改变了特纳将军原先计划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逐个攻取的设想,决定以第七十七师为主力在6个较大的岛屿同时实施登陆,力争一举夺取庆良间列岛。

      3月23日,布兰迪海军少将指挥由18艘护航航母、15艘驱逐舰、19艘护卫舰、70艘扫雷舰以及一些炮艇、猎潜艇等小型舰艇组成的第五十二特混编队,开始对接近冲绳岛的航道进行扫雷,护航航母则出动舰载机对冲绳岛、庆良间列岛的日军进行轰炸,以掩护扫雷行动。

      3月25日,编队中的两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对庆良间列岛实施预先火力准备,同时掩护水下爆破大队侦察各岛屿登陆地点的海滩情况。

      3月26日凌晨,第五十一特混编队第一大队的11艘战列舰、11艘巡洋舰、24艘驱逐舰和8艘护卫舰对冲绳岛实施炮火准备,以吸引日军的注意力,掩护在庆良间列岛的登陆。

      4时30分,编队开始对庆良间列岛实施登陆前的炮火准备;7时许,第七十七师由430余艘登陆舰艇运送,兵分4路,在海空火力支援下,同时在坐间味岛、阿嘉岛、庆留间岛和外地岛登陆。日军的防御兵力薄弱,无力进行有效的抵抗。至黄昏时分,美军已占领上述4岛,并开始在庆良间海峡布设浮标等锚地设施。

      入夜后,日军以自杀飞机和自杀艇对登陆美军进行了“特攻”袭击。虽然给美军造成了一些损失,但对整个战斗没有产生多大影响。

      3月27日,美军向其余岛屿发动进攻,很快就占领了整个庆良间列岛。日军没有想到美军会进攻这个群岛,所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随着战争的发展,日军必胜的信念早已破灭,士气非常低落,与战争初期根本无法同日而语。在此次战斗中,主岛渡嘉敷岛上300多守军几乎不战而逃,退到岛上的山中。

      美军只是想夺取一个锚地,并不在意这些日军残部,因此没有组织清剿。而这些日军尽管还有火炮等重武器,但因惧怕美军的报复,不仅没有主动出击,甚至连火炮都没发一枚,与美军“和平相处”,直至战争结束。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日军的士气之低,由此可见一斑。

      当天,美军的供应舰、油船、修理船、补给舰等后勤辅助舰只就陆续进入庆良间列岛,很快在此建立起补给和维修基地。

      至31日,庆良间锚地已经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前进基地,在冲绳战役期间发挥了巨大作用。

      美军占领庆良间列岛还有一个意外收获,那就是俘获了日军配置在该地的250余艘自杀摩托艇和100余枚人操鱼雷。原来,庆良间列岛是日军的自杀艇基地,日军原准备美军在冲绳岛登陆时用这些自杀艇进行夜间“特攻”。

      美军攻占庆良间列岛的行动,挫败了日军拟用自杀艇攻击美国舰队的企图,为冲绳战役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在庆良间列岛战斗中,日军守备部队死亡530人,被俘120人。美军第七十七师的登陆部队阵亡31人,伤81人;护航和支援的海军阵亡和失踪124人,伤230人。

      3月31日,美军第七十七师又占领了庆良间列岛与冲绳岛之间的庆伊濑岛,由2个155毫米炮兵营组成的野战炮兵集群迅速上岛,建立阵地,以便支援从次日开始的冲绳岛登陆战。事实上,美军对冲绳岛的炮火准备从3月26日就已经开始了。3月26日午时,第五十一特混编队第一大队开始炮击冲绳岛。天亮后,美军第五十八特混编队的航母舰载机和第五十二特混编队第一大队的护航航母舰载机,以及从马里亚纳、菲律宾甚至中国大陆基地起飞的陆军航空兵也对冲绳岛进行了持续而猛烈的轰炸。

      参加轰炸的飞机数量多,任务也各不相同,有的对日军机场进行压制性轰炸,有的轰炸日军防御工事,有的为舰炮火力进行校正,有的担负空中警戒,有的进行反潜巡逻。

      为了有效地进行组织协调,美军专门成立了由帕克海军上校为队长的空中支援控制分队,对所有参战飞机进行统一指挥和协调。3月29日,因为美军扫雷舰已经将接近冲绳岛航道中的水雷清扫干净,所以战列舰、巡洋舰能够驶到距冲绳岛很近的距离,进行精确射击。

