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著书与立说——朱元璋真“有才?”

  • 发布时间:2017-08-06 23:30 浏览:加载中
  •   朱元璋原本家里穷,没有机会进学校门,所以当他来到皇觉寺出家时,基本上是目不识丁的文盲。后来就去要饭了,断断续续要饭、流亡了8年,中间回到过庙里,可又出去,直到最后离开了佛门,参加农民军。我们不再重复朱元璋的早期人生经历,但从中可以看出他读书的机会太少了。可出人意料的是,明代相关史料显示,朱元璋著作等身,《明太祖实录》等经过美化的史料更是说朱元璋如何地天生圣人一般。坦率而言,朱元璋自身人还是比较聪明的,这果然是事实,他有这么几个机会学习:第一个机会是在皇觉寺接受“扫盲”。读书只有在温饱不成问题和生命无忧的情势下才有可能,可那时灾荒频仍,皇觉寺自身都难以为继,所以说当年朱元璋在那里充其量是扫扫盲;第二个机会是朱元璋参军后直到大明帝国建立前后,在这段时间里,一切条件都发生了巨变,朱重八身边已经云集了一大帮的儒生。人家是来投奔他的,他是公司的“董事长”,第一号老板要读书识字还不容易,当年还不流行“小秘”,有的是宋濂、刘基一类的“老秘”,这样的老秘可比现今流行的“小秘”之学问要深得多。在这期间,朱元璋长了不少知识。只可惜朱“大老板”实在太忙了,开国前后惊心动魄的战争,随后的建设时期忙于搞政治运动,一会儿反贪倡廉,一搞起来就是大案要案;一会儿要接见上访农民与粮长;一会儿又要过问司法部门的审案,还要顾及后宫佳丽的“自留地”,时不时地给她们撒点雨露,至少有40颗种子在发芽;再有前面说过的,朱元璋每天要处理国事400多件,如果按一天24小时为计的话,朱皇帝不吃不喝不睡,每小时处理16件国家公事,这还不包含他还要阅读数十万文字的公文奏折什么的。朱元璋如此繁忙,还有多少的时间读书、进修和“充电”?结论是根本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朱元璋哪来那么多的著作?我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挂羊头卖狗肉”,就像现在的一些领导,当了头什么都比别人强。当然也有“聪明”的下属,主动要求领导当主编和顾问;第二种可能就是朱元璋自己写了,或口述了,别的文人帮助润色。这一类现在个别地方还能见到,类似于朱元璋的批示与批条。但读来让今人怀疑这是一个皇帝的批示(错别字连篇)?可考证的结果,这类恰恰就是朱元璋的“御作”。那么朱元璋到底留下了哪些大作呢?

      大致有这样几部:第一部叫《御制文集》,又名《高皇帝御制文集》,冠名为御制,现在通行本叫《明太祖集》,共计20卷,实际上是由翰林学士乐韶凤与宋濂编录,涉及的内容很丰富,有政治、经济、民族、宗教、文化、对外等方面,这是当时的一部领袖文选。洪武十年正月,老秘宋濂退休,朱元璋将这部“皇帝宝书”作为礼物送给了他,可见其在洪武君臣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之高啊!而使今人留意的是该书的史料价值,其相对真实地记录了当年的一些人和一些事。譬如,《皇陵碑》和《纪梦》中就有有关朱元璋的出身和早年活动的回忆记载。

      朱元璋的第二部大作叫《祖训录》。《祖训录》最早成书于洪武六年五月,这是祖先留给子孙的特殊家训,本该由老祖宗自己动笔定稿,但实际上具体负责编纂的是礼部尚书陶凯,所以今人读来感觉文气十足,一般不知内情的人还真以为朱皇帝很“有才”。该书文绉绉地表达了朱元璋的一片苦心和对子孙守业的嘱托,内容完全体现了他的思想。书编成后,洪武皇帝曾下令将其“颁赐诸王且录于谨身殿东庑、乾清宫东壁,仍令诸王书于王宫正殿内宫东壁,以时观省”,即要求诸王写在王宫正殿内宫东壁,随时阅览照行。洪武二十八年,朱元璋又下令重定《祖训录》,“名为《皇明祖训》,其目仍旧,而更其箴戒章为《祖训首章》”,以其“作将垂之万世,命大书揭于右顺门内西南廊下,朝夕谛览,斟酌损益,久而后定。既而遣使,召诸王至京,谕以量减禄米之故,且以《皇明祖训》赐之”。

