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通权术却受尽权术嘲弄的政治学家——马基雅弗利

  • 发布时间:2017-07-31 20:56 浏览:加载中
  •   尼科洛·马基雅弗利(1469—1527)出生于意大利的名城佛罗伦萨。然而,在他生活的年代,作为国家概念的意大利尚不存在,在亚平宁半岛上活跃着5个较大的城邦国家和许多大大小小的封建领地。佛罗伦萨是其中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工商业发达,文化艺术繁荣。美第奇家族建立了对国家的专制统治。1494年,多米尼派僧侣萨伏那罗拉领导人民起义,推翻了美第奇家族的统治,建立了共和国。马基雅弗利参加了这次起义,并跟随他的老师、语法学家、共和国的第二大法官阿德里安尼走上了政治舞台。

      马基雅弗利的父亲贝纳多是个律师,热衷于研究人文学科,但家境贫寒,只有一小块地产。他对儿子悉心教育,使没有受过多少正规教育的马基雅弗利养成了具有讲究实际,独立思考的能力,没有沾染上当时盛行的模仿古典、博而不精的学风。

      1498年6月19日,马基雅弗利被掌管军事外交的“自由安全十人委员会”正式批准为佛罗伦萨共和国的第二国务秘书。马基雅弗利很快以其思维敏捷、叙事清楚且有真知灼见而获得信任。1500年7月,他被派出使法国。佛罗伦萨在反对比萨独立的战争中遭到失败,法国派来的一支军队也惨遭败北。委员会交给马基雅弗利的任务是向法国国王解释:联合行动失败的原因不在佛罗伦萨。如果可能,要向国王说明,法国指挥官的“腐败和胆怯”是主要原因。在法国的6个月里,马基雅弗利看到了法国的强盛及它对佛罗伦萨的轻视,意识到佛罗伦萨风雨飘摇的处境,而摆脱困境的关键是自身的强大。

      1500年12月他自法国匆匆返回。在他出使前夕,他的父亲不幸去世,不久他的妹妹也故去,家庭事务“变得杂乱无章”,他在政府中的地位也有些不稳。他料理了家事,并在1501年下半年与玛丽特·考尔西尼结婚。两人相处和谐,育有子女5人。

      1501年恺撒·博几亚被他的父亲罗马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封为罗马那的公爵。博几亚对周边地区发动了一系列猛烈的军事进攻,获胜后提出与佛罗伦萨结盟。1502年10月,马基雅弗利以特使身份来到博几亚宫廷,此时,马基雅弗利的地位有所提高。佛罗伦萨的著名政治家彼特罗·索德里尼被选为终身的正义旗手,即政府的最高首领。马基雅弗利受到他的赏识,成为其得力助手。在这次出使的4个月里,他对博几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对其超人的勇气和远大的抱负钦佩之至。在他后来所著的《君主论》中,他系统地研究了博几亚成败得失的经验教训,并认为博几亚是理想君主的典型。例如:公爵曾派手下的一个将领去平息罗马那的叛乱。这个将领干得很出色,但他的残酷却为继续治理罗马那造成了困难。公爵怎么摆脱困境呢?他将那个将领召来,4天以后,那个将领就被身首异处地陈尸于广场。“利用每一种可能的手段和行动”来实现目标的做法,成为马基雅弗利的政治学揭示的第一个命题。

      1503年10月,因教皇继位的问题,马基雅弗利出使罗马,以向佛罗伦萨政府追踪报告教皇续任的问题。他看到,朱里二世教皇在当选前先与博几亚公爵结盟,得到公爵的拥戴与提名。在当选后则立即与公爵分道扬镳,不但拒绝履行其给予公爵头衔与军队的诺言,而且将他逮捕,监禁在教廷中。他不禁赞叹教皇的手腕高超。1506年8月和10月,他又两次出使教皇宫廷,以追踪朱里二世教皇收复领地计划的进展情况。

      除了外交活动,他也花费相当精力研究了军事问题。封建国家的强盛主要靠军队。他总结古罗马共和国强盛的经验,认为应建立一支国民军,而不是像当时流行的那样,依靠雇佣兵。他两次向政府提出建立军队的建议,受到赞同。他把自己的想法编制成详细的方案,并设立了专门机构,他任秘书,全权负责组建新军的工作。1509年,他亲自率领这支新军攻打比萨,大获全胜。