      至3月30日,美军的火力准备已经进行了足足5天,而日军的反应令人诧异至极——没有任何还击!要知道在冲绳岛上有着10万日军,现在却好像完全不存在一样,这让美军感到非常奇怪。

      在登陆前的一周里,美军炮火准备消耗了大量的弹药,仅舰炮就达40000余发,其中406毫米炮弹1000余发、356毫米炮弹3000余发、203毫米炮弹近4000发、152毫米炮弹4500余发、127毫米炮弹27000余发。日军龟缩在纵深坑道工事中,因此轰炸的效果并不理想。

      4月1日,美军的登陆终于开始了。来自旧金山、西雅图、夏威夷、新喀里多尼亚岛、圣埃斯皮里图岛、瓜岛、塞班岛和莱特岛等地的美军登陆编队于拂晓时分到达冲绳岛海域,并开始换乘。

      4时许,特纳发出“开始登陆”的命令,美军炮火支援编队的军舰随即开始射击,掩护登陆部队抢滩上陆。

      陆战第二师首先在冲绳岛东南海岸登陆,实施佯动,以吸引日军的注意,分散日军的兵力,为真正的登陆创造有利条件。

      8时许,美军登陆的主攻部队已从登陆舰下到登陆艇上,登陆艇排成5个攻击波,以整齐的队形向岸上冲去。陆战第一师、陆战第六师和陆军第七师、第九十六师,在冲绳岛西海岸从北到南正面约9公里的地段登陆。

      8时32分,第一波登陆部队冲上岸。

      9时,太阳升起来了,阳光驱散了淡淡的晨雾,可以看到海面上履带登陆车和登陆艇排着整齐的队形,一波又一波,川流不息,秩序井然。整个登陆过程,顺利得异乎寻常,日军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使美军颇有些莫名其妙。

      10时,美军占领嘉手纳和读谷两机场。美军原以为必定会有一番血战才能拿下这两个机场,根本没料到能在登陆当天就拿下了,而且机场设施都完好无损。

      本来,日军牛岛计划在放弃前将机场设施全数摧毁,使美军无法使用。但日军部署在机场地区的是由冲绳岛壮丁组成的特种勤务旅,这支部队组织涣散,装备低劣,士气更差,美军还未到来,就已经溃不成军,哪里还记得破坏机场?他们的失职让美军得了个大便宜。

      下午,美军突击进行物资卸载。海上,日军没有出动一架飞机、一艘军舰;冲绳岛上,日军也只有少数狙击兵的轻武器射击和迫击炮零星射击,抵抗极其轻微。

      至日落时分,美军已有50000余人和大量的火炮、坦克以及军需物资上岸,建立起正面的14公里、纵深约5公里的登陆场。

      特纳向斯普鲁恩斯和尼米兹报告:登陆顺利,抵抗轻微。

      美军上至特纳、下到普通士兵都对日军的神秘消失感到迷惑不解。而且巧得很,这天正是西方的愚人节,很多官兵甚至在想:难道这是日军的愚人节玩笑?

      4月2日,部分美军开始向东推进,以切断日军防线。

      4月4日,美军两个陆战师横跨整个岛屿到达东海岸的中城湾,占领岛的中部地区,将日军防线一分为二。美军原计划15天完成的任务,仅4天就顺利实现。

      原来,日本人在战前即决定采取允许美军“充分登陆,将其诱至得不到海空军火力掩护和支援的地方,再一举歼灭登陆部队”的方针,所以在美军登陆时,日军基本上是按兵不动。

      4月5日,丰田副武觉得面对美军数千艘舰船,少量飞机的出击根本无济于事。为配合岛上的抗登陆作战,决定从次日开始对美军在冲绳海域的舰艇实施大规模空中攻击,投入海军岸基航空兵的第一、第三、第五和第十航空舰队和陆军第八飞行师团和第六航空军,飞机总数达4000架,作战代号为“菊水”。“菊水”就是水中的菊花,是日本14世纪著名武士楠木正成的纹章图案。楠木在众寡悬殊的战斗中立下“七生报国”的誓言,意为即使死去7次也要转生尽忠。他因在战斗中与敌同归于尽的壮举,而备受日本人推崇。

