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拉法特简介——一手紧握枪,一手拿着橄榄枝的自由战士

  • 发布时间:2017-07-31 20:52 浏览:加载中
  •   1929年8月27日,一个瘦弱的男孩提前来到耶路撒冷的喧闹的世界。他是一个恬静、孤僻的孩子,举止有些古怪,没有人想到以后的他会赫赫有名。他就是亚西尔·阿拉法特。他的父亲出身于商人家庭,家里有6个孩子,阿拉法特是第四子。

      由于犹太人大量移居巴勒斯坦,在耶路撒冷生活了多年之后,他们一家迁居到开罗的巴勒斯坦移民区。在他家的隔壁住着一位叫阿克巴的老人,他虔诚信教,宗教知识十分丰富。父亲阿卜杜勒将阿拉法特托付给老人,请他对儿子进行宗教教育。老人发现内向的阿拉法特十分聪明,有极强的领悟力,因而,对他格外疼爱。阿拉法特9岁时,进入学校学习,在各门功课中他最喜好数学。他的数学教师麦吉德·哈拉比出身高贵,才干出众,成了阿拉法特少年时代崇拜的偶像。

      此时的巴勒斯坦尚在英国人的统治之下。在巴勒斯坦人中活跃着许许多多的秘密抵抗组织,哈拉比与阿拉法特的父亲都参加了伊赫万(秘密宗教政治组织)的活动。一次,他们计划截获一批武器,但因组织不好,未与接应小组联系上。结果,混入运送武器队伍之中的麦吉德·哈拉比独自一人夺得了全部武器。后来他对阿拉法特说:“我们都是阿拉伯突击队员,都必须准备为事业而死,这一事业比任何人都重要。”他的英雄壮举给了阿拉法特很大的教育,不久,他也参加了游击队的秘密训练。

      此时,巴勒斯坦的形势正处于巨变之中。1947年,在阿拉伯国家的反对下,联合国通过了在巴勒斯坦实行巴以分治的第181号决议。1948年5月,英国结束委任统治,以色列立即抓紧机会,宣布成立以色列国。在以色列国建立的第二天,它便与埃及等阿拉伯五国爆发了战争(史称第一次中东战争)。通过战争,它控制了巴勒斯坦五分之四的土地,令约100万的巴勒斯坦人失去家园,沦为难民。

      1948年,阿拉法特考进了一所高级技术学校。学校主要是在教员的指导下制造枪炮。阿拉法特表现出一种技术天才,受到学校的青睐。1951年他考入埃及开罗大学的土木工程系。在1952年1月的一次示威游行中崭露头角,被同学们选为巴勒斯坦学生联合会主席。从此,他立下了为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献身的决心。

      在1955年开始的一系列埃以冲突中,他参加了埃及的巴勒斯坦人游击队,接受了正规的军事训练,并被授予少尉军衔。1957年,在埃及情报部门的安排下,阿拉法特退役,前去参加布拉格世界大学生会议。会议期间,他与苏联官员协商了建立巴勒斯坦流亡政府等事宜。然而,因受埃及国内政治斗争的牵连,在会议结束后他未能回到埃及,在欧洲漂泊数月后,应聘到科威特参加建筑工程,干上了他的土木工程师的本行。后来,他开办了一家私人建筑公司——“自由巴勒斯坦”,自任经理;还创办报纸《我们的巴勒斯坦》。

      1960年,刚过而立之年的阿拉法特与二十几个巴勒斯坦青年一起,建立了“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组织(简称“法塔赫”),阿拉法特负责其中在科威特的部分。在去各地召募法塔赫成员的过程中,亲眼目睹了巴勒斯坦难民的悲惨命运,更加激起了他斗争到底的坚强决心,他感到必须以武装斗争赢得生存的权利。于是,在1964年筹建了法塔赫的军事组织“暴风”突击队。1965年1月1日,暴风突击队在巴勒斯坦以色列占领区内打响了进行武装斗争的第一枪。从此,法塔赫组织不断发展、壮大,渐渐脱颖而出。在1967年的“六五战争”中,他们的突击队表现出色,推迟了以色列军的进军速度。

      战后,巴解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阿拉法特主张立即恢复军事活动,受到与会的大多数人的反对。正在这孤立之际,在西欧的巴勒斯坦学生会的代表哈尼·哈桑来到,坚决支持他的主张,才扭转了局面。经过激烈争论,反对派辞去了职务。最后,会议一致通过了恢复军事行动的计划,阿拉法特的军事指挥官的地位也得到确认,他将在约旦河西岸建立他的作战司令部。他很清楚,他们人孤势单,无法打败以色列人。但是他说:“1967年阿拉伯人被打败后,一定要有个组织给阿拉伯民族树立一个榜样;一定要有个组织能够证明,我们阿拉伯民族中间有人随时准备战斗和牺牲。因此,我很抱歉,我们不能撤退,我们将战斗,而且随时准备作出牺牲。”他就是这样抱着牺牲的精神投入了战斗。

