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尔西的故事:战绩卓越晋升五星上将

  • 发布时间:2017-03-17 01:23 浏览:加载中
  • 第一节 珍珠港被炸率舰队出海复仇


      1882年10月30日,哈尔西出生于一个海军世家,他很早就想成为一名海军战士。1900年,哈尔西进入了军校。

      1904年2月,哈尔西比预定时间提前4个月毕业。当时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正大力扩充海军,海军需要大批新军官。哈尔西离开学校参加了海军,他第一次服役是在一艘烧煤的“密苏里号”上。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哈尔西如鱼得水,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才能,立下了战功,得到了上级的赏识,被提升为上校。

      哈尔西真正迷上海军生活是在1927年2月,当时他担任美国海军军官学校练习舰的舰长。恰好该校的第一个正式飞行大队以该舰为训练基地,这使哈尔西意外地获得了学习航空知识的机会。

      命运之神开始眷顾哈尔西,不久他被调到陆军战争学院受训。在这里,他遇到了布莱德雷和温赖特等人。

      毕业时,当时任海军航空署长的诺克斯·金要哈尔西出任一艘由巡洋舰改装的航空母舰“萨拉托加号”的舰长。但金提出一个附加条件:哈尔西必须通过“航空观察员”的训练。这一决定让哈尔西大喜过望,他终于可以参加飞行训练了。

      1938年,哈尔西正式出任“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舰长,成了美国最早的航空母舰指挥官之一。至1939年,美国的5艘航空母舰中,已有2艘由哈尔西指挥。

      这时,航空母舰战术已有很大发展,并逐步走向成熟。但哈尔西仍认为:“要想对这种伟大的海战工具做适当地运用,你必须知道它的威力和限制力。通过6年之久的航空母舰经验,我自信对它们已经知道得不少,但仍感到不够。”

      此后,哈尔西一直不间断地研究航空母舰。

      1940年4月,哈尔西加入驻夏威夷的太平洋舰队。此时,他已预感到,日本有可能进攻美国,所以潜心研究对策。

      为了使自己的航空母舰舰队在开战后有更强的战斗力,哈尔西想尽一切办法提高飞行员的战术技术水平,组织了许多次近似实战的演习。通过演习进一步深入研究舰载机的协同进攻战术,使部队的作战能力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哈尔西指挥的第八任务部队成为太平洋舰队最有战斗力的一支航空母舰特混编队。

      日本偷袭珍珠港的前一个月,哈尔西担任了太平洋舰队第八任务部队司令,军衔晋升为中将。这时战争气氛已相当浓厚。

      为了有效地抵御日军的进攻,哈尔西主张即刻加强美军几个前哨岛屿的防御力量,并建议把12架陆战队F-4F战斗机运往威克岛,用来代替陆军飞机。他的主张被采纳,并由他负责指挥运输。

      1940年11月28日下午19时,哈尔西的特遣队从珍珠港出发了。临行前,他问当时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您想要我走多远?”他的意思是说,如果碰上日本的潜艇就有挑起战争的可能,对此怎么办。金梅尔意味深长地回答:“用你的常识。”在哈尔西看来,金梅尔已实际上授权他见机行事,这就意味着国家的命运落在了自己的肩上。

      临行前,为了麻痹在夏威夷的日本间谍,哈尔西佯装这次行动是一次例行训练,他的3艘战列舰也未能随行,知道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的只有3个人。

      然而,当舰队一离开珍珠港,哈尔西就在旗舰上发出第一号战斗命令,他要求舰队立即进入战斗状态。他告诉全体人员“现在是在战争情况下行动”,他还命令所有飞机和军舰严阵以待,一旦遭到“任何”舰只和飞机就应立即将其击沉或射落。

      当时美日尚未开战,哈尔西的第一号战斗命令弄昏了他的参谋们。当时就有参谋提出抗议:“您知道这个命令意味着战争吗?”哈尔西则冷静而又斩钉截铁地回答说:“一切由我负责,我们先射击后论理。”