      朱元璋的第三部著作是《昭鉴录》。其以历史上的汉、唐以来藩王们事迹为主线,将他们的善恶直录下来,好似一面镜子,昭示后人以此为鉴,除恶扬善,永保大明江山。朱元璋曾对大臣文原吉等说过他要编写此书的目的:“朕于诸子常切谕之,一举动戒其轻,一言笑斥其妄,一饮食教之节,一服用教之俭。”但实际上这书也是礼部尚书陶凯等一拨子人帮洪武皇帝编的,朱元璋仅仅是赐名《昭鉴录》和作了个序,然后就颁给诸王好生收藏,作为朱家子孙治家的宝鉴。

      朱元璋的第四部著作为《永鉴录》,是与《祖训录》《纪非录》相配合的对藩王的训谕,洪武二十六年十二月编成。该书辑历代宗室诸王为恶悖逆者,以类为编,直叙其事,颁赐诸王。

      朱元璋的第五部著作是《女戒》,由儒臣朱升等人受命编撰而成。该书以历代后妃事为线索,昭示大明后宫妃嫔们,善可为法,恶可为戒,你们尽好本职,传好宗接好代,少管朝中事。

      朱元璋的第六部著作是《御制资世通训》。作为开国天子,给子孙们留了这个训、那个训的,朱元璋最终也没忘给他的臣民们无论如何也要搞个什么训。该书共十四章,“其一君道,章曰勤俭、仁敬之类,十有八事;其次臣道,章曰忠、曰孝、曰勿欺勿蔽之类,十有七事;又其次曰民用、士用、工用等十二章,皆申戒士庶之意”。

      朱元璋的第七部著作是《洪武正韵》。这是一部音韵学著作,实际撰写者是翰林侍讲学士乐韶凤、宋濂等,洪武八年三月编成。永乐年间编撰《水乐大典》就以此韵分类。

      朱元璋的第八部著作为《华夷译语》。实际上这是一部“汉蒙语言辞典”,由大臣文原吉、马沙亦黑等人于洪武十五年正月撰成,“凡天文、地理、人事、物类、服食、器用,靡不具载,复取元秘史参考,纽切其字,以谐其声音”。

      朱元璋的第九部著作是《尚书洪范注》。这是一部儒家经典的御定注释本,由明初一些文臣编定,朱元璋仅冠名而已。

      朱元璋的第十、十一、十二、十三部著作分别是《御制大诰》、《御制大诰续编》、《御制大诰三编》、《大诰武臣》。前章我们已经讲过了,在此不再赘述了。

      朱元璋甚至还写诗歌,至今留下一些。不过我一直怀疑,一个半文盲的人怎么能写出这么好的诗歌。为了方便读者朋友鉴别,姑且选录几首:

      《咏雪竹》:“雪压竹枝低,虽低不着泥。明朝红日出,依旧与雪齐。”

      《咏雪诗》:“腊前三白旷无涯,知是天宫降六花。九曲河深凝底冻,张骞无处再乘槎。”

      《咏菊花》:“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接树》:“老干将去伐去烧,从新接起旧枝条。虽然未历风霜苦,自是先沾雨露饶。三四锹泥牢护足,二三皮篾紧缠腰。东君看顾归家后,分付儿童莫去摇。”

      《题西施》:“天生两奇绝,越地多群山。万古垂青史,西施世美颜。窈窕精神缓,悠悠体态闲。笑拥丹唇脸,皓齿出其间。一召起闾里,勾践扼雄关。伐谋应得志,西浙径亲攀。铁甲乘湖渡,黄池兵未还。”

      〇雅与俗共赏——南京地方风俗文化

      除了弄文舞墨留下等身著作外,据说朱元璋还有一大文化特长,那就是“对对子”,由此带动了南京地方风俗文化,甚至影响了全国的民俗文化。

      ◎朱元璋与南京城、全国的春联

      有民俗学家考证,明代以前我们民俗中没有过年贴春联的习惯。贴春联是洪武皇帝无意识地拥有了此项“发明”专利。

      据说朱元璋很早起就喜欢写对联,但一般就在周围圈子里写写,相互送送。他曾送给徐达的对联为:“从予起兵于濠上,先存捧日之心;来兹定鼎于江南,遂作擎天之柱。”这倒似乎吻合朱元璋的水平,写得直白,一篇极短的部队通用式样的“记叙文”;另一副对联为:“破虏平蛮,功贯古今,人第一;出将入相,才兼文武,世无双。”他给文臣陶安的对联是:“国朝谋略无双士,翰苑文章第一家。”朱元璋很喜欢用对联方式进行感情交流,这似乎没有多大疑问。