      1967年阿以战争后联合国通过的“242号决议”,把巴勒斯坦问题含糊地说成“使难民问题得到公正地解决”,实际上否认了巴勒斯坦人的自决权。1968年3月21日,以色列突袭了约旦境内的卡拉梅,以消灭巴勒斯坦游击队。在阿拉法特的指挥下,巴解战士们不畏牺牲,以手榴弹和绑在身上的炸药,重创了敌军的坦克。在他们撤退时,约旦军队意外地给予炮火支持,以军被迫撤出。在这次战斗中,93名法塔赫战士英勇牺牲。这次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巴勒斯坦人的斗志。1969年2月阿拉法特担任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简称“巴解”,1964年6月正式成立)执行委员会主席。第二年又当选为巴勒斯坦武装力量总司令和巴解组织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确立了在巴勒斯坦人民解放运动中的领导地位。

      随着形势的变化,阿拉法特调整策略,在坚持武装斗争的同时,注重开展政治和外交斗争。在1973年“十月战争”的前后,他逐个地说服巴解全国委员会的同事们作出妥协,承认以色列在1967年以前就存在的现实,以便在加沙及西岸地区建立一个巴勒斯坦人的小国家(当然,这要求以色列也要在原则上承认巴勒斯坦人的自治权)。同时,在各阿拉伯国家开展工作,争取得到各国政府的支持。在一些政府的支持下,1974年10月的第七次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确认巴解组织为巴勒斯坦人民的惟一合法代表。11月,阿拉法特率巴解组织代表团引人注目地出席联合国第29届会议,作了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发言:“今天我来了,带着一枝橄榄枝和一支自由战士的枪,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的手中失落。”这段名言打动了热爱和平的人们的心。11月22日,联合国通过的“3236号决议”承认巴勒斯坦人民拥有“自决、民族独立和主权”的权利,并给予巴解在联合国的观察员的身份。1976年9月,阿拉伯联盟接受巴解为正式成员。1977年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原则上通过了阿拉法特的主张,并授权他在此基础上进行谈判。

      80年代以后,他更加积极地开展政治斗争。1982年6月,以色列军队大举侵入黎巴嫩,围攻巴解组织所在地贝鲁特西区。在困境中,巴解被迫接受了美国的调停方案,将巴勒斯坦武装力量撤出黎巴嫩,分散到约旦、伊拉克等8个阿拉伯国家,巴解总部则迁往突尼斯。他说:“我们应当灵活一些,这是成功的关键。革命者必须灵活,像蛇一样灵活。”

      1988年11月12—25日,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发表“独立宣言”,宣布巴勒斯坦国成立,阿拉法特出任新国家的首任总统。同时,宣布承认联合国242号决议,这标志着承认了以色列的生存权。1993年几经周折的巴以秘密谈判达成了巴以互相承认及加沙一杰里科实行自治的原则协议。9月13日,阿拉法特和以色列总理拉宾参加了在华盛顿举行的签字仪式。1994年5月,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开罗签署关于巴以原则宣言的加沙一杰里科自治执行协议。5月18日,以色列完成从加沙一杰里科的撤军。随后,巴勒斯坦自治领导机构开始在巴勒斯坦的加沙一杰里科地区实施自治。7月1日,阿拉法特回到加沙定居,并主持工作。他长期为之奋斗的国家终于初显曙光。

      阿拉法特为了巴勒斯坦民族的解放事业,长期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他3次被捕,多次历险。然而,凭着他的机智与命运,一次次化险为夷,绝处逢生。他不嗜烟酒,工作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有人曾问他为什么不结婚,他说“巴勒斯坦就是我的妻子、家庭和生命”,为此长期孑然一身。直至1990年,在同事们的劝说下,才与时年27岁的巴勒斯坦姑娘苏哈结为伉俪。

      《巴以协议》的签订解开了中东的僵局,实现了中东和平进程的重大突破。随后,约旦与以色列在1994年10月签署了和平条约。叙利亚、黎巴嫩与以色列的谈判也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为表彰巴、以领导人对世界和平的贡献,12月,诺贝尔基金会将1994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阿拉法特与以色列外长佩雷斯、总理拉宾。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