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社会与国际体系:国际社会行为体

  • 发布时间:2017-11-17 14:25 浏览:加载中

  •   国际社会是国际社会行为主体共同参与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等活动而形成的相互关联的整体。国际社会行为体是指拥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能够独立地参与国际事务并发挥与自己职能相符的作用的实体。如果说国际社会是一个大舞台,那么国际社会行为体就是这个舞台上表演的各类角色。

      作为国际社会行为主体必须具备以下特征和条件:第一,它必须是一个实体,具有稳定的组织形式和自己特殊的利益。在国际社会中,任何行为主体都是以一定的组织形式出现的实体,或者是国家政权形式,或者是国际组织形式。这种组织形式还应该相对比较稳定,这种稳定性具体表现在组织的内部结构比较稳定和组织存在的时间相对较长;第二,作为实体的国际社会行为体都具有自己的与其他行为体相区别的特殊利益。正是这些特殊利益,决定了各行为体在国际社会中追求各自不同的目标,从而产生各行为主体之间的竞争、合作、冲突与妥协;第三,国际社会行为体还必须具有交往的能力。它应该具有直接或间接参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国际事务的行为能力,独立自主地从事对外活动,如与各国进行相互交往与合作,参加国际会议和国际组织活动,缔结条约和协定等,发挥与自身职能特性相符的作用。一个行为体只有具备这些特征,才能在国际社会进行活动,并确立自己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

      国际社会中存在众多的行为体,它们无论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与作用上,还是在组织形式和规模上,都存在极大的差异,可以说是形形色色,纷繁复杂。我们根据性质的区别将这些形形色色的国际社会行为体大致划分为两大类:主权国家行为体和非主权国家行为体。

      一、主权国家行为体

      自近代国际社会形成以来,民族国家就一直是国际社会中基本的政治、经济单元,也一直是国际社会和国际关系体系中最基本、最重要、最有力量的行为体。根据世界银行的分类,当今世界共有210个国家和地区,主要分为4类:第一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要是以美、日、德、法、英、意和加拿大等七大工业国为代表。发达国家目前拥有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的70%以上,世界贸易总额的2/3以上,以及国际投资的90%;第二是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和地区共有150多个,大多是西方列强的前殖民地,目前仍然面临发展经济,巩固主权,改变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的任务;第三是社会主义国家。经过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原来的15个社会主义国家现在只剩下5个,在经济上都属于发展中国家的行列,面临严峻的改革和发展任务;第四是仍然处于转型之中的中东欧国家和独联体国家。这些国家在经济、政治制度上已经基本上转变为资本主义性质了。

      (一)国家行为体的主权属性

      近代意义上的主权概念是伴随民族国家在西欧的建立而衍生出来的,最初由16世纪法国思想家让·布丹所提出。他认为主权是一种永恒的、绝对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后来,主权理论得到霍布斯、洛克、卢梭等思想家的发展而丰富起来。在国际关系实践中,主权原则最终被确定为最基本的国际法原则,现在的国际秩序就建立在主权原则的基础之上。

      主权国家是领土统一和独立自主并拥有至上主权的政治实体。一般而言,主权国家必须具备4个构成要素,即固定的领土、定居的居民、统一的政府和主权。其中主权是国家的根本属性,具有不可分割性和不可让与性。它是国家固有而非外界所赋予的,不从属于任何外来的意志和干预,独立自主地处理对内对外事务的最高权力。国家主权具有双重性,即对内主权和对外主权。对内主权是指在整个国家范围内对一切事务具有排他性的最高统治权;对外主权则是指国家在对外事务上有独立自主的决定权,不受任何其他国家的干涉和控制,拥有平等地参与国际事务的权利,主要表现为独立权、平等权和自卫权。