      此次特攻以“菊水”为代号,就可看出日军的目的,他们显然是以自杀性的特攻作战为主。所谓“特攻”,则是指出击的飞机只携带单程燃料。而将空余的载重量全部携带炸弹,对敌方军舰的要害部位进行撞击,以达到“一机换一舰”的目的。

      这种自杀性特攻在珍珠港事件、比阿克登陆战和莱特湾海战中均出现过,只不过那时日军称之为“神风特攻”。而这一次他们希望士兵像楠木一样以死报国,所以取楠木的菊水图章来命名此次特攻。

      另外,日军为了坚定特攻队员们的誓死不回的决心,还采取了一个“绝招儿”:对飞机的起落架进行技术处理,使其一经起飞后起落架即自行脱落。这样,飞机在任何地方也不能着陆,飞行员别无生路,只剩下拼死搏杀、机毁人亡了。

      4月6日傍晚,日本人开始了冲绳战役中10次“菊水特攻”中规模最大的第一次“菊水1号”作战。这是一个阴云密布的日子,只见355名身裹白绫、头系白巾的青年飞行员,面对正北方日本皇宫的方向,振臂对天皇发誓:“我们七世尽忠,报效天皇,宁可玉碎,绝不瓦全。生而是皇军,死后成军神,武运长久,决战决胜……万岁!”

      香火缭绕,哀乐齐奏,特攻队员们饮下最后一杯绝命酒。“出击!”一声令下,队员们神情严肃而又麻木地登上驾驶舱,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一场日本人蓄谋已久的残酷恐怖的航空兵与水面舰艇之战——“菊水特攻”开始了。日军企图以大批自杀机首先摧毁美舰队及登陆舰群,然后再由守岛日军大举反击,将美军赶下大海。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飞行,在到达冲绳海域时,355架自杀飞机和344架轰炸机组成的庞大机群立即攻击了美国人在冲绳岛和海上的目标。只见自杀机群在空中排成一字队形,特攻队员们抱着“玉碎”的信念,瞪大眼睛,像中了魔似的,冒着美舰上猛烈的高射炮火,纷纷向美舰直撞过去。

      美航空母舰上的全部战斗机一起升空迎战,所有防空兵器也全部开火。日军攻击机不是一架架,而是一层层地坠落。

      只见天空中到处是金蛇狂舞,海面上到处漂浮着日机的残骸。然而,仍有为数不少的自杀飞机拼死突破美军严密的火力网,有的撞击美战舰,有的撞击美运输船,有的甚至直接撞击美军在冲绳岛上的滩头阵地。

      这种近乎歇斯底里的“集体自杀”举动,使美国人惊恐万分。不一会儿,就有19艘舰船被撞毁,刚刚建起的滩头阵地也面目全非。

      日本自杀飞机规模之宏大,来势之凶猛,攻击之疯狂,破坏之惨烈,令美军简直束手无策,甚至连意志坚强的斯普鲁恩斯也心有余悸地向尼米兹报告:如果日本人继续进行自杀攻击,将会出现严重情况。

      对美国人来说,此时战局确实危急万分,因为这仅仅是10次“菊水特攻”中的第一次!

      “菊水特攻”取得的初步成功,使日本当局十分振奋。他们一方面大力宣扬特攻队员这种为天皇效忠的自我牺牲精神;另一方面继续扩大特攻队伍,并频繁加以使用。

      4月11日下午13时20分,日本人又发起了“菊水2号”作战,这次共出动202架自杀飞机和190架轰炸机。

      这次特攻行动的主要目标是米切尔的第五十八特混舰队。14时整,一架架特攻飞机冒着失速坠海的危险,超低空穿过密集的弹雨,向美“企业号”航空母舰冲来。

      该舰几乎动员了舰上所有火器对空射击,然而一架特攻机还是掠过“企业号”右后方的舰舷,撞在舰首下部,机身碎片飞到飞行甲板上,使停在甲板上的一架挂好炸弹的飞机起火爆炸,并在舰上引起大火。

      这时,美“恶妇式”舰载战斗机参加了拦截特攻飞机的战斗,那些没有任何自卫武器的特攻机简直成了美国飞行员的靶机。在空中和舰炮火力的双重夹击下,先后有10多架中弹坠海。

      但美军仍然是防不胜防。这时又有两架自杀机摇摇摆摆地突破美军的阻击,迅速逼近“密苏里号”战列舰,其中一架飞机突然中弹失速一头扎进大海,另一架则拖着浓烟撞穿了“密苏里号”的甲板。

