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绍本是韩馥手下,他是如何实现反客为主的呢?

  • 发布时间:2020-07-15 09:20 浏览:加载中
  • 东汉末年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时,韩馥是冀州牧,袁绍是渤海太守。袁绍与王匡驻军河内,韩馥留守邺城,为袁绍供应军粮。也就是说,袁绍当时的名气虽然比韩馥大,但就势力范围和官职而言,袁绍实际上是隶属于韩馥的。或者说,袁绍是客;韩馥是主。

    那么,袁绍后来是如何反客为主,从韩馥手中夺走冀州,实现蛇吞象的呢?

    1、袁绍与韩馥的矛盾

    话还是要从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说起。

    十八路诸侯组成盟军,讨伐董卓,当然不能群龙无首,没有盟主。而袁绍祖上“四世三公”,名气也高,于是大家就共同推举袁绍为盟主。我们前面提到,袁绍当时其实是隶属于韩馥的,如今袁绍却成了盟主,反而爬到了韩馥的头上。所以,韩馥当时的心情就像吃了苍蝇一样,心中很不是滋味,便减少了对袁绍的军粮供应。韩馥与袁绍之间出现了隔阂,产生了矛盾后,韩馥的部下将麴义叛变,韩馥进行讨伐,反被麴义大败,实力受到削弱。袁绍于是便乘此机会与麴义相互联合,有了谋取冀州,把韩馥赶走的心思。

    2、逢纪夺取冀州的连环计

    与此同时,袁绍门客的逢纪也建议袁绍夺取冀州。他对袁绍说:“将军倡导大事,却要依靠别人供应粮草,如果不能占据一个州作为根据地,就不能保全自己。”当时,韩馥的兵力虽然受到一定削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袁绍的部下长年出征在外,又饥又乏,如今假如断然与韩馥撕破脸,又无法成功从韩馥手中夺取冀州,那么袁绍接下来就可能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所以,袁绍听了逢纪的话,仍然有些犹豫。

    逢纪于是献计说:“韩馥是一个庸才,您可秘密联络公孙瓒,让他攻打冀州。韩馥必然惊慌恐惧,我们便乘机派遣有口才的使节去为他分析祸福,韩馥迫于眼前的危机,必然肯把冀州出让给您。”逢纪这个计策,是一套连环计,组合拳:首先,“引虎驱狼”,让公孙瓒攻打韩馥,搞乱局势;接着,派说客去游说韩馥让冀州,这是“混水摸鱼”;而袁绍不废一兵一卒得到冀州,就是“反客为主”了。

    只要耍耍嘴皮子,动动手指头,不动一兵一卒就能反客为主,得到冀州,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无本买卖,袁绍当然愿意干,马上写信给公孙瓒。公孙瓒率军到冀州,表面上声称去讨伐董卓,而暗地里却密谋袭击韩馥。韩馥毫无防备,仓促间与公孙瓒交战,失败在所难免。

    3、荀谌游说韩馥让冀州

    袁绍于是率军返回延津,收买韩馥的亲信辛评、荀谌、郭图等人,让他们去游说韩馥说:“公孙瓒统率燕、代两地的军队乘胜南下,各郡纷纷响应,军锋锐不可当。袁绍又率军向东移动,意图不明,我们都替将军您担心。”

    辛评、荀谌、郭图等人的话,实际上是给韩馥上眼药,迷惑韩馥对局势的判断,以便于把形势搞得更混一点。

    韩馥果然中计,心中恐慌,问他们该怎么办。

    荀谌于是向韩馥提了三个问题:其一、在宽厚仁义,能被天下豪杰所归附,你比得上袁绍吗?其二、处事临危不乱,遇事果断,智勇过人,你比得上袁绍吗?其三、数世祖上广布恩德,惠及天下人,你比得上袁绍吗?

    韩馥用脚指头想了想,长叹一声曰:“不如也。”荀谌趁机指出:

    第一,袁绍是这一时代的人中豪杰,韩馥在以上三方面都不如他的情况下,却又长期位居袁绍之上,袁绍必然不会甘心屈居于韩馥之下。

    第二,冀州是天下物产丰富的重要地区,袁绍要是与公孙瓒合力夺取冀州,韩馥立刻就会陷入危亡的困境。

    第三,袁绍与韩馥是旧交,又曾结盟共讨董卓,仁义不在情义在,把冀州让给袁绍总比被公孙瓒夺去强。

    荀谌因此对韩馥建议道:“当今之计,若举冀州以让袁氏,彼必厚德将军,瓒亦不能与之争矣。是将军有让贤之名,而身安于泰山也。”

    韩馥此人不仅缺乏谋略,而且还性情怯懦,于是就同意了荀谌他们的计策。

    4、韩馥死心塌地让冀州

    韩馥的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得到消息,赶紧劝阻韩馥,冀州地区可以集结起百万大军,所存粮食够吃十年。袁绍只是一支势单力孤且缺乏给养的客军,仰仗我们的鼻息,就好像怀抱中的婴儿,不给他奶吃,立刻就会饿死,为什么要把冀州交给他呢!

    韩馥说:“我本来就是袁家的老部下,才干也不如袁绍,自知能力不足而让贤,是古人所称赞的行为,你们为什么偏要反对呢?”

    除此之外,韩馥的从事赵浮、程涣当时率领一万名弓弩手正驻守在孟泽,他们听说韩馥准备把冀州让给袁绍,也率军火速赶回冀州,劝谏韩馥说:

    袁绍军中缺乏粮食,已经人心离散,虽然最近有张杨、於扶罗等归附,但这些人都不会为他效力,不足为虑。我们这几个小从事,愿意率领现有的部队去攻打他,不用十天,袁军必然土崩瓦解。将军您只管打开房门,放心睡觉,既不用忧虑,也不必害怕!

    但韩馥还是不采纳他们的劝谏,而是“毅然决然”地离开冀州牧官位,从官府中迁出,暂时居住在中常侍赵忠的旧居里,然后派儿子把冀州牧印绶送给袁绍,让出冀州。

    袁绍来到邺城,处死之前曾反对韩馥把冀州让给自己的耿武、闵纯等人,又把许攸、逢纪、荀谌等有功之人提升为自己的主要谋士,任命沮授为奋武将军,田丰为别驾,审配为治中,正式接管冀州,成为冀州牧。

    5、韩馥末路,躲到厕所里自杀

    袁绍成为冀州牧,又假惺惺地以皇帝的名义任命韩馥为奋威将军,但既没有兵,也没有官属。

    朱汉原本是韩馥的部下,不受韩馥待见,此时朱汉便想借机讨好袁绍,擅自发兵包围韩馥的住宅,并拔刀破门而入。韩馥躲到楼上,逃过一劫,他的长子却被捉到,两只脚都被朱汉打断。

    袁绍知道后,立即逮捕朱汉,将他处死,但韩馥仍然忧虑惊恐,请求袁绍让他离去。

    袁绍同意,韩馥于是就去投奔陈留郡太守张邈。

    后来,袁绍派使者去见张邈,商议机密,使者在张邈耳边悄声细语。韩馥当时在座,以为他们是在算计自己。他犹豫片刻,起身走进厕所,用刮削简牍的刻字刀自杀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