      随后,哈尔西又下令停止一切无线电通信。白天,由反潜巡逻机担任戒备,夜晚则出动飞机进行搜索。在当时看来,太平洋上只有哈尔西的这支舰队保持了高度的警惕性。

      很侥幸的是,哈尔西的舰队没有撞上日本舰队。一支巨大的日本联合舰队已于11月26日离开了基地。12月4日晨,哈尔西的舰队顺利地到达了离威克岛约200海里的地方。在将战斗机送往威克岛后,哈尔西便立即掉转头返回珍珠港。返回途中,因气候关系,在给驱逐舰补给燃料时耽误了时间。然而,恰恰是这一耽误使哈尔西逃离了厄运。1941年12月7日(夏威夷时间)晨,日本偷袭了珍珠港。美国海军飞机损失80架,231架陆军飞机中仅有79架尚可使用,伤亡人数达3681名。而此时,哈尔西的舰队还在离珍珠港200多海里的地方。

      晚上20时12分,哈尔西才收到消息:“珍珠港遭空袭,这不是演习。”

      在以后的24小时里,哈尔西的舰队不断地在日本舰队可能的撤退方向上搜索,意欲报仇,但一无所获。直至燃料快要用完时,哈尔西才不得不返回珍珠港。

      哈尔西进入珍珠港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劫后惨象。当他的舰队经过已被击沉的舰只时,他暗自发誓,一定要亲手把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送入地狱。

      此时,他的老同学金梅尔备受煎熬。珍珠港被袭击、美国舰队损兵折将的责任完全落在金梅尔的身上。哈尔西忍受不住大家对金梅尔的指责,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前程,毅然挺身而出为金梅尔辩护。

      他认为珍珠港之所以遭到空袭,主要是因为缺乏远程侦察机。哈尔西自己也承认,过去太低估日本人了。

      哈尔西在回忆录中是这样说的:“在12月7日以后我才改变了我的看法,日本海军航空兵这一次的攻击,的确非常高明。”

      接替金梅尔任太平洋舰队总司令的是切斯特·威廉·尼米兹。刚到夏威夷时,尼米兹就看到日本轰炸后的惨景,发现岛上到处都充满着悲观和失败主义情绪。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尼米兹制订了积极防御、主动出击的作战方针。

      1942年1月8日,尼米兹召见哈尔西。两人经过一番长谈,在许多重大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尤其是尼米兹的作战方针得到哈尔西的支持,更使尼米兹感到欣慰。因为当时太平洋舰队的许多高级将领都过高地估计了日本海军的力量,而主张消极避战,保存实力。

      尼米兹告诉哈尔西:“日本人已经攻占英属吉尔伯特群岛,可能由那里攻向萨摩亚,切断美国对西南太平洋的补给线。情况十分危急,因为美国人没有可用的两栖部队采取对抗措施。”“现在只有依赖快速航空母舰特遣队。”

      尼米兹要哈尔西以“企业号”和“约克敦号”两艘航空母舰为核心组成一支联合舰队,向吉尔伯特和日本人据守的马绍尔群岛发动一次闪电式的攻击。

      哈尔西深知这项任务的危险性极大,但英勇善战的他仍接受了,并立即率领部队驶往目的地。

      由于日军没有料到美军会远离珍珠港数千海里进行远程奔袭,哈尔西的这次空袭在出其不意间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为此,哈尔西赢得了他的第一枚“优异服务勋章”。

      当哈尔西胜利返回珍珠港后不久,即应召前往尼米兹的办公室。尼米兹告诉他,一个秘密的军事行动——“轰炸日本首都东京”已获批准,并已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

      根据尼米兹的意见,这一行动由哈尔西直接指挥。

      哈尔西欣然从命。为使这次行动万无一失,他制订了周密的计划,组织部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还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甚至直至起航,部队仍不知道进攻的目标。

      4月13日,满载远程轰炸机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在预定海域与担负支援任务的“企业号”航空母舰为核心的第十六特混舰队会合。