      至高无上的主权是确立民族国家国际社会行为主体的决定性因素,是一个国家独立自主地制定其对外战略并对国际社会施加影响的首要前提。按照国际关系基本原则中的主权平等原则,任何国家在国际交往中享有的基本权利均为一样。一个国家只有拥有主权,才能在国际上发挥影响,真正确立自身国际社会行为主体的地位。

      在当代全球化进程加快的背景下,国家主权的地位和作用成为目前国际政治领域一个最受注目的理论和现实热点问题。一方面,主权仍然是民族国家安身立命的基石和国际系统赖以运行的中轴;另一方面,主权概念确实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经济全球化和一体化趋势的迅速发展,国际社会的相互依存进一步强化,国际组织和国际制度的作用加强,特别是以跨国公司为代表的非国家行为体的大量出现和地位的上升,这一切都在客观上对国家的绝对主权形成极大挑战和威胁。

      也许,在当今社会历史条件下,为了促进有利于人类进步的国际合作,加强对一些超越国家疆界和能力的全球性事务的治理,一定程度的国家主权的弱化和让渡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作为国际法和国际秩序基石的国家主权原则是绝对不能动摇的。冷战后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不断抬头的“新干涉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实际上是霸权主义、帝国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新包装。它们或者操纵、控制联合国,或者干脆直接绕过联合国,动辄对别的国家进行经济制裁或武力打击,因此,捍卫主权原则和联合国宪章又成为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一项重要的国际任务。

      (二)国家利益

      所谓国家利益是指满足国家生存与发展需要的一切物质和精神条件,它包括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独立自主、军事安全、经济发展、政治制度和文化意识形态等等,体现了阶级利益和民族利益的统一。它主要包含了既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3个方面的内容:

      首先是国家的安全利益,即国家主权的独立、领土完整、人民的生存不受侵犯等。国家的安全利益是一个国家最根本的、首要的利益,因为国家安全没有保证,国家有形体本身的存在受到威胁,就谈不到其他的利益和活动。

      其次是国家的经济利益,即经济发展、科技进步、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对外经济交往中平等互惠的权力。国家在保证自身安全利益的基础上首先要谋求的是自身的经济发展,只有经济的发展,才能增强国家的综合国力,从而更好地保证国家的安全和其他利益。

      再次是国家的政治利益,即国家能够独立自主地管理内政外交,维护本国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权益。这也是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国家总是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扩大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影响等。

      国家利益是民族利益和阶级利益的统一。国家利益是一个整体利益,它不同于国内民族、阶级等社会集团的特殊利益。国家利益既有阶级性的一面,又有民族性、全民性的一面。国家利益的两重性来源于国家职能的两重性。国家既具有阶级统治的职能,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又具有社会的职能,是协调社会利益的管理机关。作为阶级统治的工具,国家在本质上是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但作为协调社会利益的管理机关,它又代表全民族和全社会的利益。

      国家利益是客观与主观的统一。国家利益首先是一个客观存在,因为国家的主权、领土、人民和经济发展等都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国家的利益被损害能够被准确地感知到,但是就如一切客观存在都要被人所认知一样,国家利益如果具有政策意义的话,也必须通过国家决策机关和领袖人物的主观认知所确定。因此,不同的人在不同时间对国家利益的认定也不相同。这一方面有国家所处的国际环境发生变化的原因,同时也有不同的主观认知的原因。对国家利益确定的不同,最直观地显示在国家对外战略和政策的变化上,政策的变化就说明了国家利益的认定发生了变化。

      主权国家作为国际社会的基本行为主体,它的内在行为的根本动因就是国家利益。国家利益是国家制定外交战略、从事对外交往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首先,国家从事对外交往活动,其出发点和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维护、增进国家利益,因此,国际政治就是国家之间关于权力和利益的争夺,国际关系史上一切合作和战争都是不同国家利益相互争夺的结果;其次,国家利益是判定一国外交政策好坏、外交工作得失的重要尺度。正确合理的外交战略和外交政策、成功的外交活动往往是有益于国家利益的,否则就是对国家利益的损害;最后,国家利益是国际关系演变、发展的动因。国家间关系的调整、国际格局的变化都取决于国家间不同利益的分化和组合。利益驱动国际社会中的国家去寻找朋友,反对敌人,从而进行外交政策的调整,改变国际力量对比,推动国际关系的演变。因此,在国际政治和经济领域,国家利益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