      此外,在冲绳海面上,美第五十八特混舰队的多艘战舰都不同程度地遭到了日自杀飞机的攻击。日方宣称,击沉美各类舰船49艘。而日机损失也很惨重,被击落312架飞机。日军飞行员们的疯狂自杀行为使美国人不寒而栗,布朗海军中将后来说:

      眼睁睁地看着一架飞机不顾死活地向你的战舰撞来,驾驶员决心与你一起炸得粉身碎骨,这真是使人周身血液都凝固了……

      随着一架架“神风”冲将下来,我们一个个魂飞魄散,好像目击某种惨相那样。顷刻间,我们忘掉了自己,忘掉了自己是受害者,不由自主地猜测从高空飞来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菊水2号”作战行动所取得的成功,更加激发了日本人进行特攻决战的决心。

      4月16日上午7时20分,日本人又出动196架特攻机和200架轰炸机,在102架战斗机的掩护下,发起了“菊水3号”作战。在米切尔的舰队上空,几乎全是黑压压的日机。只见不畏死神的日本自杀攻击机和凌空而下的重磅炸弹在辽阔的冲绳海空似群魔乱舞,给美军以极大威胁。

      9时11分,两架自杀机突然从低沉的云层中窜出,直冲“勇猛号”航空母舰。“勇猛号”躲闪不及,被撞中飞行甲板,飞行甲板被炸开一个大窟窿,舰面上火苗乱窜。

      这时,又有一架自杀机从“勇猛号”舰尾方向以大冲角进入,然后垂直俯冲,穿入飞行甲板。飞机和炸弹在甲板底部爆炸,碎片四射,造成大批人员死伤,燃起的大火从舰首一直烧到舰尾,并在甲板之间同时燃烧,甲板上没来得及起飞的飞机也都成了一团团大火球。

      “埃伯尔号”巡洋舰在80分钟的时间里,遭受了22架自杀机的攻击,总计有6架日机直接撞中该舰。有一架自杀机率先突破密集的弹幕,拖着一条长长的黑烟带,向“埃伯尔号”冲来,撞在舰首位置,炸开一条大裂口。此后,虽然“埃伯尔号”奋力还击,击落了多架日自杀机,但在一批接一批日自杀机的连续猛攻下,主舵机被炸坏,舰体几乎被炸成了两截,最后在舰上人员的惊叫声中一头扎入了大海。

      “摩里森号”驱逐舰在遭到两架自杀飞机直接撞击后,又有两架用木材和帆布制造的老式双浮筒双翼自杀攻击机对该舰实施了致命的一击。其中一架撞在舰炮上,使弹药库发生大爆炸;另一架被美高炮击中,降落在驱逐舰的航迹上,但驾驶该机的特攻队员并不死心,仍然循着驱逐舰的航迹滑行,接着又猛拉机头,一下子撞在“摩里森号”的尾炮塔上,引起了更大的爆炸。在受到这两次撞击后仅几分钟,“摩里森号”便舰首翘起,逐渐下沉……

      面对日机的自杀性进攻,美军逐步摸索出了对付的方法:派出雷达警戒舰和预警雷达飞机,严密监视日军最可能出击的方向,还在冲绳岛和附近小岛上建立雷达站,实施严密对空警戒。

      运用统筹学原理,科学组织舰船的防空机动,大型军舰与日机来袭方向保持垂直,小型军舰则与日机攻击航向平行,采取突然急转和增速,使日机难以对准目标;同时加强战斗机空中巡逻警戒,随时根据雷达预警的报告,进行拦截。

      而日军的情况正好相反,因为进行自杀攻击的飞行员没有一个能够回来报告攻击经验和体会,因此无法针对美军的战术变化进行必要的改进。

      此外,美国人为了有效地制止日军自杀攻击行为,开始实施一种“将‘鼠群’捣死在它们‘老巢’里”的方法:出动大批舰载机,连续轰炸日军机场,争取斩草除根,在日机起飞前将其彻底摧毁,使许多自杀飞机还没来得及起飞便被摧毁在自己的窝巢里。

      最初的以献身为荣、毫不畏死的特攻队飞行员已经损失殆尽,后来的飞行员大多是迫于压力而参与特攻的。在日军内部,认为这种牺牲没有意义的厌战情绪逐渐蔓延,甚至有些飞行员以没有发现美舰为借口返回了基地。最终,日军的特攻效果越来越小,因飞机和飞行员损失后得不到及时补充,能够出动的飞机越来越少,特攻的规模也就越来越小了。