      哈尔西召集全体人员,郑重地向他们宣布:“我们正前往日本,去轰炸东京。”全体将士欢呼起来。

      4月18日清晨,在离东京700海里处,他们被日本船只发现了,行动不得不提前。

      8时15分,16架远程轰炸机离舰腾空而起,向东京飞去。哈尔西的特遣舰队则迅速离开危险海区,安全返回珍珠港。

      3小时后,由杜立特中校率领的轰炸机群飞抵日本,他们以超低空飞行,顺利地突破了日军防线。

      当机群出现在东京、横须贺等城市的上空时,日本人还没来得及发出空袭警报,就被炸得乱作一团。

      这些袭击的战果虽然不大,却打击了法西斯的嚣张气焰,遏制了日本帝国主义肆无忌惮的侵略步伐。

    第二节 接受重任取得瓜岛战役胜利


      日趋严重的瓜岛战事,使美国军队的士气十分低落。美军占领的亨德森机场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也受到严重破坏,已陷入瘫痪状态。

      为了扭转战局,尼米兹亲自前往太平洋视察,之后便决定将南太平洋地区的三军指挥权交给哈尔西。当尼米兹的手令送到哈尔西的手里时,哈尔西正前往南太平洋访问。哈尔西接过任命,不无惊讶地说:“耶稣基督和杰克逊将军:这是他们交给我的最热的番薯!”

      他发出这样的感慨不仅因为他从来没有指挥过陆军,也没有指挥过任何一支盟军,更因为他接替的是他40年的老友——戈姆利中将。尽管如此,他还是坚决地执行尼米兹的命令。

      哈尔西接过指挥权之后,很快组织了美国军事史上的第一个真正的三军联合指挥部,迅速展开了对三军协同作战的指挥。

      他首先召见了手下的陆、海、空三军首长,并询问他们是准备撤退还是苦撑下去。地面指挥官告诉他,只要能够比过去获得更多的海上支援,他可以撑下去。哈尔西对此肯定地回答:“我答应给你我所能获得的一切东西。”

      哈尔西是实践者,他的行动比言语更积极。他到处收集不能使用的旧船只,拆卸武器和零件来补充已经受损的舰艇。为了确切地掌握瓜岛的实际情况,哈尔西冒着巨大的风险亲自前往该岛视察、部署兵力和研究对策。这是他的前任从来没有做过的事。他的到来使前线的美国官兵兴奋不已。

      1942年10月23日,日本正准备从陆、海、空同时向防守亨德森机场的美军发起进攻。哈尔西从侦察机报告的情况中分析出:日军总攻即将发动。在研究对策的最高司令官会议上,地面指挥官反复强调,必须给予强有力的支援。哈尔西肯定地回答:“我会把我的全部家底统统调给你的。”在哈尔西许诺后,地面指挥官放心地返回了阵地。

      10月24日,日军总攻开始。哈尔西立即投入一支由2艘航空母舰为核心的舰队,用来对抗中途岛海战以来最强大的日军舰队。

      10月26日,哈尔西所辖的第十六特混舰队和第十七特混舰队与日本联合舰队在圣克鲁斯岛海域交战,美国海军遭到战术性失利,损失1艘航空母舰和74架飞机,日本则有2艘航空母舰受创共损失100架飞机。

      趁日本联合舰队撤回特鲁克岛接受补给的机会,哈尔西加紧为海军陆战队赶运增援力量。哈尔西视瓜岛战役为南太平洋战区战役的关键,于11月8日飞抵该岛的亨德森机场视察,鼓舞守军。

      11月14日,美国海军在哈尔西指挥下向日本运输舰队发起反击。次日,在瓜岛海域的战列舰交战中,日军损失2艘战列舰、1艘重型巡洋舰、3艘驱逐舰、11艘运输舰和数十架飞机。损失惨重的日本联合舰队再也不愿支援陆军作战。1943年2月,瓜岛日军被迫撤离。

      得到消息的哈尔西满怀喜悦,立即向尼米兹发出了捷报。为了庆祝美军的胜利,美国总统罗斯福、海军部长诺克斯·金和尼米兹纷纷发来贺电。

      哈尔西立刻向那些实际战斗人员转达,并在贺电中添上一句结束语:“向战斗中光荣牺牲的人们致敬,愿这些英灵魂归天堂!”