      (三)国家实力

      国家实力,有时也称为国家力量、国家能力,与综合国力的概念相似。它是一个国家生存与发展所拥有的物质与精神力量的综合,以及运用这种实力影响国际关系变化的能力。

      1.国家实力的构成

      国家实力主要由两部分构成,即物质的、可见的、可计量的力量和精神的、不可见的、难以计量的力量。物质力量主要由以下要素构成:一是资源,包括领土面积、地理位置、人口数量和质量以及自然资源的占有程度,这是决定一个国家实力大小的最基本的自然条件;二是经济实力,包括一个国家的工业能力、国民生产总值、国民总收入、对外贸易总额和经济发展速度等,经济实力是国家综合国力的基础;三是科技能力,包括科技发展水平、科技队伍的数量和质量、科技设备、体制和科技投入等。科技能力在国家实力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四是军事力量,包括武装力量的数量和质量、武装设备、国防资产和国防工业等。精神力量,指的是社会制度、政府效能、国民意志、民族凝聚力、外交战略决策的水平。这两部分构成的国家力量是一个客观存在,但如经过相互作用和政府的良好组织,这两种力量就会产生出一种国际影响力。

      在国家实力中,经济与科技力量是基础,处于中心地位。经济是后盾,科技为第一生产力,是决定和制约其他力量发展的基础力量。其他力量的增长,不仅为经济与科技发展服务,而且只能以经济、科技的发展为前提。随着世界经济体系的发展,相互依赖的加深,经济与科技力量不仅是国家生存与发展的根本保证,而且成为国家实力的主要象征。

      从历史传统来看,军事力量在国家实力中的地位最为重要,它是决定国家生死存亡的决定性因素。冷战结束以后,国家之间的竞争转向了以经济和科技为核心的综合国力的竞争,军事力量的分量和影响似乎变小了,但是,“9·11”事件以后,美国全球战略的调整更加倾向于单边主义和武力干涉主义,军事力量特别是战略威慑力量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又明显升高了。但是军事力量不能离开经济与科技发展的基础,因为衡量今天各国实力的大小,不再仅以数量为依据,而由质量作标准,质量成为决定性的因素。而质量的提高只能来源于经济与科技水平。同时,军事实力的增长必须同经济与科技的发展相适应。过于膨胀军事,必然拖垮经济,前苏联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国家实力的构成中,包括民族凝聚力和国民意志以及国家政治制度和文化在内的精神力量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20世纪90年代以后,美国著名国际政治专家约瑟夫·奈提出了“软力量”的概念。他所谓的“软力量”主要包括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对别的国家的同化力、影响力,以及国际制度等。他认为美国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念对世界其他国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美国在当今的国际制度中占有优势主导地位,这些都是美国所具有的强大的软力量。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信息也成为国家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国家占有信息量的多少,直接影响到国家在经济、军事和科技方面的发展速度和水平,最终决定了国家实力的大小。

      2.国家实力的地位

      在国际关系中,国家实力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首先,国家实力的大小是确定国家利益、制定外交战略和政策的基本依据。国家实力不同首先决定了国家利益的不同。实力强大的国家,其利益范围就宽广,实力小的国家相对就非常狭窄。当今世界惟一的超级大国美国认为自己的国家利益遍及世界各个角落和纬度,包括国际海上和空中交通要道的安全畅通和各种国际规则的制定、修改,甚至包括别的国家的内部事务,美国都可以声称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并因此进行干预。而小国的国家利益范围只限于自己国土范围之内的事务。因此,不同的国家利益的确定也就决定不同的对外战略和外交政策。美国的世界战略就是建立美国一极独霸的世界秩序;中国的外交战略则是努力争取世界格局多极化发展以及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小的国家基本上没有世界或地区性的战略。这是国家实力所决定的。