      1510年他第二次出使法国。此时,朱里二世发动了驱逐法国势力的军事行动。第二年,教皇与西班牙结成神圣同盟,获得了西班牙的军事支持。西班牙军队开进意大利,赶走法国军队后,回军佛罗伦萨。1512年8月,佛罗伦萨投降,美第奇家族复辟,共和国灭亡。11月7日,马基雅弗利的国务秘书职务被解除。3天后,被判禁止在佛罗伦萨境内自由活动一年,罚款1000佛罗林。翌年2月,受一个密谋反叛活动的牵连,他被捕入狱,经受了严刑拷打,在交付了一大笔罚金出狱时,一条腿已经瘸了。

      为躲避迫害,他举家迁回家乡的小庄园,靠着微薄的田地收入为生。远离了政治的喧嚣,他安静下来,研究历史,著书立说。“黄昏到来……我整整齐齐地重新打扮好以后,走进古代人物的古代建筑里,我的主人在那里以全部的慈爱之心欢迎着我。我在那里饱餐美味,只有这才是我的真正的营养,而我天生也就应该享受这种饮食。在那里,我询问他们所作所为的动机和理由,他们亲切诚恳地回答我的问话。我忘记了一切忧虑,不再感到烦恼,即使死亡也不觉恐惧。我完全与古人为伍了。”

      1513年,他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君主论》。在这部书中,他以内外古今的近百个实例,系统地分析了政体的组织形式,君主的才干、手段和道德以及军队性质与作用等问题,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了资产阶级的国家学说。他主张君主必须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应该不择手段,即“目的总是证明手段的正确”。他把这部书献给美第奇家族,希望能重新施展其政治才能,但是得到的只是失望。

      他参加了一个名叫奥惕的文人团体的活动,成为其中的一个活跃分子,又将他的历史著作《论提图斯·李维的前十书》(又译《罗马史论》)献给奥惕的发起人。奥惕对政治问题的议论,促使他写成了《战争的艺术》(又译《兵法七卷》。他研究当时西欧各国军队的情况,结合自己的军事经验,对国民军的优点、步兵的运用等问题作了简明扼要的阐述。他还编写了一些剧本、诗歌和人物传记。

      1520年马基雅弗利对美第奇家族的一再上书和托人买好有了一点效果,在受到美第奇宫廷的接见后,他被聘为史官。至1525年,他完成了8卷本的《佛罗伦萨史》。他将它献给了教皇克莱门七世(朱里奥·美第奇)。这部宏篇巨著从西罗马帝国的崩溃写至1492年“豪华者”罗伦索·美第奇去世,回顾和分析了国家兴亡盛衰的过程和原因。他坚持了人文主义者的基本信条:写历史并不是纯粹的历史事件的编纂,而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服务于现世。他仍以《君主论》中表现的政治观点来总结历史,被马克思经典作家称为“一部杰作”。

      1526年,教皇克莱门七世任命他为教皇军务大臣的随从,他陪同军务大臣去过克利蒙那、波隆那等地。1527年5月,神圣罗马皇帝查理五世率兵洗劫了罗马,克莱门七世被迫出逃。消息传来,佛罗伦萨再次发生起义,美第奇家族流亡国外,共和国重新建立。马基雅弗利兴致勃勃地返回。依他的政治观点与学识才干本应受到重用,没想到因他与美第奇家族的瓜葛,人们嫉恨他,拒绝了他从政的要求。命运的嘲弄终于使他一病不起,很快就辞别人世。他只能抱恨终生了。

      他为祖国的复兴与强大所作的《君主论》,却成为众君主的行动指南。1559年,教皇将它列入禁书目录。马基雅弗利成为历史上受到最不公平的诽谤的人物之一,以致在他去世460多年后的今天,他的名字仍然被作为狡猾、口是心非和在政治事务中运用欺诈的象征而被人们所议论;马基雅弗利主义成为常用的政治概念。实际上,他不过是把“人们在行为中经常遵循的准则”平白地描述了出来,将那个时代流行的、尚未成形的政治哲学明确化、系统化了。他完全摆脱了神学的束缚,对后来的历史学、军事学的发展有很大影响,对政治学则起了奠基作用。在他的墓碑上简单地写着:“这位伟人的名字使任何其他的话都显得是多余的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