      此后,日本人虽然又发动了一些“菊水”特攻和频繁地小规模攻击,但战果甚微。

    第三节 “大和号”战列舰葬身海底


      就在日军自杀飞机猛烈攻击美国军舰的同时,象征着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大和号”战列舰也踏上了一去不复返的特攻征途。

      帝国命运确实在此一战。卑职已号召组织一支海上特攻部队,以壮烈无比之英勇投入作战,以此一举振我帝国海军声威,发扬帝国海军海面战斗之光辉传统、荣光后世。

      各部队,不论是否是特攻部队,都要下定决心殊死奋战,彻底消灭敌舰队,为帝国奠定永恒基础。

      1945年4月6日,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大将在九州鹿屋海军基地向联合舰队下达了这份著名的“特攻”作战令。给第二舰队司令伊藤下达的命令是:

      以“大和号”为中心组成特攻舰队,拼死猛进,协助日本陆军和空军,歼灭冲绳岛附近的美国护航运输队和特混舰队。然后,在冲绳海面突破美海军的封锁后,搁浅自己的战舰,以此为阵地,用舰上的巨炮与美国人展开一场短兵相接的厮杀。

      这是世界海战史上空前绝后的“特攻”作战。整个“特攻”舰队的每艘军舰只有刚够单程航行的燃料,所以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次自杀攻击,此去必死无疑。

      “大和号”1937年动工,1941年年底建成下水。没有赶上袭击珍珠港,却参加了中途岛海战。它舰长263米,排水量达64000吨,装有9门46厘米口径的巨炮。

      这些数字都创造了世界造舰史之最,当年震惊西方海军界的德国“俾斯麦号”与它比也只是“小巫见大巫”。一发炮弹重达1.5吨,在炮筒里壮汉可以自由地爬进爬出。舷侧钢甲厚近半米,被称为“永不沉没的大和”。

      在日本,“大和号”既是军舰,又是民族的象征,这艘舰象征着日本的民族之魂,服役后一直是联合舰队的旗舰。从理论上说,没有一艘美舰是它的对手。

      如果让它闯进冲绳近海,那些美舰艇根本经不起它的一发炮弹。因此,当“大和号”还停在军港整修时,美机就盯上了它。然而,冲绳开战后它却突然失踪了。

      为什么一定要把“大和号”送到太平洋让美军击沉呢?不但和“大和号”一起死去的3000名海军官兵不明白,甚至连当时发出命令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副武自己也不明白。

      战后,丰田副武写了一本《最后的帝国海军》一书,诉说他当时的心境:

      没有制空权的水上舰艇,它的命运如何是不问可知的。“大和号”的自杀性攻击行动连一半的成功希望都没有,这在当时是非常清楚的。明明知道但还要挺着干,这种无谋的事情,就是战败末期的悲剧。

      战后,舆论界和史学界的评论都责难这次作战的荒谬。我只有回答当时不得不如此,此外再没有什么可以辩解的。

      只有一点可以说的,就是当裁断非此不可的时候,我的苦恼,比前一年莱特湾海战命令全军突击的时候更甚,这是事实。

      对这样连幼童都干不出来的愚蠢荒谬举动,当时大本营海军首脑之一的宇垣缠心中也很不平静。在听到“大和号”被击沉的消息以后,他非常后悔。为了鼓舞日军士气反而造成悲惨的后果,这不是毫无收益的无谋之举是什么?他在这一天的日记里记叙说:发生这种荒诞事情的根本原因,完全由于偶然的心血来潮。他写道:

      发生这个事态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军令部总长向天皇上奏时,天皇问总攻击是否单独由航空部队去干,总长说不是,海军也把全部兵力拿出来。对于运筹帷幄而言,总长辅弼的责任确实不轻。

      从这个记载不难看出,军令部总长在天皇面前夸了口,一语既出不能挽回,为了顾全面子,便不加思索地决定了3000人的命运,把海军的家底一次丢光。用丰田副武的话来说,就是要破罐子破摔。日语的原话是:喝了毒药连盘子也要舔干净。