      鉴于哈尔西在瓜岛的卓越战功,罗斯福总统建议,打破美国海军只有4位上将的惯例,将哈尔西提升为四星上将。

      瓜岛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美军的士气,打破了日本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所以将哈尔西晋升为四星上将绝对是众望所归。

    第三节 跨岛作战攻取所罗门群岛


      瓜岛战役的失败给日本人提了一个醒。日美双方都在积极备战,战事渐趋沉寂。只有哈尔西指挥的南太平洋地区,战斗始终没有停止。

      由于战事的需要,哈尔西进入了麦克阿瑟的指挥范围。为了促进合作,哈尔西亲自前往谒见那位飞扬跋扈的大将军。

      英勇而又蛮横的麦克阿瑟再次给哈尔西留下深刻的印象,哈尔西在事后曾这样说:“我在那天下午对他的敬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日益增长。”他又说,“我可以替麦克阿瑟效劳,但他对我决不会如此。”

      就在日美双方积极备战的同时,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为了鼓舞日本官兵的士气,决定亲赴前线视察。但是这一消息却被美军情报部门获悉。美国大部分指挥官,还有罗斯福总统都决定,趁此机会袭击山本五十六。这次行动被定名为“复仇”,即复珍珠港之仇。

      1943年4月17日,哈尔西接到尼米兹的命令,要求他组织航空兵完成奇袭山本五十六的任务。哈尔西即刻向所属航空兵布置任务。指挥官是美军所罗门地区航空兵司令米彻尔,战斗由18架战斗机来完成。

      4月18日,奇袭山本五十六的伏击战仅历时3分钟,至上午9时38分,米彻尔少将向哈尔西报告:约翰·米彻尔陆军少校指挥的战斗机机群向卡希利地区进攻。上午9时半过后,击落了由编成密集队形的“蚕式”战斗机护航的2架陆上攻击机,还击落了3架“零式”战斗机。我1架战斗机尚未返回。4月18日看来是我方的胜利日。

      接到报告的哈尔西感到非常满意,立即回电以示祝贺。他在电文中以幽默的语调表达了自己愉快的心情:“祝贺你们成功!在猎获的鸭子中,好像还夹着一只孔雀。”

      6月,攻打所罗门群岛的战事又排上了美军的议事日程。

      为了使这一战役能够顺利进行,尼米兹大大加强了哈尔西指挥的第三舰队的实力。第三舰队已有6艘航空母舰、2艘战列舰、49艘巡洋舰和驱逐舰,还配属有海军陆战队。

      6月30日,哈尔西部在新乔治亚岛实施登陆作战,遭到日本守军的激烈抵抗。8月25日,美军攻克该岛,歼日军约9000人。根据预定计划,哈尔西的攻击目标将是科隆班格拉岛。

      该岛有10000名日军严密设防,强攻不仅会造成重大伤亡,而且将使作战旷日持久。因此,哈尔西决定对该岛围而不攻,越过该岛而攻取韦拉拉韦拉岛,为后来尼米兹提出“越岛作战”提供了成功的先例。而且因为哈尔西采取这一战术,迫使日军主动地撤出了科隆班格拉岛和韦拉拉韦拉岛的守备部队。

      当所罗门战役的炮声还在隆隆作响的时候,一个新的越岛进攻的战役计划又已在酝酿制订之中,其攻击目标是希干维尔岛。由于哈尔西在所罗门战役中采用的越岛进攻已初见成效,因此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授权哈尔西攻占希干维尔岛。希干维尔岛是所罗门群岛中最大的岛屿,位于该群岛最北部。岛上拥有多处机场,沿海一带多良港锚地,是日军俾斯麦防线东南侧的重要屏障,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岛上驻有日军33000人。

