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武朝大明皇家的龙子龙孙们——朱元璋眼中的“祖国未来的脊梁”

  • 发布时间:2017-08-06 23:35 浏览:加载中

  •   ◎精心培养的皇太子朱标突然没了——朱元璋成了“朱白劳”、明东陵

      在朱元璋的26个儿子中,朱标是长子,正史所载为马皇后所生,但明史专家吴晗先生说,朱标与朱樉、朱都是由李淑妃生的。(吴晗:《明成祖生母考》,《清华学报》第10卷第3期)

      但笔者认为,这种说法不太可靠,要是朱标是由嫔妃也就是我们民间所说的小老婆生的,那他为什么就早早地被立为世子、皇太子?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37岁的朱元璋在正月丙寅日称吴王,当即立朱标为世子;洪武元年正月朱元璋在南京开国,“立妃马氏为皇后,世子标为皇太子”。洪武年间朱元璋一再强调嫡庶等级秩序,他曾下“诏更定皇太子亲王等封爵册宝之制……皇太子嫡长子为皇太孙,次嫡子并庶子年十岁皆封郡王……凡王世子必以嫡长,如或以庶夺嫡,轻则降为庶人,重则流窜远方;若王年三十正妃未有嫡子,其庶子止为郡王,待王与正妃年五十,无嫡子,始立庶长子为王世子……如或有犯,宗人府取问明白,具实闻奏,轻则量罪降等,重则黜为庶人,但明赏罚不加刑责,著为令”。

      按照这样的诏令来看,一般要等到50岁时,不见正妻有嫡子产出,才可立庶子为继。而朱元璋立朱标为世子、皇太子时,无论他自己还是马皇后都没有50岁啊(有人说马皇后压根儿就没生过孩子,有部分南京地方史学研究者就这么认为的)!那会不会朱元璋见马皇后老不产出嫡子来,就来个“无嫡立庶长”呢?就如有些人说的,立个李淑妃生的长子朱标?不可能!朱元璋是开国之君,他最讲究自己的表率,多次强调“况创业垂统之君,为子孙之所承式,尤不可以不谨”!

      因此说,有人认为朱标等非马皇后之子而由李淑妃所生,于史于理都讲不通。相反,倒是我们看到朱元璋对朱标寄托着无限的希望。洪武元年(1368)在南京明皇宫设立大本堂,“取古今图书充其中,延四方名儒教太子、诸王,分番夜直(通‘值’),选才俊之士充伴读”,倾注心血对其进行培养。洪武六年九月,朱标刚满20岁,朱元璋即“命诸司今后常事启皇太子,重事乃许奏闻”,即让朱标熟悉大明帝国政务。洪武十年六月,朱标24岁也就是后来他儿子朱允炆当政的年龄,朱元璋“命群臣自今大小政事皆先启皇太子处分,然后奏闻”,即等于叫朱标当实习天子了。且还当面教谕他:“自古以来,惟创业之君,历涉勤劳,达于人情,周于物理,故处事之际鲜有过当。守成之君,生长富贵,若非平昔练达,临政少有不谬者。故吾特命尔日临群臣,听断诸司启事,以练习国政。惟仁则不失于躁暴,惟明则不惑于邪佞,惟勤则不溺于安逸,惟断则不牵于文法。凡此皆以一心为之权度。”

      由此可见朱元璋一心想要做的就是将自己一手开创的大明江山安全平稳地交给朱标,并使其传之万代。可令朱元璋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在洪武二十五年(1392)四月丙子日,太子朱标先他走了,这样一来,昔日所有对接班人的准备和努力顷刻之间化为乌有。当了20多年“朱白劳”的朱元璋后来病倒了,“几将去世”。