      开战不久,斯普鲁恩斯在他的旗舰“新墨西哥号”上收到了关于发现“大和号”的电报。随后,冲绳海面的各型军舰都展开了紧急部署,分散的舰群集中起来,运送弹药、油料的支援舰只穿梭其间,进行快速补给。可是,“大和号”很快又失踪了。

      原来,伊藤命令舰队驶出丰后水道后,沿九州东海岸南下,然后经大隅海峡西去,进入了中国东海。他知道,径直南下,必躲不过美国人的眼睛。“大和号”的希望在奇袭,在东海绕一个大弯,或许可以掩人耳目。斯普鲁恩斯指示海上的潜艇和巡逻机扩大搜索范围。4月7日早上,“埃塞克斯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一架飞机报告:目标重新出现,在鹿儿岛以西海域。

      当时,米切尔舰队正好位于冲绳岛西北海域。“大和号”费尽心机想避开美军,万没想到转了个大弯后,恰恰投入米切尔的怀抱。

      上午11时,米切尔利用赋予他的临场机动权,命令第一波飞机紧急起飞。随后,他给斯普鲁恩斯发去一份电报:“我已起飞了。你攻还是我攻,请速决断!”

      水上的军舰再快也赶不上飞机,斯普鲁恩斯当即决定:“你攻!但必须干得彻底!”

      11时30分,设在冲绳以北一个小岛上的日军观察站看到,约200多架美机遮天蔽日,向北飞去。伊藤舰队的各艘舰上警铃大作,炮手就位,大小口径的高射炮都抬起了头。

      午夜时分,位于“大和号”舰阵最前端的“矢矧号”首先发现来袭的飞机,它迅即向“大和号”通报。

      在美机就要飞临舰上空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乌云突然遮住了高空,海面上变成漆黑一片,天上的飞机和海面上的军舰被云隔了开来。炮手们欢呼雀跃。

      但好景不长,10分钟后,乌云就过去了,候在高空的飞机盘旋着扑了下来。舰上的高炮齐鸣,在舰阵上空织成一张火网。但是,美军决心要消灭“大和号”这个心腹之患。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纷纷突破日军的火网。鱼雷机飞到舰群贴近海面的侧方,投下一枚枚鱼雷;俯冲轰炸机则直扑日舰,炸弹从上方雨点般地落下。然后,它们快速拉起,消逝在远空中。

      日舰既要对空射击,又要躲开空中的炸弹和海中鱼雷,一时间乱了阵脚。“矢矧号”首先受创,在海面上直打转。

      “大和号”在它后面2海里的地方也被击中,甲板上歪七扭八地躺着一大堆炮手的尸体,后部的雷达室被炸毁,8个操纵手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它的左舷中了一枚鱼雷,但厚厚的装甲保护了它,使它仍能以20节的速度向冲绳前进。

      在“大和号”的指挥舱内,伊藤表情漠然地伫立在旁边,看着舰长有贺幸作手忙脚乱地指挥作战。第二、第三波攻击接踵而至,每波都有近150架飞机。

      米切尔的3个航母突击群、16艘航空母舰的攻击机几乎全部出动。他也站在自己的旗舰“莱克星顿号”上,但他是信心百倍地目送着一批批战鹰远去,又一批批把它们收回来。

      舰上的升降机一刻不停地运转并把归来的飞机送入底舱加油装弹,把准备好的飞机从舱底送上舱面,进行再次出击。

      “大和号”周围的海面上,鱼雷像洁白的剑鱼一样横冲直闯。有贺幸作指挥着庞大的军舰作Z形机动,然而躲了这个躲不过那个,不断有鱼雷击中“大和号”,周围护航的驱逐舰也有几艘受伤,但它们仍紧跟着“大和号”,试图用自己的舰身为“大和号”挡住鱼雷,但收效不大。

      美机中也有中弹起火的,但即便中弹了他们也力争把鱼雷和炸弹投放下来,其勇猛之态不亚于冲绳海域的日本特攻机。

      “大和号”连续中了8枚鱼雷,甲板上中了多少炸弹已不可计数。有贺和伊藤在指挥舱中看到倾斜器的指针已经指向18度,左侧的舱室不断传来进水报告。

      “快,右舱室注水,恢复平衡!”有贺抓过通往右舱室的话筒,高声命令着。这是唯一的挽救办法,舰体倾斜到一定程度,就会翻沉。右舷轮机舱的水手匆忙打开注水开关。但这时右舷也被鱼雷击中,大量的海水突涌而进,100多名水兵来不及撤出,竟被淹在舱内。

      鱼雷仍在不断地命中“大和号”,舰体倾斜已经达到30度。左舷中板已贴近水面,恢复平衡已经无望。有贺决定弃舰。但在弃舰前,他还必须完成一个动作:“转左舵,舰首向北!”

