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璋:困守益州

  • 发布时间:2015-09-28 22:19 浏览:加载中
  •   刘璋集团,是刘焉集团的延续和发展。自献帝兴平元年(公元194年)益州牧刘焉病逝后,其子刘璋便继任了州牧一职,并接掌了刘焉所缔造的益州割据势 力。该集团自献帝兴平元年(公元194年)至献帝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期间,盘踞益州地区长达20年。对于汉末益州的发展发挥了一定的历史作用,也 为之后蜀汉政权的建立提供了一个较为稳定的环境。

      上任伊始

      刘璋集团的形成,源于刘焉死后刘璋的继位。虽然之前刘焉在益州已经统治了六年,但并没有给刘璋带来一个稳定的内部环境。因此刘璋继位伊始,面临了来自内外两方面的挑战,形势非常严峻。

       首先是来自外部的强大压力。《三国志·刘二牧传》注引《汉献帝春秋》中说:“汉朝闻益州乱,遣五官中郎将牛亶为益州刺史;征璋为卿,不至。”而在《英雄 记》中则是说:“焉死,子璋代为刺史。会长安拜颍川扈瑁为刺史,入汉中。荆州别驾刘阖,璋将沈弥、娄发、甘宁反,击璋不胜,走入荆州。璋使赵韪进攻荆州, 屯朐忍。”综合这两个记载可以得出一个判断:由于在献帝兴平元年(公元194年)刘焉曾经联合凉州的韩遂、马腾集团对当时控制东汉中央政权的李傕、郭汜集 团进行对抗,并企图进攻长安,诛杀李傕、郭汜,以获得对中央政府的控制权,因此,李傕、郭汜集团与刘焉集团并不是战略盟友,而是互为对手。在刘焉死后,李 傕、郭汜集团便立刻向益州派遣刺史,企图夺取对益州的控制权。为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便联合了此时荆州的刘表集团和益州内部反对刘焉统治的部分本地势力,欲 乘着刘璋立足未稳,发动突然袭击。在这种严峻的局势面前,支持刘璋继位的势力奋起反击。刘璋利用的,是其父刘焉所遗留下来的主要力量——以赵韪为首的外来 益州势力,终于打败了来自外界的挑战。最后远在长安的李傕、郭汜也只能承认了刘璋的政治地位。《后汉书·刘焉传》中说:“诏书因以璋为监军使者,领益州 牧。”

      其次是益州内部的各种政治势力的挑战。在打败了凉州李傕、郭汜集团对益州的袭扰之后,刘璋没有过上几年安稳日子。献帝建安五年 (公元200年),来自益州本地的一场大规模的叛乱又爆发了。而这次叛乱的主要起因,是原本刘焉维持益州统治的主要力量——以赵韪为首的外来益州势力与另 一外来的东州势力发生的严重矛盾。《后汉书·刘焉传》记载:初,南阳、三辅民数万户流入益州,焉悉收以为众,名曰“东州兵”。璋性柔宽无威略,东州入侵暴 为民患,不能禁制,旧士颇有离怨。赵韪之在巴中,甚得众心,璋委之以权。韪因人情不辑,乃阴结州中大姓。建安五年,还共击璋,蜀郡、广汉、犍为皆反应。东 州人畏见诛灭,乃同心并力,为璋死战,遂破反者,进攻韪于江州,斩之。

      刘璋依靠父亲留下的“东州兵”这支同为外来势力的武装力量,得以平息了这场内讧。从而缓和了益州的内部矛盾,基本稳定了益州内部形势。不过这种表面上的稳定,其实是暗藏危机的。

      治理益州

       诸葛亮在隆中对曾经说过:“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刘璋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他的这番言 论,虽然饱含贬义,但是却从客观上表明:刘璋对益州的治理还是比较成功的,就连诸葛亮也不得不承认在刘璋统治下的益州“民殷国富”。

      综合各种历史记载,客观地说,刘璋对于益州的治理是多方面的,还是有值得称赞的地方。

       首先,刘璋初步平衡了益州各种政治力量的关系,保持了益州内部的基本稳定。笔者在论及刘焉的时候曾经提到,刘焉统治益州,主要依靠了三种政治力量:第一 是以赵韪为首的外来益州势力,前引《后汉书·刘焉传》中“赵韪之在巴中,甚得众心……乃阴结州中大姓这股力量”,就证明了赵韪在益州的地位和政治影响。不 过这股力量在献帝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发动的叛乱中被东州兵大败,实力大损,失去了对益州政局的影响力;第二种是益州本地势力。这股力量的主要代表是 广汉人王商,王商是东汉中叶名臣、巴郡太守王堂的曾孙,同益州很多大族有联姻关系,为汉末益州大族的主要代表人物。《华阳国志·刘公孙述刘二牧志》中说: “州帐下司马赵韪、治中从事王商等贪璋温仁,共表代父。”这也证明了王商在益州政坛的影响力,在赵韪势力失败之后,王商所代表的本地势力在益州日益发展壮 大。据《华阳国志》中的记载,王商先后向刘璋推荐了孟彪、陈实、龚扬、赵敏、王澹、盛先、黎景等人,都是益州大族;除此之外就是刘璋在平定赵韪叛乱时所仰 仗的主要军事力量——东州士了。前引《后汉书·刘焉传》中他们的青壮被改编成了东州兵,同时他们还逐渐形成了一股政治势力。《华阳国志·刘公孙述刘二牧 志》中说:“时南阳、三辅民数万家,避地入蜀,焉恣饶之,引为党与,号东州士。”这就说明早在刘焉时期,东州士已经成型,到刘璋时期由于刘璋的支持而开始 壮大起来。《华阳国志·蜀志》中说:“四曰涉头津,刘璋时,召东州民居此,改曰东州头。”而在东州势力与赵韪势力发生冲突的时候,刘璋选择的是东州士。这 些也足以说明东州士在刘璋心目中的重要性。因此,在益州政局稳定后,如何处理益州本地势力和东州士之间的关系,是刘璋最需要解决的难题。从刘璋控制益州到 刘备入川之前的情况看,益州基本保持了十余年的政局稳定,在这段时期也没有出现政局动荡的情况,说明了他在处理二者关系的问题上还是比较成功的。

       其次,刘璋广纳流民,努力发展益州的经济。汉末战火纷飞,百姓流离失所,而益州地区则保持了难得的稳定,因此大量流民纷纷进入益州地区,为益州提供了丰 富的劳动力资源。因此益州才会出现诸葛亮隆中对中所说的“(益州)民殷国富”,说明在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益州就以经济发达而蜚声中土;另外, 《三国志·许靖传》注引《益州耆旧传》中说:“今之益部,士美民丰,宝物所出”;《三国志·董和传》中也说:“蜀土富实,时俗奢侈,货殖之家,侯服玉食, 婚姻葬送,倾家竭产。”而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当属刘备入川之前庞统对益州经济情况的分析,见于《三国志·庞统传》注引《九州春秋》。庞统说:“今益州国 富民强,户口百万,四部兵马,所出必具,宝货无求于外,今可权借以定大事。”说明经过刘璋在益州十余年的经营,经济形势是非常良好的。刘备益州之战结束的 时候,刘备“赐诸葛亮、法正、飞及关羽金各五百斤,银千斤,钱五千万,锦千匹,其余颁赐各有差”,说明益州的经济发展程度。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