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基诺怎么死的?阿基诺遇害之谜

  • 发布时间:2015-12-21 11:11 浏览:加载中
  •   1983年8月21日中午,一架从台北起飞的中国台湾航空公司的811次民航班机,在菲律宾马尼拉机场徐徐着陆。飞机停稳后,三位身材魁梧的军人进入 机舱,向从美国流亡回来的菲律宾反对党领袖贝尼尼奥·阿基诺走来。人们以为,这是政府对阿基诺这位反对派政治家采取的保安措施。殊料,当阿基诺被三个人簇 拥着走下弦梯时,突然响起清脆的枪声,紧接着又是一阵枪响。51岁的阿基诺脸面朝地倒在跑道上,头部和脖子上仍不停地冒着鲜血,另有一个军人仰面朝天,血 肉模糊地躺在附近。这就是轰动世界的阿基诺被刺事件。

      消息传出,菲律宾人们被激怒了,马尼拉有百万人为阿基诺送葬。全国范围的抗议浪 潮此起彼伏。人们穿着黄色圆领汗衫,高举黄色旗帜(黄色是阿基诺生前最喜欢的颜色),要求严惩凶手。在内外压力下,在位的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下令成立调查委 员会,任命前最高法院法官阿格拉瓦女士为主席,负责对阿基诺案进行调查。

      在菲律宾政坛上,阿基诺素有“神童”的美誉。他于1932年 11月20日出生在马尼拉北部打拉省。其祖父(赛维拉诺·阿基诺)是菲律宾反抗西班牙殖民主义者时期的一位将军。父亲则是菲律宾国民议会中的著名议员,母 亲当过菲律宾大学校长。阿基诺年轻时,才智出众,风度翩翩,在大庭广众中演讲起来滔滔不绝。他17岁时就已成为《马尼拉时报》的记者,22岁时当选为家乡 塞普西翁市市长。1969年时,年仅29岁的他当选为打拉省副省长,成为最年轻的省长。1963年,他又当选为省长。1967年当选为参议员,之后就成为 最有影响的反对党领导人,成了马科斯的政敌。

      1972年9月21日,总统马科斯为巩固统治,开始对反对党和菲共武装采取措施。他宣布 在全国实行军法管制,停止一切政党活动。实施军管法以后,电视台和报刊被接管,罢工、游行被禁止,成千上万的人被保安部队拘留,反对党领导人也一个个锒铛 入狱。9月23日阿基诺成了第一个被抓的人,他被捕的罪名是“策划谋杀、颠覆以及非法拥有武器。”根据军管法,这些罪名只要有一项成立,就足以被判处死 刑。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阿基诺在狱中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其中一次绝食达四十天之久。1977年11月,军事法庭以“颠覆罪、非法拥有武器罪和谋杀罪”判 处阿基诺死刑。由于国内外的强烈抗议,马科斯下令重新审理此案。阿基诺在狱中度过了八年铁窗生涯。

      1980年初,阿基诺在狱中两度心 脏病发作,马科斯政府怕他死于狱中,欲将他移往军方医院治疗。为防不测,阿基诺要求到美国做手术,否则宁肯死在狱中。5月,阿诺获准去了美国。在美国达拉 斯的贝勒大学医疗中心进行心脏搭桥手术后,先后接受哈佛大学国际问题中心和麻省理工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的资助,一面搞学术研究,一面发挥他的反对党领导人 的作用。

      1981年1月7日,马科斯取消了长达十年的军法管制,允许各政党恢复活动。同年6月16日,他乘反对党元气大伤,阿基诺亡命国外之机,轻而易举地赢得了大选,为自己披上了一件“民主”外衣。各反对党对此愤愤不平。8月,一些反对党派组成了“统一民主反对党”

      ,前国会议员萨尔瓦多·多伊·劳雷尔任主席,但实际领袖却是阿基诺。

       1983年初,菲律宾国内传出马科斯身体不好和国内政局不稳的消息,阿基诺准备结束流亡生活,回国联合反对派势力推翻马科斯。1983年8月13日,阿 基诺去教堂做完弥撒后,告别他的妻子和孩子,和他的好友及数名记者,从纽约向洛杉矶出发。8月14日,他持一份马西亚尔·博尼法西奥的护照从洛杉矶出发, 前往新加坡。19日又从新加坡赴香港,转乘台湾的飞机赴马尼拉。

      他的归来在菲律宾国内引发了不小的震动,政府武装部队陆军上将费边· 维尔警告各航空公司,不准阿基诺下飞机,阿基诺一飞到菲律宾,将会由原机立刻送离国境。而拥护阿基诺的三万名群众和阿基诺的母亲、妹妹泰茜、反对党领袖尼 雷尔则聚集在马尼达机场外等候阿基诺归来,他们没有想到,阿基诺一下飞机就遭到了不幸。尸体检验表明,阿基诺因头部被火器创伤,导致腹部撕裂而死。

       凶手到底是谁?他又是受谁指使?反对党将阿基诺遇刺归咎于政府;马科斯对外辩白自己与阿基诺遇害无关,是共产党派人谋杀;阿基诺的夫人科拉松·阿基诺则 直言马科斯是真正的凶手。为了缓和紧张局势,也为了洗刷政府同谋杀案事件有关的嫌疑,马科斯在8月24日下令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对阿基诺遭到暗杀 一案进行“彻底调查。”