      其次,国家实力是国家推行本国外交政策,影响国际局势和国际关系发展的基本手段。在国际社会中,国家为了维护和扩展自己的国家利益,总是会运用包括军事、政治、经济、外交技巧等在内的一切物质和精神手段来达到自己的战略目的。但是,一般而言,实力强大的国家拥有更强的参与国际事务的能力,其国际影响也会更大;而小国、弱国对国际关系的影响就很有限。人们常说:“弱国无外交”,就是这个道理,因为它没有多少手段对国际事务施加影响。

      最后,国家实力是衡量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中地位高低的尺度。在国际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的一定都是综合国力强大的国家,而国际格局就是由那些大国的相互关系所决定的,实力小的国家对国际格局则没有什么实质性影响。

      二、非主权国家行为体

      所谓非主权国家行为体,可以简单概括为:“那些主权国家之外的能够独立地参与国际事务的政治、经济实体。”非国家行为体的产生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国际会议和国际组织,但是它的大发展还是二战以后的事情,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各种国际组织大量涌现,并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越来越引人注目的功能和作用。非国家行为体的不断崛起及其功能作用的强化构成了当今国际社会的发展趋势之一。

      有关统计资料表明,国际组织的数量在1870年以前有11个,1900年以前有80多个,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有500多个,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全世界国际组织增至近5000多个,其中政府间的国际组织300多个,非政府间的国际组织4600多个。世界政党作为非国家行为体的一种形式,19世纪建立的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可以说是最早的世界政党组织。20世纪又产生了像第三国际、伯尔尼国际、维也纳国际、社会党国际、自由进步党国际、基督国教民主党国际、国际民主联盟、太平洋民主联盟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国际政党。跨国公司作为以经济职能为主的非国家行为体,是伴随着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过渡尤其是垄断资本的国际化而产生的。至1980年,全世界350家最大的跨国公司有25000个外国子公司,雇佣人数达2500万,总销售额达到26000亿美元。从总体来看,战后以来,非国家行为体的种类日益增多,数量急剧增加,其活动范围和领域也大大拓展,因此,其功能和地位也迅速上升。

      (一)非国家行为体的特征

      非国家行为体和国家行为体一样具备成为国际社会行为体的部分基本要素,即行为能力、职能作用、一定的组织形式和独立自主的决策权。但是和国家行为体相比,它还是具有自己明显的特征:

      首先,它们不具备主权属性,这是非国家行为体和国家行为体最基本的区别。根据国际法原则,所有的国家都是国际法的主体并享有国际法所规定的权利和义务,而对于非国家行为体,除了政府间组织和争取独立的民族被视为国际法主体外,其他非国家行为体如非政府间组织和跨国公司等,都不享有主权国家的权利和义务。

      其次,是行为的跨国性。多数非国家行为体的活动领域都是跨国的,往往不代表某个国家、政府、党派和社会集团的利益,往往都以特定的地区或整个国际社会作为其活动空间。像国际红十字会、绿色和平组织、环境保护运动,以及各种地区性国际组织等,它们都是以整个地区或国际社会为其活动范围的,根本不局限于任何国家疆界之内。

      再次,是参与国际事务的间接性。不容否认,多数非国家行为体尤其是国际组织在解决地区性问题和全球性问题上,对于抑制矛盾冲突,加强对话,协调立场方面发挥着其特定的整合作用。但是,非国家行为体基本上不拥有强制推行其对外政策而对国际事务施加其影响的能力,它们对国际事务的参与主要是通过主权国家政府及领导人以及特定的社会活动间接进行,其发挥作用的方式主要是会议、决议、社会舆论、游说等等。

