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济叔侄:流窜中土

  • 发布时间:2015-09-28 22:17 浏览:加载中
  •   张济、张绣集团,源于董卓的凉州集团。在董卓死后不久便与李傕、郭汜等人合流,后来中途脱离,成为一支独立的地方割据势力。这支军事力量的存在,对于 发展中的曹操集团曾经造成重大威胁,曹操在与这支军事集团作战之中,也有过惨重的教训。而这个集团最后的结局也颇为独特。

      董卓余孽

       张济、张绣集团的两位首脑人物之间的关系,在《三国志·张绣传》中说得比较清晰:“张绣……骠骑将军济族子也”。所谓族子,即为同族兄弟辈中某人的儿 子,因此,二张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叔侄。至于这个家族的出身,在史料中没有记载,只知道在东汉末年,张济就已经是武威祖厉县的一名县吏了。

       张济成名,大约是在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三国志·张绣传》中说:“边章、韩遂为乱凉州,金城曲胜袭杀祖厉长刘隽。绣为县吏,间伺杀胜,郡内 义之。遂招合少年,为邑中豪杰。”之后,张济便加入了以董卓为首的政府军来对抗边章、韩遂的叛军。之后更成为董卓女婿牛辅手下的一名校尉。关东联军讨董之 时,张济受命参战。《后汉书·董卓传》中说:“(董卓)使(牛辅)以兵屯陕。辅分遣其校尉李傕、郭汜、张济将步骑数万,击破河南尹朱俊于中牟。因掠陈留、 颍川诸县,杀略男女,所过无复遗类。”此时的张济与李、郭二人一样,同属牛辅管辖,还只是董卓集团的一名普通将领。

      董卓死后,董卓的 女婿牛辅又被胡赤儿杀死,其残余势力群龙无首。此时的张济同李傕、郭汜等尚在陈留、颍川。听说王允、吕布掌权的东汉朝廷准备诛杀董卓手下的凉州官兵,仓皇 之下,三人打算遣散手下兵士,逃回凉州避祸。在贾诩的策划之下,张济和李傕、郭汜一起率兵进攻长安,经过十余天的战斗便取得胜利。此役,凉州军队的凶残暴 露无遗。《三国志·董卓传》中说:“傕等放兵略长安老少,杀之悉尽,死者狼籍。”之后,东汉政权便落到了李傕、郭汜的掌握之中。张济被任命为骠骑将军、平 阳侯。张绣跟随张济作战有功,也被升至建忠将军,封宣威侯,屯兵弘农。至此,张济、张绣集团初步成型。是时为献帝初平三年(公元192年)。

      长安混战

       张济再次走进长安,是在李傕、郭汜反目之际。献帝兴平二年(公元195年),李傕、郭汜之间的权利斗争日益激烈,并最终演变成一场武装冲突。双方都把献 帝及其公卿大臣作为争夺的目标。李傕抢到了献帝,而郭汜则是劫持了公卿大臣。为此,双方激战数月,死者万人。《晋书·食货志》中说:“及卓诛死,李傕、郭 汜自相攻伐,于长安城中以为战地。是时谷一斛五十万,豆麦二十万,人相食啖,白骨盈积,残骸余肉,臭秽道路。”眼看同为凉州集团的李傕、郭汜内讧,长安一 片狼藉,汉献帝想起了远在弘农的张济,便召张济前来长安。《后汉纪》中说:“前者受命,来和傕、汜”,说明张济的和解是奉命而为的。作为献帝来说,化解当 前危局,保证自身安全是第一要务。而《后汉书·董卓传》中说得很明确:“张济自陕来和解二人,仍欲迁帝权幸弘农。”张济前来的目的却并不是完全来做和事老 的,他是来分一杯羹的。张济在弘农等了三年,也许就是在等这样的一个机会。从后来张济与李傕、郭汜的数次分歧及之后的反复来看,此时的张济虽然并不像李 傕、郭汜一样打算把持汉末朝廷,但通过缓解局面并为自己捞点好处却是不争的事实。

      张济的出面,对当时紧张局面还确实起到了一个缓解的 作用。李傕、郭汜二人和好了。张济的目的也达到了。袁宏《后汉纪》载:“汜、傕许和,质其爱子。”而张济则是“为骠骑将军,封平阳侯,假节,开府如三 公”。在对待汉献帝的问题上,张济表现得也比李傕、郭汜要强多了,不但是沿途“从者皆饥,张济赋给各有差”,而且在郭汜想改变献帝路线转去高陵之时,张济 还与其他大臣一起反对,认为应该按照原计划去弘农。

      张济的这些举动,看上去让献帝很感动。汉献帝曾经称赞张济“有拔车驾之功”。其实,献帝此举想法很明确:分化凉州集团,以达到最后回到旧都洛阳的目的。因此,这也就注定了汉献帝与李傕、郭汜、张济等凉州军阀的最后决裂。

       果然,在汉献帝到达弘农之后,张济与杨奉、董承发生冲突,他又一次与李傕、郭汜言归于好,共同追赶汉献帝,唯恐其脱离自己集团的控制之中。双方又在弘农 东涧爆发激战。在战斗中,“济等抄掠乘舆物及秘书典籍,公卿已下、妇女死者不可胜数”。不久,双方又在曹阳再次发生战斗。《后汉纪》载:“行幸曹阳。傕、 汜、济并力来追。董卓、杨奉间使至河东,招故白波帅李乐、韩暹、胡才及匈奴右贤王去卑牵其众来,与傕等战,大破之,斩首数千级。”

      经 过两次激战,双方均损失惨重。这时候,汉献帝又企图通过联络张济来分化凉州集团。他派侍中史恃、太仆韩融前往张济军营,又把张济给盛赞了一番:朕惟宗庙之 重,社稷之灵,乃心东都,日夜以冀。洛阳丘墟,靡所庇荫,欲幸弘农,以渐还旧。诸军不止其竞,遂成祸乱,今不为〔定〕(足),民在涂炭。济宿有忠亮,乃心 王室,前者受命,来和傕、汜,元功既建,岂不惜乎?济其廪给百官,遂究前勋。昔晋文公为践土之会,垂勋周室,可不勉哉!

      不过,汉献帝的用心显然没有被张济所接受。接下来双方又经历了一场大战。汉献帝几乎丧命。而张济、李傕、郭汜等人也没有达到再次控制汉献帝的目的,只能眼睁睁看着汉献帝往旧都洛阳方向扬长而去。

       数年的战争,给长安和三辅地区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后汉书·董卓传》中说:“初,帝入关,三辅户口尚数十万,自傕、汜相攻,天子东归后,长安城空四十余 日,强者四散,蠃者相食,二三年间,关中无复人迹。”如此惨状不但令关中地区人民饱受煎熬,就连张济自己也因为缺粮而不得不放弃已经经营数年的弘农地区, 转而向富庶的荆州方向发展。不料,张济在进攻穰城之时中流矢而死。这样,这支几乎已经沦落为流寇的军事力量便正式落入了张绣的手中,并逐渐演变成为一支地 方割据势力。是时为献帝建安元年(公元196年)。

      依附刘表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