      因为按日本民间习俗,死者应该头向北。“大和号”也应该这样。再说,北方就是日本列岛的所在,是日本人心日中“太阳升起的地方”!“大和号”竭尽仅剩的一点动力扭动着笨重的躯体,但只转到一半,就再也转不动了。

      有贺请伊藤长官离舰,伊藤拒绝了。他站在倾斜的司令舱门口,尽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他握了握副官的手,反身把自己关在舱里。

      有贺也为自己安排好了结局,他怕万一自沉不成被抓去当战俘,就让一个士兵找来一根绳子,把自己绑在罗盘仪上。他的副官则拔出指挥刀,准备切腹。

      有贺一脚把他踢翻,狂暴地大叫:“年轻人要活下去效忠天皇,快跳海!”成群的士兵,有的穿着救生衣,有的抱着一块木块,匆忙奔向大海。

      “矢矧号”已经沉没、护卫的8艘驱逐舰4艘沉没、其余也均受创。下午14时25分,“大和号”终于横倒在海面上,主桅杆上的太阳旗也落入水中。弹药舱中特制的1170发巨型炮弹只打出了3发,随着舱体的旋转,这些炮弹开始猛烈撞击,只要有一发爆炸,就会引起全舰爆炸,“大和号”将粉身碎骨。

      战舰在急速下沉,就在没入水面的那一刹那,海面形成一个深50米的巨大水窝,许多附近的落水者也被吸了进去。紧接着,弹药舱在水下爆炸,溅起的水柱直冲云霄,几乎要吞噬低空掠过的美机。

      “大和号”魂归海底,带着伊藤、有贺以及2496名舰员。作为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象征,排水量68000吨的巨型战列舰“大和号”的沉没,标志着联合舰队的彻底覆没,同时也宣告了巨舰大炮主义的彻底破产。

      由于美军反潜兵力雄厚,警戒严密,日本海军在冲绳海域活动的11艘潜艇未获任何战果,反被击沉8艘。

      至此,日本海军对冲绳岛守军的支援均告失利。

    第四节 冲绳岛战役取得最终的胜利


      美国陆军第二十四军在冲绳南部地区的进攻非常艰难。因为日军在冲绳岛的主力就部署在南部,而且他们充分利用悬崖峭壁、深沟高谷等险峻地形构筑起坚固隐蔽的防御工事。

      牛岛满把全部兵力用于依托工事进行坚守防御,给美第二十四军造成了很大困难。所以,美军进展极其缓慢。

      1945年4月12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佐治亚沃姆斯普林斯逝世。美军上至上将司令,下至普通士兵,无不感到震惊和悲痛。尼米兹以太平洋战区全体官兵的名义向罗斯福夫人发去了唁电。日军则乘机大做文章,大肆散播题为“美国的悲剧”的传单,以鼓舞日军的士气。

      在大本营的一再命令下,牛岛终于发动了反击。日军先以敢死队员怀抱炸药采取自杀攻击方法炸毁美军坦克,再对失去坦克掩护的美军步兵发起冲锋。美军在日军的冲击下,节节败退,死伤将近5000人。此后,凭借后续部队的重炮和海空优势火力才将日军的攻势遏制住。

      4月19日,美第二十四军3个师从那霸以北约6.5公里处发动大规模进攻。5时40分,海军的6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先对日军阵地进行猛烈炮击。6时,陆军27个炮兵营对日军阵地进行了长达40分钟的炮击,共发射了19000发炮弹,接着海军和陆战队的650架飞机也对日军阵地投下大量的炸弹和凝固汽油弹。

      在这一系列猛烈持续的火力打击后,第二十四军发起了进攻。但日军利用坑道有效躲避美军的轰击,当美军地面部队展开攻击时,他们才出来迎战,因此美军的攻势一次次被瓦解。

      日军充分显示了其顽强的战斗意志。每一个山头,每一个碉堡,每一个坑道,甚至每一块岩石,美军都必须经过多次血战,才能夺取下来。激烈的战斗整整进行了5天,美军的进展总共也不过数米。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美军将陆战第一师和陆第六师调到南线加强正面进攻。当美军推进至日军主要防线前的4500米处,双方陷入僵持。