      对哈尔西来说,这是一次非常艰难的作战行动。而且,当时吉尔伯特群岛战役即将开始,哈尔西的许多舰船和部队被调给了斯普鲁恩斯。

      哈尔西费了好大的劲才结集了34000余人,其中包括海军陆战第三师、步兵第三十七师和一个新西兰旅,这三支部队合编为两栖作战第一军。

      为了赢得胜利,哈尔西对攻占希干维尔岛进行了缜密地布置,并拿出了周密的计划。当时日本的主要兵力大都集中在希干维尔岛南部的卡希利·希因地区及其附近岛屿,还有一些部署在北部的希喀岛和悟尼斯地区。

      根据韦拉拉韦拉岛作战的经验教训,哈尔西计划绕过日军兵力集中的南部要地,而在岛屿中部防御薄弱的地区登陆。登陆后,在这里建立一道坚固的防线,并修建机场。日军要想进行反击,必须越过群山连绵、地势险峻的地区,并穿过原始森林才能到达这里。

      为了迷惑敌人,哈尔西采取了声东击西的策略。正当日军晕头转向、顾此失彼时,哈尔西的部队出其不意地在希干维尔岛腰部的奥古斯塔皇后湾登陆。等到日军反应过来时,美军已有40000余人登陆。虽然后来陆上战斗持续了很久,但美军一直处于很主动的地位,并且取得了重大胜利。

      所罗门战役的胜利为哈尔西赢得了第二枚“优异服务勋章”。勋令中有这么一句话:“一位坚强有力和精神旺盛的将领,能够将其本身的战斗精神和坚强意志灌输给他的部下。”此时已是1943年12月底,南太平洋战争日益沉寂,日本的南进计划也化为泡影。

    第四节 战绩卓越晋升五星上将


      所罗门战役结束后,哈尔西并没有使自己闲下来,他开始策划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但这时在指挥关系上出现了一种错综复杂的情况:哈尔西既要自行制订周密的作战计划,又要接受来自两个方面的领导。一方面,在全局性的战略问题上,要接受麦克阿瑟将军的领导;另一方面,执行作战计划所需要的舰船、地面部队和飞机等,又必须请求尼米兹将军予以调遣。这一双重身份给哈尔西的日后工作带来了麻烦。

      很快,哈尔西和倔强的麦克阿瑟就发生了冲突。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哈尔西在制订下一步作战计划时,因攻占新几内亚和菲律宾的需要,要在靠近新几内亚的马努斯岛上开设海军基地。

      尼米兹知道这一情况后,便草拟一份电文发给海军作战部,建议把哈尔西的作战区域适当扩大,使马努斯处于哈尔西的直接指挥下。发文前,尼米兹以副本形式通知了麦克阿瑟。

      在权力问题上格外敏感和计较的麦克阿瑟因此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哈尔西和尼米兹等人篡取了他的权力。于是他下令:在马努斯的管辖权确定之前,工程只限于他直接指挥下的部分舰只所必需的设施。

      麦克阿瑟的话音刚落,哈尔西就断然地说:“你错了,将军,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不仅如此,我还要告诉你,如果坚持你的命令,那将阻碍战争的进程!”

      在进一步阐述自己的观点后,哈尔西这样结束了发言:“我对马努斯的指挥权并不在意,我所关心的只是迅速地建好那个基地。我只要求,当我的部队开始进攻新几内亚或菲律宾时,这个基地业已竣工并交付使用!”

      哈尔西的态度如此直率不仅使麦克阿瑟一怔,也使其他参谋人员感到惊讶。随后,哈尔西与麦克阿瑟还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但哈尔西仍寸步不让。面对比自己更为倔强的哈尔西,麦克阿瑟也只有认输了。

      1944年6月15日,哈尔西接收了斯普鲁恩斯指挥下的第五舰队,使之并入自己的第三舰队,从而将第三舰队的阵容大大扩展,成为一支以4艘航空母舰群为主体的拥有500余艘舰船的庞大舰队。

      虽然这时他和尼米兹都主张直接进攻菲律宾,但他们的主张没有被接受。尽管如此,哈尔西还是在8月24日率领他的第三舰队浩浩荡荡地开向加罗林群岛。

      加罗林战役中,哈尔西的部队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歼灭日机约480架,击败日舰近百艘,炸毁了许多岛上设施,而美军只损失39架飞机。美军已以压倒优势的海空军兵力,使加罗林群岛成了囊中之物。