      朱标死后,朱元璋下令将其葬在明孝陵的东边,人称其为明东陵。

      ◎人生三大不幸全给他赶上继续沿用嫡长子继承制,立朱允炆为皇太孙

      从人生角度来说,朱元璋确实不幸。早年亡父母,中年失贤妻,晚年丧爱子,人生的悲剧全让他一人给赶上了。由此而言,三批亲人的远逝中,尤其是朱标的死使得晚年朱元璋有着撕肺裂胆的彻心之痛,其严重程度可能要超过了当年马皇后的死所带来的痛苦。这当中不仅有白发人送黑发人所难以言语清楚的心痛,更有老朱皇帝对未来大明江山的担忧,因此朱标的突然薨世使得向来方寸不乱的朱元璋表现出极度的反常,过了丧服期他还不上朝理政。群臣规劝,可他还是无法从悲痛中缓过来,后来经一位比他还要年长10来岁的老儒刘三吾的多次开导,这才缓缓地恢复了理性。刘三吾说:“人死不能复生,陛下节哀保住龙体为安,皇太子先逝,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太孙已长大,况且他很像皇太子那般仁孝,皇上不妨立太孙为继承人,这样大明江山社稷才有望,百姓才有福!”

      也许正因老年人之间的交流更容易通畅,经刘三吾的耐心开导,朱元璋似乎渐渐地从伤痛的深渊中走了出来。为了防止众多儿孙争夺皇位,他继续沿用中国传统的嫡长子继承制度,九月,立了皇太子朱标的儿子朱允炆为大明帝国君主继承人。对此,朱元璋解释道:“自我创天下而以天下传之庶孳,万世而下有庶夺孳抗宗者,我开其乱也。乱传而万世之传,足虑焉。”

      为防万一,朱元璋还重新修订《祖训录》,更名为《皇明祖训》,令子子孙孙们永远遵照执行;还编成《玉牒》,规定朱允炆东宫世系和诸王世系,维护和加强皇帝专制权威,目的是使大明江山永固在朱家子孙的手中。

      ◎朱元璋与“三类”儿子的关系——皇家朱子朱孙很多,但好的不多

      除了太子朱标以外,朱元璋还有25个儿子,因26子朱楠生后一个月就死了,实际上有24个儿子活了下来,他们与父皇朱元璋的关系很复杂,也很微妙,主要有下列四种情形:

      第一种是关系比较好的,六皇子朱桢、十一皇子朱椿、十五皇子朱植等。

      第二类是起初关系不好,后来逐渐好了,这类皇子如二皇子秦王朱樉、三皇子晋王朱、五皇子周王朱等,七皇子齐王朱榑、十皇子鲁王朱檀、十三皇子代王子朱桂等,但在脱离父皇视线的分封地里,他们是地方上的恶棍、害人虫。朱元璋闻讯后进行过一番处置,秦王朱樉和晋王朱后来逐渐改好了,但其他藩王还是作恶的为多。

      第三类是二十一子、二十二子、二十三子等。他们一生短暂,大多没有活过三十岁,出任过地方藩王,但似乎也没有留下什么不良的记录,与父亲朱元璋之间可能年龄差异较大,有的够得上祖孙年龄,所以双方沟通不一定畅通。

      第四类是湘王朱柏、宁王朱权和燕王朱棣等,据说他们文武双全,城府极深。父皇朱元璋活着时,他们表现为乖乖孩,好藩王;但老皇帝一躺下,这类皇子可来劲了,首先活动活动心眼,对南京城里的皇帝宝座充满了无限的遐想。他们不像第二类的诸藩王那样行为乖戾或作恶多端,而是表现出极好的“涵养”,加上心机多,所以朱元璋在世时父子关系还算不错,等到老爷子一“走”,他们就起来“投石问路”,暗暗造起反来了,其中典型代表就是朱棣。

      对于这么多的皇子,朱元璋也曾给予认真的培育(可能就朱棣受到的培育最少,因为他“来路不明”)。皇子们先在南京明皇宫大本堂学习,长大一点上中都凤阳接受一流的军事教育,20来岁前后被分封到各地去,以北疆边塞为多,故称“塞王”。朱元璋在世时共计进行了三次分封,鉴于自己早年的贫寒与苦难,老朱皇帝实在不忍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受罪”,于是对诸子藩王的后代及后代的后代都作了制度上的规定,予以实实在在的特殊待遇的保障:明制,皇子封亲王,授金册金宝,岁禄万石,府置官属。护卫甲士少者三千人,多者至万九千人,隶籍兵部。冕服车旗邸第,下天子一等。公侯大臣伏而拜谒,无敢钧礼。亲王嫡长子,年及十岁,则授金册金宝,立为王世子,长孙立为世孙,冠服视一品。诸子年十岁,则授涂金银册银宝,封为郡王。嫡长子为郡王世子,嫡长孙则授长孙,冠服视二品。诸子授镇国将军,孙辅国将军,曾孙奉国将军,四世孙镇国中尉,五世孙辅国中尉,六世以下皆奉国中尉。其生也请名,其长也请婚,禄之终身,丧葬予费,亲亲之谊笃矣。