      最后,非国家行为体具有一定程度的从属性特征。尽管非国家行为体具有相对独立性,有时甚至能发挥主权国家所难以产生的作用,但它毕竟不能与国家政权或政府的外交机构相提并论。有时有的非国家行为体尤其是政府间的国际组织甚至会受到某些主导国家的操纵而失去其独立性,并成为某些国家推行对外政策的工具。

      必须指出的是,尽管非国家行为体不具有主权属性,它们参与国际事务时也没有国家行为体更为直接有力,但是,随着全球化在广度和深度上不断向纵深发展,国际体系相互依存趋势不断加深,非国家行为体的数量不断增多,活动领域也日益广泛,它们对于国际社会的发展所产生的影响日益引人注目,特别受到关注的问题就是,非国家行为体的兴起,使国家主权面临着被侵蚀的危险,从而影响国家主权观念的重构。

      (二)非国家行为体的类型

      现在国际社会中存在形形色色的众多的非国家行为体,粗略地可以将它们划分为以下几类,即国际组织、跨国公司、跨国政党等。

      1.国际组织

      国际组织是两个以上的国家、政府或民间团体基于特定的目的,根据一致同意的条约或协议而设立的常设机构。由于国际组织名目繁多、宗旨各异、组织方式也各具特点,因此对其进行严格准确的分类是十分困难的。一般都是按照国际组织的构成把它们划分为政府间的国际组织和非政府间的国际组织两大类。

      首先是政府间的国际组织。政府间的国际组织即由若干主权国家的政府及其官方机构为达到一定的目标,通过一定的协议的形式而建立的常设性机构。政府间国际组织既有世界性的,如联合国,也有区域性的,如北约组织;既有以政治、经济、军事活动为主的一般性政治组织,如欧盟、东南亚国家联盟,也有以某种专业技术活动为主的专门性组织,如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政府间国际组织所具有的行为能力并非来源于自身,而是由成员国的国家主权派生的,同时它又具有相对独立性,不受某一国家权力的管辖,有独立参与国际事务的能力,直接承受国际社会的权利与义务,并享有主权国家在国际社会和外交场合所拥有的特权。政府间国际组织是一种既区别于国家,又与国家密切相关的特殊的行为主体。它是以国家集体为特征的国际关系行为主体,是非国家行为主体中最重要的角色。

      其次是非政府间的国际组织。它是由不同国家的民间团体、政党及个人所组成的跨国机构。它们所涉及的领域极为广泛,从政治、经济、科技到文化、教育和体育。从国际法的角度看,非政府间的国际组织不具备国际法主体的资格,但它们都在自己的范围内对国际事务发挥一定的作用,对国际政治经济生活施加一定的影响。一般说来,它是指非官方的、非盈利的、与政府部门和商业组织保持一定距离的专业组织,它们通常围绕特定的领域或问题结成团体,有自己的利益和主张,代表社会某些集团或阶层的愿望或要求。

      冷战后,非政府间的国际组织的活动范围及其影响迅速扩大,原因在于联合国的支持、鼓励和冷战后世界的“缩小和碎片化趋势”,尤其是后者。在这种情况下,各种超国家的、跨地区的、纵向横向的非政府组织显示出强劲的崛起势头,迅速填补了或力图填充民族国家式微后的某些真空。而从各国内部原因看,市场化的潮流使市民社会的发育成为难以阻挡的过程,它在令各国认同法人规则、产权规则和竞争规则的同时,给予个人、群体、利益群体自我表达的机会,使政府的调控及整合能力受到这样那样的挑战,这也给非政府组织提供了发挥作用的机会和空间。