      哈尔西用事实证明了他的想法,美军可以迅速直捣菲律宾的心脏地区。

      这时,哈尔西还发现,日军在菲律宾西岸的防务十分薄弱。于是,他再次提出进攻菲律宾的建议。此时,英美两国参谋长正在魁北克开会。他们讨论哈尔西提出的建议,又用无线电征求麦克阿瑟的意见,哈尔西的建议最终得到批准。

      参谋长会议决定:10月20日在莱特岛登陆,这样比原定计划提早了两个月。

      1944年10月,哈尔西率领第三舰队开赴菲律宾战场。在战役打响之前,哈尔西不遗余力地进行了大规模的空中轰炸,致使马尼拉当地的日军基地和港口瓦砾飞扬,火光冲天,日军损失惨重。

      10月12日,日美双方爆发了一场“台湾近海航空战”,日本飞机遭到重创。10月14日,哈尔西亲自挥师南下菲律宾。10月20日,美军大举登陆莱特岛。

      对日本来说,菲律宾至关重要。一旦失守,日本与东南亚各地的海上交通线路将被切断,所以为了保住菲律宾,日本决定孤注一掷。

      但日军航渡组织不严密,空中掩护无力,突击也没有做到出其不意,而且各舰队之间的通讯联络也很差,因此日军的各编队在海空战中被各个击破。

      20日黄昏,6万名美军官兵和10多万吨物资已经上岸。莱特湾海战大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因为美军占领莱特,意味着向菲律宾的大门已经打开,而日本从海上通往东南亚的通道被切断。太平洋战争已接近尾声了。

      莱特湾海战虽然取得了重大胜利,但也暴露了很多问题,美军由于没有组成统一的作战指挥部,参战的两个舰队仍属两个战区统辖,因此协调很差。战斗中出现了一些险情,而这种状况几乎使美军处于不利态势。

      这种态势的造成在某种程度上说也与哈尔西作出的决定有直接关系。海战结束后,哈尔西为此遭到激烈批评。但尼米兹和金上将拒绝对哈尔西作出处分,并以哈尔西在这次大海战中获得的战果为其辩解。当时麦克阿瑟也起劲为哈尔西辩护,他说:“不要对‘蛮牛’再说长道短了。在我的名册上,他仍然是一个善战的海军将领。”罗斯福在1945年1月的国情咨文中也这样说:

      哈尔西将军报告说对莱特岛的直接进攻……加速了菲律宾的解放和最后的胜利,同时也保住了许多人的生命。否则,为了攻占那些现在已被占领的和留在我们战线后方的岛屿就要死不少人。

      由于这么多头面人物的支持,才使风波平息下来。而且,为了表彰哈尔西在菲律宾战役中的贡献,罗斯福总统还亲自将第三枚“优异服务勋章”挂在哈尔西的胸前。

      1945年1月26日,哈尔西一度把指挥权交给斯普鲁恩斯。5月18日,哈尔西又披挂上阵,以“密苏里号”为旗舰。7月1日,哈尔西率舰从莱特湾启程,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中最后的海军攻势。8月6日,美军在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

      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9月2日,举行日本投降签字仪式。签字仪式在哈尔西的旗舰——一艘以海军部长福莱斯特家乡命名的战列舰——“密苏里号”上举行。哈尔西费尽心思安排了这次举世瞩目的仪式。尼米兹代表美国政府签字时,哈尔西站在他的身后,并得到尼米兹签字的3支笔中的一支。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10月15日,哈尔西回国受到举国上下的热烈欢迎。一位战地记者报道:

      “战争中最著名的海军部队哈尔西的第三舰队,今天回家了!”回国后,哈尔西官升五星上将,并且获得第四枚“优异服务勋章”。哈尔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经历令世人瞩目,他从“密苏里号”开始他的海军历程,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他的事业达到了顶峰,代表美国政府参加了日本政府的投降签字仪式,与历史一起定格在带给他起点又带给他辉煌的“密苏里号”战舰上。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