      而作为藩王应尽的义务,那就是接受父皇和朝廷的委派守疆护土。洪武晚年,随着最后两位大将傅友德和冯胜被处决,朱元璋的这些龙子龙孙们都各有所归——封国藩邸,由此朱皇帝的亲生骨肉几乎个个都被培养成为大明江山的拱卫者与“中流砥柱”,完成了传统中国人津津乐道的“家国一体化”,出现了“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理想格局”。

      朱元璋临终嘱托与百年归宿——归葬明孝陵按照朱元璋的美妙设想:朝廷中央帝国事业接班人朱标虽然不在了,但朱标儿子朱允炆也不错,自己“洪武”,朱允炆“性至孝”,郁郁文乎,大明过去有着太多的“洪武”了,现在尤其需要建文!但鉴于帝国事业接班人朱允炆是诸王的侄儿,按照宗法制和传统礼法,侄儿见了叔叔要先行晚辈之礼,这要是在大明朝堂上出现了,该是如何的不堪啊!为了照顾方方面面,更为了维护大明皇家的绝对权威,洪武二十九年八月朱元璋下令“重定诸王见东宫仪制”,规定:朝堂上行天子君臣之礼,朝见后于内殿行家人礼。差不多与此同时,为防止地方个别藩王坐大,形成尾大不掉的格局,朱元璋在拥有重兵在手的北疆“塞王”中构建起秦王、晋王和燕王等诸王并存、相互牵制的局面,以此来保障自己身后大明君主权力的和平过渡和帝国江山的长治久安。

      可人算不如天算。洪武二十八年与大明未来天子朱允炆父亲同为嫡出的秦王朱樉突然薨世,大明北疆顿时少了个很有实力的藩王。更没想到,洪武三十一年三月也就是老朱皇帝归天前的两三个月,当时唯一能与燕王相互牵制的晋王朱又突然死了。耄耋之年接二连三痛失嫡子,精神摧残一次次地降临到垂垂老矣的朱元璋头上。五月初八,老朱元璋病倒了,不过神智还算清晰,他想起了许多事,尤其是与自己帝国事业接班人朱允炆有关的事情,想起了昔日北疆相互牵制的诸王并存现已演变成了燕王一王独尊的格局,这可不太好,燕王此人本身就来路不明。于是老朱皇帝就给自己的小舅子、协助辽王守护大宁的武定侯郭英发出了敕文,让他一切号令悉听辽王节制(黄彰健著:《明清史研究丛稿》一书中的《读明刊毓庆勋懿集所载明太祖与武定侯郭英敕书》一文),同日他给驻守辽东的都督杨文发出了内容相同的敕文“一切号令,皆出自辽王,尔奉而行之。大小官军悉听节制。慎毋贰心而有疑志也”。

      除此之外,老朱皇帝还在皇权交接上加上“保险”,将自己最为喜爱的女婿——宁国公主的夫婿梅殷叫到了御床前,嘱咐道:“汝老成忠信,可托幼主。”朱元璋是说:“贤婿,你为人处世忠信老成,我现在将皇太孙托付给你。”接着他将早已准备好的遗诏即指定朱允炆即位的诏书,一边交给女婿梅殷,一边颤巍巍地说:“敢有违天者,汝其为朕伐之。”

      能做的和来得及做的也就这些了,洪武三十一年(1398)闰五月乙酉(初十)日,“上(指朱元璋)崩于西宫”。闰五月十六日,皇太孙朱允炆即位,下葬朱元璋于南京东郊的紫金山独龙阜,即后人熟知的明孝陵,并为他上谥号“高皇帝”,庙号“太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