      据说有一年年尾的一大清早,朱元璋想到民间去微服私访,了解一下百姓的生活疾苦。可刚走出午门忽然想到:我这一走,别的大臣来上朝,岂不找不到我。怎么办?随即想到“对联”留言,令人马上取来笔墨,当场写了一副,贴在午门上,然后带着几个随从出去了。五更时分,群臣们照常来上朝奏事,但见午门不开,上有这样一副对联:上联为“过年不朝回乡去”;下联为“开春奏来民里情”,横批是“与民同乐”。大臣们一看什么都明白了,对联太直白了,皇帝叫我们回乡去,接触民情,与百姓们一起欢乐过年!

      开春后回京,大臣们的心情好极了。有的已经好久没有回老家了,激动之下也写了些对联贴在自家的门上,但这只限于朝廷显贵圈子之内。春节期间给自家门上贴对联,来来往往多少人来看、来美语,一些老百姓见了就十分眼馋,但因为身份低,不敢效仿。据说后来朱元璋知道了,决定将这个“政策”放开:过年老百姓家也可贴对联。这下南京城里的老百姓家家户户都忙开了,过春节大门上贴春联不仅增加节日的喜庆,还能表达对新年的祝福,多美的事!朱皇帝也高兴啊,不过他是细致之人,想起贴春联要有人会写啊,万一人家不会写,怎么办?想到这里,他又出去微服私访了。

      这一路上到处可见,每家每户都在忙乎着过年贴春联。当走到一个巷口时,他突然发现有户人家很异样,没有什么动静。朱皇帝好奇地走到门口,见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就问:“你们家为什么不贴个春联喜庆一番?”那男人说:“回大人,我是屠夫,除了杀猪,什么字也不认识。”朱元璋说:“你去准备笔墨纸砚,我来帮你们写!”不一会儿屠夫借来了文房四宝,只见朱元璋挥毫而书:“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写好后他就走了。

      见此,有人问屠夫:“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屠夫说:“我哪能知道他是谁?”有人告诉说:“那是当今圣上。”这下可将屠夫给吓死了,他赶紧朝着朱元璋走的方向拼命磕头谢恩。

      第二天朱元璋又出来转悠了,见屠夫家的门上还没有贴上春联,就很好奇地问:“昨天我帮你家写的春联,你怎么不贴出来?”屠夫回答道:“小的有眼无珠,昨天一下子没认出圣上来,后来才知道的。那对联可是圣上的御书,小的岂敢贴在门上,已将它高悬在中堂内,燃香祝圣,祈求新年瑞祥啊!”屠夫的一番美语可将人灌得快醉了,朱元璋当即赏赐屠夫50两银子,并叫他马上改行。

      由于洪武帝的大力提倡,过年贴春联率先风靡南京,后来传至全国。如今已经600多年了,它已完全融入了我们民俗文化血液之中。

      ◎朱元璋与南京土地神

      朱元璋生命历程中40来年的时间是在南京度过的,他给南京地方风俗文化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下面要讲的是南京颇具地方特色的土地神祭拜也跟他有关。

      据说有一次,朱元璋在南京城里微行私访,走到一家酒馆门口,刚巧碰到一个国子监的大学生也到这家酒家去。因为当时大明规定国子监生统一着装,即相当于我们现在中小学生统一校服,所以当朱元璋看见那穿了统一服装的监生时就一下子知道:他是个大学生,于是就主动上前打招呼:“先生也到酒家饮几口?”大学生回答说:“刚巧有点空,聊寄小食而已。”说着,两人一同走进了酒馆。可谁知酒馆里早已坐满了人,两人找不到空位,只好站着聊天。朱元璋先问:“先生何处人?”大学生说:“四川重庆府人。”朱皇帝顺口来一句:“千里为重,重水重山重庆府。”国子监大学生反应也快,马上回应说:“一人成大,大邦大国大明君。”这下可把朱皇帝美得心里乐开了花,想坐下好好侃侃。可到哪里去找座位?忽然朱元璋眼前一亮,酒家供的土地神的桌子尚有“空位”,于是走了过去,将土地神拿起来,然后放置地上,嘴里同时念道:“土地老爷姑且借我坐!”这土地老爷还真听话,“他”自己坐地上,把位置让给了大明天子,朱元璋这下可舒心地与大学生交谈起来。因为朱元璋是皇帝,是上天的儿子,土地神是个小神,对天子朱皇帝也得要让三分。于是南京地方上流行起将土地神供在地上的风俗了,并影响到江南其他一些地方。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