      有两位日本记者声称他们曾目击阿基诺被枪杀的情况,其中一位是阿基诺的朋友,自由撰稿人若宫清,另一位是共同 社记者上田胜男。他们描述到:飞机降落后,三名身穿军服的人登机,其中两人夹住阿基诺,一人跟在他们的身后走下机梯。阿基诺下去后,三名军人中的两人突然 掏出手枪,从不到一米的距离向阿基诺开枪。阿基诺被枪击后,停在机旁的深蓝色大型军车上,下来一个身穿蓝衬衫的男子,一个身穿藏青色军服的士兵用莱福枪对 准另一个军人腹部连发数枪。于是地上躺着阿基诺和另一个男子的尸体。

      而同阿基诺同机的数名美籍记者则称是穿蓝色工作服的男子开枪杀害了阿基诺,菲律宾治安当局也说是这位身穿机场工作服的男人。

      特别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表明:杀害阿基诺的凶手是一个穿机场运货人员蓝色工作服的人,名叫罗兰尔·加尔曼——旺达,33岁,原先居住在新怡诗夏省的萨拉戈萨,后来在布拉干省的圣来格人定居。此人是一名雇佣枪手。

      但是,许多菲律宾人却不相信官方关于凶手的报告,他们认为加尔曼不是杀害阿基诺的真正凶手,而只是一只“替罪羊”,在他身后,肯定有人指使,阴谋策划。

       阿基诺的妹婿回忆,阿基诺在飞机上曾跟他说过,阿基诺在台北曾获得情报,自己到达马尼拉后会被暗杀,而暗杀者也会被当场射死,所以阿基诺在抵达马尼拉机 场前穿上了防弹背心(事实上凶手却朝他的头部开了枪)。人们不禁疑惑,阿基诺的情报是谁提供的?这人是否了解整个计划。

      在阿基诺命案 调查委员会内部,关于谁是凶手谁是幕后指挥问题也出现了不同看法。主席阿格拉瓦认为政府对暗杀行动不负任何责任,武装部队参谋长贝尔没有参予此事。其他四 名委员会成员则认为,政府一直关注着阿基诺的行踪,故此对他遇刺负有不可推诿的责任,贝尔与此案脱不了干系。于是1984年11月,调查委员会发表了两份 看法不同的调查报告,不过两个报告都指出暗杀行动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报告公布后,人们纷纷要求审判贝尔。

      1985年1月,检察院向法院起诉,指控贝尔和其他25名军人。贝尔曾是马科斯的司机兼保镖,随着马科斯官阶的升迁,贝尔也不断得到提拔,直到统领20万大军的参谋长。

       在国内外舆论的要求下,马科斯只好把心一横,答应设立特别法庭。审判包括贝尔在内的任何指控人员,1985年2月,特别法庭开庭审理此案。18个月工 夫,开庭53次,传讯各种证人一百零八名。同年12月,法庭作出判决,宣布加尔曼是杀害阿基诺的凶手,他同菲律宾共产党人的新人民军有着广泛的联系。而加 尔曼又在机场被值勤的一名士兵当场击毙。这名士兵是“执行职责”,不存在任何预谋,因而包括贝尔在内的26名军人全部无罪释放。

      这一 判决激怒了更多的菲律宾人,不仅在反对派中掀起了一阵强烈的抗议浪潮,广大群众也纷纷谴责,阿基诺夫人呼吁所有菲律宾人站出来表明自己的立场,马科斯陷入 更加被动的局面,国内时局更加动荡,逐步形成反对马科斯政权的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马科斯被迫宣布于1986年2月7日举行总统大选。阿基诺夫人与统一民 族组织劳雷尔达成协议,联合起来参加正副总统竞选,从而扭转了反对党四分五裂的局面。在民众的支持下,阿基诺夫人当选为新一任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仓皇逃往 夏威夷。

      1986年6月6日,菲律宾成立了以最高法院前法官康拉多·瓦斯克斯为首的三人特别委员会,重新审理阿基诺遇刺案。最后宣布原马科斯政府特别法庭的判决无效。9月16日,反贪污法院下令逮捕谋杀阿基诺的包括贝尔在内的26名军人。

       1987年8月19日,菲律宾反贪污法院重新开庭审理阿基诺案。菲律宾职业摄影师亚历山大·洛伊纳出示了39张大照片和四十张幻灯片。这些照片显示,枪 杀阿基诺的子弹是从阿基诺背后射入的,子弹穿过他的头部后从下巴出来,子弹的轨迹是由上至下的,这些证据表明,阿基诺是在走下飞机时被人从身后开枪击毙 的。在1988年1月4日的听证会上,马尼拉国际机场地勤工人巴塞罗纳证明,1983年8月21日,他驾一辆拖车在马尼拉机场停机坪上,眼见阿基诺与三名 警卫从飞机上下来。阿基诺身后一名士兵用枪对着他的后颈开了枪,阿基诺向前倒下。随后,他又听到一声枪响,这一枪可能是打死加尔曼的。

      案情似乎已经大白,但是仍存有许多疑点:阿基诺遇刺与马科斯有什么关系呢?具体内幕又是如何呢?另外,法庭调查说机场的枪声是两枪,那么为什么机上乘客和菲律宾电台却说是十一声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