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谦:忧困徐州

  • 发布时间:2015-09-28 22:17 浏览:加载中
  •   陶谦,原本是汉末诸侯纷争中的一个失败者,似乎也应该成为被后世很快遗忘的类型。可偏偏他又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他能“出名”,并不是有多大的本 领,而是被文艺、戏剧作品中的戏说造成的。“让徐州”使陶谦成为了一个正面的人物,因为他出让徐州的对象是刘备。实际上,所谓的“让徐州”在真正的历史记 载中也是充满了悬疑的。历史上真正的陶谦,远不像文艺作品中那么的形象崇高,和其他割据的诸侯一样,他一生也是复杂而多变的。

      文武兼修

      陶谦(132—194年),东汉末丹阳人,字恭祖。陶谦的家族背景非常一般,既不像袁绍、袁术那样有实力雄厚的家族作为后盾,也不像曹操那样有宦官的祖父做靠山,陶谦的父亲只做过余姚县长之类的小官,而且早年病故,因此,陶谦的发迹完全要靠个人的奋斗。

       陶谦仕途的开端,得益于原苍梧太守甘公的提携。这位甘太守不仅认为陶谦“有奇表,长必大成”,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陶谦。这位恩公的出现,使得陶谦的境 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吴书》说他少年就被推举为孝廉,大抵与这个甘公不无关系。不久,陶谦被任命为尚书郎,后来又先后被派到舒县、卢州担任县令。之后陶 谦又分别担任过幽州刺史、议郎、参车骑将军张温军事、扬武校尉等职务,最后于灵帝中平五年(公元188年)成为了徐州刺史,算得上文武兼修了。

       陶谦的地方治理能力是非常不错的。东吴名臣张昭就曾经称赞他“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吴书》中亦云:“谦在官清白,无以纠举。” 陶谦担任徐州牧之后,其出色的地方治理能力得到了充分展现。当时整个中原地区“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徐州也不例外。据《先贤行状》中记载:徐州当时 是“世荒民饥”。针对这一情况,陶谦“表(陈)登为典农校尉,乃巡土田之宜,尽凿溉之利,粳稻丰积”。陶谦在徐州的数年治理,效果是显著的。《三国志·陶 谦传》中说:“是时,徐州百姓殷盛,谷米封赡,流民多归之。”

      除了有效治理徐州之外,陶谦还有一个特点:善于发现和利用人才资源。除 了对待年轻的陈登,陶谦对于当时居住在徐州的士人也是多加任用和提拔的。后来历任曹魏御史大夫、司空的王朗就在陶谦手下做过会稽太守。王朗在历史上以才华 横溢、知识渊博、经常不顾情面上书直谏著称,这样的人才对陶谦的帮助自然不小;徐州豪族糜竺也被陶谦“辟为别驾从事”。

      不过,陶谦在 徐州的治理后来也出现了一定的问题。这主要是由于陶谦用人不当造成的。《三国志·陶谦传》:“谦背道任情:广陵太守琊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 宏等,谗慝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而《后汉书·陶谦传》中也说:“谦信用非所,刑政不理,别驾从事赵昱,知名士也,而以 忠直见疏,出为广陵太守。曹宏等谗慝小人,谦甚亲任之,良善多被其害。由斯渐乱。”

      陶谦除了早期在地方治理上的出色成绩外,在军事方 面也具备一定的能力。《三国志·陶谦传》注引《吴书》中说:“会西羌寇边,皇甫嵩为征西将军,表请武将。召拜谦扬武都尉,与嵩征羌,大破之。后边章、韩遂 为乱,司空张温衔命征讨;又请谦为参军事。”《后汉书·陶谦传》亦云:“(陶谦)四迁为车骑将军张温司马,西讨边章。”这说明早在中平年间,陶谦就以出色 的军事才能为张温所赏识。或许也正因为如此,陶谦才会被派到徐州,应付在那里爆发的黄巾之乱。而陶谦在对付黄巾军的战斗中,表现比较出色。《后汉书·陶谦 传》中说:“会徐州黄巾起,以谦为徐州刺史,击黄巾,大破走之,境内晏然。”