      4月24日,美军投入了新型的喷火坦壳和重型坦克,终于克服了日军的顽强抵抗。

      这些坦克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碾入日军的战壕,冲入日军的阵地。喷火坦克将凝固汽油射入日军隐藏的山洞和坑道,日军终于支撑不住,其防线逐渐被突破。

      牛岛随即在夜色和烟雾的掩护下,悄然组织部队有序地撤往下一个防线。因此,战斗发展成这样一种模式:日军光是凭险死守,接着美军在猛烈火力动摇下取得突破,日军后撤到下一道防线内死守,如此类推,日军的防区逐渐缩小。美军终于在5月27日攻占了那霸,并继续向冲绳岛的首府首里城前进。5月31日,美军突破了日军核心防御地带首里防线,终于取得了重大进展。

      海军陆战队攻入了已是一片废墟的首里城,第十军司令巴克纳满心喜悦,以为冲绳首府被占领就意味着战斗即将结束。

      但他的想法大错特错了,日军困兽之斗反而更加疯狂!

      牛岛率余部后退了约10公里,退到岛南端精心准备的最后防线。这是由两座山峰构成的天然屏障,地势崎岖险峻,日军充分利用地形,筑有25处隐蔽的炮位和坑道工事。

      牛岛决心以此为依托,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因此,日军抵抗丝毫没有减弱。

      美军每前进一米依然非常艰难。对日军更加疯狂的抵抗,美军还以更猛烈的炮火。美军的海陆空密集炮火对日军据守的岛南部几平方公里地区进行了最猛烈的轰击,日军虽然只剩下30000余人,大炮也损失过半,弹药更是所剩无几,但仍是死战不退。

      6月17日,美军又投入预备队——陆战第二师。该师一个团在冲绳岛南端的喜屋武岬附近登陆,协同正面和侧翼友军围歼日军。

      此时,日军的局势已十分被动,遭到全歼只是时间问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巴克纳用明码电报和广播向日军劝降。牛岛根本不为所动,以枪炮射击作为答复。

      6月23日凌晨4时,牛岛知道美军即将占领他所在的摩文仁坑道。他脱下军装,换上和服,端起酒杯与身边的参谋一一干杯。喝完了最后的诀别酒,他剖腹自杀。

      他的参谋长也追随他剖腹自杀,还有一些军官也随之集体自杀。至此,日军有组织的抵抗才告平息。而零星日军的抵抗仍在继续,清剿残余日军的工作一直持续至6月底。

      与这些死心塌地的军国主义分子不同,日本普通士兵在战役进入尾声后,有相当多的人放下了武器,这在以前是非常罕见的。

      6月15日前两个半月的战斗中,美军总共才俘虏日军300余人,而从6月15日至6月30日,日军不仅有个人或小组投降,甚至还有成建制的部队在军官带领下投降,仅海军陆战队第三军就收容日军投降人员4000余人。

      冲绳战役从3月18日美军航母编队袭击九州开始,至6月22日冲绳岛战斗基本结束,共历时96天,其中在冲绳岛上的激烈战斗就有82天之久。

      日军包括“大和号”战列舰在内的16艘水面舰艇和8艘潜艇被击沉,约4200架飞机被击落击毁,日军在冲绳岛上的约10万守军,除9000余人被俘外,其余全部被歼,冲绳岛的平民有75000人死伤。

      美军有32艘舰船被击沉,368艘被击伤,其中有13艘航母、10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和67艘驱逐舰遭到重创,损失舰载机763架,阵亡13000人,受伤36000人。

      冲绳岛战役是美军在太平洋战争中伤亡最大的战役,因此,英国首相丘吉尔认为,冲绳战役将以史诗般的战斗列入世界上最激烈、最著名的战斗,而流传后世。鉴于在战役中所付出的惨重伤亡,美军没有举行大规模的庆祝活动。

      冲绳战役和前不久进行的硫磺岛战役,使美军深深明白,如果要在日本本土实施登陆,美军将面对无法估计的疯狂抵抗。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在日本本土登陆,美军将会付出100万人的伤亡。基于此,美国最终决定对日本使用刚刚研制成功的原子弹,以尽快结束战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