      2.跨国公司

      跨国公司在西方也曾被称为多国公司、环球公司、国际公司、宇宙公司等等,是指那些通过对外直接投资,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设立分支机构或控制子公司,为获取高额垄断利润而形成的一种国际垄断组织。跨国公司作为一种超国家的经济实体,是资本主义走向垄断阶段的产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生产和资本的国际化、世界经济的全球化以及科技革命的不断发展,跨国公司取得了迅速的发展,其数量急剧增加、规模不断扩大、投资额惊人增长、分支机构遍布全球。随着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的相互渗透、相互影响,跨国公司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作用也在不断加强。根据联合国贸易发展会议2002年公布的数字,名列世界前100名的经济实体中(包括国家和公司),其中跨国公司占了29个席位。那些最大的跨国公司如埃克森石油公司、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等,它们的经济实力已经超过了许多中等国家如巴基斯坦、秘鲁、越南等。

      由于跨国公司拥有巨大的经济实力,其跨国性经营活动具有较强的行为能力。跨国公司以其巨大的经济实力和多边跨国经营活动,促进了生产和资本国际化的不断发展,构成了推动国际分工和国际贸易向纵深发展的深刻动力,从而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全球化的支撑性力量之一。但是,由于跨国公司是一种活动于母国与东道国关系中且具有强大经济实力的经济实体,经济利益的驱动必将促使跨国公司以种种行为方式影响或左右母国和东道国的经济、政治与社会发展,这也势必要影响与跨国公司相关的各国的外交政策及其国家间关系。

      另外,由于跨国公司在国家以外的活动不受母国法律的约束,而在东道国的活动又因为东道国为吸引外资而制定的种种特殊的优惠政策,并在特定的领域内不受东道国政府的直接控制。因此,跨国公司具有某种超越于国家和法律之上的特殊地位,具有相对独立的行为能力。许多跨国公司机构庞大且遍布世界各地,个别跨国公司甚至在特定区域内拥有准武装力量和暴力机关。这样的跨国公司实际上已经控制了特定的地理区域和人口,拥有跨国界的权力而不对任何国家负责,形成了一种超越国家之上的相对独立的特殊力量,从而直接参与国际事务,对国际政治的发展起着特殊的制约和影响作用。

      3.世界政党或跨国政党

      世界政党既区别于政府间国际组织,又区别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首先它是一种政党间的国际联合,具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其次,它虽然不是政府间的国际联合,但却具有一定的官方色彩,其中的一些执政党对其国家的对外政策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因而也不完全是一种非政府间的民间组织,往往在国际政治中发挥着超越于其他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作用。

      世界政党是由多个国家的政党组织依据共同的政治信仰、政治纲领和思想宗旨,为维护共同的利益和实现特定的目标而组成的国际政党联合体。它是随着现代政党政治的产生和成熟而活跃于国际政治舞台的。战后几十年来,其数量迅速增加,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发挥着日趋活跃的作用。跨国政党的发展已构成国际政治跨国发展和国际化的重要内容之一。

      19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产生和无产阶级政党国际组织的建立,开辟了建立世界政党的先河。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的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构成了现代世界政党的先驱。一战后,世界政党的发展突破国际共运领域而进入多元化发展时期。从第二国际分裂出的伯尔尼国际、维也纳国际以及二者合并后的社会主义工人国际与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并存于国际舞台。二战以后,世界政党的多元化趋势进一步加强,不仅战前传统的世界政党不断恢复和发展,而且许多新的世界政党不断涌现。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世界政党的发展又发生了新的变化:第一,世界政党本身产生了新的变化。一方面在原有的世界政党内部,又依据不同的地域及其面临问题的不同而发展成新的地区性政党组织;另一方面一些原来属于地区性的世界政党,开始通过寻求合作而力图在全球范围内与其他地区具有共同特点的政党建立更密切的联系。第二,世界政党对国际社会的影响也出现了新的变化。一方面世界政党在继续利用传统方式对国际政治施加影响外,又开始尝试用一些新的、更直接的行为方式,影响国际政治的发展进而参与重大的国际事务;另一方面世界政党对部分国家的政治采取了更为主动的态度,甚至介入其中,从而深刻影响了这些国家的政治发展进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