      陶谦能够在毫无家族背景的情况下做到徐州刺史的位子,成为汉末政坛中的地方大员,这说明他具有一定的能力和实力。如果是在太平时期,这样的人才或许能成为一代能臣。但是在汉末纷乱复杂的社会环境下,处于四战之地的徐州刺史陶谦,很快就成为诸侯纷争的牺牲品。

      诸侯纷争

       凉州军阀董卓专权之后,各路诸侯纷纷组织联军进行讨伐。而身为徐州刺史的陶谦并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列。其中的原因,史料中没有记载。但是他和董卓曾经同在 凉州对付过韩遂,很可能双方此时就已经认识并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因此,作为并无背景的陶谦来说,静观其变或许是个最好的办法。关东联军在经过一年多有始无 终的战争之后,终于以内讧而告终。此时中原乱象已呈,各大割据势力为了自身的利益开始进行混战。身处四战之地的徐州当然也不例外。当时的割据势力形成了两 个联盟,一个是以袁绍、刘表为首,另一个则是以袁术、公孙瓒为首。此时的陶谦选择了与后者结盟。为什么陶谦会选择袁术、公孙瓒呢?大致有两个原因:首先是 陶谦与袁术同盟的主要成员关系比较密切。陶谦在担任幽州刺史时,很可能与公孙瓒为了对抗北方少数民族而与其并肩作战过,关系比较好;而袁术的部下孙坚又曾 经帮助过陶谦共同征讨过徐州的黄巾。

      其次,袁绍同盟的干将曹操此时正在兖州和青州地区努力发展自己的势力,这样一来势必给陶谦的徐州带来巨大的压力。

      第三,此时的袁绍集团虽然已经开始崛起,但与袁术集团相比,实力还是略显弱小。加入袁术集团对自身的生存与发展比较有利。

       出于以上三个方面的考虑,陶谦很快采取了具体的军事部署以配合袁术集团的行动。《三国志·武帝纪》载:“袁术与绍有隙,术求救于公孙瓒,瓒使刘备屯高 唐,单经屯平原,陶谦屯发干,以逼绍。太祖与绍会击,皆破之”。这场战斗是在属于曹操势力的兖州东郡发干地区发生的,时间是在献帝初平三年(192年)。 战斗的结果是以陶谦的失败而宣告结束。紧接着发生的就是献帝初平四年(193年)的徐州之战。起因是曹操的父亲曹嵩死在经过徐州、去往兖州途中,曹操迁怒 于陶谦,发起屠城之战。关于曹嵩之死,史书上的记载不尽相同,主要有这么几种记载:一是《三国志·武帝纪》:“兴平元年春,太祖自徐州还,初,太祖父嵩, 去官后还谯,董卓之乱,避难琅邪,为陶谦所害,故太祖志在复雠东伐。”二是《后汉书·应劭传》:“兴平元年,前太尉曹嵩及子德从琅邪入太山,劭遣兵迎之, 未到,而徐州牧陶谦素怨嵩子操数击之,乃使轻骑追嵩、德,并杀之于郡界。劭畏操诛,弃郡奔冀州牧袁绍。”三是《世语》记载:“嵩在泰山华县。太祖令泰山太 守应劭送家诣兖州,劭兵未至,陶谦密遣数千骑掩捕。嵩家以为劭迎,不设备。谦兵至,杀太祖弟德于门中。嵩逃于厕,与妾俱被害,阖门皆死。劭惧,弃官赴袁 绍。”四是《吴书》:“太祖迎嵩,辎重百余两。陶谦遣都尉张闿将骑二百卫送,闿于泰山华、费间杀嵩,取财物,因奔淮南。太祖归咎于陶谦,故伐之。”五是 《后汉书·陶谦传》:“初,曹操父嵩避难琅邪,时谦别将守阴平,士卒利嵩财宝,遂袭杀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